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04章 第一印象

任昌的后面,是省委秘书刘金南。
身为官场中人,不看清形势,必定败北。尤其是到了副部以上,更要紧跟中央的大方向,否则,掉队了别怪别人。
夏想之后,就是常务副省长康孝了。
陈皓天自不用说,端坐正中,目光平淡,眼光平和。米纪火坐在第二位,或许还没有完全进入角色,他当前一坐,没有流露出一省之长应有的威势和气势。
“不要感谢我,你要感谢的人是郑盛和蒋雪松。郑盛向总书记建议,务必保留你的纪委书记职务,蒋雪松在政治局上第一个发言,支持你一人兼两职。”
牟源海之后,是省军区司令员覃肖华。
而山城公安局党委书记已经悄然换将——虽然局长还没有换人,但联想到远在吉江的宋朝度的出手,山城局长易人也只是早晚的事情——而新上任的山城市公安局党委书记,是正宗的团系出身。
“感谢古书记!”夏想郑重地说道。
郑盛支持他,可以理解,因为他在湘省之时就是以省纪委书记的身份,为郑盛拿下了耀眼的政绩。而根据内幕消息,郑盛因为在湘省时过人的反腐战果,有望在十八大后进入政治局!
迟平凡之后,是省委组织部长池永丽。
准确地讲,是岭南省委重量级的关键人物。
覃肖华年纪到点了,退下在即,他参加常委会已经心不在焉了。
池永丽是省委班子中唯一的女性,她对夏想的目光视而不见,没有回应。
覃肖华之后,是http://m•hetushu.com省委统战部长任昌。
夏想对任昌没什么印象,因为任昌长相一般,又没有特点,再加上统战部的工作和夏想离得稍远,就很难让他上心。
夏想又转念一想,又或者,他非要坚持不放,对方又能拿他如何?
整个布局呼之欲出!
第一个在羊城的夜晚,夜已深,夏想却没有丝毫睡意。两个电话让他看清了许多迷雾背后的真相,也让整个局势在他的眼前清晰了几分,国内的整体走向,逐渐在脑中形成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公安局党委书记的走马换将,显然是为郑盛上任打好了前站。不换别人,先换专政力量,其中用心十分深远。
第二天,省委召开夏想到任之后的第一次常委会。
康孝之后,是常委副省长申家厚。
夏想的目光坦然,和每一个人点头示意,作为新来者,他表现出了谦和的一面,尽管他排名很高,但还是拿出了尊重前辈的谦逊。
申家厚之后,是鹏城市委书记迟平凡。
排名在池永丽后面的,是省委宣传部长司英。
随后,随着陈皓天的工作部署的公开,夏想借势借力,打出了在岭南省的第一拳。
申家厚也是50开外的年纪,岭南人,胖而淳厚,至少面相很淳厚,很有喜感,当夏想的目光投来时,他抱以一笑,笑容很热情,甚至还有几分真诚。
倒不是说岭南省委的各个常委都过于白净了,在夏想眼中,南方人和北方人并无m.hetushu.com区别,都是中国人,都说中国话,都有同一个祖先——而是在座的常委之中,少了一个单独的省纪委书记的位置。
倒不是说鹏城在岭南的地位就如此重要,而是迟平凡的不平凡让他排名靠前。
林双蓬之所以排名最后,并不是因为羊城的分量轻,而是因为林双蓬的年轻!今年48岁的林双蓬比古秋实还年轻一岁,是岭南省委常委中除夏想之外,唯一的一名60后。
夏想不以为意,他将省委班子成员尽收眼底,不是阅兵,只是想加强印象而已。因为他清楚,接下来陈皓天会宣布一项重要的工作安排,到时,说不定会有反对的声音。
司英是齐省人,方脸大眼,相貌十分威武,有着明显的齐省大汉的特征,但有一点,眼皮总是低垂,给人的感觉就似乎很傲慢一样。
夏想也不绕来绕去,以他和古秋实之间的关系,以古秋实打来电话事先通气的交情,他直接就问:“古书记又是什么看法?”
司英同样对夏想的目光视而不见。
夏想的目光和迟平凡的目光微一对视,迟平凡点头一笑,笑容很平淡,既无热情和真诚,又没有抵触,但目光之中的平和让人感觉很舒服。
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陈地的鹏城,在岭南乃至全国的分量都极重,鹏城市委书记的排名,在省委之中,不但远高于羊城市委书记,排名第六,甚至高过组织部长和政法委书记。
古秋实的笑声从遥远的京城传来,和图书经过话筒的过滤,依然清晰如在耳边:“既管提拔干部,又管处理干部,等于是左手胡萝卜,右手大棒,听话的话,就递上胡萝卜,不听话的话,就当头一棒。胡萝卜虽然好吃,但有些人还是需要打醒,所以想来想去,我还是觉得你两手都要抓才最让我放心。”
现今,在夏想更强大的光环之下,迟平凡身上一直让人仰视才见的光芒,也黯淡了几分。尽管有高学历,有骄人的政绩,也有多才多艺的文艺细胞,但在夏想36岁就是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的太阳般的光芒的照耀之下,一切都隐没不见。
话未说完,就被古秋实打断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就算真保不住纪委书记的位子,也会为你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省委常委会排名的最后一人,是羊城市委书记林双蓬。
迟平凡虽然名字叫平凡,其实一点儿也不平凡,今天54岁的他,早在46时就已经迈入了副部,时任苏省省委常委、吴都市委书记。而20多年来,吴都地区的高层官员,无一因腐败问题而落马,吴都被称之为国内的“廉洁特区”。
夏想也清楚,蒋雪松也是看好他的前景,更是因为他和古秋实之间莫逆的关系。或许蒋雪松不好直接和古秋实交往,就借他的事情让他记住好,也好在以后有事的话,再通过他的中转,让下任拟定的京城市委书记古秋实适当照应一下蒋雪松在京城之中遗留的势力。
夏想是有官运,但他也是www.hetushu.com完全凭借自己的双手和慧眼,一点点认清方向,才最终拥有了初步掌握自己命运的能力!
各省省委的会议室大同小异,并没有出奇之处,夏想坐在第三号的位置,第一次和岭南省委班子全体成员坐在一起,有点怪怪的感觉。
知己知彼,才能走好下一步,他要的就是先对每一个人在脑中确立第一印象。
平心而论,夏想和蒋雪松之间交情也有,但并不深,主要也是没有过多的来往的机会,工作上也没有交集的地方。蒋雪松平白送他一份人情,夏想不能坦然受之,必须要还。
官场之上,学历很重要,但下一句才是最关键的要点——年龄是个宝!
省纪委书记的排名在各省省委班子之中,都不会低,而且独立性很强,权力不小,除了受省委书记的管辖和省委副书记的节制之外,无人再有能力影响到省纪委的决策,因此,当夏想坐在三号的位置之上,当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落到他的身上之时,夏想的年轻和排名再次提名了众人一个必须正视的事实——整个省委班子最年轻的夏想,是大权在握甚至实权超过米纪火的重量级人物!
除了表面上的学历和年龄之外,还有最决定命运的一点,是许多人都不想提及却又暗中羡慕的官运。就和人有运气国有气运一样,为官者,也有官运一说。要不怎么古人也会赠言——官运亨通。
司英之后,就是牟源海了。
作为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牟源海排名尚在省委宣传部长之和*图*书后,很是奇怪。身为省委之中实权人物之一,排名如此靠后,势必会影响牟源海在省委之中的发言权。
蒋雪松意外第一个支持他一身兼两职,倒是出乎夏想的意外,让夏想微微感动。
不出意外,换届之后,郑盛将会以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身份入主山城。
岭南省委领导班子被夏想尽收眼底,每个常委都在他心中留下了或深或浅的印象,夏想明白,不管外面的形势如何迫切,他首先要在省委之中站稳脚跟,是为脚踏实地的第一步。
也会影响他对政法系统的掌控力度。
古秋实的回答生动有趣,又流露出他对夏想的关切,夏想就心中温暖,第一次向古秋实提出了要求:“古书记,我以前可没有提过什么不合理的要求,今天,我要提一个……”
46岁时就成为副部级高官,并且担任了吴都市委书记,可见迟平凡绝不平凡,有其过人之处。当然,他身上的光环很多,诸如稳重帅气、学者型官员、小提琴高手等等称号,在他担任鹏城市委书记之后,就渐渐被人遗忘了,人们只记得迟平凡面相饱满,绝对英气逼人,有一着不亚于电影明星的英俊面孔,而且他行事稳健,为人正直,再加上曾经的博士生导师的经历,让迟平凡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在官运的背后,其实就是一双可以分清纷乱形势的慧眼。没有审时度势的能力,没有明辨是非的机智,再有能力,再能实干,也和上一世的陈风一样,最终难逃替罪羊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