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07章 寸步不让

夏想当众说出,而且声音还很大,显然是不留后路的做法。
第二惊,夏想和刘金南刚下车,还没有迈步,就有几辆军车嚣张地围了过来,正好将夏想和刘金南围在中间。夏想如果想要走入酒店,就必须绕行。
刘金南挺身而出了。
于是,一干省委常委就站在酒店门口,大眼瞪小眼,却无一人向前解围,都你半斤我八两地打起了酱油。
但偏偏在接风宴会之前见到二人,又正好被二人的车堵在中间,就不是偶遇了。
吴公子身后的年纪稍大的人,也是夏想的旧识——施启顺。
“我认为很有必要!”对方挑衅在先,而且态度恶劣,夏想正准备找对方下手,对方却送上门了,再不借题发挥一番,岂非浪费眼下的大好时机。
任昌一听此话,顿时脸色大变,万一真要换了酒店,事情可就闹大发了,损失也就惨重了,就立刻向吴公子使了个眼色。吴公子却不为所动,还悄悄冲任昌摆了摆手,意思是不要紧,换不了,别听夏想吓唬人。
按照惯例,级别越高,出场越最后,已经到场的省委常委中,除了陈皓天和夏想之外,全数到齐,就连米纪火也早夏想一步,不知是路上太顺了还是刻意为之。
一出门就一惊再惊。
任昌就暗中洋洋自得了,心想怎么着夏书记,还有什么办法没有?没有的话,就等着吃憋好了。陈书记的指示,你敢有意见?
夏想不接吴公子的手:“幸会,幸会。我hetushu.com说是谁停车停得这么有水平,原来是吴公子。”论级别,吴公子没级别。论年纪,他又没有夏想大,哪里轮得着他在夏想面前主动伸手?
吴公子脸皮倒也真厚,虽然有点讪讪,不过也不收回右手,而是左看看右看看,笑道:“夏书记,我的手不脏,洗得很干净,你还怕和我握手会脏了你的手?”
夏想车一到,就有人立刻通报,省委领导之中,除了米纪火端坐不动之外,其余人等都纷纷起身,来到门外迎接。
怎么着,想见好就收,想得了便宜就拍屁股走人?哪里有这样的好事!夏想一抬头,见吵闹声已经惊动了米纪火,米纪火正站在门口向他投来疑问的目光。
欺负他初来羊城,人生地不熟手下没人可用?夏想就知道和嚣张小人较劲自降身份,冲站在门口不肯过来的任昌一招手:“任部长,请你过来一下。”
军车……是羊城军区的军车。
吴公子的父亲吴晓阳本是羊城军区的司令员,他当日虽在京城结婚,不过根基却在羊城。而施启顺也在羊城军区任职,所以在羊城见到二人,不足为奇。
“我就不让开,你能怎么着?有本事打我?这里是羊城,不是京城,你动我一根手指试试?要不你本事再大一点,再开一辆悍马撞过来?”吴公子旧仇新恨一起涌上心头,今天就和夏想较上劲儿了。
“皇家酒店硬件条件还不错,软件服务太差了,明www•hetushu•com明专门为省委举办的宴会,却管理不善,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放进来,是没有责任心,还是对省委不够重视?”夏想不理任昌,更不看在一旁趾高气扬的吴公子和施启顺,而是回身对刘金南说道,“金南,今天的接风宴会,能不能换一家酒店?”
正是吴公子。
“我认为可行!”来到岭南之后一直没有高声说过话的米纪火,第一次在省委班子面前,大声而坚定地表明了立场!
下级通常不会因为一些小事麻烦上级,况且皇家酒店又是陈书记亲自指定的定点酒店,其中是否另有内情不得而知,如果夏书记因为一件停车小事,非要换一个地方,就算陈书记看在为他接风的面子上不计较什么,哪保不会心里不舒服。
任昌脸色愈发难看:“夏书记,何必这样?不就是一件停车的小事,至于要兴师动众?”
任昌被夏想点名,不想露面也得露面了,就硬着头皮来到近前,微微弯腰,姿态倒是十足:“夏书记,有什么吩咐?”
夏想岂能任由他们集体打酱油?说什么也要给他们加点醋才好喝。
任昌已然脸色大变,怒了:“夏书记,我反对。”
任昌脸色一变,心想莫非夏想知道了其中的内情?他忙又恢复了镇静:“省委的惯例,一般重大宴会都在皇家酒店举行。秘书长,你说是吧?”
刘金南的话有含义,最近几年来一说,暗示是自陈皓天上任以来就指定了皇家和_图_书酒店为省委省政府定点酒店,就是说,是陈皓天的意图。
主要也是谁也不想趟浑水,都知道吴公子是出名的混蛋加难缠,夏想初来,和谁都还没有交情,谁也不会为了夏想出头而得罪吴晓阳。人人清楚吴晓阳的护短很出名,而且据说吴晓阳很得势,有望继续高升。
迎到门口的几名省委常委,本来兴致勃勃地前来迎接夏想,不料突发意外,就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谁也不肯再向前一步,都想看看夏想如何化解危机。
吴公子一下后退一步,差点没站稳。
刘金南虽然跟了陈皓天时间不短了,但这个电话,还真拿不准是不是该打出去。
不主动解围,还问有什么吩咐,摆明就是装傻充愣。
要是脾气大一点的领导,就会站在原地不动,等省委的人和对方交涉之后,让对方让开才会迈步。夏想却不,他只是轻笑一声,无比轻蔑地摇了摇头,起身就要绕行。
施启顺没接话,吴公子哼了一声:“陈书记是了不起,我等平头百姓也惹不起,可是陈书记胸怀宽广,犯不着和我一般见识,还要抢一个车位?车位又不是女人,有什么好抢的,哈哈。你说是不是,夏书记?”
施启顺气定神闲,似乎主场作战底气就更足了:“夏书记,话不能这么说,同样是停车,怎么就非说我挡了你的路而不是你挡了我的路?羊城可不比京城,京城的道路横平竖直,羊城的道路是弯的!”
米纪火将场中的形势http://m•hetushu•com尽收眼底,心里明白了七八分,说道:“我没意见!”
再者他自称代表羊城人民,虽是玩笑,也是过于托大了。夏想不和他握手,就是故意晾他。
刘金南脸露为难之色:“要请示一下陈书记……”
夏想不接他的话,转头冲施启顺一点头:“施部长,你的车子是不是要让一让,挡什么,别挡路。吃什么,别吃药。”
显然,吴公子和施启顺就是围堵和挑衅来了。
第一惊,是没想到刘金南会和夏想同车抵达,都以为刘金南迟迟未到,会和陈皓天一起。
“施部长,陈书记马上就到了,你的停车位,占了陈书记的位置……”刘金南知道和吴公子、施启顺一类人讲不通道理,就直接抬出了陈皓天。
康孝和牟源海对视一眼,同时心想,难道夏想知道了皇家酒店的后台是谁,非要借吴公子停车事件,让皇家酒店损失一笔?
吴公子开心地笑了:“夏书记,厉害,真厉害,想因为你一个人的不满意就让省委全体领导陪你一起玩,我真的佩服你,够威风,够有种。可是你也不想想,你玩得起吗?算了,我让一步,你说一句请让路,我就让开。”
都在等候夏想和陈皓天的到来,几名常委正在大厅中说话,不敢入座,毕竟陈皓天虽是省委书记,却级别高了两级,必须要拿出十足的尊敬。
周围的常委都纷纷变色,事情非要闹大不可了。都在想,谁会触霉气向陈书记打电话请示?再万一陈书记不同意换m.hetushu•com地方,夏书记今天的脸面可就丢光了,再也捡不回来了。
对方却不轻易放过,车门一响,从车上下来二人,一人年轻,一人年老,二人一前一后来到夏想眼前,年轻者嘿嘿一笑,主动向夏想伸手:“夏书记,没想到你还真来羊城了,我代表羊城人民欢迎你。”
施启顺是羊城军区的后勤部部长。
装,装得好,一会儿有你不装的时候!夏想心中冷笑,脸上却露出了和蔼的笑容:“任部长,今天的接风宴会,是谁安排在皇家酒店的?”
“鉴于皇家酒店的服务不到位,我会向省委建议,取消皇家酒店省委定点酒店的资格!”夏想嘴角闪过一丝微微的笑意,“而且从现在起,我不会踏入皇家酒店一步!”
很明显,对方是故意停车要堵夏想的路。
吴公子有点难以置信地看了看夏想:“夏书记,要是陈书记不同意,你可就丢大人了。”
是时候了,夏想冲米纪火朗声说道:“米省长,我觉得在皇家酒店举办接风宴会不太合适,太奢侈了,想换个地方。请米省长指示……”
刘金南正色说道:“任部长说得对,最近几年来,省委的所有活动都由皇家酒店承办。”
夏想还真敢有意见了!
夏想不但知道皇家酒店的后台是谁,而且还就是要借吴公子停车挑衅事件,让对方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要让皇家酒店不止损失一笔,而是损失惨重。
夏想见吴公子愈加嚣张,也怒了:“马上让开,否则后果自负。”
猜对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