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15章 两处出击,剑指一处

风声一转,又有人说,组织部的人选提名被夏书记否决了,现在只有林康新、秦荣友和乔新风三人有望担任红花市委副书记,但到底是谁,组织部还没有进行考查和对比,夏书记也没有进一步指示精神。不过据说夏想比较看重林康新,因为林康新和夏书记关系最好。
陈皓天一到省委,就和夏想见了一面。
风头又一变,又说夏书记其实已经内定了乔新风,说是乔新风本是西省人,和夏书记攀上了老乡关系,而夏书记最重情谊,天平就向乔新风倾斜了。
不过崔玉信还是有点不相信林书记的话,心想夏书记初来岭南就想杀人立威,是不是下手太狠了?别看任昌只是省委统战部长,但也是实权人物,他的门生可是遍布岭南。再者夏书记故意招惹吴公子,不怕吴公子疯狗一样咬个没完?
就在任昌飞向京城的第二天,陈皓天终于京城事毕,飞回了岭南。
从陈皓天提出专项行动并宣布夏想负总责的一刻起,林双蓬就敏锐地意识到,从此夏想在岭南的一举一动,都将是陈皓天旨意的具体体现,就是说,陈皓天得夏想之助,权力下放,将会将目光放眼岭南之外的全国大局,而夏想得陈皓天的默许,将会成为岭南名义的三号人物、实际上的一号掌权者!
夏想迈入陈皓天办公室的时候,夏生楠的态度比以前好了几分,不过还是淡而无味的客套,热情之中透露着疏离。夏想才不以为意,他也知道不可和-图-书能人人对他都有好感,夏生楠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对他似乎大有成见,他不会在意,也不会追究。
……
想不到陈皓天也有诗意的一面,夏想欣慰地笑了。
也不和是谁放出的风声,红花市委书记的人选由原先组织部拟定的二人,一下又增加了三个,变成了五人之多。从来没有过一个市委副书记的位置有五个人选的时候,省委不少人都在议论,将简单问题复杂化,是为了获取利益。将复杂问题简单化,是为了解决麻烦。
陈皓天自然看出了夏想瞬间的表情变化,微微一笑:“不用担心,任昌和齐高峰的关系没那么近。”推开窗户,他又指向外面的景色,“风景岭南独好,夏想,任昌的事情你放心大胆地去做,任何时候,惩治贪污腐败都是中央不变的方针。你肯定没有在南方生活过,羊城的春天,一定也会是你一生之中最难忘的一个春天!”
回到办公室,夏想刚坐下,唐天云就神色紧张地进来,手中拿着一个信封:“夏书记,有情况……”
一颗崭新的子弹!
细节决定成败,细节也决定立场,林康新积极主动地汇报请示,虽说不能就此判断他已经靠拢,但至少态度大有松动。
“任部长的人头?”崔玉信没忍住,还是多嘴问出了口。
崔玉信跟了林双蓬三年了,头一次见到林双蓬眼中寒光闪过,他吓得一激灵,差点失手打落手中的茶杯。
夏想心中蓦然一亮,和*图*书从林双蓬打来电话汇报工作联想开来,就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关联之处——任部长在市委没有称心如意,一气之下进京告状去了。
结果不重要,态度很重要。
随他去,夏想无谓地笑了。
林康新向夏想汇报一件事情:“夏书记,任部长刚刚通知省委办公厅,他有事情要进京一趟,现在已经登机了。”
如果齐高峰真是任昌的后台,那么他出手拉下任昌,可就等于直接得罪了一名未来的政治局常委!
夏想刚想了一会儿事情,电话就响了,接听之后,竟然是林康新。
夏想的态度很亲切,甚至可以说很有诚意,林双蓬心里也十分受用。
皇家酒店只是在打外围,起分化和警告的作用,红花市委副书记的人选提名,是内部纷争,以两桃杀三士之计,行挑拨离间之实。虚虚实实,两处出击,其实最后还会合二为一,剑指一处。
简要汇报了一下案件进展,无非是证据确凿,事实清楚,市局会依法办案,如是等等,并无新意,也暂时没有定论出台。
再形象地形容就是,夏想虽然只是副部级干部,因为有陈皓天力挺的缘故,再加上他背后的家族势力的支撑,他是国内唯一一名敢拿副部级干部开刀的省纪委书记。
夏想对羊城市委很配合省委的工作,大感满意,也知道林双蓬是一个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就不用费力气:“林书记,你好。有时间,林书记汇报工作,必须要有时间hetushu.com。”
池永丽虽然做了多年的组织工作,但一开始并未看出夏想到底看中了林康新三人哪一点突出,直到司英来到她的办公室,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两桃杀三士!”她才恍然心惊,不由十分叹服夏书记的手腕之高,确实让人防不胜防,一不留神就被绕了进去。
态度决定结果。
林双蓬更清楚的一点是,专项行动虽然是以“三打两建”为主旨,但本质核心内容还是反腐,而反腐的话,最好的切入点就是红花市腐败大案。随后发生的夏想按下省委组织部的红花市委副书记的提名,再从省委之中传出有三名人选入选红花市委副书记拟定名单的消息之后,他就更是眼前一片光亮,对整个岭南局势看得更加透彻了。
但随后又有传言说,夏书记又侧重秦荣友了,因为秦荣友特意拜访了夏书记。
“什么情况?”夏想随口一问。
唐天云平常是沉默寡言,但在沉默寡言的背后,也是出奇的冷静和理智,今天的慌里慌张是第一次失态。
关键时刻,站队很重要。林双蓬不是向夏想靠拢,而是要在大风刮起之前,先站进避风港,以免被风吹得闪了腰。
放下林双蓬电话,夏想欣慰地笑了,皇家酒店的事情,成功地打开了局面,整个局势就此豁然开朗,而林双蓬的态度也让夏想十分满意,就证明了一点,岭南省委之中,不乏审时度势的聪明人。
不过……比起任昌进京告状更让他感兴趣的是林康和-图-书新的主动来电,任昌向省委办公厅打了招呼,没有通知刘金南,却通知了林康新,就说明任昌认为林康新可信。林康新完全可以拖到晚上再汇报,也可以不说出任昌是由市委直接去了机场。
林双蓬已经完成了拨号,挥手让崔玉信出去:“我给夏书记打电话,你还不够资格。”
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部长齐高峰?夏想还真是小吃了一惊,倒不是他认识齐高峰,恰恰是他不认识。不认识也没关系,也不至于吃惊,而是因为齐高峰正是他所担心的关键的政治局委员。
陈皓天等了片刻,见夏想答不上来,笑道:“是齐高峰。”
崔玉信并不知道,林双蓬在和夏想的通话时,恭敬十分,态度和对待任昌时截然不同。
总之,省委之中的传言忽东忽西,没一个准信,不但让三名当事人如坠云雾,也让省委组织部长池永丽不知该怎样处置,索性就放手了。
夏想还真猜不到,以任昌的级别,接触不到政治局常委,充其量是政治局委员,但如果是关键的政治局委员,也会为他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
“恐吓信!”唐天云递上一封已经拆口的信件——替领导拆信是秘书的日常工作之一——信封上面写着“夏书记亲启”,里面是厚厚的一叠信纸,信纸里面包裹着一个黄澄澄、圆溜溜的东西……
崔玉信并不看好夏想的前景,也对林书记对任昌的漠然态度有点不满。任部长都低声下气了,林书记还一点儿也不松口,和-图-书太不近人情了。
“少说话,多办事。”林双蓬批评了一句。
今年65岁的齐高峰,也是入常的人选之一,他的年龄距离入常的红线还差两年,据说入常的可能性极大。
崔玉信接连吃了批评,反而嘿嘿地笑了,笑完之后,转身出去,悄然带上了门。领导骂上几句是好事,不骂的话,就等于是被判了死刑。
向来秘书为领导开路是惯例,崔玉信就伸手去拿电话。
刚刚还对任昌说他不方便过问案件,转眼就主动要向夏想汇报案情进展,林双蓬的两面表现证明了他是一个聪明人,而且还是绝顶聪明,因为他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夏书记,我是林双蓬。”林双蓬先自报家门,“能不能请夏书记抽出几分钟宝贵意见,我想汇报一下皇家酒店的案件进展。”
“是,是。”崔玉信连连点头,“领导要打电话给谁,我来打。”
现在问题复杂了,麻烦大了,怎么解决是好?
只要夏生楠不离间他和陈皓天之间的关系即可,只要夏生楠做好一名秘书的本分,一切就好说。
林双蓬对夏想的处境有一个更贴切的比喻就是——可代为部分行使政治局委员权力的省委副书记!
……
任昌早不进京晚不进京,偏偏现在进京,有何用意?还没深思其中的环节,就听林康新又说:“任部长是从市委直接去了机场。”
“任昌跑到京城,告了你一状。你猜不到他在谁面前参了你一本?”陈皓天的京城之行应该有些收获,心情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