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18章 天字第一号二世祖

李逸风本不想接,怕有什么事情打扰他看热闹的雅兴,不知为何,眼皮一跳,鬼使神差地拿过电话一看,差点没紧张地扔到地上——夏书记来电!
也不知向民新回应了吴公子几句什么话,吴公子怫面变色,一下跳了起来,来到向民新身前,从鼻孔中冷哼一声:“向局,真的一点儿面子也不给了?”
李逸风无奈,走不了就不走了,又不无恶趣味地想,向民新对他不客气,好,他就特意看看热闹,看今天的事情,向民新到底要怎样收场。
怀着患得患失的心情——最主要的是,李逸风相信夏书记的人品——他还是鼓足勇气打出了一个电话,结果让他欣喜若狂,夏书记不但一点也没有记恨他,没有疏远他,甚至还提出有事可以到省委去找他……李逸风就如在一望无际的陌生的森林之中,突然发现了曙光,心中的激动之情无以言表。
真是极品二货!李逸风又忍不住暗骂,见过不可一世的二世祖,还真没见过蠢到如此地步的不可一世的二世祖。要人就要人好了,先打了市局的人,又当面威胁市局局长不放人就闹个没完,靠,真当市公安局长是一块豆腐,谁都踩上几脚?
不想,刚处理完任海宝案件,还是出事了。
而吴公子一帮人也不甘示弱,也从车上拿出了家伙,与刑警队员怒目而视,毫不退让,眼见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真是一个二货……就连李逸风又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和*图*书进办公室,抬头发现李逸风,向民新也没客气几分:“李区长,今天真没时间,你下次再来好了。”
吴公子之蠢,果然名不虚传,他嘿嘿一笑:“向局,老吴是老吴,小吴是小吴,互不相干。我的事情和他没关系,别提他,提他伤感情。”
李逸风本来是袖手旁观的态度,现在无比同情向民新了,遇到这么一个无赖加混蛋的主儿,还真是难办?打一顿?投鼠忌器,吴司令据说睚眦必报,肯定会还回来。好说歹说劝走?吴公子是讲理的人吗?
正等得不耐烦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李逸风站在窗前向外一看,顿时吓了一跳,两辆军车开头,六七辆汽车断后,一共近十辆汽车,气势汹汹地在市局大院一字排开,场面之大,来势之猛,见所未见。
吴公子带了四五名大兵、十几名社会闲散人员——没带几十名大兵前来,不是他不敢,而是没调动,作为一个没有军职的社会人,带兵出行本身就不符合规定——浩浩荡荡在市局大院排开阵势,不但堵住了市局大院的门口,也正好围住了市局办公大楼的门口。
“向局,任海宝是我哥儿们,他没犯事儿,有人陷害他。我今天来是为民申冤,请你高抬贵手,放了他。你放人,我就走人,大家都清净。”吴公子鼻孔朝天,要有多傲慢就有多傲慢,头昂得很高,从眼缝里看向民新。
……
李逸风忙手忙脚乱地接听了电http://m.hetushu.com话:“夏书记,您好,我是李逸风。”
负责市局保卫工作的保卫处出动了,一下出来十几个,想将吴公子一波人围在中间,从而造成对对方心理上的威慑。不料才一有动作,对方就出手了。
正不解时,门一响,却见向民新走了进来。
此时已经围满了人,李逸风站在人群之中,听了吴公子的话,差点笑出声来,吴公子真是一个坑爹的二货,他爹再是中将,再是羊城军区的司令员,也不敢对一名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大呼小叫。吴公子算个什么东西,不但直呼向民新其名,还让向民新下来见他,谱摆到天上了。
“吴公子,我下来了,有什么事就说,摆出这么大的阵势,就是让吴司令知道了,面子上也不太好看,是不是?”向民新先拿吴晓阳压呈公子一头,也是要给吴公子下套。
李逸风等候了半个多小时,不想等来的只是一句敷衍的打发,心中十分不快,但不快也没有办法,毕竟向民新是市领导,他只有服从的份儿。
……
诚如李逸风所言,向民新头大如斗,有心不下楼,也知道如果他不露面,吴公子会叫嚷个没完。但下楼又能如何?他很清楚吴公子所为何来,既不能答应他的无理要求,又不能暴力解决,想想吴公子身后那个护短又强势的亲爹,向民新就迈不动脚步了。
蠢货……向民新心中暗骂,要没老吴的护短,你小吴还敢自称公子,还和-图-书敢大闹市局?早就被打得连你爹娘都不认识了。你以为你是谁?垃圾而已!
吴公子虽然赖皮,但心理素质极好,在无数人的怒目而视之下,还能坐得安稳,甚至对向民新的到来,连欠欠屁股都欠奉,姿态之高,比他爹还牛气冲天。
不服怎么着?吴公子就是动手了,而且他带来的人身手都很了得,三下五除二就将保卫处的一帮人打得七零八落,不能说是满地找牙,但肯定都满地找鞋了。
二货吴公子,不管二也好,拿大也好,反正他的无赖流氓之名,早就传遍了羊城,他只管自己高兴,不管别人怎么骂怎么讽刺,他才不会放在心上,因为他的脸皮之厚,已经无人可及。
李逸风运气不错,来到岭南之后留在了羊城,在羊城地江区担任了区长,迈出了由正处到副厅的关键一步的跨越。
忽然就又灵光一闪,要是夏书记面对吴公子的飞扬跋扈,又有什么办法可想?夏书记既有凌人的气势,又是令人防不胜防的手段,如果他出手,会不会让吴公子有口难言?
李逸风是在办公室等候向民新,据向民新秘书说,向局长处理重大案件去了,李逸风认为是推托之话,其实他还真误会了向民新,向民新确实是去亲自处理任海宝案件了。
敢在市公安局的大院之内出手伤人,够牛,够嚣张,够不可一世。
听说夏想调任岭南,担任岭南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后,李逸风心中既激动又惶恐。激动的是,和_图_书夏书记是他的老领导,他在岭南孤身无助,夏书记来后,他就如同遇到了亲人一样,心里无比亲切。但同时又惶恐的是,当年他在担任陈洁雯秘书时,曾经和夏书记有过过节,也不知夏书记会不会记在心上,对他出手打压。
而且还是大打出手!
反了,无法无天了,刑警队一帮人也不是吃素的,一见自己人在自己大院中还被人打,再无动于衷就是草包了,都纷纷拎家伙出动,哗啦啦就出来十几个刑警,人人手中拿着警棍,甚至还有人带上了枪。
就在李逸风接听电话的同时,吴公子和向民新之间的对峙,已然形势大变!
向民新心中怒火大起,就是吴晓阳也不会居高临下和他说话,吴公子算个什么东西,还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欺他一头,他终于忍无可忍了:“如果你再不走,全部以聚众闹事罪拿下!”
李逸风并不知道,他今天的举动,为他的今后的前途,埋下了长远的伏笔。
“你们先让开!”危机时刻,向民新终于现身了,他也知道他再不现身,吴公子这个混蛋真敢在市局继续闹个鸡飞狗跳。
任海宝一案事关重大,向民新清楚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深陷政治旋涡之中,他必须事必躬亲,并且将可能的隐患扼杀在萌芽状态之中。
李逸风着实吓了一跳,人民专政力量的市公安局,也有人敢上门挑事?青天白日之下,要不是他亲眼所见,说什么他也不会相信眼前的一幕!
李逸风本来在天和-图-书泽市下面担任县长,两年后,接任县委书记,他踏实勤勉,一改以前的浮华,在夏想的影响和冲击之下,坚持了造福一方的理念,又一年后,因为政绩突出,被省委选中,以异地干部交流的名义,来到了岭南。
也不知从哪里搬来一把椅子,吴公子风衣一抖,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之上,以一往无前的流氓无赖气势,冲楼上高喊:“向民新,你给我下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今天一早他有事要来市局,来得挺早,却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向民新的接见,心里就觉得憋屈,好歹他也是区长,被向民新如此冷落,确实很不舒服。不过也没办法,谁让向民新是市委常委,市委常委就是市委领导,是他的上司。
但迈不动脚步也得迈,因为吴公子在楼下已经动手了!
刑警队一帮人怒火中烧,只差一步就冲上去和吴公子一伙人拼个你死我活,但在向民新的命令之下,只好收起家伙,对吴公子投去愤怒的目光。
刚这么一想,李逸风的电话就突然响了。
一时间,李逸风又有点同情向民新了。遇到吴公子这个癞皮狗,打不得骂不得,又讲不通道理,麻烦……大了。
李逸风出了向民新办公室,下楼,却发现想走却走不了了,因为市局大院已经被堵得水泄不通了。
别说你爹是大军区司令了,就是中央领导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就算向民新有心放人,你这么一闹,他没台阶下了,肯放人才怪。一放,他在市局的威望就扫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