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20章 妙手高心

万一发生一场大规模的流血冲突,施启顺可以在吴晓阳的支手遮天的包庇之下,安然无事,而且军队的事情既不上会新闻,又不归地方管辖,他却要背一个大大的政治包袱,甚至有可能被当成牺牲品,直接就地免职!
吴晓阳云淡风轻地一笑:“你只管去要人,我随后就到,今天,我亲自出马,倒要看看夏想到底有几斤几两!”
施启顺对吴晓阳再了解不过,一听就知道吴晓阳主意已定,他再劝无益,只好带了三五人,也驱车前往省委而去。有了吴晓阳即将亲自出马的前提,他底气十足,今天就要看看,在吴晓阳的强大压力之下,夏想还有什么手段可以施展。
任海宝被抓,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符合法律程序,就算闹到省委闹到中央,向民新也能理直气壮地不怕任何人的指责。
“夏想,有本事你就出来,别象个缩头乌龟一样躲在里面。今天,我要和你面对面说个清楚,新账老账一起算清!”
李逸风其实并不是真走,在车门口故意磨蹭了一会儿,就等向民新叫他。一听到向民新开口,他心中暗叫一声——太好了,机会,终于来了。
有了夏书记的指示精神,向民新才巴不得赶紧将烫手山芋扔去——他立刻着手让副局长亲自带人从后门出发将任海宝送往省委,随后恢复自信和镇静,迈着从容的步伐来到施启顺面前。
再从施启顺带兵气势汹汹地杀来的阵势来看,施启顺估计http://www.hetushu.com也不想和他讲理。况且,吴公子现在还躺在地上来回打滚,十足和一个泼妇闹街没有区别。
夏书记是他绝境之中的指路明灯!
还好,吴公子比起在市公安局时收敛了几分,没带人,而是单身一人上楼,还自我感觉良好,认为他是单刀赴会。
话刚说完,门一响,从里面施施然出来一人,正是夏想——夏想满脸微笑,意态轻松,开口说道:“吴公子,新账老账一起算清?没问题,你是想文斗还是想武斗?”
施启顺比吴公子晚一步来到省委,他在路上的时候,吴公子就已经抵达了省委,并且和夏想发生了第一波冲突。
向民新也是老官场了,他很清楚,今天的事情如果不是夏书记出手相助,市委再不出面替他扛下的话,施启顺如果为了巴结吴晓阳,非要大动干戈,就算他仗着人多势众最后将施启顺打败,他在政治生涯也就此划上句号。
如果施启顺以他殴打吴公子为由,非要他给一个说法,再以强势压他一头,他是低头还是硬挺?如果低头,他在市局的威风全部扫地,从此被手下看不起,视为软蛋。如果硬挺,以施启顺带兵前来的气势,肯定不是吓唬人,是要动真格的。
甚至可以说,夏想此举,挽救了他的政治生命!
向民新哈哈一笑:“随时奉陪。”
吴晓阳怒气渐生,儿子挨打,又被夏想平白插手耍了一道,等于是他被和*图*书夏想摆布得团团转,他最是护短,又最看夏想不顺眼,一想到夏想在省委得意扬扬的姿态,他就无法顺气,不能任由夏想翻云覆雨!
是的,是永远不能忘记的恩情。
因此,在接到夏想电话的一刻,向民新就有一种绝处逢生的欣喜和轻松。尽管他对夏想并无太好的印象,也无恶感,但在得知夏想的决定并且明白了夏书记伸手拉他一把的良苦用心之时,一瞬间,他对夏书记的好感上升到了无与伦比的高度。
“吴公子有错在先,你向局长也打了人,我回去没法向吴司令交待。这样,大家各退一步,吴公子吃的亏,就算了,我保证以后他和吴司令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但任海宝,请向局长先交出来,也让吴公子消消气。要不,我答应,吴公子也不会答应。他不答应,我手下的这些大兵也不会答应。”
所以,尽管施启顺的话威胁的意味十足,对他也不很客气,他没有再和施启顺逞口舌之争,而是轻轻握住了施记顺的手:“施部长开口了,我肯定要给面子了。不过施部长来晚了一步,任海宝刚刚被省纪委提走了,现在……应该已经到了省委。”
吴晓阳先是听了吴公子在市局被痛打一顿,心里就已经极不痛快了,又听说任海宝及时被转移到了省纪委,就猜到恐怕是夏想故意替向民新解围,要的就是将他一军——任海宝在省委,你有本事到市公安局闹事,肯定没有本事来围和-图-书攻省委。
“启顺,你这样……”吴晓阳发出了最高指示,“你带几人去省委找夏想要人。”
向民新一听暗中长舒一口浊气,以为施启顺让步了,正要欣喜时,却听施启顺又说……
此时,向民新对夏想的感激更是上升到了全新的高度,也是他平生第一次对一名上级领导有感激涕零之心。他也明白,夏书记此时及时提出转移任海宝到省委,是替他分忧,是引祸上身的做法。尽管他不知道夏书记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不管夏书记是出于拉拢他之心还是别有用意,都让他必须铭记夏书记的解围之恩。
施启顺和吴公子出了市局,就要收兵回营,吴公子却不干,说什么也要到省委去要人。施启顺却不肯,省委之中有陈皓天坐镇,就如有一座巍巍的高山,无人敢攀。
施启顺才知道刚才的话说得太早了,要是知道任海宝已经被转移了,他怎么着也该留点余地,而不是现在话已经说死,就只能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了。
“夏书记,请你出来一下,我有事找你。”吴公子这一次没有硬闯,按照规矩登记之后,顺利地进入了省委大院,上了省委办公楼,来到了夏想的办公室前,却被拦在了外面。
施启顺眼神复杂地看了向民新片刻,松开了手:“向局长,高。”
……
施启顺一转身,刚拿起电话,却见吴公子已经带了数人,一溜烟向省委方向开车而去,他暗暗摇头,忙打通了吴晓阳的电话。
向民新和*图*书皮笑肉不笑:“我高什么高,被人欺负上门了,还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吴公子却不干,死活非要找向民新算账,施启顺拿住了他,小声说道:“再闹下去,对谁没有好处。羊城不是没人比吴司令大,羊城还有一个政治局委员!”
寻常人等想见省委副书记,哪里容易?吴公子却不会自认是寻常人,唐天云将他挡在门外,他就站在门口高声大喊,打定了不把夏想喊出来就赖着不走的决心。
今天吴公子前来闹事,本意也不是针对他向民新,冲突的焦点还是因为任海宝。
话说得好听,其实话里话外还是不无威胁之意。
但吴公子不是讲理的人。
吴公子被施启顺拉走的时候,还不忘冲向民新嚷道:“向局长,你的情谊我记下了,以后一定加倍偿还。”
施启顺最不愿意听到夏想的名字,被吴公子一激,火气又上来了:“我不管了,你愿意去就去好了,我要请示一下吴司令。”
等施启顺的大兵和吴公子一行如潮水一般退去,向民新一颗心才算落到肚子里,转身一看,李逸风正准备上车,他忙快步向前,一把拉住李逸风,亲切地说道:“逸风留步,我有话问你……”
施启顺脸色不善,不过他比吴公子明事理多了,知道如果得罪死了向民新,以后羊城军区在地方上也将寸步难行,就会事事难办,他一挥手,让人先扶起吴公子,才伸手和向民新握手:“向局长,打扰了,我来接走吴公子。今天和_图_书的事情,是他的不对……”
不料喊了几声之后,没见夏想露面,连唐天云也若无其事地坐了回去,当他不存在一样,吴公子心中的火气就腾地一下点燃了。
向民新一本正经:“施部长,你都兵临城下了,我还有心情开玩笑?”
吴公子平常和施启顺熟了,平常有时也听施启顺的劝,今天挨了打,丢了人,在市局闹腾一场,表面上气势汹汹,实际上还是输了,一无所获,他就气不过,冷哼说道:“施叔,我听了你的话,刚才没再和向民新闹个没完,你也得让我找回场子,要不,今天就白挨打了。你带人的挺多,看着挺热闹,其实就是虚张声势,反而更让向民新小瞧了我们。你不敢去省委,是怕夏想!”
施启顺脸色一变:“向局长,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吴公子听说任海宝被转移到省委了,就立刻让施启顺带他到省委抢人,施启顺哪里敢再胡闹,就准备撤退。来市公安局还好圆过来,要是冲击省委大院,麻烦就大了。
黑锅,必须有人来背,他首当其冲就是最佳人选。
“施部长,你带兵来到市公安局,是想来练兵,还是执行军务?练兵的话,市局300多名民警随时奉陪。执行军务的话,请出示相关指令。”向民新抢占了先机,先声夺人。
向民新和吴公子也好、吴晓阳也好,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交道虽然打过,但也只是泛泛之交,既无交情,又无矛盾。
施启顺大吃一惊:“司令,省委重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