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23章 峰回路转

陈皓天迈着方步,脸色平静如水,步伐坚定,意态从容,身后跟了一群人——比吴晓阳的警卫更冷峻更悍然——政治局委员的保护措施非常严格,平常身边最少会有数名警卫,如果出行,会有十几人负责安全。
啊……康孝差点惊叫出声,在陈皓天面前从不低头的吴晓阳竟然在夏想面前服软了,这,这,怎么可能?
吴晓阳的脸色再次为之一变。
而康孝和牟源海对视一眼,二人同时感觉到了一股源自心底的寒意——不寒而栗!
如果仅仅因为米纪火省长的身份,他倒没有多少顾忌,他忌惮的是米纪火曾经的总书记秘书的身份!
戏剧而惊人一幕,再次让每个人都瞪大了双眼,对今天发生的一波三折的大戏,叹为观止。
夏想今天抬出四位老爷子,是破天荒第一次,也是他要打人立威,要彻底震慑吴晓阳而施展的第一手。
在夏想打出第四个耳光并且抬出陈皓天之时,施启顺正要伸手去推开夏想,他决心不管如何也要救下吴公子,也好在吴晓阳面前表现一下,但随后夏想一口气将京城四位老人家一一摆到明面之后,施启顺倒吸一口凉气,脚下一停,伸出的手又收了回去。
主意既定,吴晓阳终于服软了,至少表面上的语气诚恳了许多:“夏书记,是我管教不严,请你高抬贵手,放犬子一马。”
一向目空一切的吴晓阳,甚至连陈皓天也不怎么放在眼中,却在以吴老爷子为首的四位老人家的阴影之下,也hetushu.com是心中一惊。
夏想嘿嘿一笑:“古人说,养不教父之过,吴司令,你有这样一个先闹了市公安局、后闹了省委的儿子,是不是也觉得面上有光?只凭吴公子刚才砸了我的办公室的行为,我的警卫将他当场打成残废,也是正当措施。再说了……”
米纪火不比全国任何一名省长,国内任何一名省长想直通总书记,想和总书记通话或是见上一面,难如登天。而米纪火……想都不用想,他和总书记之间肯定可以随时联系,而且他的话在总书记面前杀伤力很大。
吴晓阳怒气冲冲地说道:“夏想,你先放开他才说。你一个省委副书记,当众打人,成何体统?不觉得有失身份?再不放手,我就帮你了。”
在省长的眼皮底下,大砸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的办公室,又脚踢省委副书记的秘书,甚至还想掌掴省委副书记,吴晓阳再护短,脸皮再厚,也不能颠倒黑白混淆事实。
两名警卫也被米纪火的气势镇住,双手举在空中,既没有落在夏想的胳膊之上,也没有放下,征求的目光看向了吴晓阳。
况且,今天的事情,夏想又占了理……
不过……吴晓阳又转念一想,米纪火也好,陈皓天也好,虽然有一定的震慑力,但想要奈何得了他,也不可能。就是陈皓天,虽是政治局委员,但也只是兼任了岭南军区党委第一书记,他的手也伸不到羊城军区!
回应吴晓阳的威慑和吴公子的谩骂的是,是又hetushu•com一记响亮的耳光。
打在吴公子脸上,就和打在吴晓阳脸上并无两样,吴晓阳脸上火辣辣的发烧,心里的火熊熊燃烧,手再次按在了腰间,手甚至抓住了枪柄:“夏想,我警告你,立刻放人,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在夏想如老鹰拎小鸡一样拎起吴公子的衣领,然后当吴晓阳不存在一样,对着吴公子大扇耳光时,在场所有人都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感觉对真实地发生在眼前的一幕,是那么地不真实。
如果说第四个耳光,夏想抬出了陈皓天还不足以让所有人吃惊的话,第五个耳光,夏想第一次威风凛凛地抬出了家族势力的四位老人家,以老人家的名义再赏吴公子一记耳光,就让包括吴晓阳在内的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发自内心的寒意!
此举表明,如果吴晓阳的警卫敢有异动,陈皓天的警卫就会采取必要的措施!
但吴晓阳再自我安慰,也是终于退缩了。在夏想抬出四位老爷子的巨大阴影的笼罩之下,在陈皓天政治局委员光环的照耀之下,在夏想的威逼之下,他知道今天绝对讨不了好了,不管是他暂时不敢说出对四位老人家不敬的话,还是吴公子有错在先,或是他被夏想设了套,眼下最好的选择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儿子当面被打,他心如刀绞,恨不得拿枪毙了夏想。但又不能,夏想不是路人甲,他是省委副书记。如果米纪火没有露面的话,他也不怕让警卫驾起夏想,先将夏想弄到一和-图-书边救下吴公子再说。但米纪火的意外杀出,着实让他束手束脚了。
但……尽管如此,吴晓阳还是难以咽下胸中恶气,冲夏想说道:“夏书记,放开吴公子。”又转向米纪火,不怀好意地挑拔,“米省长,刚才夏书记说他替你打了我儿子一个耳光……”
四大家族之名,谁人不惧?
夏想的办公室外间被砸得稀巴烂,但里间却大门紧闭,吴公子没有进去。都以为夏想办公室已经没人了,没想到,紧要关头,突然就冒出一人。
吴公子没有家教的言外之意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吴晓阳还以为米纪火就算不反对夏想,至少也要是中立的立场,不料米纪火完全和夏想一丘之貉,又暗骂他养不教父之过,他就脸面再也挂不住了,再看夏想还拎着吴公子的衣领,而吴公子的两边脸已经肿得跟汉堡包一样了,心中既心疼,又恼火,差一点就想拨枪逼着夏想松手。
甚至就连吴晓阳在第四个耳光时,也难压心头怒火,准备不顾身份说什么也要上前掏枪抢人,但也同样在四位老人家威名笼罩之下,顿时收住了脚步,手又缩了回去。
怪不得刚才闹的动静这么大,米省长一直没有露面,原来背后果然大有玄机——米纪火一露面,不少人省委领导在大吃一惊的同时,又恍然大悟,原先夏想早就设好了套等吴公子跳,吴公子还真听话,直接就跳了进去。
吴公子也是破口大骂:“夏想,我要睡了你的女人,我要问候你八辈祖http://www.hetushu.com宗,我……”
吴晓阳忽然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今天的事情,从米纪火藏身夏想的办公室,到陈皓天及时现身,怎么看怎么觉得是一个设计好的圈套,再深入一想,或许从任海宝及时从市公安局转移时,夏想就开始挖坑了,而他在儿子的冒失冲动之下,在自己的自信极度膨胀之下,一步步就跳进了陷阱。
伴随着一声喝彩声,让所有人都期待的一人终于现身了——陈皓天。
吴晓阳为难了。
夏想……是要和吴晓阳不死不休了。
陈皓天一露面一发言,就明确无误地表明了立场——力挺夏想,毫不退让!
“有人大闹省委办公楼,大砸省委副书记办公室,我在地方上年头也不少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无法无天的事情。也是我现在年纪大了,要不,我也说不定要动手打人了。”
陈皓天来到近前,先冲吴晓阳微一点头:“吴司令。”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冲身后微一点头,身后几人动作敏捷而迅速地贴近了吴晓阳的两名警卫。
夏想的话说完之后,除了吴公子的哭闹之声,再无其他的声音,都被夏想层出不穷的手段震惊得不知所以了。
事情,真的闹到天大了,说不定要出大事,要出人命,而且还要闹到中央,最后打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
而且还是至关重要的人物——米纪火!
“好,打得好!”
但夏想实在是欺人太甚。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现在既不在理,又在气势上输了一等,再不走,难道还等夏想更m.hetushu.com出人意料的后手?
米纪火平静地微一点头:“刚才我在办公室和夏书记正在谈事,听到外人有人大呼小叫,我就说,夏书记出去看看是谁,替我批评教育他一下,谁家的孩子,怎么没有一点儿教养……”
夏想……铁了心要和吴晓阳对抗到底了。
手动了动,终究还是压下了火气,没敢在米纪火和岭南省委一众人面前太过放肆了。
米纪火微眯了眼睛,眼中有惊讶,有深思,甚至还有一丝戏谑的笑意。
吴晓阳再牛气哄哄,也不敢在省长的面前耀武扬威。
都以为夏想肯定会顺水推舟地放人,不料,事情,再一次峰回路转。
夏想……太狂了,当着老子的面打儿子,这个脸打得结实,打得不留余地,吴晓阳不恼羞成怒,不当面拨枪,他就不是吴晓阳了!
都以为夏想还要讲什么大道理,不料夏想手起掌落,又结结实实打了吴公子一个耳光:“我还没有教训够他,第四个耳光,是替陈书记和岭南省委教训他,让他记住,省委办公大楼,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
“第五个耳光,是我替京城中的吴老爷子、梅老爷子、邱老爷子和付老爷子打你,是让你记住,要好好做人,别除了会满嘴喷粪,除了会胡作非为,对社会一点儿价值也没有!”
米纪火长相文雅,说话慢条斯理,似乎没有一点杀伤力,但此话一出,嘲讽之意一览无余,不但默认支持了夏想的打人之举,还连带骂了吴公子没有家教。
不可能的事情却真实地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