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30章 造势

夏想睡不着,就打开电脑上网。刚上线,就收到了付先先的消息。
也是陈皓天对整个岭南规划的体现。
陈皓天再抢先一步,再下一城!
陈皓天的溢美之词,让夏想感觉受之有愧,他知道,任昌的落马和他关系不大,他才是副部,不可能扳倒一名副部级高官,况且他也心里有数,早在他来岭南之前,陈皓天就已经决定要拿下任昌了。
不出意料的话,岭南有望成为国内政治体制改革的先行军。限制裸官担任党政一把手,是政治体制改革试点的第一枪!
“出什么事了?”夏想心中一紧。
傻丫头,打个电话发个短信,他不就及时上网了?要不是古秋实的电话,他今天就早早睡下了,付先先也等不到他了。
岭南是国内第一经济大省不假,但也是腐败案件高发区,经济的繁荣带来的不是整体水平的提升,除了赚钱之外,素质和法制没有相应提高,也是在当前经济形势下必须正视的严峻问题。
陈皓天将随后的发言交给了米纪火:“纪火,你来说几句话。”
会议的主要内容就是专项行动的主要指导思想和力度。
唐天云?
第二天,夏想收拾东西,准备放假回京,唐天云将一份国家日报放在了他的案头,一篇醒目的文章映入眼帘,让夏想屏住了呼吸,一篇题目为《宁要不完美的改革不要不改革的危机》的文章,顿时让他嗅到了强烈的政治信号……
实际上,早在盛传他将会担任某省www•hetushu.com省委副书记时,他就向总书记建议,不如等换届之后再外放,否则万一对换届带来不必要的负面影响,就太不好了。历来领导身边最近的人最容易成为攻击的目标。
只不过米纪火上任岭南省长之后,才知道盛名之下,其实责任更大。比起有着丰富的地方从政经验的夏想,比起身为政治局委员并且经历过无数次刀光剑影的陈皓天,他一直跟随在总书记身边,习惯了跟随而不是当家作主,所以岭南省长之位,对他来说颇感吃力。
想了一气,夏想干脆不想了,他来羊城不久,只刚刚认全省委领导,对于下面的工作人员,基本上只接触到副秘书长以上的级别,再低,和他就很难有交集了。
想想也是好笑,古秋实堂堂的政治局委员,也会拿他开个玩笑,确实让人无语。
不对,唐天云虽然大概符合条件,但陈皓天早就说过唐天云大有来历,他是早就注意到了唐天云的存在,况且唐天云又是他的秘书,不能算是被他忽略的一人。
不料古秋实呵呵一笑:“等你来京城的时候,再告诉你。现在,你先闷个葫芦。如果你能猜到是谁,算你既有大局观,又有细致入微的眼光。”
米纪火来到岭南之后,一直以弱势省长的形象示人,不弱势不行,面对政治局委员的省委书记,面对比他小上十几岁的有着丰富的地方从政经验的强势省委副书记兼省纪委书记,他没和-图-书有选择。
一个不起眼的人物会是关键人物?
“是谁?”夏想索性也不想了,直接开口问古秋实。
“专项行动,一个副部,三个正厅,五个副厅,处级干部二十名以内,任你拿下,怎么样,夏想,有没有信心?我和纪火都是你坚强的后盾。但有一点,如何协调领导小组的几十个单位的分工协作,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陈皓天笑眯眯地看向了夏想。
想想最近一段时间,最喜欢跑来跑去的她,竟然从未离开京城,寸步不离守候在付老爷子身边,也证明了她和爷爷的感情之深。
米纪火其实很佩服夏想,不管是来自吴晓阳的正面压力,还是应付吴公子的无赖行径,他都得心应手,一看就是从基层一步步走到今天,每一步都十分扎实的地方派,比起一直在京城平步青云的京城派官员,手段和城府就高深多了。
谈笑间,无数厅级、副厅和处级的官帽即将落地,谁生谁死,谁上谁下,全由夏想一言而定,权力的魔力就在于此!
陈皓天要拿下多少名厅级以上干部的话,可不是随口一说,更不是为了交差而凑数,肯定是心中清楚得很,以岭南的第一经济大省的经济水平,随便拿下三五名厅级以上高干,几乎可以说一枪一个准。
还好,付家在此次换届之中,并无人有资格问鼎政治局常委之位,也无人有入局之争,不过随着郑盛有望入局并且入主山城,他走之后的湘省,付先锋能否顺利接和-图-书任省委书记,就增加了未知之数。
但陈皓天在只有三人的会议上,非要对他大加褒扬,并不仅仅是说与米纪火听那么简单,其中,必有深意。
如果限制裸官担任党政一把手的提议是由陈皓天率先提出——其实米纪火不过是转述了陈皓天的话,原创应该还是陈皓天——夏想或许还会猜测一下是否能获得中央的认可,但却由米纪火最先提出,他就立刻明白了一点,此事,已经得到了总书记的点头。
当时总书记也同意了,但形势却突起变化,岭南在内忧外患两重压力之下,有失控的迹象,正好岭南省长年纪到点,经总书记一手推动,他终于得以一步迈出京城,上任岭南省长,名动天下。
“第一仗打得很漂亮,夏想同志不负众望,今年落马的第一部,是夏想同志的功劳。”陈皓天不吝赞美之辞,将任昌落马的功劳全部推到了夏想身上,“尤其是皇家酒家的第一局,市公安局的第二局,还有在省委的第三局,环环相扣,局局精彩,让人大开眼界。”
“爷爷……病情加重了,可能挺不到过年了。”
可以掌握一个人的命运和荣辱,按说夏想大权在握,本该沾沾自喜甚至自我感觉良好才对,他却心中沉重,因为他又想起了符渊所说的话——腐败问题,确实关系到执政党的地位问题,是生死大事,不可不察。
到底是谁?
“在了,怎么了?”夏想问道。
对外公布的内容是官腔,内部会www.hetushu•com议的决定,才是根本的指导思想,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对外只公布打哪些方面,但打多狠,打到什么程度,拿下多少人,才是今天会议的主旨。
“你怎么还不上线?不想打你手机……”
前期工作已经就绪,只不过他来到之后,恰逢其时,正好得其便利罢了。
中央在为陈皓天的提议造势!
第二天,陈皓天、米纪火和夏想三人召开了一次小范围的会议。
那么究竟是谁?
但说实话,米纪火现在最需要的还就是低调和弱势,他需要慢慢适应,毕竟一下从总书记的身后走到台前,如果太耀眼了,会让不少目光落在他和总书记的关系之上,不利于换届的平稳进行。
好一个陈皓天,在专项行动刚刚开始之初,又抛出了重磅炸弹,就让夏想清清楚楚地看清了方向,岭南,不但要在政治上再掀起一波打黑除恶的高潮,并且在充当了十几年第一经济强省之后,对于经济总量之上的比拼已经兴趣了了,转向了政治体制改革方面的试点。
“后天回京,我去看望一下老爷子。”夏想没怎么劝慰付先先,他也知道安慰的语言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已经意义不大了。
……
夏想心中喟叹,付老爷子病得还真不是时候……
而且还能决定整个的计划的成败,谁……有如此关键的支点作用?夏想迅速在脑海中将身边和省委中的人物过滤一遍,还是没有头绪。
除去感情因素,夏想立刻意识到,付老爷子如果去世,对和*图*书家族势力来说是一大损失。对家族势力的整体走向也有一定的影响,具体而言,对吴家、邱家和梅家来说,或许影响不大,但对付家来说,肯定是一次重大打击。
“现在对于党政干部贪污腐败现象,民怨很大,而贪污腐败的根源,百分之九十是为了妻儿老小,就是说,裸官是肆无忌惮的贪污的一个根源问题。陈书记有过指示精神,想在岭南首开先河,限制裸官担任党政一把手,对此,我表示完全赞同,并希望早日提上日程。”米纪火表现出了一名省长应有的追随态度,事事将陈皓天推到首位。
古秋实诚心害人,夏想握着挂断的电话,一脸苦笑,他明明刚刚有了睡意,结果倒好,让古秋实一个电话害得睡意全无。
今晚,注定要失眠了。
单是一个常务副省长康孝,就让他对省政府班子的掌控不能得心应手。
不是面对面的交谈,夏想也可以想象得到付先先一脸哀伤的模样。一向独来独往的小魔女,对付先锋没感情,甚至对父母也没多少留恋,但她一直和爷爷感情深厚,付老爷子再次病危,确实让她痛心。
付先先的头像还亮着,留言的时间过去半个多小时了,显然在一直等他。
“我心情特别不好,要是你在我身边该有多好。”付先先回应,她打字的速度比以前快了许多。
不管陈皓天有什么目的,该谦逊的时候,还必须谦逊,夏想就十分诚恳地客气了几句,将政绩全部推到了陈皓天的英明和省委领导有方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