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36章 重任

如果说付老爷子的临终托付,算是无奈之举,是为付家今后的长远打算,那么梅老爷子的退位之举,则是主动进取,是以退为进的积极之举。
梅晓琳端茶出来,低眉顺眼,悄然看了夏想一眼,又收回了目光。
夏想笑问:“怎么,梅省长还想瓜分了付家?”
“爷爷不是一时心血来潮,其实他早就多次提过,说是四家如果没有了四个老人,早晚会四分五裂,最后被人各个击破。你正好身在其中,虽然和吴家走得最近,但为人处世一向公正,他就决定让你将梅家的担子也挑了……”
“今天,故人辞世,我的心情很沉重,老付先走一步,我和老吴、老邱不用多久也会随他而去,想想也没几年了,是该放手的时候了。”梅老爷子又端起一杯茶,“第二杯茶,从今往后,我放下梅家一切事务,不再过问世事。梅家之事,全权交与升平和晓琳。”
“这幅画,是洪总理送我的。”
梅老爷子先是一愣,随后激动地向前一步,双手落在夏想的肩膀之上,惊喜交加:“妙,答得妙。夏想,在我见过的年轻人之中,你是最有悟性的一个。没想到,没想到你对国画还大有研究。”
夏想没接梅升平的话,对于家族势力未来的走向,以他目前的级别和资历,还不具备太大的发言权。
梅晓琳坐在下首,夏想在梅老爷子右侧,梅升平居左,坐定之后,梅老爷子端起手中茶杯:“和-图-书来,同起一杯,敬老付!”
梅老爷子是四位老爷子之中,最儒雅最含蓄的一人,或许是出身诗书世家的缘故,又因为从小生长在南方,他说话时就如和风细雨,有润物细无声的感觉。
怎么是他?
……侯康去!
洪总理?当年豪情万丈要趟地雷阵的悲情总理?怪不得画中的意境有无奈和凄凉之意,当年的洪总理的改革触动了既得利益集团的反扑,结果只担任了一届总理就黯然下台,历史,没有留给他太多的时间。
夏想见邱仁礼果然眼光犀利,就说:“邱书记,谢部长要是去齐省帮你,你可不要不欢迎。”
夏想摇头:“付老爷子信任我,我就不能让他失望。既然我答应了他,就会一诺千金。今后,谁敢打付家的主意,就先要过了我这一关!”
一边迎夏想入内,梅升平一边又说:“听说付老爷子临终托付,你答应了?应该多为自己留个后路,不能把话说得太死。”
再看画中老者只有一个背影,而且四周苍茫云海,天地悠悠,心境应该是徘徊而无奈。
夏想愣神片刻,答道:“老爷子,画中人既然已经退下,就该放下许多事情,云海、林海都是人生美景,美景当前,就该坐下品茶赏景,而不是想着随时转身下山。”
肯定是有客人在,要不也不会如此热闹,夏想带着些许疑问,进门之后听到笑声中间杂着吴老爷子朗朗的笑声,心和-图-书中还在猜测,谁会惊动老爷子亲自出面接待不说,还能让老爷子开怀大笑,肯定是一个非同一般的人物。
梅晓琳的话犹在耳边,夏想驱车来到吴家的时候,吴家灯火通明,远远就听见里面传来欢声笑语。
在梅家吃过晚饭,夏想晚上要回吴家住,梅晓琳送到门外。
“没好戏看,怎会有他的位子坐?”夏想见时候不早了,说笑间,起身告辞,“还要去梅家看望一下梅老爷子,就先走了。晚上和吴部长见面的时候,我会和他好好谈谈这件事情的可行性。”
进了房间之后,梅老爷子正在客厅背手而立,面向一幅国画,似乎沉迷其中。夏想的脚步声一响,他才回过身来,一指国画,问道:“夏想,你来看看这幅画,表达了什么心境?”
梅老爷子又冲梅升平说道:“我现在算是真的服了老吴,他的眼光看人之准,谁也不及。吴家有夏想之助,可保百年基业。”
谢信才是吴才洋的人,算是广义上的家族势力,李荣升为团系,所以如果有一个家族势力的常务副省长,对邱仁礼来说是好事,有利于加强他对政府班子的影响力。
齐省也算大省,担任齐省常务副省长,也不算委屈了谢信才。
梅晓琳自不用说,眼中闪过喜色,也是一饮而尽。
梅升平意味深长地笑了:“说来四大家族表面上团结一心,其实在许多事情上也是各自为政,只不过因为有四位老爷子和-图-书在,外人想要挑拨离间四家之间的团结,也不容易。付老爷子一死,就等于开了一个口子。不是我杞人忧天,等有朝一日几位老爷子都不在的时候,如果四家没有一个共同维系的核心人物,早晚会自相残杀,最终分崩离析,不再成为国内的一极。”
再如果出现一名强势的国家领导人,采取各个击破的战术,必定可以瓦解显赫一时的家族势力,甚至可以让家族势力不再成为一极。
“梅省长,不要拿我取笑了,说说陈书记的近况。”夏想顾左右而言他。
到了梅家,出来迎接的人是梅升平。
梅升平笑道:“我是哪种人?要我说,至少吴家、梅家和邱家,短时间内都不会打付家的主意,否则会让外人看轻了家族势力。但除了我们之外,总有外人会落井下石,要拆分付家的势力范围。到时候你就可以挺身而出,以保护付家的名义来讨价还价了……”
邱仁礼一下没有跟上夏想的思路,愣了一愣,又想通了其中的环节,哈哈笑了:“真有你的,要是叶天南真的担任了那个职务,还真有好戏看了。”
几人再饮。
谢信才虽是中组部副部长,见官大一级,但以他现在在中组部的排名,既不是常务副部长,也不是十分靠前,虽然是吴才洋的嫡系,想要外放直接担任省长也是很难,不如曲线迂回,先担任常务副省长,缓冲一下,再扶正,操作起来难度也会小一些。
hetushu•com如果梅家也托付与你,你是不是一样挑起大梁?”梅升平试探夏想。
夏想真猜对了,当他迈进房间的一刻,看到坐在吴老爷子下首的方脸大眼、相貌堂堂的非同一般的人物时,一下愣住了。
邱仁礼含蓄地说道:“要说现在国内哪一个副部级干部能决定副部级干部的任命,不是谢信才,而是夏想。”
夏想的神态坚定,毫不矫揉造作,就让梅升平暗暗惊叹。
主要也是当他刚进门之时,见到梅老爷子负手而立的姿态和画中人几乎相同,再联想到付老爷子之死对梅老爷子的冲击,画中意境即赏画之人的心境。
对于四家目前求同存异的步伐一致,夏想也清楚背后的隐患,几个老爷子有共同的政治诉求,目光长远,不计较一时的得失,所以四家可以对外发出同一个声音。四位老爷子过世之后,继任者未必会有放眼天下的胸怀和审时度势的智慧,就容易被一时的眼前利益迷了方向。
雪白墙壁上挂着一幅淡墨素雅的国画,画中有一位老人负手而立,站在高山之巅。周围是群山、云海、林海,有一条羊肠小路从山顶通到山脚之下,整个画面给人一种沧桑、孤独和无法言说的凄凉。
几人同饮。
夏想暗叫惭愧,他对国画并无研究,只是稍有爱好。古代为官者都是文人,常以诗画寓意,夏想多读史书,自然而然就对诗画之中蕴含的人生感慨和政治寄托稍有涉猎。
只不过太厚m•hetushu.com重了,夏想怕承担不起,正要推辞几句,梅老爷子却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最后一杯茶,我敬夏想。”梅老爷子亲自举杯敬向夏想,“在此,我为梅家立下规矩,第一,永不和夏想为敌。第二,凡有关系到梅家整体走向的大事,升平和晓琳,务必征求夏想的意见再做决定。”
梅升平已经得知了付老爷子的事情,微微感慨:“再晚上一年,也不会让付家这么被动了。付老爷子一走,换届后,付伯举又下了,付先锋再上不去,付家多少年的经营,就有可能很难振作了。”
就如建国之初,有多少开国领导人和将领,都无法团结一心,最后分别被一人打败。而现在,国内的高层之中,不管是地方还是军队,都有不少开国领导人的后人,还是各自经营自己的一方天地,只有小天地,不成大气候。
遗世而独立的不是政治家,政治家都太入世了,而是世外高人。但世外高人又不会借世俗之画来表达什么意境,尤其是人在山峰,却还有一条羊肠小道通到山脚之下,可见人在高处,心在世间。
梅升平还真不是杞人忧天,他的分析入木三分,和夏想对四大家族的走向的推测,不谋而合。
夏想没有办法了,只好也端起了茶杯:“愿为梅家和四家的共同前景,尽微薄之力。”
“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一直当你是一家人。”
梅升平微一迟疑,也是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夏想为之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