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37章 跨越

夏想摇头:“没有。今天倒是在付家遇到了总理。”
“没有可是。”吴才江也是不容置疑的口气,“除非你不想为吴家的兴旺尽心尽力。”
“老爷子……”事发突然,夏想想推脱几句,因为他进入吴家以来,从来染指过吴家事务,不管是家事还是政治、经济方面的事务。
“齐阿姨邀请你来家里作客,你别空手过来,大过年的,而且我听说,总书记也要露两手,亲自包饺子……”
下午,夏想接到了曹殊黧的电话。
现在老爷子正式提出让他参预吴家大事的决策,而且不管是政治还是经济,他都拥有半数发言权,实际上,他的权力已经凌驾在吴才洋和吴才江之上了!
外人和外戚一字之差,关系却差了十万八千里。
“呵呵,我相信你对我可真是久仰了。”侯康去的笑声之中,很有几分爽朗之意,“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或许在许多人眼中,我是沽名钓誉之人,别人怎么说我不要紧,我相信夏书记自有判断。”
今天,吴家几乎全部欢聚一堂,除了连若菡不在之外,一大家子人难得地坐在一起,楼上楼下,屋里屋外,站满了人。
侯康去的态度算不上多热情,但绝对不让人觉得疏远,夏想就客气地握住了侯康去的手:“侯书记,久仰,久仰。”
“哈哈。”吴老爷子终于又笑了,“你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
夏想不好再多说了,再推脱,就真的见hetushu.com外了,他只好无奈地接受了现实。
“老付老了,想想也让人挺伤心。”吴老爷子一见夏想,就感慨说道,“听说老付临终托孤了?”
大部分人夏想不认识,但大部分人都认识夏想,对于吴家的编外的核心人物,不少人对夏想是既好奇又敬畏,因为值得吴老爷子和吴才洋亲自作陪的人,国内也没有几人。
虽说付、梅不会如吴家一样将家业放心交到夏想手中,但却做出了在大事上和夏想保持一致的重大决定,由此,四大家族势力的第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重组,就此拉开帷幕。
从昨天到今天,一天时间,跨越了两年,对别人来说,或许只是长了一岁,但于夏想而言,由付家开始,到梅家推进,再在吴家递进,正式确立了他家族势力核心人物的身份!
夏想说道:“只是托付我不和付家为难,哪里算得上托孤,付家老小,可是人丁兴旺。”
中午时分,夏想再和吴家人坐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
“没有想法。”夏想回答得十分干脆。
正是因为他一直置身事外的泰然姿态,数年来,他在吴家一直行得正站得直,无人指责他有不轨之心。
侯康去才不会做多此一举的事情,他此举肯定是在传递一个政治信号……
吴老爷子摆摆手:“说去,说去,我没意见。”
四家的势力合并一处,不敢说能占据政治局一半以上的势力,至少三hetushu.com分之一强。再加上四家庞大而惊人的经济实力,再有连若菡富可敌国的财富,夏想就算不是第一人,也能拥有甚至超过第一人的权势。
因此,当夏想亲眼见到侯康去和吴老爷子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之时,内心的震惊和不解可想而知。
“夏书记……”侯康去起身相迎,“听老爷子说你晚上要过来,我就多等了一会儿,就是要和你见个面,有几句话要说。”
“可是……”夏想想说,可是他是付家和梅家的外人,可以做到心中无私天地宽,于吴家而言,他是吴家女婿,算是外戚。
试想,如果有一人能成为四大家族的领导人——而不是代言人——四大家族只听从他一人的号令,在所有重大事情上,四家步伐一致,声音统一,将会是一支多少恐怖的力量!
院中,冷风徐徐,让人头脑清醒。夏想跟随侯康去来到平常吴老爷子最喜欢坐下喝茶的树下,站定,问道:“侯书记有什么指示精神?”
吴老爷子坐在上首,举起酒杯:“医生叮嘱让我少喝酒,我今天破例喝上一口,一是因为过年了,高兴。二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从今天起,新年的第一天,我也正式告老还家了,从此不再过问家中事务。凡是吴家大事,政治上,由才洋和夏想决定。经济上,由才江和夏想决定。家事,由才河决定。”
零点的钟点敲响之后,正式迎来了新年——龙年。
对他而言,吴和图书家和付家、梅家不同,他和连若菡之间的事实婚姻关系,会让吴家人有防范他之心,认为他觊觎吴家权势。
吴才洋第一个接过话头说道:“夏想,不要推脱了,老爷子已经决定的事情,就由他。你连付家和梅家的托付都答应,却不答应吴家的托付,是不是厚此薄彼了?”
吴老爷子所说的后事,可不是付老爷子的丧事,而是指付家在国内的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布局。
侯康去含蓄地笑了:“总理已经透露了风声,有意让叶天南担任齐省常务副省长。我今天来拜访吴老爷子,顺便和吴部长谈了谈这件事情,我的态度很明确,叶天南同志不适合担任齐省常务副省长职务。”
夜深了,吴老爷子毫无倦意,依然兴致勃勃和夏想说起他和几位老爷子的陈年旧事。除夕夜,夏想没陪曹殊黧,没陪父母,也没陪曹永国,而是陪在吴老爷子和吴才洋身边,也算是尽到了另一份孝心。
送走侯康去,夏想一人在院中的清风中站了片刻。
一大早,拜年的电话和人就络绎不绝,让人应接不暇。夏想还好,和吴老爷子躲在书房中,喝茶下棋,难得清闲半天。来人和来电,全由吴才洋和吴才江应付。
回到房间,吴老爷子正和吴才洋说话。
虽如此,但夏想认识吴老爷子以来,从未听他提过符渊和侯康去,也没有听到他提及过传统家族势力。以夏想的推测,恐怕是传统家族势力和新兴家族势力之间,和-图-书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侯康去前来吴家,真的只为了明确地表明他反对叶天南上任齐省的态度?恐怕未必。叶天南的任命,必然要上政治局讨论,到时侯康去再表明反对意见也不迟,大可不必多此一举。
吴老爷子又笑了:“孤儿寡母是孤,政治上的孤立也是孤。夏想,对于付家的后事,你有什么想法?”
“就这么定了。”吴老爷子淡淡地说道,虽淡,却是不容置疑的口气,“我活着一天,家里的大小安排,我说了就算。”
广义上讲,家族势力的范畴很宽泛,以吴家为首的四大家族是,以季家为例的地方家族也是,再延伸的话,符渊和侯康去也是家族势力的一员。
不夸张地说,此时的夏想,已经初步具备了成为四大家族的核心人物的潜质,距离成为万众瞩目的人物,只有一步之遥。
“夏书记,说得好。”侯康去一拉夏想的手,回身向吴老爷子说道,“老爷子,我和夏书记一见如故,和他到外面说几句话,您老多担待。”
“总理要分别拜访几位老人家,也是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老一辈领导人的关怀。”侯康去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夏想真是他的老朋友一样,“不过总理来的时候,叶天南也跟在身边。”
对于付、梅两家的重托,夏想深感重任在肩,虽然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付、梅两家有依附他之意,从长远计,是想让他引领付、梅家两家继续大步向http://www.hetushu.com前,团结一致,不被风云变幻的政治局势冲垮。
真有这么一天的话,夏想在国内政局,将会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不管谁为当今第一人,都会视他为盟友而不是对手。
以不变应万变,在付老爷子托付之后,夏想抽身而出,不插手付家的任何事务,再暗中在政治上助付家一臂之力,才是最高明的做法。
退一步讲,就算侯康去要先行和吴才洋沟通,有意来借拜访吴老爷子之际探探吴才洋的口风,也不用专门拉着他,再郑重其事向他阐明此事。
此事带来的方方面面的影响,让许多人始料不及……
总书记的饺子,肯定别有风味了。
侯康去笑道:“只说几句闲话……我来吴家之前,总理刚刚来过,你听说没有?”
侯康去的眼睛在夏想的脸上停留了几秒钟,有意观察夏想的反应。
侯康去和传说中的敢说敢做果然一样,话虽然说得很直,却让人不觉得厌烦。
这如何使得?
假若说以前的夏想,只是名义上的家族势力的代言人的角色,今天,除了邱家没有正式托付之外,付、梅、吴三家的家主,已经郑重其事地将夏想纳入核心人物。
夏想就说:“担当身前事,何计身后名。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的标准,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只要有一颗为国为民之心,历史会有明鉴。”
夏想平静如水,表情没有一丝波动,说道:“叶天南现在在国务院办公厅挂名,跟在总理身边,也是工作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