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41章 奉陪

衙内的别墅从外面看上去不是十分奢华,其实造价不下一个亿!主要是地点好,位于京城寸土寸金的繁华地段。吴公子嘴上不说,其实心里羡慕得很,也盼望等有一天老爹调进军委,他也要在京城置一块地皮,盖一栋别墅,包几个明星,威风一把,幸福一次。
怎么能不是他?
衙内险些气疯,对夏想恨之入骨。一向自诩为聪明绝顶并且算无遗漏的衙内,不想被夏想玩弄于股掌之间,金钱方面的损失,他可以从别处再赚回来,但脸丢尽了,只能从夏想身上找回。
因为……他太恨夏想了,恨不得立马让夏想去死,但却又不能亲自出手。
正是春节期间举国欢庆之时,别墅内也是高朋满座,欢声笑语。
高建远是最佳的替死鬼人选,和夏想有仇,有不顾一切杀害夏想的动机,又有坐牢的前科,让他顶罪,他有苦难言,只有死路一条。
“怎么了?”
讴歌一车人已经车毁人亡,夏想只能表示遗憾,X5和奥迪无比猖狂,猛追不舍,不给他们设一个圈套,夏想就太老好人了。
“还有我。”高建远一咬牙,也挺身而出。
衙内伸手制止了众人的喧闹:“明天是付老父子的追悼会,总书记会去,总理也会去,中央的巨头都会去,夏想肯定也会去,而且夏想说不定还要在付家帮忙,到时要是有人让夏想当众出丑,夏想的名声就扫地了……”
“好,我就陪你们一起会会夏想。”衙内得意地笑了。
夏想虽然也承和*图*书认自己是好人,但不会好到没有原则的地步。
衙内脸色变化之下,目光落在吴公子和范铮身上,想了一想,点头说道:“你去接一下,就说我是为了替大家出气才让人去收拾夏想,你告诉烧卖,让他说夏想说了,他要一个人灭了我们一帮人……”
衙内正要解释几句,国华瑞又接了一个电话,急急来到衙内面前,小声说道:“夏想抓了三个,放了烧卖,他正在外面等着,要不要让他进来说个清楚。”
“四海之内皆兄弟,今天我很高兴,认识了这么多新朋友,是人生一大幸事。来,吴公子、范铮、建远,干一杯。”
许冠华会意地笑了:“还是比不过你脑子转得快。”
正好,高建远主动送上门了。
“放走一个?”许冠华一下没有明白夏想的用意。
衙内雷霆一怒,打断了和谐、愉快的气氛,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
吴公子今天不是男一号,却是男二号,不但范铮和高建远对他十分尊重,连衙内也对他敬重三分,就让他十分受用,自我感觉非常良好。但有一点,只要一提到夏想,就让他气得胃疼。
“放走一个,留下三个。”
……
虽然夏想说得在理,但许冠华还是不怎么赞成夏想的做法,却又说不过夏想,只好问道:“这几个人怎么办?”
是的,虽然范铮和高建远主动来投诚,并且表示愿为衙内鞍前马后效劳,但衙内还是二话不说就想让高建远当炮灰。
但夏和-图-书想和肖佳之间关系隐藏之深,十余年间并无不该知道的人知道。范铮和高建远再排查,再调查,再下功夫,也只能查到夏想和肖佳认识,而且关系可能非同一般,至于二人之间关系到底熟悉到什么程度,是不是有男女感情,肖佳的女儿是不是夏想的亲生骨肉,就不得而知了。
天圆庄园之内,一处临水而建的别墅。别墅外的湖水,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别墅内,暖意融融,温暖如春。
“不快不行,不快,刚才就交待了。”夏想开了一句玩笑,又转移了话题,“对了,明天付老爷子的追悼会你早点过去。”
“再加上我。”范铮也不甘落后。
“我担心会出意外。”
怎么查都查不到确实的证据,也让范铮和高建远十分气馁。
正是许冠华。
现在知道错了,刚才一副不逼死人誓不罢休的势头哪里去了?如果不是夏想机智并且有自保之力,现在说不定已经一命呜呼了。
四人被十几只枪顶住脑袋,以前只在电影中看过连做梦都没有梦过的场景,活生生发生在眼前之时,其中一人一下吓到瘫软在地。
夏想之所以猜到是衙内的出手,因为从对方疯狂而不顾一切的手法,再经过对比之后得出的结论,如果让衙内知道夏想已然知道了是他的出手,他肯定会怵然心惊。
“以防万一。”夏想高深莫测地笑了笑,“有人敢制造车祸让省委副书记出事,就有人敢在追悼会上制造事端,未必会有多大的事情,m.hetushu.com但说不定还真能收到效果。”
其中一个单眼皮、留分头的中年人显然是头头,他强作镇静,向前一步,挤出一丝笑容:“误会,误会,夏书记,我有话要说……”
国华瑞眼中闪过阴险的光芒,心领神会地点头而去。
夏想仰头看天,想了一想:“一开始我以为是范铮和高建远,再后来猜是国华瑞,现在终于想通了,谁都不是,是……衙内!”
夏想体会到许冠华真心的关怀,笑了:“总是忍让,会让对方产生错觉,认为我怕他们。逗他们一逗,也让他们知道,此路不通。否则说不定我一遇事情就请动你出面,会让对方得寸进尺,然后还敢冲家人下手。”
当然,衙内不会直截了当地叫反夏想联盟,只是大家心照不宣,知道来自五湖四海,是为了同一个目的而来。
“宗高?怎么是他?”许冠华大吃一惊。
果然,衙内得知消息之后,大吃一惊。再经过细心推算,将整个事件理顺一遍,恍然大悟之余就明白了过来——原来自始至终他被夏想耍得团团转!
“我去!”吴公子第一个跳了出来。
一共有五人会聚一堂,正中一人,短发,圆脸,年纪最大,显然地位也最高,被众人众星捧月一样围在中间,手端酒杯向众人致意。
不错,今天的聚会是在衙内的天圆庄园之内举行,是由衙内发起,由范铮、高建远参加,由吴公子作陪,由国华瑞掺和的一次反夏想联盟的聚会。
正热闹时,衙内接了http://m.hetushu.com一个电话。
正满面春风,以为一切顺利的衙内,接到电话之后,勃然变色,猛然摔了电话:“一群蠢猪、笨蛋!”
想和夏想耍黑,夏想也奉陪。
衙内就在和范铮、高建远称兄道弟的同时,暗中让国华瑞下手了。
吴公子、范铮和高建远忙举杯相迎:“很荣幸能和高总认识,以后,团结在高总周围,高举社会主义的旗帜,为了共同的明天奋斗。”
怎么才能弄死夏想是吴公子现阶段最大的难题,如果衙内直截了当地告诉他,卖了高建远就能弄死夏想,他会说如果一个高建远不够,搭上范铮也成。只要夏想能玩完,再赔上一个国华瑞也无所谓。
直接喊出夏想的职务,还说是误会,骗傻子都骗不住,夏想也不接话,后面就走出一人,一脚踢在分头的后腰上,分头“哎呀”一声就摔倒在地。
“不放回去一个,怎么向他的主子通风报信?”
几人上前,将四人很不客气地双手背在后面,直接押走。等四人被带上车之后,一人才从一辆再普通不过的车上下来,来到夏想身边:“夏书记,你也太吓人了,怎么能一个人对付三辆车,应该早点通知我,万一晚了一步,出了大事,我可怎么向古老交待?”
岂有此理?!
……经过范铮和高建远精心并且周密地调查,最终查明衙内和肖佳的经济战争的背后,有夏想的身影出没。再经过仔细地盘查,在燕省颇有人脉的范铮和高建远,查明了夏想和肖佳之间的内在联系!
因为今m•hetushu.com天的事情,他本想推到高建远身上。
“谁这么狂,会在追悼会上闹事?真敢这么胡来的话,别说你了,付家都不会放过他。”许冠华十分惊讶。
不过……今天衙内背后的动作,他一点儿也不知道。其实基本上可以说,在座的众人,除了衙内和吴公子之外,其余人等都是衙内可以随时牺牲的牺牲品。
“嗯。”许冠华点了点头,“今天的事情,是谁干的?”
剩下的两人一见形势不妙,扑通跪倒,纷纷求饶:“夏书记,我们错了,饶命。”
尽管如此,有了以上的资料,也足以可以当成投名状来向衙内献宝了。
夏想最大的隐患即将暴露在范铮和高建远面前。
……等烧卖颠倒黑白将事情描述一遍,又假传夏想嚣张地向所有人挑战的一番攻击性的言论之后,在座的几人都热血沸腾了,纷纷表示要和夏想斗争到底。
谁想在夏想面前耍阴谋诡计,夏想也不会让他好过。
想和夏想玩阴的,夏想奉陪。
……衙内成功地成立了反夏想联盟,夏想也精心为衙内准备了大餐,准备请衙内及其同党品尝,而且夏想相信,味道好极了。
要是平常,衙内不敢胡闹,夏想毕竟是堂堂的副部级高官,又是家族势力的代言人角色,动了夏想,就等于动了总书记的爱将,动了吴老爷子的命根,如果让吴家知道是他下的手,他再有一个位高权重的爹,恐怕也吃不了兜着走!
但想要在夏想面前玩阴耍黑之后,还想全身而退,休想!
幸福的前提是,整倒夏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