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46章 寓意

印象中,平民一系看重的人,或是许诺要提拔的人,除了叶天南被力保之外,其他人,在夏想的视线之内,最终都成了过河小卒。
侯康去一现身,见夏想在门口负责迎宾,就主动过来和夏想握手。
夏想不好说什么,只好答道:“还真不清楚,也许是,也许不是,反正大道朝天,各走一边,也不能赶他们走不是?”
无风不起浪,到底是总书记有意放出风声,还是他才到岭南不久却已经触动了一些人的底线,导致有人要想方设法将他从岭南搬开?
所以今天的聚会,是一次极其难得的盛会,尽管是以付老爷子的牺牲为代价——牺牲是必然规律,盛会却是偶然事件——但却是各方重量级人物借机碰面的好机会。
肯定是宋朝度在吉江省的动作,触动了侯康去的痛处,他想和宋朝度摊牌还是讨价还价?
“夏书记,站了半天了,肯定又冷又渴,来,我们几个请你好好喝一壶……茶!”
夏想以为侯康去不会等候,不料他竟然顺水推舟答应了下来:“好,听你的,我就等一等朝度。不见到他,我年都过不好。”
更让人惊讶的是,委员长和总理一前一后迈进灵堂的时候,从他们随从的车上分别下来几人。
很有影射意味的一句话,夏想没接话,只是让人安排侯康去到后面休息一下,侯康去却不走,摆手说道:“我陪你站一会儿,等等人。”
总书记办公室主任一职,非总书记的亲信不能担任,而hetushu•com且还是正部级,以夏想现在的资历和级别,还差了一截。因为总办主任,不仅仅要求资历,还要有足够的眼界和放眼天下的胸怀,因为总办主任不单是总书记的总管角色,还要经手天下所有报经中央的文件。
“有情有义,夏想同志,辛苦了。”侯康去的问候之语意味深长,他又向对面衙内等人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对面的人,是不是在等你?”
况且在国内也有过某副省级城市一个月内就更换两名市长的先例,政治事件,既有规律可循,又有巨大的不可确定性,也是政治的魅力所在。
委员长和总理的举动,不止夏想心中明白,也让许多亲眼目睹的人明白了一个事实,为了应对家族势力进一步扩大政治和经济影响力的努力,借此付老爷子的追悼会,以一个共同进入灵堂的姿态向外界表明,反对一系会和平民一系联手抑制家族势力的壮大!
在一旁耐心等候了一个多小时的衙内,终于有动静了。
……
说完,侯康去转身离开,却并没有直接步入灵堂,而是又和衙内几人握了握手,也说了几句话,似乎交谈得也挺融洽。
夏想今天不算来宾,算是付家的客人,准确地讲,是来帮忙的。
还会有部分在京的省部级高官,以及四大家族的三位老爷子,也会前来,就是说,基本上国内政坛上所有重量级人物,都会现身追悼会现场,哪怕只是走走过场,来hetushu.com了,就是给了付家面子,进一步延伸,是给了整个家族势力的面子。
大概十点半左右,政治局巨头的告别仪式已经全部结束,开始进入了第二阶段——在京的部分政治局委员依次出场来向遗体告别。
总书记先来一步,随后离去,就让外人以为是常态,不想委员长到了之后,却特意等了一等总理,如此明显并且强烈的信号,就立刻引发了在场众人的猜测。
从委员长随从的车上下来的是衙内和吴公子……甚至还有范铮和高建远,而从总理随从的车上下来的是叶天南和国华瑞。
侯康去用力握了握夏想的手:“保重。”正在转身离去的时候,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转身又说了一句,“我听说总书记办公室主任的职务一直空缺,有传言说总书记想让你担任?我就说一句不该说的话,夏想,其实你借这个机会向前迈进一步,说不定也是好事。”
第二个出现的政治局委员是京城市委书记蒋雪松。
其实侯康去不是第一个出现的政治局委员,之前,古秋实就已经抵达了,但侯康去却是第一个进去敬献花圈的政治局委员。
今天的追悼会,不对外公开,没有新闻媒体参加,但却是高官云集,因为付老爷子的身份地位非同一般,基本上在京的政治局常委和委员,都会亲临。
大约一个小时后,在京城的部分政治局委员已经全部走了一遍,由此,进入了第三波——省部级高官阶段。m•hetushu.com
已经是他第二次听到相关的传言了。
付先锋不在外面,在里面作为家属代表接待贵宾了。夏想只身一人,面对六人的或轻视、或蔑视、或挑衅的种种眼神,毫不慌乱,只是淡然而立,脸上挂着肃穆和庄重,并不回应衙内等人挑衅的目光。
如果再进一步清楚范铮、高建远和夏想之间的深仇大恨,再清楚了叶天南和国华瑞与夏想曾经刀光剑影的交锋,那么任谁都会替夏想掬一把冷汗,在委员长和总理共同步入灵堂之后,六人站在夏想不足十几米的对面,向夏想直接叫板的意味一览无余。
从别人嘴中说出他可能要调离岭南的话还不会让他多想,但从侯康去口中说出,就不由夏想不浮想联翩——侯康去是在向他暗示什么?尤其是最后一句话,又或者是含蓄的警告?
但愿只是空穴来风,不会成真,夏想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站在外围,夏想将场中形势尽收眼底,心中愈加清楚今天会有好戏上演。对政治人物来说,任何场合都是表达政治意愿的场合,同时,也可以及时向外界传递明确的政治信号。
夏想拿侯康去没办法,也不清楚侯康去陪他到底是在等宋朝度,又或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等对面衙内等人向他发难的时候,好看他笑话?
几分钟后,侯康去从灵堂里面出来,又径直来到夏想面前,很随意地说道:“忘了说一件事情,夏书记,你能替我约一下宋书记吗?我想和他见个面,一直和-图-书没联系上他。”
或许是总理已经从某个渠道得知了他在齐省常务副省长人选之上的立场,又或者是叶天南又在总理耳边鼓吹了他的坏话,总理今天的举动,也有故意让他看清形势之意,因为就在刚才,就在总理下车之际,明明向他的方向投来了目光,也明明看到了他,却只是一扫而过,当他不存在一样。
既不走,又不参加遗体告别仪式,场景就有点诡异了。
和上次付老爷子病危之时在付家的相遇,判若两人!
如果不知道夏想和衙内、吴公子之间的矛盾还好,多少知道一些内幕的人,见此情景,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太明显了,摆明了是要向夏想挑衅。
随后,政治局其他巨头依次出现,严格按照排名向付老爷子敬献了花圈。
说了些什么,夏想自然不得而知,他也不关心侯康去和衙内几人的互动,却对侯康去看似无意的一提总书记办公室主任的位置,而心中波澜大起。
换言之,陈风和宋朝度争论的国企改革的成败,从刚才的委员长等候总理的反常之举来看,再联想到衙内吞并肖佳产业的疯狂举动,在换届之前,在有限的任期内,改革还会继续推进,而且,力度还会很大。
正常的安排是,在政治局委员之前,要有部分前任国家领导人前来吊唁,包括吴老爷子、梅老爷子和邱老爷子,但不知是出现了什么变故,在几位老爷子没有现身之前,就有政治局委员先行来到了。
……不是别人,正是侯康去。
没错和*图*书,委员长和总理的随从车上,一下下来六个人,六人全部是夏想的对手。
虽说才在岭南任上没几天,但如果突然调回京城,也不是没有可能,最近岭南人事变动频繁,他突然来突然去,虽然令外界震惊加猜测,但在目前纷乱的局势之下,也不算什么。
不多时,委员长和总理一先一后从灵堂出来,也不停留,分别上车离去。如果衙内和吴公子等人,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也就算了,今天就除了委员长和总理的同进共退的暗示之外,就一切平安无事了,不料只是委员长和总理相继离去,衙内、吴公子、叶天南等六人,站立原地未动。
如果陈风在场,不知他会作何感想?其实昨天和陈风、宋朝度会面时,见到了陈风在面临重大命运转折之时摇摆的立场,夏想就知道陈风的仕途之路,已经走到了顶头,不可能再前进一步了。不是他重宋朝度而轻陈风,而是陈风站错了队。
夏想清楚,以他和总书记目前的关系,虽然总书记对他信任有加,但毕竟相处的时日尚短,他远远达不到跟随了总书记二十多年的米纪火对总书记的意图领会之深。
夏想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道:“宋书记今天也会过来,要是侯书记有耐心,不妨等上一等,顶多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蒋雪松一现身,见到夏想和侯康去并肩而立,明显吃了一惊,再看到对面站立的衙内等人,更是吃惊不小,随后又平和地和夏想、侯康去握了握手,只是冲衙内微一点头,就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