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51章 一变再变

郑盛如今势头正盛,有望入局,他又是省委书记,发言的分量自然就很重。
陆儒的脑门上,已经满是大汗了。
高晋周的话是实话,郑盛入局之后,陆儒连见上郑盛一面都难,还想汇报工作?做梦!
衙内计上心头,趁人不注意,悄然对吴公子耳语几句。
事态演变到现在,已经不再是以衙内为首的一帮人和夏想之间的个人恩怨那么简单了,因为已经有太多的政治人物介入了其中。
如果再将郑盛力挺夏想也加以联想的话,就相当于团系也加入了战团。
衙内心中恨得不行,但眼下招数用尽,而且夏想一方在气势上完全占据了上风,他想要反败为胜,除非……
除非改变要文斗不要武斗的策略,让吴公子出马!
正在衙内焦急万分左右为难之时,夏想的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威严并且威势十足的声音:“夏想,够了,该收手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就如一支利箭突然射来,正中陆儒胸口,直惊得陆儒的心跳急速加快。
陆儒十分尴尬,还没说话,范铮又忍不住插嘴了:“燕市市长是不用向岭南省委副书记请示工作,但也不必向湘省省委书记汇报工作。”
短短几分钟时间内,衙内接到了数个电话,每一个电话都向他报告一个心惊肉跳的消息,衙内要发狂了。
衙内就向陆儒使了一个眼色。
夏想心中一凛,巨头终于现身了,说实话,第一次正面面对巨头,他心中还是不免www.hetushu.com猛烈跳动了几下。
一败涂地!
正是郑盛。
于繁然的话更有内涵:“江山房产是燕市的明星企业,为下马区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且在和市委市政府合建政府保障房项目上,一直本着为政府分忧的精神,这么好的企业,走出燕市,迈向全国,市委市政府就是江山房产的后台和坚强后盾。可惜,我们做得还不够好,对企业的支持和关怀不够,所以这么多年了,江山房产走出去的时候,还打着夏书记的旗号,证明了什么?陆儒同志,证明了我们的工作还很不到位,和夏书记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江山房产?”一直沉默不语的津城市长严荣正终于登场了,一开口就表明了他的立场,“津城也有江山房产的工程项目,江山房产的活动能力确实很强,在津城承揽工程时,就有人放出风声说是幕后老板是夏书记,我还以为是空穴来风。”
衙内心知夏想必定还有后手,趁夏想反击之前,再抢占至高点才是首要任务,他相信,他还可以反败为胜!
“你……算你狠,又包抄我的公司,你到底想怎样?”衙内接到电话,有一笔神秘的资金突然杀入,意图控制他的上市公司,已经接触到了大部分股东,即将完成收购事宜。
衙内刚刚和吴公子耳语完毕,电话就响了。衙内拿起电话,只听了两句,就脸色大变,对夏想怒目而视:“www.hetushu.com夏书记,你欺人太甚!”
此次事情在在场的一众官员心中留下了极为震憾的印象,在夏想和衙内的对抗之中——虽然衙内自始至终并未怎么说话,但都是人老成精的人物,谁不清楚衙内才是幕后主使——大而广之的话,再联想到今天委员长和总理的举动,就等同是一次以夏想为代表的家族势力和反对一系、平民一系之间的正面交锋。
但夏想就是要逼他就范。
“我想怎样?我不想怎样?”夏想发了狠,暗中调动了连若菡的资金,当然,只是拿来扯虎皮做文章,吓,也要吓得衙内尿了裤子,让他不得安生。
衙内几近抓狂,怎么精心策划的一起行动,被夏想步步化解了不说,还招招精彩,克制得他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就如夏想早有准备一样……对,夏想肯定事先得知他的计划,否则怎么会每一步都算计得恰到好处?
好一个津城市长,真会见势就上,夏想向严荣正投去了意味深长的目光。
衙内还未说完,电话又紧急地响了。他接听之后,脸色再变,声音也提高了八度:“夏想,赶紧住手,你疯了?”
“谁说的?”
“夏书记,市政府收到许多房地产开发商的抱怨,说是江山房产利用不正当的手段承接工程,垄断了燕市的房地产市场,还传言说您是江山地产的幕后老板,市委市政府现在很难办,正好遇到了夏书记,我就想请夏书记指导一下市委市政府的工作。m•hetushu•com
是谁透露了他的计划?
“我刚到燕省的时候,就有人传言说远景集团的幕后老板是我,我当时听了就付之一笑。后来我在省委会议上再三强调,要好好工作,不要听信传言,更不要被传言蒙蔽了双眼。陆儒同志,你听风就是雨怎么能行?要有坚定的立场和明智的判断力。”
而且都还是重量级人物。
在衙内一方以范铮冲锋在前、范睿恒摇旗呐喊,吴公子殿后的阵形的攻势之下,夏想一方不但防守了阵线,而且在蒋雪松出场之后,又重新掌握了主动权。
“陆儒同志,就怕你不够资格向郑书记汇报工作!”
高晋周和于繁然打击了陆儒的气焰之后,就和众人寒暄几句。众人见事态以夏想的胜利而告终,衙内一方惨败,知道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也就纷纷起身迈入灵堂,继续完成今天前来付家的正事。
然而事情变化还是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就在众人迈入灵堂之际,外面的形势,再突起变故。
一句话正反两方面不同一说,就是截然相反的味道,政治人物的讲话水平,果然非同一般。
同时还因为蒋雪松的出面,等于王石飞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衙内一方,折扣一员大将。
“高总,我哪里又欺负你了?再说,今天好象是你一直在欺负我,做人,还是诚实一些好。”夏想才不会承认。
……夏想发难了——不同于衙内的当面文斗,夏想在暗中出手了。
不过虽然事情以和*图*书夏想的胜利而告终,但夏想还是没能将衙内怎样,只算勉强小胜,甚至连衙内的马前卒也没有拿下一个,就证明了夏想还是不够强大。
叶天南?极有可能。
再坚持半个小时,就会让衙内损失惨重,到时让衙内吸取一个经验教训,再敢找他事情,夏想不惜血本也要将衙内打垮。再若恼他的话,等换届之后,他让衙内彻底破产,让他直接从高官权贵沦为无产阶段!
陆儒完全被高晋周的气势和于繁然的水平震住了,在顶头上司和直接领导面前,除了唯唯诺诺地点头之外,再无一丝气势。
“郑书记在许多问题上和我看法一致,陆儒同志向他请示工作上的问题,又有何不可?完全可以嘛。”高晋周在燕省多年,在省委的威望现在无人可及,他一出现,就让陆儒的身形无形中就矮了几分。
“笑话!”严荣正一开口,终于就激怒了一人,他冷冷一笑,先是向陆儒说道,“你燕市的市长向岭南省委副书记请示工作,根本就是胡闹。”
衙内是明白,但让他出卖范铮和高建远,他不是做不出来,而是当面做,实在不好意思,要是背后捅上一刀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下手。
不仅如此,原来和肖佳对峙之时损失的部分,又有扩大的迹象,因为又有资金流大量涌入。
燕省省委书记高晋周终于现身了!
严荣正没想到郑盛如此咄咄逼人,不由讪讪一笑:“我就是正好顺着陆市长的话向下一说,并没有指责夏书和图书记的意思。”
“江山房产是什么来头,我先不下结论,但每一个大企业的背后都有一个政治人物的传闻,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还值得拿出来说道?严市长,我刚去湘省的时候,还有传闻说我是湘省道桥的后台,要是传到你耳中,你信不信?”
“很简单。”夏想的目光落在范铮、高建远身上,“你明白。”
“夏想,你提条件,到底怎么样你才收手?”衙内服软了,要讨价还价了。
两处资金的异动,资金流大得惊人,几乎是他资产的十倍以上,怎能不让他心惊胆战?就是说,如果对方不惜血本也要收购他的公司的话,基本上可以肯定地说,他的公司将会易人!
“没有就好,我也相信你没有。”郑盛对夏想虽然不如古秋实一样感情深厚,但毕竟还是认同夏想的为人,就有必要出面替夏想化解部分压力。
“是,是,高书记指示得对,是我太轻率了。”陆儒被高晋周绵里藏针的批评训得无话可说,只好连连称是。
陆儒会意,虽然刚才的出击没有收到太大的成效,但他并不气馁,因为他还为夏想准备了一道大餐。
“还有人说江山房产的后台是我,陆市长,其实你完全可以就当江山房产的后台是我就行了。”燕市市委书记于繁然也来了。
“我没疯,而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住手?我一直在替付家迎接客人,倒是你们这些人,既不拜祭老爷子,也懒着不走,真不懂规矩。”夏想继续拖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