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55章 从未有过的支点人物

……
范睿恒黯然收场,相信被撤消待遇只是时间问题,因为吴才洋敢当众发话,就证明已经掌控了足够的可以整治范睿恒的材料。
见范铮被当众暴打,高建远大喊:“打人了……”试图引起众人的注意再制造事端,不料所有的省部级高官,却对他的洪亮的声音充耳不闻,甚至连有人看他一眼都没有。
今日之事,夏想威名远扬,以致于在多年之后,还一直有人津津乐道今日的场景,以亲身在场而自豪,不过此时,夏想却只想进去喝一杯热茶。
谁能想到,一个副省级官员的支点,成功地撼动国内政局的四大派系,夏想,是为国内政局之中从未有过的关键的支点人物,当欣慰矣!
高建远也为他的大喊大叫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付家警卫化掌为刀,直接在他的脖子之间一砍,高建远就感觉如同上吊一样难受,想喊,喊不出,喉咙之中就如一团火在燃烧,剧痛难忍!
归根结底,今天衙内敢上门挑衅,范睿恒为老不尊,又有范铮和高建远在一旁叫嚣,夏想就明白,在向他开炮的同时,还有向付家、吴家、梅家和邱家四家同时开炮的寓意。
由此,小事情大文章,国内格局基本由今日奠定了两两联合的两极对立之势!
人群渐次散去,夏想抬头一看,吴公子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反对一系和平民一系想借机拆分家族势力的企图,在夏想的巧手拨弄之下,最终功败垂成!
而吴才洋一出面,就气和-图-书势十足,在委员长和总理面前,毫不退让,也证明了一点,吴才洋也意识到了此事的深远影响,狭路相逢,勇者胜,不拿出大无畏的精神,会让别人小瞧了自己,甚至小瞧了整个家族势力。
废话,死人当然不能说话了。
在郑盛一开始站在居中的位置之时,夏想心中一沉,直到水天的出现,并且没有一丝犹豫就选择了队伍时,他才又长舒了一口气,心里知道,一直躲在付家没有露面的古秋实,在请示了总书记之后,终于做出了同舟共济的选择。
范铮和高建远先是被付家的警卫拿下——委员长和总理都在,付家就敢直接抓人,不能就说无视了委员长和总理的权威,但肯定是落了委员长和总理的面子——随后又被转移到了国安部门,等待范铮的,将是没完没了的审讯和拷问,等待高建远的,除了拷问之外,估计就是永远没有出头之日的牢狱之灾!
是反对一系和平民一系的一次空前的联手行动,如果家族势力不联合起来,被一举打败的话,不但让家族势力在国内一极之中士气大降,甚至还会影响到家族势力在换届之时的政治局的席位!
不等宋朝度走近夏想,突然,侯康去平空杀出,拦住了宋朝度的去路,伸出了右手:“宋书记请留步,我有几句话要和你聊聊。”
夏想凝视侯康去的背影,微微沉思片刻,转身随付先锋进去。
高建远的下场比范铮更惨,再次入狱之后,天天www.hetushu•com被人欺负。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无意,他被安排在当年在高成松当政时很不得志的一个监狱长的监狱之中,结果,高建远同志将会在痛不欲生中度过漫长的余生……
夏想摇头:“有时候死很容易,活着却艰难。”
历史学家都是事后诸葛,聪明人走一步看三步,在场的不少人在看到委员长出现的一刻时,就意识到夏想可能在设局,而且还有可能是一个大局。
范铮被付家拿下之后,在范睿恒黯然离场之时,就已经失控了,随后委员长和总理被三位老爷子礼请进了付家,衙内见势头不妙,和吴公子一起悄然溜走,范铮终于知道害怕了,他现在成了牺牲品。
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夏想已经手下留情了,因为要是让付先锋出手,高建远直接就人间蒸发了。
但再难忍也得忍受,因为无人同情。
自始至终,国华瑞没有出头不奇怪,因为国华瑞本来就被夏想打怕了,但吴公子却一直没有露头,甚至在委员长和总理现身之后,也没有借机发作,就有点让人不好理解了,以吴公子疯狗乱咬人的性格,如此大好良机不加以利用,不是他的作风。
其实按照他对付老爷子的评价,也没有太出彩之处,并不该出名才对,但他对付老爷子的定论,却为研究夏想历史的史学家所反对,认为付老爷子之死,死得平平淡淡,之所以惊动天下,全是夏想之功,根本不关付老爷子什么事情。因为自始m.hetushu.com至终,付老爷子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但夏想偏偏就是耐了性子和范铮对峙。
最重点的一点,夏想是想知道总书记如何看待团系和家族势力目前的同盟关系。他也清楚,总书记对他很是器重,但并不肯定如果家族势力在面临反对一系和平民一系的联手倾扎时,总书记是会袖手旁观,还是会鲜明地表明立场?
其心高深,其计深远,绝对不可掉以轻心。
宋朝度只能留步,和夏想只是交流了一个眼神,就随侯康去到一边说话了。
不过,夏想也没有盲目欣慰,因为他并不清楚侯康去一直站在自己一方,却一直没有一句表态,就如一头老虎在侧,却不清楚是助威还是伺机捕食,不免让人心中没底。
夏想并非怀疑总书记的为人,只是想知道在换届前夕,如果有事发生,总书记是为了求稳而牺牲一切,还是也会悍然出手,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不惜强硬回应?
侯康去身为传统家族势力的代表人物之一,和新兴家族势力之间有部分相同的政治诉求,但实质上并没有过紧密握手的合作。
付先锋又问:“衙内怎么办?就这么放过他了?”
“要不要直接人道了范铮和高建远?”付先锋的脸上闪过阴冷之色,今天的事情,让他异常愤怒。
许多人并不理解夏想为什么任由高建远和范铮之流闹腾,其实以他的权势,完全可以一个电话就让高建远重回监狱,也可以理也不理范铮的质疑,让付先锋出面,一句话就让范铮滚http://www.hetushu.com蛋了事。
而且借他们之力来拉衙内下水,只有衙内深陷其中的时候,才能钓出大鱼。
许多年后,有名默默无闻的史学家因为研究付老爷子的生平而突然之间名声大噪,不是他研究出了付老爷子的什么奇闻轶事,也不是将付老爷子给夏想送烤鸭的故事写得生动有趣如同小说,更不是因为他发现了付家的什么秘辛。
说到底,其实还是因为夏想妙计安天下,才让一些人赔了儿子又丢人。
再到总理现身之后,不少人就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从先前付先锋一直藏身不出,等到委员长和总理出现之后,重量级人物纷纷及时出现就可以看出,夏想舌战群魔,让范铮和高建远一时猖狂,是为了让他们得意忘形,好将他们高高地摔下。
基本上今日局势,虽然面临着委员长和总理两大巨头的威压,实际上节奏一直掌握在夏想手中,虽然中间偶有偏差和不可预料的事情发生,但基本上符合夏想的预期。
团系虽然在国内政局中成为一极,而且人脉宽广,但实际上团系比较松散,且求稳之心过切,有时面对反对一系和平民一系的攻势,会采取避让或是和解的对策。
再看夏想一副胜利的姿态,范铮在屈辱和盛怒之下,破口大骂:“夏想,你不得好……”话说一半,被警卫一个提膝正中面门,顿时牙齿掉了五颗,满脸是血,只能“唔唔”乱叫,再也说不出一句人话了。
其实夏想之所以不惜将事情闹大,还有更深一层的用意在内…www.hetushu.com…就是要借机观察团系的立场。
再深思的话,说不定还会对吴才洋的入常造成巨大的冲击!
而范睿恒也被吴才洋直接降为正厅级待遇——比当年的高成松连降三级还强上半分,至少他才连降两级——在降级和儿子入狱的两重打击之下,他一病不起。
范铮还以为衙内会救他出去,却不知道,几天后,他就被社科院开除了党籍和公职,俗称双开,又几天后,因为恐吓国家高级领导干部和聚众闹事罪名成立,被判入狱三年。
夏想自得地一笑:“我什么时候放过他了?刚才的电话,只是虚晃一枪罢了!”
夏想一时的隐忍,是为了借势打力,是为了让今日之事,一决胜负,并且奠定今后相当长远的格局!
但在史学家的争论之中,废话也能引发出一篇长篇大论。最后两方论战的结果自然是夏想的史学家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但付老爷子的史学家也因此而出名,算是收获了意外的成功。
等委员长和总理的身影迈入付家大门,消失不见之后,现场留下的人群也各自散去,该吊唁的吊唁,该回去的回去,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再留下来也没有好戏可看了。
而是因为他对付老爷子一生盖棺定论的一句名言——付老爷子一生虽然胜多败少,但未尝大获全胜一次,在其死后为其召开的追悼会上,一死而动天下,引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胜,奠定了长远的政治格局,死后还能得享如此荣耀,付老爷子死得其所矣!
一抬头,却见宋朝度缓步向他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