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59章 沉着应变

“人死容易,活着艰难。”夏想冷冷地说了一句,“先弄清事实再说,直接人道对方,不是上上之策。”
“古玉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我请她吃饭,然后就不见了,现在关机。”夏想也没隐瞒。
随后,夏想立刻又和许冠华通话。
张力谦逊地一笑,当前带路领夏想和许冠华上楼。许冠华不解夏想之意,不发动力量去寻找古玉、丛枫儿和肖佳,非要请衙内和吴公子吃饭,是何用意?
许冠华也是刚刚到家,接到夏想的电话,也顿时为之一惊:“什么,古玉不见了?枫儿没和我在一起,她和肖佳出去了。”
“马上跟我去一趟全聚德。”夏想二话不说,坐在了许冠华的车上。
上车之后,夏想就立刻打通了张力的电话:“张力,请你确定一下牟书记和施司令在全聚德哪个房间?”
“听你的,夏书记,你说了算。”许冠华现在没了主意,“都怪我,明明我已经想到了可能会出事,还是耳根子太软,没坚定立场,枫儿说要出去买点东西,还说为了安全起见,她让肖佳陪她一起。没想到,吴公子丧心病狂,连枫儿也敢碰。”
十几分钟后,夏想和许冠华碰了头。
夏想用手一指施启顺:“再电话给他,就说施司令在,请他务必过来。”
许冠华被骂愣了:“怎么就不能单独出去了,难道我还要寸步不离地跟在她们后面?……不对,坏了。”
“真是吴公子的话,夏书记,今年这个年,将是他过的最后一个年!”许冠华出离http://m.hetushu.com了愤怒,手放在腰间。
那究竟是谁?
夏想拍了拍张力的肩膀:“张力,辛苦了。”
老古的神情不象开玩笑,他就慌了:“老古,您老可别吓我,我一路上一直在接电话,没有打电话给古玉。”
“有!”在确定了张力确实知道牟源海和施启顺的房间之后,夏想就更加断定张力此人事事细心,就说,“你方便的话,马上也到全聚德等我。”
别说,夏想的狠话一出口,衙内没来由心中乱跳,想起步步紧逼的经济战争,再想起今天输得极为惨烈的一局,他一咬牙:“夏书记开口了,敢不从命?说下时间和地点,我马上到。”
夏想的话说得很不客气,也是他第一次冲衙内以居高临下的口吻说话。
“高总,晚上有个饭局,务请参加。”
衙内接到夏想邀请吃饭的电话,吃惊不小,刚刚还差点撕破脸,现在又坐到一起吃饭,是何缘故?他不咸不淡地问道:“吃饭?我已经吃过晚饭了。”
张力虽然惊讶夏想的来电,不过还是用心一想,告诉了夏想房间号码:“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就是了。夏书记,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
夏想笑了笑,没说话,就听见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牟源海和施启顺在张力的引领下,前来向夏想敬酒。
吴公子人在京城,对了,刚才张力的来电说明牟源海和施启顺也都在京城,至于牟源海和施启顺迅速走近并且在京城所图何事http://www.hetushu.com,夏想现在没有工夫猜测。
夏想这一惊也是非同小可,古玉单纯,心思浅,心机少,既没有付先先的机智,又没有严小时的精明,她最容易被人哄骗上当。
难不成是吴公子?
“方便,我向米省长说一声。”张力迅速回应。
夏想不理衙内的惊讶:“吴公子怎么还不到?”
老古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正要拿起电话,夏想拦住了他:“先别急,说不定是古玉在和我们开玩笑,我想想她能去哪里……”
在出发之前,夏想安慰老古,一切由他来应付,确保无虞,让老古宽心,不用担心。老古微微闭上了眼睛,声音颤抖着说道:“好,好,你尽管去,我在家中给你坐镇。老了,老了,有人在京城也敢欺负到我的头上了,真当我不中用了?”
那么谁会对古玉下手?夏想一时还真没有了方向,吴公子虽然嫌疑最大,但古玉是老古的孙女,吴公子再疯狗,也不至于连命都不要敢碰古玉。
“肖佳、丛枫儿在哪里?”
“真是吴公子?”一见面,许冠华就急急地问道。
相信接下来的事情会更有趣。
开玩笑,如果得知领导在隔壁吃饭,不来敬酒是为失礼。不过牟源海和施启顺都大为不解的是,夏书记怎么用了米省长的秘书?
上楼之后,张力张罗着上好了饭菜,夏想吩咐说道:“张力,你到隔壁敬个酒……”
但不解归不解,许冠华也知道夏想肯定胸有成竹,也就压下焦急和怒火,跟随夏想和-图-书上楼。
“全聚德,9点。”夏想言简意赅,不废话,“还有一点,还请高总邀请吴公子一起,我可是盛情相邀,并且还会大宴宾朋,不到,是不给我面子!”
另外可以肯定的是,吴晓阳也人在京城。
牟源海和施启顺再次对视一眼,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每个人都有弱点,弱点,就是一个人的短板,一旦被对手发现并且加以利用,就很容易被对手一击即中。
牟源海和施启顺一进门,发现只有夏想和许冠华,都各自一愣,夏想起身相迎:“牟书记,施司令,相逢不如偶遇,不如一起了?”
一句话说完,许冠华的电话断了。
谁又会以他的名义打电话给古玉,而古玉却又偏偏信了?
这么想着,他急忙打了吴公子的电话。
“胡涂!”夏想骂了许冠华一句,“你怎么能让她们两个人单独出去?”
夏想很是满意,张力不但有眼色会办事,还事事周全,不容易。不过又一想也很好笑,米纪火的秘书现在却在他身边履行秘书的职责,有趣得很。
“八成是他。”夏想此时也冷静了许多,但眼中依然怒火闪动。够厉害,古玉、肖佳、丛枫儿三人一起失踪,大手笔!
哦呢陈刚和杨威、许冠华分开,一听夏想的口气十分迫切,心中一跳:“我回家了,肖佳和丛枫儿应该和冠华在一起……出什么事了,夏书记?”
老古的脸色顿时大变:“玉丫头被人骗了?”
张力会意,点头离去。
衙内还想说什么,夏想却没给他机会,直接挂断了电和*图*书话。
何止丛枫儿,还有古玉。
十分钟后,衙内匆匆赶到了,一进门就抱拳说道:“不好意思,来晚了,各位领导不要见怪。”话一说完才注意到牟源海和施启顺,顿时愣住了。
既然敢玩大手笔,就得准备承受冲天的怒火和雷霆的报复。
坐下之后,却又不见开宴,夏想又说:“还要等两个人,一个是宗高,一个是吴公子。”
……
衙内心中一激灵,坏了,怕是吴公子惹了夏想了,今天的势头,夏想分明摆的是鸿门宴。
哦呢呢迅速一想:“夏书记先别急,古玉身份尊贵,谁也不敢拿她怎样,就算绑了她,也顶多是用来提条件……”
许冠华不问原因,立刻发动了汽车,他百分之百相信夏想。
夏想一下惊呆了。
夏想冷静了几分:“你联系一下杨威,随时准备出动。”
问题是,古玉和丛枫儿与付家事件无关,吴公子绑她们何用?不但多此一举,还会多树强敌,难道他真傻了不成?他又不是没有一点政治头脑的猪!如此一想,夏想愈发觉得事有蹊跷,恐怕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随后,夏想又拨通了衙内的电话。
牟源海和施启顺对视一眼,领导发话了,是荣幸,不情愿也只好应下。
夏想不知道的是,他刚走,老古就拿起了电话,直接打到了中央军委。
夏想和许冠华赶到全聚德的时候,张力已经先一步到达,正恭敬地等在门口。一见夏想来到,他忙迎上前来,小心地说道:“夏书记,我刚订了一个房间,正好在牟书记和施司m.hetushu.com令的隔壁……”
“吃过了,可以再吃一点儿。”夏想加大了筹码,“今晚的饭局,高总,你还得非来不可,要不,别怪我没给你机会。”
衙内一脸为难:“他说有事,来不了。”
老古的声音之中,几许悲怆,几许愤怒,几许压抑的冲天怒火。
夏想其实对于肖佳的安全早有安排,只不过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更没想到会连丛枫儿和古玉也受到牵连,一下就打乱了他的计划,也让他心乱如麻。不过他到底比常人冷静多了,很快就又恢复了理智,又一想,吴公子虽然是疯狗,但也不是傻子,就算是他绑了古玉三人,也不会胡来。
老古勉强稳定了心神,昔日面对千军万马依然指挥若定的老古,在古玉有可能失踪的情形之下,也终于慌乱了。
片刻之后,许冠华的电话又打了进来:“不好,枫儿和肖佳的电话都打不通了。”
夏想心中闪过一个不祥的预感,二话不说就拨打了古玉的手机,不出所料,关机。
夏想迅速将他认为可能出手的人都过滤了一遍,暂时没有思路,忽然又眼前一亮,拿起电话打给了哦呢陈。
许冠华张口想问什么,夏想伸手制止了他:“你今天什么都不要说,就坐在一边,如果我一拍桌子,你就动手。”
衙内?更不可能。衙内虽然嚣张,但事事都还遵守规矩,明着乱来的事情他不会做。况且古玉是老古的掌上明珠,衙内更是清楚老古的护短,他断然不会拿古玉出气,也犯不着。
“好。”许冠华用手一摸腰间,“要不要动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