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64章 新的角力点

不由他不对夏想又怕又敬之余,更对夏想多了十分的戒心。
除了吴公子一类的货色,谁会不让别人好好过年?
……怪不得夏想非要逼他打电话请吴公子前来,吴公子到了之后,许冠华就以安排酒宴为由出去了一趟,其实许冠华出去之后,立刻控制了吴公子的司机,在吴公子的司机的带领下,找到了藏人的地点。
“也快了,统战部长的位置,估计不能一直空着。”夏想对唐天云的认识又加深了一层,但对陈皓天所说的唐天云大有来历,还是暂时没有头绪。
事后,古玉、丛枫儿和肖佳三人听说了夏想三瓶白酒斗吴公子的英勇事迹,都差点感动得落泪。古玉的感动是因为她知道平常夏想不怎么喝酒,之所以要和吴公子拼酒,一是为了让吴公子喝个半死,二是表明他的心声,不怎么喝酒的男人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一醉解千愁。
不简单嘛,夏想暗暗赞叹,唐天云虽然说得含蓄,但思路其实已经很明晰了,居然也能猜到他有意让叶天南来岭南担任统战部长,有见识,估计也是听到了某些传闻。
唐天云难得话多,谈兴很高:“也不知是谁编的,反正传得有声有色,比如说夏书记精心巧设局,高衙内苦心付流水。再比如夏书记巧计三瓶酒,吴公子烂醉成醉狗……”
不过,吴晓阳如何气愤,已经不在夏想的考虑之内了,夏想只在和古玉见了一面之后,让她在他怀中连哭带闹了和*图*书几分钟,就又喜笑颜开,随后,又安慰了肖佳几句,就踏上了回程。
夏想也清楚一点,虽然此事错在吴公子,但吴公子也被他整治得不轻,经此一事之后,他和吴晓阳之间的结已经完全没有了化解的可能。
眼下,角力点又重新落在了岭南,即将开展的专项工作以及和季家的会面,有望在岭南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角逐。
“我可不敢乱说。”唐天云含蓄地一笑,“不过我倒是认为,叶天南从务虚的工作做起比较合适。对了,中央什么时候会宣布对任昌的处理结果?”
夏想也没隐瞒:“不瞒你说,在吴公子到了之后不久,人就已经救出来了。”
衙内不解地问:“夏书记,你一直灌吴公子酒,让他喝得胃出血,怎么不先去救人?救人可比摆吴公子一道重要多了。”
对了,还有和衙内之间,矛盾已经表面化,而且还有进一步白热化的可能。
衙内一直也没有想通其中的环节,直到后来他再见到吴公子,才知道了夏想的手法。
坐上省委派来迎接的专车,夏想接过唐天云递来的一叠材料——是春节期间的情况汇总——简单地看了看,就放到了一边。
其实吴公子原本只想绑架肖佳,但不知何故,他的手下出马之后,正好遇到肖佳和另外两个美女在一起,手下一琢磨,绑一个是绑,绑三个也是绑,就直接将三人都请了回去。
夏想只是知道在事后,吴晓阳被m.hetushu.com军委领导叫去,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并且郑重对他提出了警告,如果吴公子再敢胡闹,后果自负,并要求吴晓阳写出书面检查。
唐天云小心翼翼地问道:“夏书记,我听到有消息说,叶天南可能会担任齐省常务副省长?”
夏想心念一动,唐天云虽然比张力沉默寡言,但政治敏感性一点不差,对叶天南的任命大感兴趣,就说明他的切入点非常正确。
“哈哈……”夏想大笑出声,“什么一举定乾坤三瓶定江山,真是乱传。”
既如此,不如索性就按照在付家一役时形成的两两相对的格局,继续向前推进,看最后谁胜谁负。
而丛枫儿的感动是因为她心中对夏想有一个永远朦胧的梦,虽然是梦,却不愿意醒来,她也知道夏想对她只有关爱没有感情,但三瓶白酒斗吴公子,让她切身感受到了一种无言的关怀。三瓶白酒,分明是指古玉、肖佳和她,就是说,在夏想的心目之中,她和古玉、肖佳一样重要。
不过夏想倒是解答了他一个疑问。
唐天云一开始沉默不语,车行了十分钟后,他终于按捺不住好奇,说道:“夏书记,我在羊城听到了许多京城的传闻,不知道是真是假……”
据说当时吴晓阳被训得一言不发,在儿子仍在医院昏迷不醒的情形之下,他又遭遇了顶头上司的当头棒喝,内心的愤恨可想而知。
齐省常务副省长和岭南省委统战部长的任命和图书,初步拟定了人选,齐省常务副省长的人选,大大出乎夏想的预料,竟然不是谢信才,而是另外一个老熟人……
吴晓阳低头之后,接走了吴公子,施启顺也同时离去。而吴公子和施启顺一走,呼呼大睡的牟源海一下就醒了,喝了两杯浓茶之后,没事儿人一样转身离去。
肖佳的感动是因为夏想为了她出头,不惜和衙内翻脸,不惜和吴公子血拼,多少年了,她一直默默无闻地躲在夏想的身后,从来不争求和计较什么,但她到底是女人,也渴望男人哪怕一点点的关爱和怜惜。她现在知道,夏想对她依然不变,尽管现在身居高位却一如当年。
不过对于古秋实所说的关键人物,此次京城之行,他总算理清了方向,不错,正是张力!
唐天云也是微微一笑:“传闻都和夏书记有关,说是夏书记一举定乾坤,三瓶定江山……”
“你认为叶天南更适合担任哪个职务?”夏想有心考一考唐天云,看看唐天云对时局的分析能力以及他对自己的心思揣摩有几分。
“现在羊城流行一句话——舍命陪公子——尤其是省委之中,人人传颂。”唐天云面带微笑,“听说吴公子胃出血,在医院昏迷了一天一夜才醒?”
还好,吴公子的手下对待古玉三人,客客气气,十分尊重,否则他们敢推上古玉三人一把,现在已经生活不能自理了。不过在许冠华的人马赶到时,也被打得够呛,估计最少也要在医院躺m.hetushu.com上几个月。
三人倒也配合,不慌不忙,不吵不闹,甚至还十分镇静地该说什么说什么,哪件衣服好看,哪里的饭菜有特色,哪辆车好玩,等等,让吴公子的手下也大为佩服,尽管几个笨蛋并不知道除了肖佳只富不贵之外,另外两位美女,大富大贵。
果不出夏想所料,刚到省委,才坐稳,喝了一口热茶,他就接到了古秋实的电话。
顺利解救了古玉、丛枫儿和肖佳。
和京城依然万木萧索有所不同的是,羊城的街道两旁,绿树翠荫,让人心旷神怡。夏想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淡然一笑:“都传到羊城了?说来听听,都是一些什么轶闻趣事。”
衙内留了下来,又和夏想密谈了半天,最后才走。他走的时候,脸色还是不太好,显然是和夏想没有达成广泛的共识。
不过在京城通过和张力的接触,夏想倒是对张力的为人和办事能力,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话又说回来,即使衙内想和他和解,他也不会轻易答应,因为衙内一次车祸一次付家,两次主动挑衅,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再者就算他想抬手放过衙内,委员长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打击他的机会。
和京城的干燥寒冷反差较大的是,羊城湿润有雨,下飞机之后,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温热空气,夏想的心情顿时大好。
春节期间,京城风云激荡,羊城平安无事,并无异动。也正常,岭南的重量级人物都到京城了,再加上都在过年,一hetushu.com般谁也没有心思惹是生非。
夏想又笑:“京城到羊城有几千公里,冷空气都过不来,流言倒是飞快。”
曹殊黧暂时还不和他回羊城,因为连若菡生产在即,她又要飞赴美国。
衙内大惑不解:“怎么会?吴公子来了之后,一直没有说出人藏在哪里?”
对于衙内的这个疑问,夏想并没有回答,就让衙内闷着葫芦走了。
三个女人心思各异,对夏想三瓶白酒分别有不同的解读,究竟谁解读得对,夏想不会回答。
其实古玉的手机有定位功能,在被劫持的一瞬间,只要她悄然按下一个键就能让老古立即知道她的位置,她却故意没有按,就是有意让夏想为她担心,好显示一下她的重要性。
而在得知了吴公子为什么一下绑架了三个人之后,衙内更是哭笑不得,差点当面骂吴公子是天字号第一蠢人。
但眼下夏想还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只是知道张力是古秋实所说的关键人物,也知道张力是梅花市人,但除此之外,张力究竟关键点落在何处,还是一无所知。
……吴公子不止在医院昏迷了一天一夜才醒,醒来之后,还要住院半个月才能养好身体。短时间想办坏事肯定不能了,据说在医院醒来之后,他还嚷嚷着下次再和夏想比拼,还没有醒悟过来被夏想耍得团团转。
被解救出来之后,古玉还歪着头叹了一口气:“不好玩,这么快就被你们解救出来了?应该再让你们着急几天,让你们也知道失去的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