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65章 推动

“嗯!”付先先还是话不多,情绪不高,有点闷闷不乐的样子。
在厅级位置上多待了四五年之久的章国伟,终于迈出了仕途之中最关键的一步,由正厅升任副省!
此时夏想并不知道,多少年后,不少史学家一致赞同将齐省一任当成夏想政治理念初步形成的一任。研究夏想的史学家针对夏想在齐省任上的研究和争论,也最多,相关论文和辩论更是甚嚣尘上,却有一个共识是,夏想披着家族势力的皮,走的是真正的为国为民的平民路线。
和宋一凡也没说几句,宋一凡最近有点忙——卫辛的公司又接到了一个大单子,她现在在加班加点地干活,而且还很有成就感地告诉夏想,她要为公司赚钱了。
齐省作为经济大省之一,在国内的分量很重,吴家力量能逐步执掌齐省,也是好事。虽然不是谢信才,但于繁然地方从政经验丰富,相信会比谢信才更能在齐省迅速打开局面。
正心思不定的时候,电话响了。
古秋实也会风趣了,夏想笑着应下。
夏想就又耐心哄她几句,男人哄女人是职责所在,再说他也确实心疼付先先的低沉。以前多么活泼开朗的一个小魔女,最近事情接连不断,也让她失去了应有的烂漫和笑颜。
以章国伟的心机和手段,由他和陆儒搭班子,相信完全可以让陆儒同志好好喝一壶了。
宋一凡的欢悦为夏想带来了开心。
古秋实见夏想不说实话,就暗示和-图-书说道:“夏书记三瓶定江山,是不是当时你和衙内又谈论了什么大事?”
夏想劝慰她:“等心情好一点了,就来羊城,我陪你到处走走,看看羊城的春景,要比灰蒙蒙的京城好一些。”
得到了夏想的鼓励,章国伟更是兴奋了:“就按夏书记的指示精神办。燕市的情况,我先摸了一个底,钟义平、江天……都是可以信赖的好同志。”
于繁然现在燕省省委常委、燕市市委书记,下一步一般不是省委副书记就是常务副省长,现今一步迈入常务副省长之位,从长远看,肯定是要在齐省扶正了。
口号无用,主义也要不得,只要一心为民一心为公的制度就是好制度。
“中组部在广泛征求各方意见时,郑盛对叶天南的一句评价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还有一点也让人不解的是,委员长适时表示了沉默,并没有反对叶天南的任命,也没有对于繁然和章国伟的任命提出不同意见。”古秋实显然有疑问之意,因为委员长的默认也出乎他的意外,他就猜测,夏想在背后又做了什么事情让委员长也顾忌三分。
下午闲来无事,夏想正要上网,却接到了章国伟的电话。
夏想就深感满意,作为多年的老官场,又历给了大起大落的沉浮,现在的章国伟不但成熟了许多,而且一旦认定了目标,就再无更改的可能。因为以章国伟现在的年龄和级别,机会往往和*图*书只有一次了。如果他再错失良机,基本上就一辈子永无出头之日了。
“什么朋友?”夏想淡淡地问了一句,他不能随便赴宴。
随后,又上网聊了一会儿天,和卫辛、宋一凡、付先先、古玉都说了几句,就连平常不怎么上线的梅晓琳也特意向他报了平安。
可见,一个人站对了队伍是多少的至关重要。
说到底,章国伟已经完全以夏想一系自居了。
夏想猜到了卫辛的心思,猜别人的心思他或许会失误,但对卫辛的心思却是一猜就准:“你想让我出面见见你的父母,当你的挡箭牌?”
卫辛就逗夏想:“其实我现在习惯了一个人,一想到生命里要是多一个不是你的男人,就觉得好可怕。我有一个小小的想法,不知道能不能得到你的支持?”
夏想相信虽然和章国伟曾经是势不两立的对手,但时过境迁,现在已经没有了利益冲突,再经过几年的磨砺,章国伟不再和以前一样激进。而且夏想也认同章国伟的能力,认为只要他肯踏实工作,能做出一番实事,正是因此,才借机在背后推了章国伟一把。
齐省寄托了夏想太多理想主义的情感,从食品安全问题开端,第一次以家族势力代言人的身份和另一方势力叫板,并且取得了胜利。
“就我……和一个值得夏书记认识一下的朋友。”张力的声音有点飘忽。
章国伟果然是个聪明人,一句话就点到了点子上,夏想说道和_图_书:“组织上信任你,加了担子,你就要踏踏实实地做实事。陆儒同志也是一个不错的好同志,虽然思路稍微保守了一些,但在燕市多年,也有很广的人脉,你要多向他学习,在配合好班子工作的同时,也要敢于提出自己的想法。”
还有一点让夏想对齐省始终念念不忘的是,和齐省的本土势力的最后一战,还没有最后决出胜负,常务副省长一职,很关键,李荣升在省政府根基不稳,控制力度力有不逮,再加上十个月后邱仁礼就会离任,如果有一个强势常务副省长崛起,或许会让夏想精心经营的齐省局势推倒重来。
章国伟何止是摸了底,完全就是将夏想一系在燕市的势力摸得清清楚楚,他的言外之意就是,他会尽力重用提拔以上几人,在燕市继续培植和巩固势力。
想起一直以来亏欠严小时很多,夏想就想补偿严小时一些什么,不过似乎他天生缺乏讨好女人的手段,想了一想,又想不到做些什么才能让严小时心情好上一些。
夏想一愣,省长秘书请他吃饭,省长不参加,从官场常态来说,很不正常,而且还要介绍朋友和他认识,张力肯定在谋划什么事情。
另一个关于岭南省委统战部长的人选拟定,对夏想而言算是一个好消息——总理最后关头退让了,拟同意让叶天南担任岭南省委统战部长,不再坚持让叶天南谋求齐省常务副省长之位。
只不过于繁然一走,燕市市委书www.hetushu.com记却由陆儒接任,联想到付家事件时陆儒的立场和表现,陆儒主持燕市的全面工作,并非一件太好的事情。
今天才是初六,还没有正式上班,夏想只是值班,并无公事要办,在办公室停留了几个小时,就下班了。
“来自梅花市的朋友……”张力说道,“姓季。”
和付先先没说几句话,因为付先先还没有从悲痛之中走出来。
岭南三花,花开一季,夏想心中一动,岭南季家?
夏想呵呵一笑:“古书记就不要猜测我了,其实我的想法可是左右不了委员长的决定。”
“夏书记,您走得太匆忙了,我都没来得及送您一送。”章国伟显然是听到了风声,声音异常兴奋,“如果有机会到燕市工作的话,我一定会好好配合陆儒同志的工作,一定不会让夏书记担心燕市的局势。”
卫辛还一切安好,过年在家陪了父母,她的春节过得祥和而温馨。父母也终于听从了她的安排,从县里搬到了燕市。不过父母对她的婚姻大事一再催问,她只好搪塞过去。
是张力打来的电话。
中午和唐天云一起吃了一顿便饭。
卫辛就迅速回了一段话:“我就是那么一想,你别放在心上,你毕竟是有身份的人,万一影响了你的前途,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只不过不见严小时上网,就让夏想心中闷闷的,想到范氏父子的下场,也是暗暗叹息。
古秋实明白了什么:“你心里有数就行了,注意一下工作方和图书法,别太粗暴了。等叶天南同志到了岭南之后,你一定要让叶天南同志的聪明才智有用武之处,才对得起叶天南同志来之不易的重新启用。”
卫辛却只是打了一串的省略号。
夏想并不想向古秋实透露太多他和衙内之间的过节,不是信不过古秋实,而是不想让古秋实介入,就说:“确实是谈了一些事情,现在还不方便向古书记汇报。”
夏想微微一想,问道:“都有谁?”
其实讽刺的不是家族势力,而是另一方势力。
张力恭敬的声音传来:“夏书记,晚上请您吃饭,有没有时间?”
夏想发了一个笑脸过去:“我找一个合适的机会……”
但政治向来是平衡的产物,好在燕省依然有高晋周可以制衡陆儒,而燕市市长的人选也如了夏想之愿,赫然是章国伟!
虽然夏想已经离开了齐省,但对齐省的局势依然牵挂在心,毕竟他对齐省付出了太多的心血,甚至可以说,他对齐省的用心超过了对湘省的用心。
夏想合上电脑,接听了电话。
还好,虽然不是谢信才如愿担任,却依然是家族势力的人选——于繁然!
相信严小时心里也不太好受,毕竟范睿恒和范铮是她的亲人。或许正是因此,严小时对他多少也有一点怨念。
说起来也是好笑,夏想以家族势力的身份,和平民一系叫板,是为老百姓争取最基本的食品安全利益,家族势力心系平民,为天下平民争取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似乎是活生生的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