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67章 假象

夜色之中,微风习习,四下一片寂静,又漫步在花海之中,入目之处全是五颜六色的盛景,弥漫四周的则是四溢的花香,如果再算上头前带路的是一位优雅宜人的美女的话,夏想一时心旷神怡。
“我大学一毕业就分配到省委秘书处了,在省委工作有七八年了。”张力明知道夏想其实是想了解他的背景,他却有意略过,“一直没有做出什么成绩,要不是米省长赏识,我怕是还没有出头之日。”
张力进来后一直没有说话,和他平常的表现判若两人,既不为夏想引见季如兰,也不为季如兰主动介绍夏想,多少有点失礼。
综合秘书才是可以随时跟在领导身边的形象代言人,是领导的第二形象,也是升迁之路的捷径。而专业秘书多半要整理相关专业资料,为领导发言引用的专业数据提供翔实的依据,和领导的紧密度远不如综合秘书。
夏想就若无其事地看了张力一眼。
“子不语怪力乱神,我看季女士还是叫花仙子好听。”既是初次见面,就以品茶赏花和闲聊为主,夏想不会主动提及任何正事,季家在岭南的势力再是庞大,夏想必要的矜持还必须保持,毕竟他是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位高权重,一笑说道,“官神一说,更是玩笑了。”
夏想心念一动,忽然想起他在齐省时陈皓天送他的绿茶,就接茶在手,轻轻品尝了一口……果然,就是同一种茶叶,同一种味道。
湖边,夜色,月光,幽和_图_书静,交织成一幕可以入画的画面。
先不管今日的会面是否会有收获,单是到此一游就已经不虚此行了。
又或者是季家第三代或是第四代的小字辈出面,和他试探性接触一下,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女子,而且还是美女。
到了客厅,分别落座之后,季如兰亲自素手上茶。
但问题是,张力究竟是季家什么人?
张力其实是一个专业人才,他学的是经济,就是说如果没有门路,多半就会一直在秘书处熬资历,担任一个专业秘书,然后就一直在省委机关打转,最好的结局就是省委副秘书长。
其实夏想也设想过另一种可能,就是今天和他会面的人也许会是林双蓬。林双蓬虽是季家的女婿,也算是季家不算外围的核心力量,和他会面,级别上不高不低,身份上也不算太过敏感……
但往往是,女人太聪明了,未必好事。
“夏书记先品尝一下岭南的山茶,虽然不是什么名茶,但却是自己亲手采摘,亲手炒制,天然无害,相信你能喝得惯。”素手配碧绿的茶杯,确实赏心悦目,她将茶送至夏想身前,“陈书记也喜欢喝。”
菜,全是素菜,季如兰歉意一笑:“不好意思夏书记,我吃素,不知道您是否吃得习惯?”
季如兰掩嘴一笑,努力保持不过多露出牙齿:“夏书记真会说话,我一直以为政治人物都是严肃有余的老人家,没想到还有如夏书记一样年轻洒脱的妙人。m.hetushu.com
季如兰或许是出于对他的尊重,不让别人插手,亲自一样一样地端上了饭菜,夏想对吃本来不太讲究,随意看了一眼,见饭菜也精致如画,一丝一叶都摆得周正,心中恍然,得有多少闲情逸致才能将生活打理得无一不细致入微。
“阁下一定是夏书记了?”女子来到近前,盈盈一笑,不用张力开口,自我介绍说道,“我是季如兰,很荣幸能请到夏书记大驾光临。”
进入房间之后,见房间的摆设更是素雅清新,夏想就对别墅主人更加另眼相看了。至少这一份人养花花养人的心境,一般人就做不到。
夏想见问不出什么,也清楚人人都有不愿透露的秘密,就不再多问。一抬头,季如兰已经上了饭菜。
不错,出来迎接的人,款款而来,盈盈而至,竟是一名年约30上下的女子。
夏想一笑:“衣食住行,我最在意住得舒适和行得舒服,对于吃穿,一向随意。”
张力没想到夏想反应如此之快,脸色一晒,忙说:“我没在场,事后听季姐说的。”
张力今年32岁,在省委秘书处担任副处长,却是正处级待遇,他在省委很不显眼,如果不是担任了米纪火的秘书,恐怕不会有什么出头之日。
别墅内,各式各样的鲜花盛开,而且还摆放有序,犹如进入了一个百花盛开的花园,处处花团锦簇,处处锦绣文章。
夏想就向张力投去了疑问的目光。
夏想伸手和季如兰www.hetushu.com握手:“季女士你好,能到花无缺作客,也是我的荣幸。”
季如兰又是一笑,起身去准备了。
季如兰,从表象上看,确实如一个容谷幽兰一般的女子,如她一样事事不染烟尘的气息,却又掌管了季家家事,家事最是繁琐和污浊,她能将世俗和雅致理顺得井井有条,当为夏想视线之内第一聪颖的女子。
夏想却没有沉迷其中,他清醒得很,一切都是假象。
客随主便,季如兰点头应下了,夏想就不好阻拦张力,任由张力转身离去,偌大的房间,就只剩下他和季如兰二人,一时气氛就有点微妙,二人相对而坐,如同家宴,却是陌生男女,再加上春夜、花香、幽静、恬淡,营造出一种迷离和暧昧的氛围。
刚才张力说话的时候,眼神飘忽几下,想看却又不敢看季如兰的异常落在夏想眼中,让夏想多了一丝猜测。
被夏想一看,张力忙歉意一笑,说道:“夏书记,季姐平常在羊城和梅花两地奔波,主要负责季家的家事,闲暇之余,最喜欢养花。因为养花养得极好,就有人送了季姐一个外号……花神。”
是不是美女对夏想来说并无不同,只不过他疑惑的是,来人是谁?以年龄推算,应该是季家第四代了。
“哦……”夏想淡淡地应了一声,慢慢地问道,“张力,你在省委多长时间了?”
不得不说,季如兰待人接物很是得体,而且一颦一笑也自有风韵,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而且谈吐不凡,不http://m.hetushu.com徐不疾,到底是名门之女。
如果他所猜不错的话,季如兰多半是季家第四代的代表人物,以她的年龄出面和他接触,也算说得过去,但看上去,她似乎并无职务在身。
果然,等张力一离开,季如兰的恬静顿时消失不见,虽然客气,却一下冷若冰霜,很直接很犀利地质问了夏想一句……
季如兰,倒真是名如其人,兰心蕙质,幽闲聪颖,犹如一朵淡然清香的兰花,不卑不亢,腹有诗书气自华。
再加上气候宜人,如果不是会客,只是到此一游,也是一件乐事。
再联想到陈皓天的茶叶也出自她的手,就说明她也和陈皓天熟识,或是以季家代言人的身份和陈皓天有过接触。
季如兰嫣然一笑,伸手优雅地请夏想入内:“请。”又抬头看了一眼别墅的名字,“希望不伦不类的名字没让夏书记见笑才好。”
但担任了米纪火的秘书就等同于一步登天了,省长秘书,相当于省委第二秘。不出意外,只要他和米纪火关系足够密切,也深得米纪火信任的话,米纪火担任省委书记也许也会带他,如此,他的前景就是一片光明。
夏想客气说道:“哪里,名如其人,花无缺,一个连百花都不缺少一分美丽的地方,应该是温润如玉,完美无暇了。”
几句闲话一过,夏想和季如兰就轻飘飘不着痕迹地互相交手一个回合。
季如兰却又跳跃了话题:“夏书记还是叫我如兰好了,季女士怎么听怎么觉得疏远。今天请夏书记和*图*书来,就是吃一顿便饭,是我的手艺,不管合不合口味,一定要夸奖两句,给点信心。”
对于张力真真假假地恭维,夏想并未放在心上,反而问道:“这么说,上次陈书记前来,你也在了?”
饭菜是精致了,但量很小,三人吃就有点勉强,张力起身说道:“我到后面一下。”
张力跟在后面,笑而不语。
秘书处大大小小的秘书有很多,综合秘书少,专业秘书多。一般到了省部级,身边最少有两个秘书,一是综合秘书,一是专业秘书。
不过此时夏想显然无心游玩,因为今天的会面事关重大,身边的美景也只好视而不见了,但身前的美人却无法视而不见。
女子身穿旗袍,身材柔顺如柳,眼眉如画,宛如一株迎风摇曳的河边柳。最好看的是她一双杏眼,确实如水如雾,既有南方女子特有的如水柔情,又有北方女子的干练。
季如兰莞尔一笑:“什么花神?都是乱叫的。我倒听说有人称夏书记为官神?”
所以夏想才不解张力的背景和来历,以及是谁将他举荐上去。就张力的个人简历来看,并无出奇之处,也看不出他和季家有什么关联。
张力却顾左右而言他:“夏书记,季姐厨艺高超,轻易不亲自下厨,除非有贵宾。今天她特意做了丰盛的饭菜,也是对夏书记的重视。上次陈书记来,她也只是亲自做了一两个菜,今天却是四五个菜。”
如果非要做一个对比的话,她当前一站,只一眼望去,犹如严小时和连若菡的综合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