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69章 波动

林祖新是梅花市委书记。
其实随后发生的事情,很突然,很意外,不止陈皓天和米纪火没有想到会有变故,就连夏想也认为李逸风的任命会是意料之局,不说别的,就是省委二三号人物接连点头,一号人物陈皓天明显也是默认的态度,谁还会提出反对意见?
作为岭南三派之一,季家是岭东系的领军人物,其实暗中岭东系都被称为季家系。季家一直在岭南政坛上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尽管随着季家最后一任省长卸任之后,季家再无一人在岭南担任正省级高官,而且在副省级上也是人丁稀少,不过却依然占据了许多地市的一二把手的位置。
此时,陈皓天敏锐地意识到了什么,因为申家厚和康孝一向不和,他和康孝意见一致,莫非是……
米纪火征询夏想的意见而不发表自己的意见,一是为陈皓天开路,二是显示他在省委人事大事上,充分尊重夏想的意见,展现出了一名省长的谦逊和温和。
而陈皓天突然抛出可以由各位常委提议新任统战部长人选,是试探,也是摸底。
许冠华再得意再手握重权,也远不如他除了在岭南军区有说一不二的权威之外,还可以在常委会上畅所欲言,并且可以随时狙击夏想的计划顺利推行。
而且眼界也为之宽广了许多。
米纪火顺势说道:“李逸风同志是一个认真诚恳的好同志,我认为组织部对他的提名是合适的。”
现今省委常委之www•hetushu.com中,只有林双蓬一人是季家嫡系。
“我认为李逸风同志资历尚浅,不足以胜任红花市委副书记的重任。红花市政治环境复杂,李逸风才来岭南不久,他未必熟悉红花市的现状,希望组织部重新考虑他的提名。”
其实内心的激动无以言表。
就连施启顺也凑了一把热闹,也有提名。
米纪火意识到了什么,心中微有异样的感觉,很明显,夏想和季如兰会面之事,夏想还没有告诉陈皓天。
陈皓天微微一愣之后,细思其中的环节,立刻恍然大悟,明白了夏想的用心。
陈皓天坐在正中,低头看了一会儿文件,人都到齐了却不宣布开会,会场的气氛就有点压抑。
直接反对!
施启顺就更是心理不平衡了,才36岁就坐到省委副书记的高位,夏想,你凭什么?
果然,紧随其后发生的事情,验证了陈皓天的担忧,原本一次十拿九稳的并不重要的人事任命,竟然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政治风波。
夏想却意外提名林祖新为统战部长——而林祖新是季家的新兴力量——究竟何用意?是向季家示好,还是向阔第系和水头系示威?又或者是别有用心?
既然夏想开了头,随后各人也就当仁不让了,常务副省长康孝,副省长申家厚,鹏城市委书记迟平凡,省委组织部长池永丽,省委宣传部长司英都各自提名了一个人选,有人就是随口一提,卖人情,和*图*书有人是基于响应陈皓天的号召,还有人是向夏想学习,提名了阔第系和水头系的人选,总之,夏想同志开了个好头,会场之上很是热闹。
中央在任昌问题上如此迅速地达成一致,也证明了一点,任昌不但绝无翻身的可能,而且还会死得很惨。再联想到任昌曾经担任过红花市委书记的经历,不少人心中大跳,难道任昌的落马意味着中央有意打破岭南四系的平衡?
陈皓天眼神微微跳动了一下,不过并没有任何表示,也以为康孝的反对只是孤立的事件。不想随后副省长申家厚也提了反对意见。
林双蓬目光闪动,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浮现一丝玩味的笑容。
“我赞同康孝同志的意见。”
夏想发言完毕,会场静默片刻,随后传来一阵窃窃私语之声,有人暗中为夏想的切入点叫好,有人则为夏想有意插手阔第系和季家之间的纷争而不满,也有人暗中冷笑,对夏想想从中渔利的心思嗤之以鼻,认为夏想不会得逞。
陈皓天话一说完,会场鸦雀无声,无声回应。
不想,还真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不但提出了,而且还很犀利。
不止牟源海,就连陈皓天和米纪火也一时惊讶,看向夏想的目光多了几分疑惑。
作为政治局委员的省委书记,比省长高了一级,比其他常委高了两级,陈皓天在省委的威望无人可及,权力的光环太耀眼,都需要仰视才见。
年前任http://www•hetushu.com昌才被请去京城喝茶,年后中央就有内部处理意见出台——以陈皓天的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身份,上述消息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最后的定论——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中央关于任昌同志的处理意见已经初步出台,免去任昌党内一切职务,开除党籍,依法移交司法机关进一步审理。”陈皓天很是直接地就将中央的内部决定抛出,不顾各人或惊讶或震惊或错愕的表情,继续说道,“新任统战部长人选,同志们有什么想法,都可以提出来。”
陈皓天的本意是借机为年后的工作开一个好局,他随口一提,并非是真想让在座常委提名人选,因为中央关于统战部长的人选已经达了共识。
第一个议题过后,就进入了第二个环节,陈皓天对于各人的提名不置可否,只由夏生楠纪录在案之后,或许他会参考一下,或许就直接弃之一边了。
牟源海一听夏想提及林祖平,不由眼皮跳动几下,接连向夏想打量了好几眼。
“夏想同志说说你的看法,提议谁接任统战部长比较合适?”
京城的一场拼酒,让牟源海进一步见识了夏想感性和冲动的一面,虽说感性和冲动对一名副省级高官来说是败笔,但留给他深刻印象的不是夏想的年轻气盛,更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掩盖在感性之下的精心设局。
夏想每次提名,都能切中要害。
“接下来的议题是讨论红花市委副书记的任命。”第二个和-图-书议题才是重中之重,陈皓天开场就直接说道,“经过组织部认真考核,提名李逸风同志为红花市委副书记,下面就李逸风的任命,请同志们发表一下看法。”
已经不是夏想第一次参加岭南省委常委会了,却是施启顺参加的第一次省委常委会。坐在宣传部长司英和牟源海中间的施启顺,排名不算靠后,他面无表情,似乎对第一次参加省委常委会很是平静。
沉默了大概几分钟后,陈皓天才抬头看了一眼会场,说道:“都到齐了?好,现在开会。”
虽说他身为军方代表,在常委会上的发言权分量不大,但毕竟拥有了投票权,换言之,他拥有了对岭南省委省政府所有重大事务的参预权和决策权,比起仅仅一个岭南军区司令的权限确实大了不少。
夏想自然也没有异议:“我也认同组织部的提名。”
通常情况下,中纪委审查一个大案——副部级以上高官的案件——都会历时半年到两年时间不等,一般在拿下一名副部官员时起,背后至少已经调查了短则半年长则一年以上,中纪委立案之后,再到结案,通常也会有三个月到半年以上。
牟源海算是真正领教了夏想真真假假的手腕,上次红花市委副书记的提名,夏想就放风要提拔林康新等三人,明显是分化拉拢之计。不想今天又当众提名林祖新——虽说未必有用,或许中央早有人选也未可知,但人情却是天大——他就不免心中一阵乱跳。
施启http://m•hetushu.com顺漫不经心地看了夏想一眼,京城时拼酒的屈辱再一次涌上了心头,眼中闪过怨毒的眼神,见夏想坐在第三号的位置之上,从容不迫地翻看文件,过人的年轻和不相符的高位,衬托出夏想在一众省委领导之中最引人注目的光环。
夏想瞒了陈皓天而将前因后果都详细告知他,不免让米纪火有些联想。
别人或许还不知道,夏想难道会不知道?怎么还当众提出林祖新,是何用意?
过了一分钟之久,米纪火开口了。
相比之下,许冠华虽然在羊城军区抢先一步坐上了他有意谋求的位置,但现在看来,还是他落了实惠,迂回升迁,并且走到了光明大道之上。
今天的常委会,因为任昌事件还没有正式处理结果出来,中央不会在宣布任昌的处置决定之前任命新的常委,所以只有12人参加。
常务副省长康孝第一个发言反对!
任昌是阔第系人马,任昌的落马,让阔第系折损一员大将,而阔第系近年来上升的势头很猛,在岭南三系之中,实力仅次于季家,而且一直有取代季家成为岭南第一大系的野心。夏想厚此薄彼,借阔第系折损之际而提升季家的实力,其挑拔之心昭然若揭。
夏想也清楚陈皓天和米纪火不过是有意突出他的重要性,他就十分配合地说道:“岭南港澳台同胞数量庞大,统战工作十分重要,统战部长必须选拔德才兼备的同志担任,我认为,林祖平同志工作能力突出,业务能力强,可以胜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