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71章 两面手法

书记、省长、副书记和组织部长四人会面,商议什么事情,不用想都知道,不少人就都互相对视一眼,纷纷走出了会议室。
陈皓天点头,米纪火虽然没有地方从政经验,但在总书记身边20多年,眼光奇准,分析问题的切入点也一点而中。
正准备一起出去吃饭的康孝和申家厚听到消息后,一下愣住了。康孝还很是无所谓地摇摇头:“其实陈书记大可以当场拍板定下……不过话又说回来,李逸风就算到红花上任,也不会有什么作为……”
就是说,在六人联名反对之下,已经达到了想要的效果——挑战夏想的权威!
林双蓬听到了消息之后,也是一愣,随后立刻打出了一个电话:“陈皓天很强势。”
换言之,林双蓬的送茶之举就是一次安慰了,言外之意就是,常委上的事情,对事不对人。
回到办公室,夏想接过唐天云递来的茶水,喝了一口觉得味道不对,疑惑地看了唐天云一眼。
离羊城太近了的言外之意就是离省委太近了,更是暗指迟平凡的步伐太紧跟陈皓天了。
此次岭南三系突如其来联手施压,也确实出乎夏想的意外,虽然刚刚和季如兰见面,他并不认为只见一面就表明季家释放了善意,但至少也要有个缓冲才好,不想来得如此直接,就让他更清醒地认识到,他在岭南面临的困难,要比齐省复杂不少。
林双蓬就含蓄地一答:“是有点意外。”
陈皓天听了,微微一愣,再一hetushu.com思忖,思路就更清晰了,但有些话不能当着池永丽的面说,就只是点了点头,等夏想继续说下去。
就在林双蓬打电话的同时,夏想也接到了一个电话。
话虽如此,申家厚的脸色还是变了一变,迟疑片刻说道:“康省长,今天的饭还是不要吃了,再缓缓,等机会。”
池永丽点头应下,转身离去。
相信任命书一颁发,会让不少人感受到一股寒意。
康孝望着申家厚的背影,暗骂了一句:“胆小鬼!真没出息,就凭这点胆量,怎么成事?”
骂也无用了,申家厚头也不回地走了,让康孝想借机和申家厚握手言好的愿望落空。
米纪火的目光又看向了陈皓天。
“双蓬,今天的事情,有点意外……”迟平凡含蓄地一问。
听了迟平凡明显有警告意味的暗示,林双蓬摇头一笑:“事情肯定不好收场,但最后怎么样收场,现在谁也说不好。迟书记,鹏城是好地方,不过就是离羊城太近了。”
夏想皱眉,季如兰恐怕是他遭遇的最难缠的一个女人,还是聪明如蛇的美丽的女人。
“家厚,中午一起吃个饭?我有件事情要和你好好说道说道。”康孝向申家厚发出了邀请。
虽然迟平凡和林双蓬关系还算不错,但他也知道身为外省系,和岭南三系总有隔阂,林双蓬对他有所保底也再正常不过。他就微一摇头,笑道:“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说不定最后不好收www.hetushu.com场的,反而是始作俑者。”
“我想,如果我说我身边还有夏书记一个老朋友的话,夏书记就一定会有时间了,对吗?”季如兰毫不气恼,相反,却轻轻一笑。
申家厚似乎想通了,以他和康孝的年纪再迈入正部,希望已经不大了,最后能解决一个正部级待遇就不错了,但政协班子和人大班子都在季家的掌控之下,想进政协和人大,非季家点头不可。
迟平凡没再说话,挥挥手,转身走了。
米纪火“哦”了一声:“你的意思是?”
再想到面对夏想咄咄逼人的强势和即将全面开展的专项行动,他点头了:“好,就这么定了。”
陈皓天思忖片刻,在众人的凝视之下,终于拍板做出了决定:“李逸风同志的任命,稍后再议。下面进行第三个议题——专项行动的具体部署。”
季家其实也有意借此事让他清楚一件事情,就是季家就算有诚意和他会谈,也敬他三分,但也要他看清形势,在事关切身利益的重大问题上,季家和他没有谈判的余地,也不会退让半分。
米纪火的目光不动声色地落在了夏想的身上,显然,此次事件表面上是反对组织部的提名,但诚如牟源海所说,谁都知道李逸风是谁的人。六名常委联合反对,不是挑战陈皓天的权威,不是和池永丽过不去,甚至对李逸风是否最终通过任命也不在意。
米纪火的性格沉稳,不管什么时候说话总是不徐不疾:“不是一起孤立www.hetushu•com的事件,有很强的针对性,落脚点不在李逸风的任命上面,而是对专项行动的一次否定。”
或许也有和季家会面的原因,若真是如此,季家对夏想的态度就可堪琢磨了,一边是季家第一美女季如兰盛情相邀,还素手作羹,又湖边谈心,一边是季家核心人物林双蓬公然反对,态度坚决,两手手法玩得真是高明。
夏想心中赞许,比起郑盛,陈皓天确实有锐意进取的一面,也敢作敢为。常委会上不拍板不表态,会下立刻让组织部颁发任命,相当于是一次含蓄而又郑重的警告——省委书记的权威,不容侵犯!
复杂不要紧,只要抓住一个关键点,不愁问题不解决。
康孝的身后,牟源海和施启顺也会意地笑了。
夏想就说:“有反对的声音很正常,不是孤立的事件,但可以当成孤立的事件对待。”
“不必了,谢谢你的好意,晚上没有时间。”夏想很淡漠地回绝了季如兰。
对事不对人的说法是很高尚的说法,实际上,人都是情感动物,谁也做不到真正的对事不对人。想起季如兰如兰的气息和幽雅,夏想更是无声地笑了。季家……果然是深不可测。
楼道中,康孝和申家厚并肩走在一起。
陈皓天明白夏想的意思,是说你反对你的,我推行我的,不当你是一回事儿,你的努力就落空了,他就点头一笑,也算是一步好棋。
果然,陈皓天冲池永丽微一点头:“李逸风同志的任命,组织部可以下文了m.hetushu.com。”
不过……米纪火见夏想依然平静的表情,心中多少放心了许多,他还担心夏想会因此而慌乱,或是失去方向,就正中了幕后人物的下怀。
“在坚持改革的道路上,要允许有反对的声音。反对的声音,对我们坚持的事业也是一种促进和鞭策。我们可以在促进和鞭策之中,更快更好地大步前进。”夏想面带微笑,侃侃而谈,丝毫没有受到常委会事件的影响。
专项行动早就敲定了各项安排,而且本来今天常委会的议题也没有专项行动的部署,陈皓天延后李逸风的任命决定并且突然临时增加了专项行动的议题,用心不言而喻,前者,是想对今天的事情查个清楚,以便秋后算账,后者,是借加大加重专项行动的力度继续力挺夏想,就是想让一些人知道,不要以为一次联名反对就可以对夏想造成什么冲击,省委依然会坚定地支持夏想。
省委书记办公室。
康孝会意地笑了。
陈皓天一脸怒气:“纪火,今天的事情,你怎么看待?”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陈皓天一直很强势。”又一停顿说道,“相信陈皓天已经收到了警告,就看接下来的专项行动的力度了。”
米纪火心思浮动,到底是因为夏想和季家的会面导致了今天的局面,还是另有原因?又或者是因为专项行动的即将开展,有人故意想当众杀杀夏想的威风,给夏想以正面警告,让他在专项行动之中,适当收敛几分,不要分不清轻重……
http://m.hetushu.com会后,陈皓天宣布了散会,然后当着众人的面说道:“纪火、夏想、永丽,你们来我办公室一趟。”
……
陈皓天的决定,代表着陈皓天对此次事件的定性。
唐天云说道:“刚刚林书记过来,送了一包茶叶。”
林双蓬?夏想会心地笑了,常委会上表态反对,会下又送来茶叶示好,林双蓬的两面手法玩得倒是纯熟。只不过……他可不吃这一套!
胜负不在李逸风身上,而在夏想身上。
……
“夏想,你认为接下来省委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补救措施?”陈皓天明是征求夏想的意见,其实他心中早就有了主意。
“陈书记,有件事情要先向您汇报一下。”夏想没有正面回答陈皓天的问题,而是先将他和季如兰的会面如实做了汇报。
而在牟源海和施启顺的后面,迟平凡和林双蓬并肩而行。
电话是季如兰打来的。
陈皓天批准组织部颁发任命的消息,不到半个小时就在省委传开了。
“夏书记,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吃饭。”季如兰的声音还如上次一样令人沉醉,只不过沉醉之中,却有请君入瓮的意味。
其实夏想也猜到了陈皓天的心思,表面上没有在常委会上拍板定下李逸风的任命,但在会后小范围开会时特意叫上了池永丽,用意已经不言而喻了。
申家厚迟疑片刻,还没有决定去还是不去,康孝又趁热打铁说道:“此一时彼一时,家厚,再过几年退下来之后,你我还是要生活在岭南这一方土地之上,远亲不如近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