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73章 各出一招

夏想就不得不接话了:“我刚来岭南,许多人和事还不熟悉,需要季老指点的地方还有很多。”
因为他才是专项行动的全权负责人!
作为真正的开国领导人的后代,夏想亲见之下,还是不免微微有点激动。
“夏书记,如兰的小聪明怕是不入你的慧眼,小聪明难成大智慧,女孩子心思浅,再会算计,也难免被自身局限所困。她以前要是哪些做法让你看不顺眼了,你别往心里去。”季长幸等季如兰一走,就提到了正事,“上次在梅花,我和老古见了一面。他建议我和你见上一面,说你在岭南会做许多事情,我当时还说,年轻人有朝气,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哪里用得着我们老人家指手画脚……”
饭后,月色如水,夏想和季长幸告别之后,季如兰送他到了湖边。
“谁说你不熟悉?我觉得你已经很熟悉了。”季长幸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年轻人,你的眼光很犀利,看问题也很准确,但不要当了别人的枪,要不误伤了好人,万一还会擦枪走火,说不定也会伤了自己。”
“夏书记,老朽季长幸。”
此时,季如兰已经款款而来,季长幸就及时收住了话头:“好了,我言尽于此。今天就留下吃饭,也算我答应老古的事情没有食言。”
还是不改小聪明,夏想暗中一笑,说道:“请便。”
一进客厅就觉得气氛不对,爸爸微微凝眉,正坐在沙发上翻看一叠资料。她快步http://www.hetushu.com向前,还没开口,季长幸就微叹一声:“如兰,夏想……是季家的劲敌!”
围绕专项行动的较量,其实才刚刚开始,季家的一文一武的两面手法,大有试探之意。试探的不是一把手,也不是二把手,而是他。
来到院中,一处木亭之下,早已备好了茶水,让夏想疑心今天之事,又是处处先机。
就算看出了严小时和夏想之间亲昵的关系,也不必非要刻意点破,季如兰虽然没有以此要胁之意,但她一再地故作聪明还是让夏想十分不喜。
夏想就留下吃饭,不过吃饭的时候没再见到严小时,而是只有季长幸、季如兰作陪,一共三人,只是简单吃了几口。依旧是偏清淡的饭菜,也不是十分丰盛,应该还是季如兰的厨艺。
“夏书记,小时来羊城散心,我就陪她几天,您没意见吧?”季如兰的眼睛在月光之下格外明亮,不过眨动之间,流露出狡黠和戏谑。
季长幸,季家第三代,或者说,是名符其实的红三代,其父为开国元勋之子,曾经执掌岭南十几年,见证了岭南改革开放的过程。甚至可以说,季长幸之父缔造了岭南的今天。
因为他对季家的先人颇有好感,不仅仅是国为在开国元勋之中,季家先人一直行得正站得直,而且在共和国一次关键的历史事件的转折之中,正是因为季家先人的力挺,才让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登http://www.hetushu.com上了国内政治的最高历史舞台。
夏想就脸色一冷:“季如兰,我希望你记住一句话,小聪明难成大智慧。”
季如兰有点不情愿地起身,还充满敌意地看了夏想一眼,方才离去。
夏想本想留一个教训给季如兰,也没想到今天会有季家的重量级人物出马。所以当身后苍老的声音响起之时,他一时惊讶,回身一看……
“有没有什么要交待的注意事项?”季如兰继续追问。
如果他应付了事,或许专项行动就会雷声大,雨点小,陈皓天也不可能事无巨细都要过问,既然决定交由他负总责,就由他具体说了算。
唐天云被安排到另外的偏间吃饭。
接过爸爸递来的材料,季如兰只看了几眼就一下跌坐在沙发之上!
“夏书记,有花有月有美景,何不坐下品茶赏月?”老者一现身,季如兰就犹如变了一人一样,静如淑女,低眉顺眼向前,搀扶住老者。
可以打败季如兰,但不许欺负她……话外之音就是一切按照规矩来,愿赌服输,但不能越界,否则……后果很严重。
季老一边喝茶,一边絮絮叨叨如普通老人一样说起了季如兰,就让夏想颇为无语,也只能听着。季如兰则在一旁娴静如淑女,笑不露齿,静心细听,还不时悄然看向夏想一眼。
夏想可不会真当季老絮絮叨叨说季如兰,真是聊家常,听话听音是每一位官场中人必备的基本素养,他就很和-图-书清楚,季老其实还是含蓄地表明,他老了,只希望晚辈事事顺利——此晚辈并非只指如季如兰一样的季家家人,而是以季家为首的岭东一系——其实还是明确地提醒夏想,季家不允许有人在岭南兴风作浪。
比起梅老爷子的温和淳厚,季长幸表面温和言语淳厚,但话里话外刀光剑影,慑人于无形。
而最后话题一转,又提到了老古,就更让夏想领教了季长幸绵里藏针的不着痕迹的高明!
季长幸坐下之后,招手让夏想坐下:“夏书记,我一直在批评如兰,不要将简单问题复杂化。将复杂问题简单化,是人才。将简单问题复杂化,是官僚。其实如兰是一片好心,她请你来,也是想显示她的茶道和厨艺……”
季如兰悄然一吐舌头,小女儿家之态一览无余,和刚才的精明判若两人。也让夏想暗暗感慨,真是一个百变女人。
也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季如兰吃惊不小,很长时间没见过爸爸如此郑重其事了,甚至在季家最后一任省长卸任之时,爸爸也是轻松应对,并不认为季家已经全面退缩,今天只和夏想见一面,这是怎么了?
夏想一向有尊老爱幼的优良品行,一见季长幸现身,还主动自我介绍,就忙向前一步,恭恭敬敬地说道:“季老好。”
“古老也爱护晚辈,不过古老有什么说什么,而且古老也不喜欢喝温吞茶。”夏想的回答也很巧妙。
夏想再将唐天云的表现和张力做了一个m.hetushu•com对比,心中愈发有了判断,张力小事之上比唐天云灵活,但大事之上不如唐天云沉着。
“不过呀,女孩子,终究不要太争强好胜了,要不最终还是伤了自己。我怎么说她,她都不听,总觉得她比天下男人都聪明,我就说,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比你强上许多的男人,到时你伤到他的手里,你别哭着喊着不服气。她说,她输了也不会哭,呵呵。”
平心而论,夏想对今天的见面,本来不抱幻想。
“哈哈。”季长幸朗朗一笑,“年轻人,你认识老古才几年?我认识他一辈子了!”
季如兰一下愣在当场,等夏想和唐天云的汽车远去之后,她才又如梦方醒,不服气地冲夏想远去的汽车说道:“切,有什么了不起,别以为你真是什么官神了,我还是花神呢。”
作为具体执行者,既是省委副书记又是纪委书记的他,真要想在岭南闹腾出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戏,也不是没有可能。上面有政策,下面有对策,归根结底,专项行动的力度有多大,能取得多大的成绩,不取决于陈皓天和米纪火,而取决于他。
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站在客厅之中,个子不高,不胖,脸色白净,穿一身中山装。
唐天云恭敬地站在远处,既在夏想的目光所及之处,又不至于听到夏想和季才幸之间的对话。他态度散淡,对季如兰的美貌既不惊艳,也对季长幸的威势并无震惊。
如果季家有话好好说,有事好商量,拿出诚意,m.hetushu.com夏想也不会甩下季如兰。男人都有怜香惜玉的心理,夏想也不能例外,只可惜,季如兰自作聪明请动了严小时,就让他失望到了极点。
季长幸很随和地夏想握了握手,用手一指季如兰说道:“如兰从小娇纵惯了,爱耍小性子小聪明,夏书记你多担待。”
就夏想接触过的数位老人家,吴老爷子、梅老爷子、邱老爷子,连同老古在内,性格各异,但若论好打交道,老古当为第一,若论心机深沉,吴老爷子当为第一,但若论到温润有余而霸气不足,却又能无形之中流露气势者,季长幸当为夏想视线之内第一人。
季老一口气说了有几分钟,才想起什么,呵呵一笑:“老了,不服老不行。人一老,就只操心晚辈了,别看我一直盼望有人能打败如兰,但真要有人想欺负她,我也不答应!夏书记,你说我是不是和老古一样絮叨?”
季如兰却不知道,她刚才的姿态就和斗败的小女生没有两样。
但如果他真心实干,严惩不怠,非要大行其事,以他在湘省担任省纪委书记和在齐省担任省委副书记的经历,在纪委书记和省委副书记任上,都经验丰富,工作拿手,现在更是两大职务集于一身,再加上上有政治局委员的力挺,比起湘省或齐省任何一任都更大权在握,想要搅动岭南的局势,现在的夏想,还真有令人望而生畏的分量。
“这是夏想故意落下的资料……”
“茶过三遍淡如水,如兰,换茶。”季长幸挥了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