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74章 玉面夏想

一个人在黑暗和寂静之中静思了半天,夏想理顺了思路,对专项行动如何开展,如何推进,大概定下了基调,明天就召开第一次专项行动领导小组会议!
毫无疑问,专项行动针对的就是各地市的基层力量,以岭南的现状,不可能再触及到省部级的高层。以红花腐败大案为例,或许陈皓天想要的效果就是声势和成效超过红花腐败大案。
林双蓬比牟源海更清楚幕后的一些事情,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怒火,一闪而过之后,又恢复了淡然之色,似乎夏想大敲警钟,高举屠刀,和他全然没有半点关系。
由夏想负总责,由省委政法委牵头协调与6位省领导和55个单位参加的省“三打”专项行动领导小组第一次全体会议,在省委大礼堂隆重召开。省委书记陈皓天、省长米纪火参加了会议并在前排就座,省委副书记兼省纪委书记夏想主持了会议。
夏想最后强调指出:“专项行动不是口号,不是唱歌,不是政绩工程,是实实在在为国为民的实事,要事事落到实处。三打,就要拳拳到肉,两建,就要推到重来,建设新秩序,树立新风尚。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在领导小组想要做出实事,就得拿出真本事。想要人浮于事,对不起,如果你被请出领导小组,你的履历上一定会记上很不光彩的一笔!”
能者上,庸者下,不讲情面,不通人情,因为专项行动事关岭南今后的发展大和图书计,谁和专项行动作对,谁就是和岭南今后十几年的发展作对,就是用一己之私和岭南1亿人民作对!
两天后,又一起官场地震震惊了整个岭南——梅花市常务副市长顾科因经济问题被省纪委双规。
会议先由陈皓天和米纪火分别发表了重要讲话。
也是,身病好医,心病难愈。吴公子早早回来,恐怕别有用意。
随后,夏想也发表了讲话,并且进一步细分了工作,部署了各项进程,要求以红花腐败大案为契机,在全省上下轰轰烈烈开展一场“三打两建”的专项行动。责任到人,落实到单位,人人行动起来,争当先锋,谁拖后腿,就将谁请出专项行动领导小组。
夏想的发言,当场就震惊了许多人。
又想起了什么,打开了电脑,上了网。
而湘省无数贪官更是形象而无奈的哀呼——宁惹阎王,莫惹夏想!
“忘了就忘了,不打紧。”夏想若无其事地摆摆手。
夏想微一思忖:“冠华,你和木风最近小心行事,短期内吴晓阳从我身上找不到突破口,你和木风就是首当其冲的一个缺口。”
专项行动是上午召开的全体会议,下午,就从省纪委传出消息,红花市再落马三名副厅高官!
夏想笑了笑,关掉了窗口。
一想也是,唐天云的性格和张力的性格相差太多,未必谈得来,夏想就随口一说:“有机会还是要多走动走动,合作是主旋律。”
夏想和*图*书欣慰地笑了,点点头:“有时候,适当落下一些东西,也可以减轻负担。”
第二天上午,夏想正式召开专项行动领导小组的第一次全体会议。
动作倒是挺快,夏想以为吴公子最少要在京城住上半个月医院,不想贵体还未痊愈,就急急返回了羊城,难道京城的医院治不好吴公子的胃病?
唐天云摇头:“不太熟,接触不多。”
又一想,夏想还是太想当然了,岭南的情况不比齐省,岭南三系在岭南的历史和岭南建省一样漫长,齐省的本土势力无法相提并论,况且夏想在齐省,在和齐省本土势力的较量之中,也并未大获全胜,甚至还遗留了后患,听说现在何江海试图东山再起?
谁不清楚梅花是季家的发源地,也是季家的根基所在,夏想此举,是明目张胆地向季家正面宣战……季家肯定不会任由夏想大打出手。
“夏书记,有一份材料忘在季家了。”回程的路上,唐天云向夏想汇报说道。
夏想其实早想和木风一起坐坐了,但一直忙得不可开交,而且因为吸取了在湘省时的经验教训,他不想过多地和军方人物接触,以免落人口实。以陈皓天的级别,在岭南经营了数年之久,和军方的接触也是极少,就算有,多半小心翼翼,以免落人口实。
消息一经传出,一片哗然。
夏想也清楚,他和吴公子之间,还是有帐要算。和吴晓阳之间,更是有一大堆糊涂帐hetushu.com,理不清,算不明,早晚会爆发。
……夏想的第一枪,比林双蓬想象中要快要响。
“夏书记,吴晓阳和吴公子从京城回来了,刚到军区,行踪很隐蔽,没几人知道……”
但具体陈皓天是一心反腐,还是有借反腐之际继续拿岭南三系开刀之意,夏想就不得而知了。不管是哪一种,夏想所要坚持的一点就是,不管涉及到谁,不管是陈皓天的人马还是岭南三系的嫡系,只要犯了事,不撞在他手中还好。一旦被他发现,对不起,格杀勿论!
不少人猛然想起夏想湘省反腐时的大刀阔斧的动作,更有知情人士挖出了夏想在湘省时的光荣事迹,在湘省怀阳一战之后,夏想成功地塑造了一名心如猛虎细嗅蔷薇的玉面杀手形象,人称玉面夏想。
陈皓天面无表情,米纪火平静如水,牟源海明白了,专项行动是要动真格了,夏想得省委书记和省长之助,是想要在岭南大开杀戒了。
“听说你现在独身一人在羊城?我又想起在鲁市的美好时光了……”
夏想也不客气,默然接受了唐天云十分拙劣的马屁。说实话,还真是领导英明,因为唐天云的丢材料之举,是因为他的暗示在先。
木风不是许冠华的兵,算是老古的旁支,他不听许冠华的话也可以理解,或许在他眼中,许冠华虽然是老古的嫡系,但不够强势不够激进,所以不被他所敬重。但木风对夏想却是由衷的钦佩,也不知是hetushu•com夏想哪里让他认为够男人够劲道。
在齐省时,夏想脚步放缓,低调而从容的步伐,让许多人产生了错觉,认为夏想成熟并且终于官僚了,不想,玉面夏想……重现岭南!
牟源海本来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假装在认真记录,夏想的话一出口,他的笔一下掉在了纸上,并睁大了眼睛看向坐在首位和次位的陈皓天、米纪火。
实际上,林双蓬心中狂风大作,蓦然闪过的一个想法是,如果没有季如兰的两次邀请,夏想是不是还会适当收敛几分?难道说,季家的试探和施压,反而起到了反面作用?
本来今天的会议没有林双蓬什么事情,不过夏想特意邀请了林双蓬旁听。
唐天云一般时候在夏想面前刻板得很,今天也难得轻松一次,笑道:“领导英明。”
回到省委,临上楼的时候,夏想忽然叫住了唐天云:“天云,你和张力熟不熟?”
今晚的会面,各出一招,胜负未定,但让夏想已经初步明了季家的心思,是希望专项行动雷声大雨点小,避免伤及季家的根本。因为以季家为首的岭南三系的根本不在省委之中力量的对比,而在庞大而盘根错节的各地市的基层力量。
林双蓬就心中好一阵冷笑,大话狠话都会说,具体到事情上,夏书记,看你怎么打响第一枪!
回到家中,空空荡荡的房间,微微潮湿的空气,一个人的静寂,夏想感觉到的不是孤单,而是全身心地放松。
最起码的和图书公正和公平,夏想必须坚持,他的原则不因派系之争而摇摆。也正是基于以上认识,季家几次三番的试探,就让他颇为不喜。
唐天云点头:“我记下了。”
刚关机,电话就响了,是许冠华。
见古玉、付先先都没有在线,他也没有心思和几人闲聊了,就关了电脑。
就许冠华所说,木风在吴晓阳的眼皮底下左右逢源,和各派势力来往密切,而吴晓阳对此视而不见,放任不管,木风不但没有意识到是吴晓阳在撒网,反而认为他和基层官兵打成一片的计策已经奏效,让许冠华很是无奈。
但木风不是外人,夏想不能坐视不理……
他不是一个喜欢被人摆布的人,不管对方是德高望重的老人家,还是柔媚如水摇摆如柳的美女。
许冠华显然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紧迫性:“是,我最近已经加紧了行动,也快接触到了部分真相,只差一点了。不过木风不听我的劝告,我行我素,还得夏书记亲自出面,点醒一下他。”
“你放心,我不会给你丢人,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笨女人。季如兰是聪明,但也不是聪明到天下无敌的地步,她既然请我来,我就好好陪陪她,反正她不会从我嘴里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果然有严小时的留言。
“也不太多,就今天王书记汇报工作时,着重提到的几点,我都抽了出来,本想做一个特别标注,随手带在了身上,谁知吃饭的时候,落在椅子上了。”唐天云进一步解释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