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75章 问心无愧

夏想微一摇头,真正聪明的女人,不会在男人面前卖弄聪明,尤其是有权势的男人!
省委书记办公室。
轶闻可以一笑置之,但对于季家在顾科被双规一事之上会有什么反应,夏想还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因为他并不认为他双规顾科是向季家的直接叫板。
但夏想领导下的专项行动,确定的基调就是首打贪官污吏——虽然三打对外宣称的是打击欺行霸市、打击制假售假、打击商业贿赂,但夏想却将严惩贪官放到了首位,一个黑社会团伙危害的是几百上千人,一个贪官危害的有可能是几十万上百万人——绝不手软,绝不姑息。
官场中人谁不清楚的一点是,人大否决的不是市长的提名,是市委书记的提名,或者说,是市委常委会的任命!
“夏书记,王和民为人还算公正,他特意提出顾科,应该是出于公心。”唐天云第一次在夏想面前替别人说好话。
纪委就不再提及顾科的经济问题了,想等顾科调离梅花之后再行定夺,也是出于对老人家的尊重,不想在梅花的地面上出现贪官——尽管贪官是不争的事实。
还有这档子轶事?夏想摇头一笑,没想到顾科也是性情中人,人在官场,还有如此激情的一面。不过联想到上任羊城市委书记在57岁之时,在市委书记任上就迎娶了市台美女主播一事,也就一笑了之了。
夏想点头,心中知道陈皓天也向季如兰发出明确的警告了和-图-书
……
如果说红花市再落马三名副厅级高官算是夏想主持专项行动打响的第一枪,那么梅花市常务副市长顾科被双规,等同于夏想正式点燃的第一炮。
三天后,一件并不起眼的新闻最先由京城的媒体曝光,随后在全国引发了一阵议论的热潮——明江市长提名市工商局长的任命,在明江市人大常委会上未获通过!
和外面媒体的报道只是蜻蜓点水截然不同的是,明江人大否决工商局长的任命,在陈皓天和夏想的眼中,很明显是季家一次直截了当的正面反击。
……
当省纪委副书记兼监察厅长王和民小心翼翼将顾科的材料上报到夏想的手中之后,夏想毫不犹豫地批准了对顾科采取必要措施,甚至没有因为王和民是阔第系而怀疑王和民有借刀杀人之意。
梅花市任何大事小事,都要老人家点头才行。老人家不点头,省委就连任命梅花一名副市长也不会轻易发文。
如果仅仅是别的地市还好说一些,偏偏明江市是外省系在岭南地市之中最先拿下的地盘,市委书记和市长都是外省人,也都是在陈皓天任上提拔上来的地市一二把手。
秘书的最大优势就是和领导关系密切,也许无法左右领导的重大决定,但可以无形中影响领导的好恶。领导也是人,对一个人印象的好坏将直接决定到此人在领导心目中的地位。
陈皓天站在窗前,被阳光一照,两鬓花白的头发更明http://m.hetushu•com显了几分。其实他年纪并不大,但在政治局委员中,他似乎比不少人都大了许多一样。
陈皓天回过头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不染,说什么也不染。”他右手挥了一个半圆,“我最喜欢辛弃疾的一首词——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现在我要改成——了却天下百姓事,管他生前身后名,不怕白发生。”
夏想随口说道:“陈书记,头发该染还是染一下好,也显得年轻,省得让一些人认为您年纪偏大好欺负。”
夏想来陈皓天办公室,就是想请陈皓天批示一下明江事件如何处理。作为全权负责专项行动的省委领导,权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明江事件可大可小,他必须征求陈皓天的意见。
也是正面宣战的第一局。
也是因为他不染头发的缘故。
不成想,就出现了百分之零点一的意外!
不过夏想还是低估了季家还击的力度,以为明江事件到此为止,不料,随后季家再次出手,而且力度比明江事件大了许多,终于让事态上升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
只不过有时事情会出现不可预料的偏差。
不过在夏想听来却是又甜又腻,实在没有美感可言。
纪委也曾经就顾科的问题小心翼翼地征求老人家的意见,老人家只说了一句话:“近年来梅花经济大有起色,顾科对梅花的贡献,功大于过。”
因为他和王和民并没有http://m•hetushu.com利益,也没有收取王和民任何好处,他的出发点就是基于让夏想辨清形势,不让领导对王和民提交顾科的材料而认为王和民有私心,以免造成误判。
“也是道听途说的说法,未必是真。”唐天云说道,“听说顾科十分仰慕季如兰,在没有任何把握的情况之下,自己先离了婚,然后对季如兰发动了猛烈的攻势。虽然最终没有赢得季如兰的芳心,却让老人家对他印象大好,所以才替他说了一句话……”
提交到人大常委会的时候,前期工作已经全部就绪,实际上就等人大常委会举举手就成了。一般而言,只要常委会通过的任命,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会通过人大的表决。
“好。”季如兰听完之后,声音一下冰冷了几分,随即挂断了电话,“那就不打扰夏书记了。”
回到办公室,刚喝了一口茶就感觉味道不对,抬头看了一眼唐天云,唐天云忙说:“我觉得总喝一种茶太单一了,就换了铁观音,是林秘书长刚送来的。”
之前,省纪委就已经掌握了顾科大量贪污受贿的证据,一直引而不发,还是顾忌季家的权势,尽管严格说来,其实顾科并不是季家的嫡系,而是水头系的人马。但纪委方面还是一直不敢有任何异动,只因梅花市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坐镇。
“夏书记对我有意见了?我很纳闷,不知道哪里得罪夏书记了。”季如兰的声音依然和浓郁的花香一样。
说实话,夏www.hetushu.com想确实多少有点不解,他不认为季家的老人家是是非不分的老人家,既然唐天云主动要透露内情,他就点头说道:“是有点奇怪,你听到什么了?”
季家的反击,比预料中要快上许多。
唐天云点了点头:“夏书记是不是奇怪为什么老人家要护着顾科?”
唐天云是聪明人,聪明到他清楚夏想不是一个喜欢奉承喜欢秘书吹风的领导,所以他在夏想面前不含糊其辞,反而有一说一,直接替王和民说好话,一点也不担心他的多嘴会让夏想不快。
夏想岂能不知唐天云的心思?笑道:“只要是贪污腐败的干部,不管涉及到谁,也不管是谁举报,我都会一查到底。”
夏想就将陈皓天的原话奉送。
唐天云本想接起,夏想摆了摆手,他直接拿起了电话,听到里面传到了柔媚如酒的声音:“夏书记,我是季如兰。”
“你就不要拍我的马屁了,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喜欢说假大空的套话的人。”陈皓天嘴上这么说,脸上还是笑意洋溢,“明江事件,冷处理。”
“有事?”夏想不太喜欢季如兰的柔媚,过于柔媚的女人就如烈酒,毒花最美,烈酒最香,但毒花致命,烈酒断肠,再加上季家先有季如兰打头阵,后有季长幸精心布局,防范之心过于周密,就让他不想再和季如兰打太极,话也说得淡如水。
其实,最先拿梅花市开刀,并非是夏想刻意为之,而是事情正好遇上了。
“呵呵。”夏想笑了,“改得和-图-书好,陈书记胸怀坦荡……”
“对了,要是季如兰再邀请你见面,你替我转告一句话给她……”陈皓天决心很大,他的右手再次在空中划过一道坚定的弧线,“茶虽然好喝,但喝多了也会腻烦,合适的时候,也许会换一种口味。”
熟知官场程序的人都清楚,市局任何一个局长的任命,不是市长一言而定,而是要组织部考查,再提交到市委常委会讨论,最后在常委会获得通过,并经市委书记点头,然后才会确定最终人选,再由市长召开政府常务会议,宣布任命决定。
“有事说事,季小姐,要开会了。”夏想不为所动,声调几乎没有起伏,“对了,陈书记让我转告你一句话……”
林康新?夏想微一点头,并未说话,电话就响了。
等同于人大常委会否决了市长的提名。
外界如何解读他的举动是外界的事情,季家是否理解他的公正也是季家的事情,他只求问心无愧就行。
对于季如兰来电所为何事,夏想却懒得猜测,季家已经还了一手,接下来,就看明江市委怎么解决人大卡脖子的问题,陈皓天已经明确要冷处理了,言外之意就是相信明江市委书记和市长对明江市长的掌控力度。
各地新闻媒体的解读是人大在行使正常的监督政府的权力,还就此事展开了一系列的讨论。媒体的讨论只关注表面现象,而事件背后的政治含义,就十分耐人寻味了。
更巧合的是,明江市委书记在来明江之前,是梅花市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