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79章 此一时

羊城军区也不是吴晓阳一人的天下,夏想放心了。木风的事情先放一放,因为,他在等待一个最合适的机会。
其实夏想要去红花视察工作的消息,是在会后才散布出去,原以为明天才会效果,不想才传出去几分钟就愿者上钓了。
事件的背后可以肯定的是有季如兰的影子,但市委究竟是谁暗中配合了季如兰,他现在还不得而知,还有一点他也清楚,木风是从聚会回来之后被交警围堵,就证明了有军方人物里应外合,为地方交警通风报信。
下午快下班时,凡是没有外出的省委领导都接到紧急通知,召开临时会议。众人以为是什么大事,等到了会议室坐定之后才知道,陈皓天只是就木风事件发表了看法。
陈皓天的话并不严厉,但却是态度坚定,并且不点明批评了有人故意在专项行动开始之初制造不和谐的声音,并且点名牟源海,要求省厅限期查明事情真相。
夏想的举动就是不是表态的表态。
在听到上传视频的交警已经被控制之后,不少人都惊讶不已,一是震惊于省公安厅动作之快超乎想象,二是对夏想的反击力度之大,十分震憾。
陈皓天召开临时会议,只不点名批评了木风事件,却提也没提李逸风事件,显然是冷处理的做法。不想会后就传出夏书记要亲临红花的消息,两相对比之下,就是一个非常强烈的政治信号,省委冷处理,夏书记热处理!
从政治上讲,木风事件可大可小m.hetushu.com,市局不向市委书记请示就直接放人,也无可厚非,不可能一个酒驾事件也要向市委书记请示,未必太小题大做了。但当事人却是堂堂的大校,事件有了一定的政治影响力,况且林双蓬虽然没有亲自过问,但还是让秘书向市局打了一个电话。
……
水头系要保持中立了?在上次李逸风任命事件之上,水头系还坚定地和季家、阔第系联手,转眼就物是人非,急急要跳到圈外了?
夏想反倒笑了:“生气解决不了问题,再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不了了之了?你回头转告木风一声,该怎样还怎样,别因为一件事情就消沉,他是军人,继续拿出军人的气概,以后的坎坷还有很多,不要怕。”
但还有人对木风事件的后继事态大感兴趣,在陈皓天不点名批评、交警被抓之后,还会有怎样进一步的进展,就让许多人纷纷猜测。
“好,就得这样。”许冠华虽然也埋怨木风不该酒后驾车,平常也责怪木风有点自以为是,但自己人只能自己批评,让别人陷害,他心里不是滋味,“不过吴晓阳好象要借机给木风一个处分,还好,政委没点头。”
眼下,还是先解决了李逸风的麻烦再说。
第二天一早,关于夏想明天将要前往红花视察工作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省委。
也证明了一点,夏想的一冷一热的处理手法,让部分人警醒了。
林双蓬不愿意承认的一点是,他m.hetushu.com对市局的掌握力度不是很大,还不如市长周国中。木风事件让他最恼火的是,他事先并不知情,事后却挨了夏想的批,等于蒙受了不白之冤。
会后,夏想刚回到办公室,收拾东西正准备下班,申家厚就敲门进来了。
在夏想明确地指示了林双蓬之后,林双蓬还没有最终做出决定是否亲自过问木风事件,市局方面就已经直接放人了!
林双蓬哪里知道,旋涡,才刚刚开始!
应该说,此事的落脚点是在李逸风事件之上,是申家厚借机划清和李逸风事件之间界限的含蓄表态。或者更推而广之地讲,是水头系撇清自己的明智之举。
消息传得挺快,夏想故意放风出去,没想到第一个有动静的省委领导竟然是申家厚。
红花李逸风事件,背后有季如兰的影子,但暗中还要红花市委有人大力配合才行。虽然事件直接捅到了陈皓天面前,但陈皓天没有任何指示,省纪委也没有任何表态,事态就没有进一步发酵。但如果省委省纪委一直不表态的话,对李逸风的前景也十分不利。
上传人正是事发当时的交警之一!
一件并不重大的事情上升到了省委专门开会的程度,背后肯定有力量推动,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夏想身上。
羊城市长周国中是早年岭南省委书记的秘书,不是岭东系,和季家关系一般,不可能和季如兰联手。难道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向民新和季如兰联合制造了木风事件?和*图*书林双蓬越想越头大,本来羊城的局势就十分复杂,季如兰横插一手,不但让局面更加错综复杂,也让他身陷旋涡之中。
应该说,以夏想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的身份,想靠拢的中层干部多得是,再加上在李逸风任命一事上夏想表现出来的不动声色地幕后推动,着实让许多人都眼前一亮,夏书记认定的人,必定能上,因为夏书记的背后有省委一二把手的支持。
立刻就在省委引发了一波议论的热潮,都才知道夏想在针对李逸风事件的反击,还有更意味深长的后手。
夏书记此去红花,谁不清楚是力挺李逸风而去,而且还特意强调以省纪委书记的身份,个人意味就十分惹人深思了!
随着夏想的启程,象征着夏想在岭南一任正式进入第二阶段。
其实木风被许冠华带走在意料之中,不提木风的大校身份,就是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士兵,有一名少将出马,市局也必须放人。
但夏想并不认为钟文强的举动是借机靠拢,如果钟文强真心靠拢,不会借申家厚之口表述,不符合官场规矩,很明显,钟文强是申家厚的人。
申家厚是第一次来到夏想的办公室,夏想出于礼貌,起身相迎:“申省长真是稀客,来,请进。”
季老爷子是溺爱季如兰一些,老人家还好一点,对季如兰不如季老爷子纵容,但老人家今年快九十高龄了,基本上不问世事了,如果他开口,必定可以让季如兰靠边站了。
如果说夏想http://m•hetushu.com的红花之行到底会有多少象征意义和实际成果,吸引了众人关注的目光的话,那么同时另一则消息差点被人忽视——明江市长再次向人大提名上次被否决的展云道为工商局长。
“不了了之?想好事!”许冠华打来了电话,上来就义愤地说道,“哪怕就是算计了我的司机也没有什么,却算计了木风,就不能算完。谁不知道木风是夏书记的人?算计的是木风,影射的是夏书记。”
申家厚也不客套,直接问道:“听说夏书记要去红花视察工作?”
王和民虽然是阔第系的阵营,但他是省委出名的铁面无私的纪委领导,不管是哪个派系,只要真有事情落到他的手中,他一定会秉公处理,绝不偏袒。
“红花常务副市长钟文强很想向夏书记汇报工作,苦于一直没有机会,听说夏书记要去红花,他就托我向夏书记问好……”申家厚第二句话就切入了正题。
第二天,夏想在纪委副书记兼监察厅长王和民、市委副秘书长林康新、秘书唐天云的陪同下,前往红花视察工作。人不多,一行就三辆车,五六人,但同行之中有王和民随行,就让不少人多了猜测。
等红花事件突起转折之时,引发了一轮动荡之际,省委不少人才注意到明江事件的波折,回头一想才恍然大悟,夏想打了一个漂亮的回旋球!
下午,从市委传来消息,木风被许冠风带走。
事情就复杂了,季家家训,不插手军方事务,季如兰如果真和军方联手,就http://www.hetushu.com犯了大忌,老爷子再溺爱她,也要拿出章法了,不能再任由季如兰胡闹下去了。
与此同时,在夏想一个电话直通中宣部之后,再在夏想直接指示省委宣传部立刻最大限度消除网络负面影响之后,网上的视频被撤下,视频上传人也被技术手段锁定,省公安厅出动力量,将上传人抓获。
夏想很平静,不发一言,今天的会议确实是由他一手推动,或许对于在座的个别人来说,是小题大做,但对于个别心知肚明的人来说,是当头棒喝。同时,也是向外界传递一个非常明确的政治信号。
还有人不理解省公安厅怎会如此配合工作,康孝甚至当场就向牟源海投去了疑惑的目光,牟源海却是有苦说不出,他是省厅一把手不假,但省厅还有常务副厅长,还有数个副厅长,更有立功心切的各大队长。
此一时彼一时,夏想对申家厚的示好表示了认同:“好说,好说,有时间的话,我也愿意听听基层同志的心声。”
不过也有人认为,木风事件毕竟涉及了军民关系,恐怕最后还是会不了了之。
但同样是放人,怎么放何时放,就很有说法了,更有政治含义的是,是由谁来放。
结果却是……市局没再请示汇报就直接放人,从程序上讲没有做错什么,但从内在含义上讲,却是绕过了林双蓬——就让人不得不深思事件背后究竟又有谁在暗中推动。
夏想点头:“红花腐败大案,中纪委一直关注,我有必要亲自走一走看一看,有调查才有发言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