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81章 宣言

“红花有事!”电话里传来短促而急促的声音,“还是大事……”
“马蜂窝有时捅捅也好,时间久了,马蜂窝也需要新鲜空气。”米纪火风趣地答道。
夏想最后一句讲话,久久在会堂之上回荡:“我在湘省惩治了几十名贪官,全是厅级以上干部。如果你有能力,我会重用提拔。如果你贪污腐败,贪得少,丢人丢官。贪得多,我会让你有钱没命花!”
……
季如兰原以为会听到夏想已经离开红花的好消息,不想竟然是出事的坏消息,她呼吸急促:“出什么事情了?”
台下,红花市委中层以上干部、各局局长、各区县一二把手几乎全部到齐。
“啊!”季如兰再难保持优雅和镇静,顿时花容失色!
林双蓬真是多事!季如兰就想立刻打电话给林双蓬,抨击林双蓬几句,谁知刚拿起电话,电话却先响了。
“红花市委常委、副市长凌镇河,在酒桌上喝了一瓶半茅台之后,大笔一挥就将10亿的重点工程承包给没有资质的包工头,并从中获得赃款1000万元!1000万摆到面前,他也真敢伸手接下,他难道没有想过贪污百姓和国家的钱,说不定会有钱没命花!”
话又说回来,唐其名和崔安奇心里郁闷之余,实在是忐忑不安。因为如果夏想仅仅是省委副书记还好,召开全体干部大会,除了传达省委的重大决定之外,基本上没有坏事。但夏想还是省纪委书记,谁知道今天大和图书会的召开,夏书记会是以哪一个身份来发言。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但腐败是第一破坏力。腐败不除,国家不兴。”
应该说,上至省委下至红花市委,都清楚夏想此来红花的主要目的是力挺李逸风,换言之,就是做做样子,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明显夏想是不信任他们,有大事不事先告知红花市委的一二把手。
……
“有钱没命花?”湖边别墅,季如兰喃喃说道,目光望向了外面波光粼粼的湖面,突然愤怒地捡起一粒石子扔向了湖里,“夏想,你等着!”
“今天请同志们过来,共聚一堂,是有重大的事情要向同志们通报一下。”夏想发言了,打破了整个会堂压抑而沉闷的气氛,“省委自开展‘三打两建’专项行动以来,各地市积极响应省委的号召,做出了大量切实有效的工作,尤其红花市在全省地市的纵向对比之中,成绩尤为突出,在此,我代表省委省政府对红花市委市政府提出表扬。”
陈皓天点点头:“明江方面,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了?”
“刀枪棍棒一齐上阵,夏想,为专项行动开了一个好头。”陈皓天又说,“等叶天南来到岭南上任后,就更有得热闹了。”
唐其名和崔安奇互看一眼,眼中都闪过疑惑之色,因为都以为今天夏书记一行会结束对红花的工作视察,动身返程,却不知何故突然提议召开全体干部大会,而且还没有事先透露hetushu.com有什么重大决定,就让二人十分郁闷。
如果说凌镇河作为季家的嫡系被直接拿下,表面上似乎和李逸风的万元风波事件没有直接关联的话,那么在随后宣布双规的几名县委书记、县长和副县长的名单之中,向李逸风送礼的副县长赫然在列,就是夏想明白无误地一记重拳出击。
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之中,夏想的发言犹在耳边:“为什么说反腐倡廉事关执政大计?因为黑社会只是一撮儿外在的捣乱分子,只要出手必定能打败打倒,但腐败是我们身上的肿瘤,不下狠心割除,早晚会危及生命。有一个故事,讲的是西伯利亚小镇被大雪冰封,一位外科医生患了急性阑尾炎,疼急无奈,他勇敢地照着镜子给自己开刀,救了自己。我看罢惊奇,牢记至今。世界上真正能在自己身上开刀的有几个?无论是个人还是一级组织,要解决自身存在的突出问题,都需要有这样的胆量和勇气!”
不过二人也清楚,夏书记有意冷落他们还是因为李逸风事件,如果将李逸风的问题压在红花市委就一切无事了,偏偏还故意捅到了省委,分明是不将夏书记的权威放在眼里。不尊重夏书记的权威,夏书记也不拿市委书记和市长当干部,也可以理解。
……
“全国公费吃喝开销达3000亿元,喝酒的成本之高,伤亡之大,场面之惨烈,不亚于三大战役。公款吃喝吃的是百姓的肉,喝的是百姓的www.hetushu.com血!腐蚀的是国家的健康和未来!公款吃喝不仅伤身又伤心,部分政府官员是拿着广大纳税人的钱,身体连同良心一起腐烂!”
唐其名和崔安奇面面相觑,不明白夏书记何出此言?红花市在省委部署专项行动之后,只召开过一次工作会议,然后就没有了下文,别说做出成绩了,完全就是应付了事的做法,夏书记说的是反话?
红花市委礼堂,座无虚席,夏想坐在正中,王和民坐在次位,红花市委书记唐其名、市长崔安奇、市委副书记李逸风、常务副市长钟文强以及其他市委领导,全部在主席台就座。
在夏想当众宣布了省纪委的决定之后,当省纪委工作人员在全体干部大会之上,将红花市委常委、副市长凌镇河当场带走之后,整个会堂鸦雀无声!
“夏想在红花市全体干部大会上,当场拿下了一名市委领导,三名县委书记,一名副县长!”
“有钱没命花?”梅花市,季家大院,一名年近九旬的老者反复说了几遍后,忽然哈哈一笑,用浓重的客家方言说道,“夏想这个娃子,有点意思。很久不见这么有胆气的年轻娃了。”
虽说有省纪委副书记王和民随行,一开始也让不少人猜测夏想来红花是不是在象征意义的背后,也别有目的?但在夏想一行在红花停留了一天之后,就都得出了结论,夏想就是旅游来了,吹吹风,逛逛景,摆摆样子,然后就打道回府了。
“有钱m.hetushu•com没命花?”省委,省委书记办公室,陈皓天摇头一笑,对米纪火说道,“纪火,夏想拿下了凌镇河,等于是捅了马蜂窝。凌镇河是季家一直看重的一个后备力量,有能力有干劲,就是贪了一点,但手段很隐蔽,也不知道怎么就被夏想抓住了把柄。”
一看来电,她顿时心跳加快,是红花的电话号码,难道是……也不顾严小时在场,她即刻接听了电话。
夏想的发言铿锵有力,直指人心,在拿下凌镇河之后,又当众宣布:“经省纪委和红花市纪委联合调查,以下几名党员干部严重违法乱纪,被依法双规!”
每每严小时都会被她问得脸红。
唐其名和崔安奇震惊得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直到此时,人们都醒悟过来,怪不得夏书记来红花视察工作,非要带上王和民,原来真是痛下杀手来了。
季如兰就为夏想的一无所获而心情大好,又让严小时陪她练了一会儿瑜伽,几天相处下来,她反倒越来越喜欢严小时了,甚至还向严小时请教护肤心得……以及经常问一些男女的话题。
如果夏想只是省纪委书记,要求红花市委召开全体干部大会就不符合规定,但夏想除了省纪委书记之外,还有一个更位高权重的身份是——省委副书记。
……
“差不多了,在夏想回到省委之时,就能见到成效!”
甚至就连季如兰,在晚间时分从固有渠道得知了夏想一天的行踪之后,也只是轻轻耻笑一声,认为夏想hetushu.com的公款旅游的行程实在没有必要。红花的景色远不如梅花,真想悠闲散心,还不如到梅花走上一趟。她甚至愿意大度地为夏想充当一次免费的导游。
再加一个头衔的话,还是专项行动领导小组的全权负责人。
夏想却故意沉默了半响,就是要让红花市委全体干部明白一点,不管是岭东系、阔第系还是水头系,都在省委的领导之下!
虽说红花市经过一系列的动荡,经过上任市委书记在省委大院不经省纪委双规而直接被检察院带走的特例,也经历了上上任市委书记升任省委领导之后,也轰然落马,成为今年落马的第一部,甚至还经历过上上下下近百名干部被调查的巨大冲击,但今天夏想铁腕上演的一幕,还是为在座的每个人再一次敲响了更具冲击力和震憾力的警钟。
包括唐其名和崔安奇在内,都震惊得不知所以,因为事先没有听到一点风声。
就是要告诉在座的各位,谁出头,就毫不客气地当头一枪。而且召开红花市全体干部大会,在大会之上宣布决定并且当场带走五六个人,夏想就是强硬地回应制造事端的幕后人物,不怕碰得头破血流就尽管放马过来,倒要看看,大权究竟掌握在谁的手中!
季如兰还就明江市工商局长任命事件重新过招一事,和家里通了一个电话,答复是静观其变。但今天一大早又收到一个消息,让她的好心情一下变糟糕了——林双蓬连夜回了梅花,要和老爷子、老人家面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