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83章 不会轻易放手

不想才感慨一下,正要关电脑时,又有人找他说话了。
“我知道你在线,哎,我可告诉你,我要到羊城散心,你准备好招待本姑娘……钦此!”
唐天云就陪在身边,也一直忙碌到很晚。
严小时只好忙说:“别生气,我错了还不行?我说,我马上说。”
“什么秘密,神神秘秘的?”夏想就问。
夏想却是最喜欢麦田了。
春暖花开,春回大地,难道他的桃花运也来了?刚这么一想,还就真有事情了——付先先要来羊城!
领导工作,秘书随时在身边听候调遣,是常态,不足为奇。但却没有规定省委副秘书长必须陪同,林康新的办公室也一直灯光大亮,直到夏想离开他才关灯回家,此景落在有心人眼中就不免感叹,林康新彻底倒向夏想了。
就让省委不少人暗暗称奇。
不管怎样,夏想对严小时一心为他考虑而带来的消息,大感欣慰。
严小时打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考验你一下,看你对季如兰的女人心思是不是感兴趣。”
“我在她家里,不明就里,万一有窃听器偷录下来我和你通话,不就坏了?”
夏想在省委一直工作到很晚才回去。
严小时发了一个飞吻:“记得好好奖赏我,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躲在背后当坏人,都是为了你。要是什么时候让如兰发现了真相要和我断交,我可就真是众叛亲离了。”
没想到,严小时越来越有政治头脑了。
第二个消息让夏想对季家和*图*书的认知更清晰了一层,对于他和季如兰、林双蓬以及和季家之间三方面的关系如何相处,有了更明确的方向。
“你终于来了,让人好等。”严小时发了一个笑脸,又说,“我有秘密要告诉你……”
“上线后记得说话,我有事和你说……”
都什么跟什么,夏想今天算是被两个女人弄得晕头转向了。
其实到目前为止,他和季家的接触还是到季如兰为止。季家的几次出手,很有意气之争的意思,尽管没人亲口告诉夏想其实几次出手并不代表季家的真正意图,而是季如兰一手所为,但他多少也猜到了什么,从斤斤计较的手法和赌气式的设局,明显是女人所为。
对夏想的猜测和议论虽然不少,但也仅限于省委中层干部,所有副省级以上的省领导,都不会在公开场合多说一句,因为以他们的政治智慧和政治高度来分析问题,得出的结论和中层干部的看法截然不同——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待问题,夏想的做法无可厚非,也无可指责!
……
夜晚的羊城依然繁华而喧嚣,夏想所住的省委住宅远离公路,还算宁静。
结果就是京城被攻破,慈禧狼狈逃窜。
严小时的头像是一个背着双手赤足走到麦田之中的女子背影,女子一袭长裙,对戴草帽,背影曼妙,风动裙起,露出一双玉足,远处的麦田虚化成一片金黄,给人无限遐思的空间。
林双蓬主动汇报,而且姿态很http://m.hetushu.com低,是代表他本人的态度,还是季家的态度?对于处理结果,夏想还基本满意,但……不能到此为止,因为相信吴晓阳和施启顺正躲在后面偷笑!
“第三,其实如兰不是一个坏人,她就是有点过于偏执了,我希望有一天你们能握手言和。”
看来,付先先心情舒展了许多,夏想奇道:“你怎么知道我在线?”
夏想不是轻视女人,女人天生在政治上缺少包容,做不到公私分明。昔有秦惠王出于政治诉求车裂商鞅,却依然暗中沿袭商鞅旧法。而慈禧只因意气之争,并不懂戊戌变法是好是坏,只因变法是由光绪主持而没有向她请示汇报,她只为了一己之私就全盘否定了变法,又因为外国势力也支持变法,就将义和团调入京城来对抗八国联军。
虽然晚了一点,但至少还是表明了态度——林双蓬向夏想汇报木风事件的调查结果,市委责成市公安局对几名执勤交警进行了深入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木风事件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陷害事件,目的就是为了破坏羊城双拥模范城的建设,相关责任人已经收审,准备进一步追究刑事责任。
“双蓬,既然是有组织有预谋的陷害事件,那么……有没有查实军中是谁向交警通风报信?”
夜色已深,夏想并无睡意,打开电脑上网,本以为严小时不在,不想她仍然在线。
“……”夏想无语,没想到严小时还有充当间谍的潜m•hetushu.com质,连窃听器都能想到,真服了她了,“好,你厉害,说来听听是什么。”
夏想点头,先是对市委的做法表示了肯定,随后话题一转,问出了一句让林双蓬大吃一惊的话。
“……”夏想再次无语,他可没有心思探究严小时和季如兰之间的女人话题,就忙说,“说正事,说正事。”
“季如兰回梅花了,今晚是不回来了,正好我有机会告诉几个秘密,你要不要听?”
“第一,季如兰对你大有意见,最近的几件事情,都是她一手促成,就连林双蓬也反对她和你作对。”
晚上十点,夏想的办公室的灯光熄灭之后,省委不少领导的办公室就依次灭灯。但在夏想走后不久,又有一间办公室突然亮灯,如果唐天云看到的话,他就会一眼认出是张力的办公室。
“有三件事情要告诉你,我最近和她关系越来越熟,她现在非常信任我,还经常问我一些私密的女人话题。”
不错,季如兰本想借严小时来要胁他,不想弄巧成拙,反而在自己身边安置了一枚炸弹,必须要说,如兰之女,如水心机,却还是棋差一着,被严小时骗倒了。
夏想很喜欢夏小时的头像,不在线的时候,灰成一片,看不分明,在线的时候一旦点亮,头像中的女子背影就无比清晰,如在眼前。也不知从小生长在南方的严小时为何喜欢麦田。
羊城的空气比鲁市和燕市都潮湿多了,夏想来的时间还短,多少还有点不太适应浑身和-图-书粘粘的感觉,一回家就先洗澡。
如果说上两条算是严小时故意留在季如兰身边一心为他着想的偏袒心思,那么最后一条也说明严小时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心思善良的女人,她远远做不到官场中人的阴险狡诈和翻脸无情。
洗澡之后,才感觉神清气爽了不少,心情也随之舒展了许多,想了一想他现在和季家的关系,不由摇头一笑。
“第二,通过我的观察,季如兰在季家虽然很受宠,但仅限于季长幸,季文原并不十分纵容她。”
但同时陪夏想工作到很晚的纪委副书记王和民,就没人猜测他的立场和倾向了。王和民为人耿直,只认原则不认人情在省委人所共知,他在以前曾经和陈皓天顶撞过,现在却事事紧跟夏想的步伐就证明了一点,夏想的所作所为完全出于公心。
一上线,就收到了严小时的留言。
“别忘了是谁送你的笔记本电脑,我装了间谍软件,只要你上网,不管是隐身不隐身,我都知道。想背着我做坏事,你要先想好了再说。你就是上色情网站,我也能查得一清二楚。”
“怎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非要网上说?”夏想不解。
等严小时的头像渐渐黯淡下去,夏想的心思才平静了许多,对于如何和季如兰打交道,如何和林双蓬相处,如何进行下一步,心中的脉络就愈加清晰了。
严小时……不错,在范家父子被他打垮之后,还能始终不变对他的情怀,也是难能可贵,夏想就微微感慨。
严小时的http://m.hetushu.com说法证实了他的推测——季如兰的出手,带有明显的个人主观意识倾向。同时,林双蓬也反对季如兰,更为他下一步的行动夯实了信心。
严小时的第一个消息虽然比较空洞,但对夏想而言却大有用处,因为他一直猜测事件的背后到底是只有季如兰一人的影子,还是有季家的许可。
不过……夏想到红花市为了力挺李逸风,不惜和季家猛烈交手,当场拿下凌镇河,就不是公报私仇了?诚然,凌镇河是有事在身,但为什么就不能采取温和的手法,非要强势出击?
……
“怎么还不睡?”夏想见留言时间是一个小时前,现在严小时的头像还在点亮,证明她一直在等候。
王和民在省委是一个异数,陈皓天没有收服,上任纪委书记也没有收服,现在却被有夏想收服的迹象,夏想难道真是一个公正无私的领导?
不过话又说回来,季如兰接连出手,季家却不出手阻拦,既不肯定又不否定,而是袖手旁观,就很有深意了。夏想从最早的安县担任常务副县长时一路走来,到现在是省委副书记,对官场常态和各种默认暗示已经了如指掌,季家主政者虽未亲自出面,却放任季如兰出手,就已经间接说明了许多问题。
“再不说正事,我就睡觉了。”夏想威胁严小时。
第二天一早,夏想刚进办公室,才坐稳,连口水还没有来得及喝上一口,林双蓬就敲门进来了。在和季家几次过招之后,林双蓬终于第一次现身在夏想的办公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