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86章 生变

又一只铁锨砸在了车前,前挡玻璃眼见就要碎了,汪青城又惊又怒:“我来打电话给吴晓阳,请他立刻下令收兵,要不然,我直接到军委告他一状!”
车队的排序是,警车排头,夏想的车紧随其后,然后才是叶天南的专车。
“住手!”吴公子嚣张的声音刚落,在无数警车的簇拥之下,一人急匆匆地赶到……
条件就是如果他助衙内一臂之力,在他重新启用一事之上,委员长就会大力支持。
念头刚起,忽然车头传来一声巨响,然后一只铁锨狠狠地砸在了机盖之上!
汪青城彻底慌了,紧张之下,一把抓住叶天南的胳膊:“天南,快,快,快,快解围。”
汪青城反而笑了:“夏书记的工作能力,还真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年纪还不算大,如果稳扎稳打,还有机会,如果湘省一任再出差错,再重新启用的机会就等于是零了,况且换届之后,他已经没有后台可以依仗了。
叶天南和汪青城同乘一车——既然是汪青城亲自陪同,不仅仅是上面有人要力挺叶天南,也因为叶天南和汪青城私人关系不错——叶天南的专车之后,才是省委随从人员和断后的警车。
不想……吴晓阳上来就送了一个一个大大的惊喜给他,让他无比恼火,对吴晓阳的好印象一下就从天上掉到了地下。
汪青城“啊”了一声,又坐到了座位上,大怒:“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羊城是hetushu.com什么破地方,什么治安?夏想,夏书记……”
汪青城刚拿过电话,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张狂地大笑:“砸,全部给我砸烂!一帮混账王八蛋,连军区的水管都敢挖断,反了天了,不打得他们哭得喊娘,他们不知道我吴公子的厉害。该打断狗腿就打断狗腿,别手软。”
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军队都出动了,还敢乱砸省委领导,不,中组部副部长的车,无法无天了!叶天南忽然之间胆气大涨,推开车门下车,抬头一看,顿时惊呆了。
叶天南认定是夏想有意让他难堪,就故意对汪青城说道:“汪部长,夏书记可能刚来羊城,对羊城的道路不熟,领我们走了岔路。”
话音刚落,又一只铁锨落在了前挡风玻璃之上,力度之大,震得车都晃动一下。
汪青城负责副省级高官的考核,他的话虽然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但想要在夏想的履历上写上几笔不光彩的话,也不是难事。
不对,叶天南此时才注意到车前出现的几人,不是先前围上来的工人,而是个个穿着军装的军人!
听了汪青城阴阳怪气的话,叶天南知道他成功点燃了汪青城的怒火,目光再次落到外面蜂拥而来的人群上面,见不少工人纷纷包围了车队,他的心一点点下沉,怒气却节节上升,好,好,好,真好!夏想,才来羊城你就给我来一出下马威,算我以前高抬了你,原来你也和*图*书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
刚才自己的专车被砸,叶天南一肚子气,以为是夏想故意安排事端来落他的面子,不想下车才发现,夏想的车也被砸了。不止夏想的车被砸,车队所有的车都被砸了,甚至包括警车!
维持秩序的警察,随行的警卫人员,在气势汹汹的军人队伍面前,没有还手之力,要么被当场打翻,要么吓得目瞪口呆,总之现场一片混乱,完全失控了。
汪青城本来对米纪火没有出面迎接已经有气了,好不容易才压了下去,又一路走走停停,三次停车,火已经积攒到了一定程度,被叶天南一点,就猛然燃烧了:“说不定是我们来得不是时候,别怪别人处处挖坑,要怪我们自己不受欢迎。”
夏想一脸无奈:“要是米省长在就好了,可以直接联系上吴司令……”言外之意就是他不够级别直接和吴晓阳通话。
汪青城更是在京城养尊处优惯了,下到地方上也是前呼后拥,寻常百姓别说敢砸他的专车了,近身十米都不行。今天亲眼所见做梦都想不到的可怕事实真实地发生在眼前,平常威风八面官威十足的汪青城更是大惊失色,表现得比叶天南更夸张——他一下跳了起来,却忘了人在车内,由于用力过猛,一下头顶在了车顶之上,传来“咚”的一声巨响。
叶天南的念头刚起,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叶天南虽然闪过一丝疑惑,心想怎么会如此巧http://m•hetushu.com合,但见夏想的车也被砸得面目全非,心想应该是真的,否则夏想也不会这么狼狈。
只不过他在第一回合就被夏想打得落荒而逃,也让他没有机会亲眼所见其后的精彩,不过叶天南听到在他离开之后虽精彩但却激烈的交锋之后,他暗自庆幸早早离开,否则,真的得罪死了夏想和其身后的家族势力,就得不偿失了。
叶天南大脑短路了,第一次面对暴乱的场面,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出现如此混乱不堪的情景,他只是呆呆地站立当场,傻了。
夏想的解释让汪青城刚才三次停车之气以及碰头之怒,全部转移了目标,发向了羊城军区:“好一个羊城军区,光天化日之下,连省委的车也敢砸,吴晓阳真是威风得很……”
眼前,也有十几名军人围着车队,正在依次砸车。
但才一落地,车队就三次停车,就让叶天南心中有气,好一个夏想,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鼠腹鸡肠了,故意落他面子也就算了,别忘了,车上还有堂堂的中组部副部长汪青城!
叶天南也知道夏想的为人,虽然有嫉恶如仇的一面,也有审时度势的眼光,更有进退有度的分寸,他相信夏想不会故意刁难他,除非他再主动挑事。
对于岭南一任,叶天南的想法是四个字——抱残守缺。低调从事,夹尾巴做人,争取在岭南一任,恪守本分,只求稳进,不求成绩。
关紧了车门,http://m.hetushu•com夏想才急促地说道:“汪部长,天南同志,因为道路施工挖坏了羊城军区的输水管道,施工队伍暂停施工,想等车队通过再抢修,但羊城军区方面不同意,二话不说就对施工队伍大打出手,结果施工队伍一反抗,就波及到了车队。省委的警卫力量不够,没能及时拦截军人行凶,请汪部长和天南同志多多包涵。”
叶天南能解什么围?别说他现在还没正式上任,就算宣布了任命之后,也是没有实权的统战部长,再者说了,就算他是常务副省长又能如何?愤怒的群众就是汪洋大海,是谁也抵挡不了巨大洪流。
如果他老实本分,谦下低调,夏想还能抱着过去的成见不放,非要处处设置陷阱让他跳?在飞机之上叶天南就认定夏想不会再找他的麻烦,时过境迁,以夏想并不是斤斤计较的性格,应该也会以一颗求同存异之心来欢迎他的到来。
尽管叶天南也隐隐听说他之所以没能调任齐省而发落到了岭南,背后有夏想的意图,他也没有多想。
等到最终任命出来之后,叶天南虽然大失所望——常务副省长和原先省委副书记无法相提并论,但至少也要实权人物之一,统战部长是省委常委不假,却没有多大实权——却也无奈地接受了现实,并且更加庆幸当初在付家没有和夏想僵持到最后,否则来到岭南之后在夏想的领导下工作,不但尴尬而且还会被夏想报复。
“就是,看阵势,今天能不能赶http://m•hetushu.com到省委还要两说。也是怪了,偌大的一个羊城,不可能处处修路,处处堵路,怎么就都让我们遇到了?夏书记说不定也被无能的下属给蒙骗了。”叶天南继续煽风点火,他就要让夏想在汪青城眼中留下不可抹灭的坏印象。
叶天南上次在付家和夏想对峙,其实并非本心,他并不愿和夏想将矛盾冲突摆到明面,不合他的为人之道。但却捱不过衙内的邀请,因为衙内的邀请之中,有附带条件。
远处,是一个大坑,坑里有工人,有军人,正扭打在一起。很明显,军人的数量和质量都占优势,工人节节败退,眼见就要一败涂地了。
叶天南暗暗冷笑了,夏想,我想和你和平共处,是你太小人了,就别怪我抹黑你了。
正愣神时,夏想从前车上下来,快步来到叶天南面前,一把拉过叶天南,随后躲进了车内。
没有人在面临重大人生抉择面前能够保持本心,叶天南妥协了。
吴晓阳在羊城的威名,他在京城也早有耳闻,也清楚吴晓阳和夏想之间的过节,此来羊城之前,他甚至已经决定来到羊城之后,先和吴晓阳接触一下,是否联手先不说,至少会有不少共同语言。
“现在怎么办?”叶天南却不想当面指责吴晓阳,而是问解决之道。他今天一上任就遭遇到了砸车,真是晦气,心中再也没有一点好心情,“有没有通知吴晓阳,让他住手?”
叶天南吓得差点跳起来,他何曾见过这么大的场面?顿时惊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