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89章 酝酿中的反击之策

“我随时候命!”宋刚斩钉截铁地说道。
晚上,省委举行接风宴会,陈皓天没有露面,米纪火亲临。宴会举行得相当成功,叶天南成为众人争相敬酒的对象,而他再次展现出长袖善舞的本领,和每个人有说有笑,浑然忘记了今天不快的一幕。
吴晓阳也知道夏想的反击会很快,却没有想到会快到几天之后就直接拿下了送礼给李逸风的副县长,甚至还大刀一挥,连陈皓天都顾虑三分的季家的后备力量凌镇河也应声落马,就着实让吴晓阳吃惊不小,夏想真敢挑战季家的权威?
米纪火也照例表示了几句,随后就先召开了常委会议,由汪青城宣布了中央的任命决定。
林双蓬是今天聚会之中最郁闷的一人。
“我等不及了,司令,夏想太猖狂了,我现在就恨不得一枪毙了他,大不了替他偿命,一命换一命,我也不赔。”宋刚目露凶光。
今天的事情,究竟是巧合还是人为已经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今天和吴晓阳算是彻底决裂了,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总之,他和吴晓阳再也没有握手言和的可能了。
陈皓天早就听说了今天的意外,就装装样子不轻不重地批评了夏想几句,却重点敲打了林双蓬一番,然后又亲自向汪青城致歉。
叶天南的到来,不仅仅因为他自身的立场而为岭南局势带来了微妙的变化,也因为他的上任途中异彩纷呈的经历,也为岭南的http://www.hetushu.com局面打开了全新的一页。
蓦然,林双蓬灵光一闪,终于从叶天南的到任事件之上,发现了可以制衡夏想的切入点!
结果又让他失望了,季家依然沉默不语。
叶林蓬心中泛起苦涩,不知该如何和夏想相处,更不知该怎样和叶天南相处,原以为叶天南的到来会为岭南带来不利于夏想的气象,现在看来,叶天南即使不会和夏想联手,也不可能和吴晓阳走近了。
吴晓阳不解季家的用意,就又通过张力想和季如兰对话,结果张力回馈的消息是,季如兰最终身体不适,需要的时候,会再和他联系,就让吴晓阳大为不快。
万万没有想到,充满期待的叶天南,今天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和他的儿子发生了一场不算激烈的冲突——如果不算上最后一下撞击的话,吴晓阳甚至认为他和叶天南还有握手言和的可能,他和汪青城也有冰释前嫌的机会,但最后一撞就撞碎了他所有的梦想!
吴晓阳望着遍地的狼籍,注视着木风意气风发的脸庞,才又意识到木风借今天之事扬眉吐气,等于是扳加了一局,他想通此节,牙疼得更要命了,冷汗都流了出来。
关键是今天的事情后遗症很严重,汪青城必定会对他印象极差,连带以后中组部对他的考核或许无法评优了。还有一点,他必须就今天的意外向省委做出检讨!
看似一起http://www.hetushu.com没有任何起因的意外,但引发的事态和深远影响,无法估量。林双蓬心中一阵悲哀,如果事件的背后真是夏想所为,那么就等同于季如兰制造麻烦,他吞下了苦果。
吴晓阳更开心的是,夏想刚刚提拔的李逸风也出了问题。
叶天南是夏想的老对手了,又是极具政治智慧的官场高手,他此来岭南,必定可以好好地拖一拖夏想的后腿,让夏想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一干省委常委中,康孝和牟源海尤为热情,多次向叶天南敬酒,拉拢之意虽不十分明显,但也让众人看在眼里。夏想无动于衷,只和林双蓬小声说话。
吴晓阳就很是高兴,甚至还好生夸了施启顺一番。毕竟在和夏想的数次对抗之中,从来没有过一次决定性的胜利,木风狼狈地被交警带走的录像,让他看了开怀大笑。
夏想一下车就向陈皓天和米纪火做了自我批评,就今天的突发事件诚恳认错,表示愿意接受省委的批评和处分,同时又将林双蓬的责任也淡化,声称应由自己承担全部责任。
伤痕累累的几辆汽车驶入省委大院的时候,出来迎接的省委领导都震惊了。
“不急。”吴晓阳缓缓摇了摇头,“夏想现在是家族势力的核心人物,轻易动不得,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鱼死网破。他上有陈皓天的照应,自身又是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听说又深得总书m•hetushu•com记信任,一动他,就牵动了太多人的目光。”
尤其是看到汪青城和叶天南的专车撞人之后,停也未停地扬长而去,他就知道,汪青城和叶天南很清楚撞到的人是谁,不停车就是表明了和他划清界限的决绝的态度。
和吴晓阳决裂还是小事,向省委做检讨是大事,将直接影响他在省委的威望。等于是季家在省委唯一的副省级力量的影响力,大为削弱。
吴晓阳上次和季如兰联手,摆了木风一道。事后虽然木风被许冠华从市局领走并且毫发无伤,但人已经丢了,让木风威望大降,形象大减。
夏想的诚恳倒让汪青城都不好意思了,出面一再替夏想掩饰,叶天南不便多说,他级别不够,不敢插嘴。
岭南的局势,会因为叶天南的到来,到底会有怎样的变动?叶天南虽然是重新启用,虽然只是省委统战部长,但他是平民一系的中坚力量的事实,谁人不知?如果说夏想的到任结束了岭南没有家族势力插手的历史,那么叶天南到任岭南,结束了岭南没有平民势力介入的历史!
其实吴晓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可悲之处,以他的级别,是多少人需要仰视的存在,想要摆弄谁,只需要一句话就能让对方生不如死,不想现在落魄到了拿夏想实在没有办法却只能冲他身边人下手的地步,而且还是设计陷害,实在是末流手段了!
今天夏想借挖坑事件——可不是一个天大的坑么,坑和_图_书了他,埋了吴公子,离间了叶天南,还间接摆了林双蓬一道,又让许冠华和木风出了风头,可真是算无遗漏,有仇报仇,坏处归敌人,好处留给自己,算盘打得真是精明。
吴晓阳点头赞许:“你有心就行了,以后这件事情不许再提。我不希望有这么一天,只要夏想不欺人太甚的话,就一切按照规矩来,不过万一有那么一天……宋刚,你会有用武之地的。”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吴公子很不幸地又受伤了……吴晓阳一拳打在座椅之上:“夏想,你真有一套。”
季如兰没当他是合作伙伴,只当他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打下手的配角?欺人太甚!
不过又一想,吴晓阳还很期待夏想和季家大打出手,他好坐收渔人之利,不想事后季家并没有还手,反而沉默了,似乎默认了凌镇河的落马,又或者是被夏想打怕了?
吴晓阳不是不想灭了夏想,只是夏想身上的光环太耀眼,不敢轻易下手罢了。
宋刚不会和施启顺一样琢磨怎样去算计夏想,他只知道简单明了地解决问题,阴冷地说道:“司令,夏想在湘省害死了不少兄弟,军区有不少兄弟等着取他狗命为湘省军区冤死的兄弟报仇。我出面收拾了夏想,事件败露的话,我一人承担全部责任。”
牙疼不是病,痛起来真要命,唯一让吴晓阳感到欣慰的是,李逸风事件夏想可以挽回影响,木风事件夏想只能忍了,没有办法扳回一局,更让他充满www•hetushu•com期待的是叶天南的到任!
吴晓阳既痛心儿子的受伤,又痛恨夏想的伎俩,甚至对汪青城和叶天南的冷漠也大有意见,却不认为吴公子有错,因为今天的事件,本来是施工队伍有错在先!
……
虽然木风和李逸风出现的都是小问题,但也是癞蛤蟆落到脚上,不咬你也能恶心你,夏想在岭南最得力的两大助力同时出事,确实是大快人心的好事。
好在军委有人罩他,暂时无忧。
再后传出的明江人大常务副主任长期病假的消息,吴晓阳更是倒吸一口凉气,夏想不但手腕绵密,而且还很辛辣,招招打在季家的软肋之上,季家肯善罢甘休才怪。他就再次期待季家能大手一挥将夏想打得七零八落。
吴晓阳在夏想接连还手之中,在季如兰对他冷面相对之后,心情就不再那么舒展了,再加上他听说符渊还在军委游说几个高层点头,想要将他拿下,他就气得牙疼。只不过符渊级别太高,又是开国领导人之后,他奈何不了,只能忍着。
陈皓天、米纪火和夏想相继表态,对中央的决定表示欢迎和拥护。
再后的仪式就依照固有的程序走走过场即可,热烈而隆重,简单而庄严,叶天南就此正式迈入岭南省委,成为岭南省委的一员。
堂堂的政治局委员向他表示歉意,让汪青城大感受用,忙恭敬地客气几句。说来其实陈皓天高高在上,连出来迎接都不必,能在院中迎接一下,已经是给足了汪青城面子。
省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