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92章 放虎归山或马放南山

“天南,有事你先说。说完之后,我还有事情要和你商量。”陈皓天对叶天南十分和善,和颜悦色。
“夏想,你今后将工作重点完全放到省内,省外的风雨,你就不要理会了。”陈皓天突然又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他郑重其事地拍了拍夏想的肩膀,“你还年轻,不必以身涉险,秋实说得对,要多爱护你。以后有问题,我会和朝度直接接触。”
停好车,季如兰已经款款迎了出来。
“形势变化真是快,怪不得季如兰要送茶叶,原来是投石问路。”陈皓天语重心长地对夏想说道,“叶天南能来岭南,我可是点了头了,夏想,叶天南来到岭南之后,是放虎归山,还是马放南山,全在你了。”
陈皓天微一沉吟,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叶天南的请求:“好事,天南同志的出发点很有创新,工作的积极性也值得表扬,我没意见……夏想同志?”
陈皓天也亲自为叶天南倒了一杯茶,递到他的手中:“天南,岭南好风光,又正是春天,你来之后,是恰逢其时。”
陈皓天此举既有爱护他之意,也是因为岭南的局势一下变得复杂了许多,而季家和叶天南的接触,再加上林双蓬也由以前的幕后走到台前,一系列的举动表明季家正在调整策略。
如果她直截了当地开口相请,夏想或许就会一口应答,但她偏偏在夏想面前展现女人魅力,可惜的是,在夏想眼中,她还真缺乏女人魅力。打和*图*书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她虽然柔媚过梅晓琳,漂亮不亚于严小时,却始终不被夏想当成女人。
……
第二天一早,叶天南动身启程前往梅花。
叶天南一到岭南,季家一直不太明朗的态度就为之一变,难道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内幕?
夏想迈步走进别墅,一进房间看到客厅的摆设,顿时惊呆了,今天季如兰摆的是什么龙门阵,她到底要做什么?
刚上任一天之后就到梅花走访,对外宣称的名义还是调研,就引发了省委许多人的联想。更让省委不少人暗暗惊奇的是,叶部长真是敬业,连周末都不休息。
回到办公室,陈皓天的话还犹在耳边回响,夏想自然明白陈皓天的意思,是让他不必再介入陈皓天的入常之争!
虽然陈皓天明确地表明让他远离入常之争,但夏想很清楚笑到最后的还会是陈皓天,因为陈皓天比侯康去年轻了五六岁,正好是一届的差距,官场之上的铁律是——年龄是个宝。
夏想轻轻将双手背在身后,心中大起波澜,瞬间就猜到了叶天南的真正用意!
高,高明。
确实,形势变化之快,也出乎夏想的意外。但也可以理解,岭南省委是快节奏,羊城的电梯上下的速度就比鲁市和燕市快一些,生活快节奏,政治也要跟上形势才行。
夏想还真猜对了,是季如兰。
叶天南同志是敬业了,夏想同志却难得休息一次。
只不过随后季如兰又说和_图_书了一句话,却又瞬间打动了夏想,让夏想即刻动身赶往了湖边别墅。
叶天南几乎没有丝毫犹豫:“能一到岭南就加入专项行动领导小组,是省委对我的信任,我服从省委的工作安排。”
这么说,林双蓬和叶天南的会面一定相谈甚欢了?
周末睡了一个懒觉,他来到岭南之后,还从来没有过睡到九点的时候,一觉睡到九点的感觉确实不错,翻了个身,还想再睡上半天,索性一次睡个饱,电话就不合时宜地响了。
“谢谢陈书记、夏书记对我的支持,我很感动。”叶天南好象真的感动了一样。
没错,叶天南动身的当天,正值周末。
客家服装对夏想而言十分新奇,他不由多看了几眼,季如兰的柔媚和气质,与极有民族风格的服装和谐而统一,再衬托出她修长且成熟的身材,确实有逼人的美丽扑面而来。
叶天南迈出四方步走了进来,见到夏想也在,微微点头,然后恭敬地向陈皓天问好,又客气地说了几句套话。
夏想没有走,留了下来。
在不合时宜的时间打来不合时宜的电话的人,肯定是不合时宜的人。
不知为何,夏想本来还算是比较喜欢南方女子微带柔软口音的普通话,却就是听不得季如兰媚如酒的娇嗔,总有一种请君入瓮的阴谋味道。
又微一沉思,夏想立刻敏锐地意识到了另一种可能,叶天南的梅花之行,应该是林双蓬的提议,而叶天南就立和-图-书刻握紧了林双蓬伸出的友情之手,一拍即合。
季家调整策略,陈皓天也随之调整策略,完全说得过去,夏想也就接受了陈皓天的安排,而且上次在付家和侯康去的接触,也让他对侯康去的印象有所改观,尽管实际上他对侯康去的了解还是仅流于表面,并且他也不喜侯康去的政治手腕。
叶天南似乎犹豫一下才说:“我向陈书记、夏书记汇报一下,梅花是华侨之乡,有着光荣而悠久的文化传承,我想到梅花走访一下,作为到岭南任上的第一站。”
“夏书记……”季如兰的声音就如早晨清亮的阳光一样,既柔媚又清脆,“今天花无缺的花开得非常漂亮,我想请你来赏花品茶,不知肯否大驾光临?”
陈皓天不动声色地看了夏想一眼。
依然穿了一身客家服装的季如兰,化了淡妆,眉眼精致如画,乍一见,颇有几分严小时的神韵,夏想就暗笑,她倒是从严小时之处学了不少化妆的技巧。
再延伸解读的话,历史上,季家从来没和外省系有过密切接触,更不用提亲密合作了,林双蓬显然有意利用叶天南和他之间原本不和的过往,尽力拉拢叶天南,并且由叶天南分化和瓦解外省系目前好不容易团结一致的局面。
“我看就免了吧,季小姐,今天阳光不错,我倒更愿意一个人散散步。”夏想淡而无味地回答。
夏想就更没有意见了:“我支持天南同志的工作。”
在夏想的http://m•hetushu•com视线之内,叶天南的是他所有政治对手之中最有政治智慧的一人,在湘省之所以被他打败是因为教子无方,但现在在岭南,叶天南虽然身有处分,但没有叶地北的牵连,也算是轻装上阵,从叶天南初入岭南就展开布局可以得出结论,叶天南不甘心在岭南任人摆布,而是想成为关键的支点人物。
尽管湖边别墅的名字花无缺很贴切很诗意,夏想却还是习惯将之称之为湖边别墅。
季如兰的美在肤白,在细腰,在极为柔媚的双眼,她或许精致不过严小时,青春不过宋一凡,端庄不过曹殊黧,纯美不过古玉,但她在超出平均水平的身材和脸蛋之上没有失分之外,在白润而水灵的皮肤和完美一握的细腰之上,为整体效果增光添彩不少。
叶天南接茶在手,谢过了陈皓天:“能在陈书记、米省长和夏书记的领导下工作,对我个人来说,是一次难得的经历,也是一次考验。希望我能在岭南做好本职工作,有哪里做得不好,请陈书记和夏书记批评指正。”
夏想知道陈皓天一口答应的含义就是别人想私下接触的愿望,挡是挡不住,不如索性顺水推舟,倒要看看季家如何盛情款待叶天南。
陈皓天摆摆手:“天南同志不要客套了,省委的工作氛围还是很民主的,呵呵。”话一说完,语气一转,“夏想同志认为专项行动需要统战部的大力配合,向我提议由你加入专项行动领导小组,我就当着www•hetushu.com他的面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叶天南走后,夏想又留了下来。
此话一出,气氛蓦然变得微妙了起来。
“夏书记,请了。”季如兰很满意夏想眼中一闪而过的亮光,伸手礼请夏想入内。
女人的最可悲之处就是过于自恋,却又不被她渴望的男人认可。
如果没有刚才林康新事先告知林双蓬和叶天南的会谈,夏想或许还真以为叶天南是想借梅花之行作为开展工作的第一站,但……现在他心里清楚得很,叶天南此去梅花不是开展工作,是要打开局面。
精心为叶天南准备了凉菜和大餐,不想叶天南果然非同一般,吃下之后,居然消化了不少。在和吴晓阳之间的合作之路断绝之后,他立刻选择了另一个切入点,而且必须要说选择得还很巧妙。
夏想就明白此举肯定是林双蓬的反击,至于背后有没有季如兰的配合就不得而知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既然叶天南郑重其事向省委提出,他显然已经做好了前期工作,换言之,不仅仅是和林双蓬初步达成了共识,在背后,林双蓬已经征求了季家关键人物的同意!
不得不说,叶天南的态度很端正,没说的,不管是姿态还是谈吐,达到了一定的境界,标准、无可挑剔,一看就是官场之中浮沉的老人。
可以预料的是,他和叶天南之间将会上演一场高智慧的政治碰撞。
“来嘛,反正左右无事,不如一聚,或许,还有一些感兴趣的话题要谈。”季如兰继续媚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