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95章 杀心

付先先拿出一张银行卡,在光头面前晃了一晃:“三万?没问题。但也要让我觉得花得值才行……你就不怕我到工商部门告你一状?”
康志再暗中仔细打量了夏想几眼,还是不敢肯定在哪里见过夏想。沙大包是他的狐朋狗友,但他的生意比沙大包要干净多了,要是沙大包在饭店里抢人,对饭店的生意也会大受影响。
不多时,光头划卡回来,似乎很仗义地一拍胸膛:“我大人大量,刚才你浇我一身水就算了,一万块的医药费也够用了。”
夏想似乎也不恼了,还亲切地和光头握了握手:“多谢照顾!光头,透露一下,你们老板到底是什么路数,怎么这么厉害?”
茶壶是陶瓷茶壶,就算砸在头上也死不了人,撞在光头一身肥肉的胸口,更是和挠痒痒没有区别。但问题是,茶壶中却有满满一壶水。
夏想和付先先刚进酒家,沙大包就大刀金马地冲了进来,他的身后跟了七八名马仔,威风凛凛,气势汹汹,来到夏想面前站定,上下打量夏想几眼:“我看你的妞了,今天就一句话,让还是不让?”
“法律?哈哈哈哈!”沙大包仰天狂笑,“法律不是为你们这些屁民服务的,法律是为我们上层人士服务的,你说是不是,康志?”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永远是真理,光头虽然挨了烫,却赚了一万二,心里就很舒坦,对夏想的态度也好了许多,得意地说道:“我家老板m.hetushu•com姓康,他叔叔在省委是排得上号的人物,具体是谁,我就不说了。就是不提老板的叔叔,老板还有一个铁哥们,在省委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叫张力……”
“不知道是什么来历,不过都是北方人,听口音象是京城来的,开一辆不值钱的车,是羊城的牌照,估计是租来的。”光头也有察言观色的本领,将夏想也琢磨了一个遍。
话音刚落,“哐当”一响,饭店房门被人猛然推开,一伙人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
付先先的茶水已经温了,泼了光头一脸,只相当于给光头洗了脸,没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沙大包不可一世的表面原因自然是羊城警方的不作为,深层原因就不得而知了,肯定有幕后的保护伞。任何一个黑恶团伙的壮大,都是在保护伞的保护之下才躲过了人民民主专政的铁拳。
沙大包说话间,贪婪的目光在付先先身上扫来扫去,付先先的美貌和气质绝对一等一,他见猎心喜,愈加迫不及待,也不和夏想罗嗦了,大手一挥:“抓人。”
光头十分不解地去打了电话,白起所长一口答应下来,说是正好有空,马上到。
“哗啦”一声,茶壶碎了,茶水奔涌而出,顿时溅了光头一身。
康志不说话,目光跳跃不定,总觉得心里有点没底,因为夏想太镇静了,一点儿也不象一个无根无底的外地人,而和他一起的女人也www•hetushu•com是没有一丝惊慌,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一样。
一家小小的中等规模的酒店就敢欺行霸市到如此地步,还敢放言省里市里都有人,不简单,真不简单!
“我没多了不起,但收拾你绰绰有余!”沙大包狂妄地一笑,“让,我玩够了你的女人,或许还可以放她走。不让,我玩够了她,她还得给我接客。”
等夏想上车走了之后,光头摸着头半天才回过味儿来:“不对,是我救他一命才对,怎么他说我救了自己一命?这小子,吓傻了吧?不过他的妞可真俊,又带味儿,娘的。”
还是热水!
“妈的,外地人还敢来花客酒家撒野,老子灭了你!”光头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拿起椅子就要砸向夏想。
只不过光头伸手要袭胸,就彻底惹恼了一向天马行空的付先先。付先先表面新潮,内心极为保守,守身如玉多年,岂是随便一个肮脏男人能够伸手摸上一把?
就如热水烫死猪一样,光头脂肪再厚,也抵挡不了滚烫的热水的热力,烫得他杀猪一样嚎叫一声,一下跳起老高。落地的时候,脚下没站稳,又一屁股摔倒在地,这一下摔得挺重,痛得光头哇哇乱叫。
康志的长相乍一看和康孝还真有几分相象,他皱了皱眉:“沙大包别弄出大事才好……”想了一想,出于保险起见,他又吩咐一句,“赶紧和白所长联系一下,就说我请他过来喝一杯。”
康志的和图书担忧不无道理,电话刚打出去,白起还没有赶来之前,夏想的沃尔沃又回来了,而且还是风驰电掣一样杀了回来。
要说发坏,付先先肯定远不如夏想。夏想一直自诩为好人,但他见识的坏人多了,虽然不主动去害人,但害人的手法还是有的,早在付先先泼水之时,他就已经拎起了茶壶。
夏想冷笑连连:“真是无法无天,你眼里就没有法律了?”
后来,紧跟着沙大包的三辆豪华越野车。
夏想和付先先下车之后,迅速地跑进了酒家,请求康志保护他们的安危,付先先还一脸惊恐地对光头说道:“快报警,有人威胁我们的人身安全!”
付先先右手端起茶杯之前,就已经向夏想使了眼色。她和夏想一起经历过比眼前情景凶险百倍的绑架事件,面对的是比光头更穷凶极恶的杀人劫匪,所以别看光头气势汹汹,付先先却并不怕他一分。
要说联手对付坏人谁和夏想最心有灵犀一点通?唯付先先也。
“沙哥,最好到外面解决,别影响了我的生意。朋友是朋友,生意是生意,一出是一出……”康志其实是想置身事外,两不相帮。
付先先向后一退——她一为躲开光头的脏手,二为夏想的还手让开地方。
或许是谈得投机的缘故,光头一直送夏想和付先先出门,等夏想要上车的时候,他才小声说道:“我看你面善,所以透露一点消息给你,你和你女朋友上车之后赶紧跑路,http://m•hetushu.com刚才我听到沙大包对老板说,他看上了你的妞,想弄过来玩一玩。沙大包是羊城一霸,经常看上谁家女人就直接抢到车上,玩完就直接扔到路边,赶紧跑,我家康老板还讲究一个章法,沙大包完全就是无耻混蛋,他做的就是皮肉生意……”
沙大包的背后究竟站立的是谁,夏想不太清楚,但不管是谁,哪怕是省委的哪一个高官,他都不在乎……今天,夏想对沙大包完完全全动了杀心!
夏想强压怒火,专项行动部署也有一段时间了,没想到一点效果也没有。中央领导曾经感叹政令不出中南海,他现在算是真切地感受到了政令不出省委的无奈!
刚进酒店,就被老板康志叫住:“光头,刚才两个客人是什么来历?我怎么觉得其中一个有点面熟?”
光头一把将付先先的银行卡抢到手中,轻蔑地一笑:“工商局管不到花客酒家!不怕告诉你,我家老板手眼通天,直通省委。就是林双蓬见到我家老板,也是客客气气的。林双蓬知道是谁不?是市委书记。省委里面,除了陈皓天,谁都得给老板三分面子。就是那个新来的牛气冲天的省委副书记夏想,他的什么三打两建,别想动花家酒家一根手指头!”
一扭头,就见到沙大包的三辆车轰鸣着飞奔而去,光头张大了嘴巴,摇了摇头:“多好看的一个妞儿,真要被沙大包糟蹋了,就太可惜了。”
沙大包不同意:“人在你饭店,我就和图书从饭店中带走,够兄弟的话,就少废话,以后少不了照顾你的生意。”
“住手!”付先先高声叫住了光头,“别打了,你不就是要钱吗?给你钱。”
“让,怎么着?不让,又怎么着?”和刚才的慌乱相比,夏想似乎一下镇静了许多,安稳地坐在酒店正中的椅子之上,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淡定从容的气质,“听你的口气,你很了不起了?”
沙大包的档案,夏想在省委的办公室的抽屉里就有,而且还是厚厚的一叠。他作为专项行动的负责人,既然在全省范围内打黑除恶,羊城一些地头蛇的资料怎会没有?说实话,基本上稍微成点气候的黑恶势力的详细资料,省委领导人人都有一份。
张力?夏想的眼睛立时眯了起来。
光头疑惑地看了付先先一眼,将信将疑地将椅子放下,揉了揉胸口:“饭费一万八,伤人一万二,一共三万。少一分,男的打住院,女的,嘿嘿,随便玩。”
此时,饭店内的客人见事情不妙,纷纷夺跳而逃。
沙大包几乎就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垃圾,多年来一直在羊城为非作歹却一直逍遥法外,不但强奸、抢劫、贩毒,还强迫少女卖淫,如若不从,就会采取烟烧火烫的手法逼迫无辜少女屈从。多年来,在沙大包魔爪之下呻吟的少女不知有多少血泪流尽!
夏想重重地一拍光头的肩膀:“光头,你刚才的一句话,救了你一命。”
她刚错后一步,茶壶已经直飞而至,正中光头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