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97章 心惊胆战

因为来者不是别人,当前一人正是蓝天区委书记祝耿华,紧随其后者是蓝天区公安局长陈光。
他本来还为绊倒祝耿华而心里不安,现在陈光一个照面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就当场晕倒,他心中的不安就如千军万马一样奔腾了,正好此时听到了跪在地上的祝耿华,连站都顾不上站起,说了一句令他心惊胆战的话……
……
白起就吓得浑身发抖,双腿打颤,再也站立不稳,身子一歪,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想想他刚才对夏想最凶,又是他亲手铐上了手铐,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近距离接触过省委领导,今天是第一次,却是为省委领导戴上了手铐。
然后他的目光就落到了夏想戴着手铐的双手之上,一瞬间只觉得血向上涌,眼冒金星,省委副书记被他辖区的警察铐了起来,这……简直是天大的事件,这……简直要了他的老命。
所有人都震惊得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可能!
蓝天区公安局长陈光本来就在祝耿华身后,他是下级,不能僭越,一进门,祝耿华加快脚步直冲夏想而去,他一愣神就落后更远了,因为他并不认识夏想,一路上祝耿华基于某方面顾虑,并没有告诉他是谁出事了。
一系列的变故,如电光火石一般,只发生在瞬间,区委书记跪倒,区公安局长晕倒,傻子也知道出了天大的兜不住的事情!
“夏书记,请您处分我,我有错!”
夏想却说了一句让祝耿华差点又和-图-书跪倒在地的话:“不必,我等林双蓬同志亲自来替我打开!”
欺软怕硬是官场人物常态。
康志和邰楚峰的想法大同小异,他刚才也被祝耿华的一跪惊得不知所以,不过震惊过后,也看出了端倪,是白起不小心绊倒了祝耿华,即使如此,他还是心中敲锣打鼓响成一片,一刀宰在了当今省委大员的头上,他的酒家算是全国独一无二头一份了。
沙大包打过枪,也开枪伤过人,脑中立刻反应过来是枪响,只不过才意识到有人开枪时,就感觉后背被一股大力击中,一阵巨痛传来,他身子猛然向前一扑,扑倒在地,再也动弹不得。
夏想伸手扶起了祝耿华:“耿华同志,怎么这么不小心,走路也会摔倒?”又看了看昏倒在地的陈光和瘫坐在地上的白起,说道,“怎么现在警察的身体素质都这么差?动不动就昏倒,怎么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怎么和坏人坏事做斗争?”
才跑几步,忽然感觉哪里不对,感觉背后好象总有一双眼睛在死死地盯着他——人的下意识有时判断得非常准确,沙大包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越跑越快,在他跑出几十米开外的时候,耳边传来了“砰”的一声声响。
夏想话音刚落,在场的人都清晰地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枪响,早就发现却假装没有注意到沙大包溜走的康志和邰楚峰顿时脸色大变!
今天事件的起因其实是康志见财起义,和*图*书想要宰客,结果沙大包正好暗中偷窥了付先先的花容月貌,就又见色起义,再说他做的本是无本的皮肉生意,经常让手下的马仔到中学里挑选十六七岁的女中学生为他卖淫,稍有不从,就烟烫火烧,可谓无恶不作。
几人之中,最机警反应最快的当属沙大包。
因为速度过快,就好象他一下扑倒在夏想面前一样。
夏书记?白起张大嘴巴,他没听错吧?能让区委书记如此恭恭敬敬叫出书记的高层人物,在他的印象中,姓夏之人,只有省委副省书记夏想一人。
从一行几人出现的一刻起,包括康志在内,沙大包、邰楚峰和白起,都惊呆了。
祝耿华和陈光一出现,康志、沙大包和邰楚峰就对视一眼,心中大感不妙。不等几人有进一步的眼神交流,祝耿华竟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夏想面前,就震惊了当场的所有人!
他不但和市公安局长向民新关系莫逆,和林双蓬也是不浅的交情,而且他还是省政法委书记牟源海的表弟。有一层层的关系网罩在头顶,夏想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非要拿他开刀?就算夏想想,也动不了他的根本!
在场众人,除了白起之外,谁也不清楚祝耿华为什么会跪拜眼前的人,白起正不解被他铐上的人是何许人也之时,就看到陈光竟然直接晕倒了过去。
想起有关玉面夏想的传闻,白起,就觉得裆下一湿,平常在片区威风八面、人人敬畏的白所长,今日在得知夏想的和-图-书身份之后,在夏想还没有开口说话之前,就已经吓得尿了裤子!
虽然宰了夏想一刀,但事后送上几十万,肯定能抹平此事。至于铐了夏想,是警察的事情,和他关系不大,就是刚才瞪着眼睛说瞎话,替沙大包打掩护,肯定会让夏想十分不快,但夏想也不可能就因为他一句胡话就拿他怎样!
此时,酒店之内气氛怪异,场面怪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夏想身上。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沙大包自认不是官场中人,没有官大一级压死人的觉悟,现在溜之大吉,夏想还能追捕他不成?再不行就赶紧跑路,难不成夏想还要通缉他?
更惊人的变故还在后面。
但枪声响后,邰楚峰和康志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心惊胆战!
大不了关了花客酒家,过一段时间再开张营业就是了……康志做出了最坏的打算。
其实祝耿华倒不是真跪夏想,而是他接到紧急电话,听说省委副书记夏想在花客酒家被宰客,又被沙大包围堵,本来正在休闲的他一听之下大惊失色。在他的辖区要是夏书记出了什么事情,他的官场之路也就到头了,花客酒家是什么路数他心里清楚,沙大包是什么货色他更清楚,夏书记落在他们手中,不一定会出多大的差错。
心急火燎之下,祝耿华匆匆赶到,一进门,就发现夏想被围在中间,甚至还……被铐上了手铐,他这一惊可非同小可,省委副书记被铐,是严重的政治事件——顾不上看在场的和*图*书人一眼,也毫不理会康志和邰楚峰的眼色,他拿出平生从来有过的快捷动作,三步两步来到夏想面前,结果没留神一下绊在了白起的腿上,结果腿一软,就一下跪在了地上!
陈光想到由此引发的严重的政治后果,想到夏想不但是省委副书记,还身兼省纪委书记,再联想到夏想到任之后,频频出手,接连拿出数名副厅、正处级官员,拿掉官帽如切瓜一样,他就感觉胸口发闷,后背发麻,头冒冷汗,腿底发软。
沙大包自以为聪明,而且还轻手轻脚,又没人注意到他,他肯定可以全身而退……悄无声息地退到了门口,从小养成的偷鸡摸狗的本领,现在派上了用场,他推开了后门,见外面空无一人,连停在前门的豪车也不要了,撒腿就跑。
康志几乎无法思索。
沙大包的如意算盘就是让康志黑了夏想,他弄了付先先,各得便利。没想到,夏想是块钢板,一口咬下,崩了牙齿。见状不妙,趁人不注意,他悄悄后退几步,然后从后门溜了出去。
邰楚峰暗骂陈光没出息,竟然能一下吓晕,真是没有见过大场面的乡巴佬。
祝耿华虽然一跪之下看似丢了人,却无心插柳,或许会让夏书记不再追究他的责任也未可知,所以他只是微有尴尬,被夏想扶起之后,立刻冲邰楚峰喝道:“还不赶紧替夏书记打开……”
就是说,他用手铐铐上了堂堂的省委副书记?白起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他平常混吃混喝、欺男霸女,再和*图*书顺手捞些好处,小打小闹还成,真要遇到大事,他哪里还有半分底气?别说面对省委副书记了,就是见了市委副书记,他也挺不起腰杆!
邰楚峰现在已经确定眼前的人正是夏想夏大书记,在最初的惊愕过后,他多少恢复了一些镇静,虽然很后怕,虽然很清楚有可能会面临夏想的雷霆之怒,但他自认后台强硬,夏想不能拿他怎样,顶多臭骂他一顿了事。
难道是……夏想的手下击毙了沙大包?
万一大错铸成,他晚了一步,不但官帽会丢,陈书记震怒之下,说不定他还得承担连带的责任!
然后眼前一黑,“咕咚”一声栽倒在地,生生晕了过去!
难道他真是夏想?
邰楚峰惊吓得也失去了思索能力,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难道是……
等到祝耿华跪倒的一刻,他的心理彻底崩溃了,再也无法前进一步,勉强走到邰楚峰身边,勉强挤出一句话:“邰楚峰,你他娘的干的缺了八辈子祖宗的好事!”
沙大包大脑一片空白。
早就听说过玉面夏想的称号,邰楚峰一直认为是外界夸大其词的谬传,夏想再强势能强势到哪里,强龙难压地头蛇永远是真理!
只在电视上见过夏想几次,要让陈光一眼认出夏想也有点勉为其难,但当他走近几步,揉了揉眼睛,确认站在前方的年轻而镇静的人正是堂堂的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夏想之时,陈光一下屏住了呼吸。
酒家之内,现在勉强保持正常的,只有邰楚峰和康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