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02章 最大的不安定因素

向民新冲对讲机说了几句什么,就听到外面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每一声惨叫就如一记鞭子抽在康志和邰楚峰的身上,也让康孝终于流下了冷汗。
叶天南立刻意识到,恐怕是省委有变……
康孝额头的汗再也止不住了,康志恐怕危险了,逼良为娼、卖淫嫖娼,再加上胁迫幼女,数项罪名罗列在一起,能不能出来还要两说。
夏想……一想起夏想,叶天南就心中五味杂陈,说不上来是仇还是怨。他也清楚,夏想和他之间没有私怨,但没有人能真正做到公私分明,公仇往往会演变成私怨,他更明白的是,夏想在他前来岭南的任命的背后,没少暗中施展推动之力,目的就是让他在岭南一任,为他所用。
叶天南就差点有了春风得意马蹄疾的错觉,还好,他还是压制了内心蠢蠢欲动的得意,告诫自己凡事不可过于乐观,眼前只是打开了第一步,只有和季家正式见面之后,梅花之行才算功德圆满。
他的如意算盘就是,他一出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力挽狂澜,一切化解于无形之中,夏想打碎牙齿向肚里咽,白白受了一次气,也让他切身体会一下羊城人民不好惹。
康孝此时向前无路——他现在只是旁观者的角色,几乎失去了发言权,后退无门——总不能现在转身走人,也太面上无光了,但现在如一根电线杆一样杵在夏想面前,除了被夏想耻笑之外,他还有什么作用?
五分钟后,从http://www.hetushu.com楼上下来一群衣衫不整的女人,年纪都不大,最大不过20多岁,最小不过13岁,有人惊恐失色,有人掩面哭泣,裸露在外的大腿之上,有的是烫伤,有的是割伤,反正无一人没有伤痕。
夏想……康志恶毒的眼神挖了夏想一眼,随即他也从邰楚峰虽然崩溃但却怨恨的眼神中得出同样的结论,只要一息尚存,必取夏想狗命!
夏想说完,向牟源海和林双蓬点了点头。
不信,且走着瞧,今晚和季家的会面,毫不夸张地讲,将是岭南政局的一个分水岭。
第一件事情就是他想大事化小,想保下几人,最不济也要保下康志。在他看来,康志宰客虽然不对,但还不至于成为被夏想当成专项行动的典型来打击的对象。
康志也昂首走了出去,表现出了一个多年练就的老流氓的大无畏的最高境界。
而花客酒家事件的后继影响,还远不止如此。
“报告夏书记、牟书记、林书记,沙大包的手下殊死抵抗,开枪袭警,我公安干警奋力还击,当场击毙三人,击伤四人,抓获六人。”向民新大声汇报,唯恐康孝听不清楚。
夏想的想法未免有点太天真了,叶天南心中暗笑,事情是死的,人是活的,夏想可以左右他的任命,但却左右不了他的立场!
结果却是……康孝不但一脚踩空,还被夏想当木偶一样摆弄,他始终没能掌握一丝主动,还被当了hetushu•com摆设,甚至……他期望中的牟源海和林双蓬的支持全部落空,并且二人还异口同声和夏想保持了高度一致,不惜当面同意拿下康志。
康孝视今天之事为平生的奇耻大辱。
第二件事情就是正面和夏想过招一次,他一直想要看看,以他在省委的老资格,以他身为岭南人的本土优势,以他阔第系的代言人的身份,不管康志犯下了多大的错事,夏想还能当面撕破脸皮不成?
毫不夸张地说,叶天南初来岭南,第一步迈得非常扎实,不但落脚点选得非常好,而且顺利得出人意料,让他来岭南之前的低落和沮丧一扫而光,忽然感觉岭南果然好风光,甚至还会……春光无限好。
夏想愤怒了:“一群畜生!”
牟源海和林双蓬对视一眼,形势所迫,无路可退,就同时向向民新点头说道:“动手!”
多少年了,他和沙大包、邰楚峰在羊城被人称为羊城三少,虽然名气不如湘省四少响亮,但在圈内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羊城纵横多年,曾经一度以为在羊城的地面上,谁也不能拿他怎样,不想今天却终于一头栽倒!
十分钟后,向民新再次汇报:“沙大包的手下,全部抓捕归案。沙大包控制的娱乐场合,全部查封,共解救妇女120名……”
按照既定计划,和季家的会面在晚上。叶天南一想到即将和季家的会面,就小有兴奋。和季家会面的安排处于严格的保密状态,省委和-图-书之中恐怕只有他和林双蓬知道,其他人全部蒙在鼓里,包括聪明绝顶的夏想。
还有更让他无法接受的事情!
原来不止在花客酒家布置好了天罗地网,也早就将沙大包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康孝心中暗想,夏想,有本事,下手不留余地,等着,有你后悔的时候。
不过,康孝不无恶意地想,羊城开展了专项行动,别的地市未必就跟风,就说鹏城,如果鹏城还是悄无动静,就羊城一个榜样,不足以带动岭南全境。
夏想宣布了羊城第一站的行动正式开始之后,牟源海向前一步,亲自为夏想打开了手铐,夏想将手铐高举在手,大声说道:“谁要阻挡专项行动,除非他亲自将我双手铐上,否则,一战到底!”
专项行动如果要树立一个欺行霸市的典型,绝对会被打击得很惨,不死也得脱层皮,因为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不管是好榜样还是坏榜样。
……
康志是他的亲侄子,牟源海和林双蓬心知肚明!
怎么会?怎么可能?康孝只觉眼前金星乱冒,不是他不明白,是世界变化快……
不用向民新汇报,康孝也已经猜到了什么,他紧握双手,强忍着不至于浑身发抖,夏想才来岭南不久,就已经收服了向民新,并且手腕辛辣,威逼牟源海敢怒不敢言,逼迫林双蓬顺从他的意志——夏想就是岭南最大的不安定因素。
康孝哪里知道,几个小时后,继羊城之后,鹏城也全面开展了声势浩大的专项行m•hetushu.com动。羊城和鹏城两大副省级城市的联动,让下面的地市不约而同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政治气息,都立刻着手并迅速开展了专项行动。
康孝内心恶毒的想法还没有想完,林双蓬也下达了一系列的指令,要求市委市政府立刻全体动员起来,各部门联合行动,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三打两建工作,以花客酒家事件为典型,严查严打,绝不手软。
还有个别迟疑的地市在得知了羊城专项行动的开展是以打击康志的花客酒家为突破口,都不由自主收回了侥幸的心思。
叶天南的梅花之行收到了预期的效果,和梅花市委班子座谈,又在市委的安排下,和梅花的部分华侨开了一次茶话会,一切顺利而圆满,就让他心情大好。
康孝此来,自始至终只做了两件事情,两件事情归结为一句话的话,就是被夏想玩弄于股掌之间!
叶天南踌躇满志,到了晚上,他就只带了司机,悄然来到市外南郊的季家家宅。刚到季家门口,却意外收到了一个犹如晴天霹雳的消息——季家突然取消了和他会面的安排!
拼了,只要能活着出来,说什么也要灭了夏想。
只不过……在康志和邰楚峰还没有迈出酒家的大门之时,外面传来了鞭炮一样的声响——枪声。
康志微微颤抖,一脸无奈地看了康孝一眼。
一挥手,数名警察向前先是带走了邰楚峰和白起——邰楚峰此时已经脸色惨白,别说争辩什么了,连话都走不稳了,平常欺男霸女的和-图-书威风全然不见,白起反倒比他还光棍,自己昂然走了出去——然后又有两人来到了康志面前。
羊城轰轰烈烈地开展专项行动,并将花家酒家树立为反面典型,为岭南各地市开了一个好头!康孝尽管痛恨夏想,但也不得不佩服夏想的心机,由小见大,由一起宰客事件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成功地借拳打康志脚踢邰楚峰而打开了一扇为专项行动奠定成功基础的大门。
向民新敬礼说道:“是!”
花客酒家的老板是康志,是常务副省长的侄子,以常务副省长的侄子的产业为典型,林双蓬也是被逼下了狠手。康孝至此才后知后觉完全看清了夏想的意图,高举屠刀,一刀斩下沙大包的人头,再斩落康志、邰楚峰几人,借康志是他侄子的身份立威,戴着手铐逼林双蓬屈从,一举借机正式打破专项行动雷声大雨点小的僵局。
又冷冷看了向民新一眼,康孝不无鄙夷地又想,向民新,你以为背靠夏想就好乘凉了?别太得意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夏想就滚出岭南了。即使不滚出岭南,也要拱手让出纪委书记的宝座,到时夏想还能在省委这么嚣张?
康孝一瞬间下定了决心,他要放弃以前的原则,要和吴晓阳结盟,要为了打败夏想而不惜一切代价。
再说夏想做事情不留后路,一棍子打死了沙大包,羊城的地下社会又不是只有沙大包一个,别人为了自保,也说不定会先冲夏想下手。夏想还想在羊城立威,别走路的时候不小心被车撞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