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05章 当断则断

被省长闲置的秘书,基于上就等同于告别了政治舞台。再如果米纪火在岭南呆到届满的话,米纪火在岭南一天,他就会一直笼罩在米纪火的阴影之下,永远没有重新启用的可能。
张力一时惊讶:“这盆秋海棠……好象是夏书记办公室的那一株。”
但他还是尽到了一个秘书的本分,事事达到了米纪火的满意。
一上午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张力有点焦急,太安静就是反常,一反常就有问题,因为他不是闲杂人等,他是省委二秘。
季如兰变了太多,初恋时,她纯真美好,但接触到政治之后,她争强好胜,事事不肯服输,身为女人,总想强过男人,女人何苦为难自己?张力也只能苦笑摇头,因为他自从被季如兰甩掉之后,也越来越看不透她了。
或者说,理智败给了情感。
夏想理解米纪火的立场,由米纪火出面做做康孝的工作,虽然未必有用,但比没有强,至少也表明了态度。
再想到米纪火对他漠然的态度,张力更是心中七上八下,难道说,夏书记在米省长面前,说了他的什么坏话?就是因为他和施启顺的一次联手,夏想就要让米纪火将他拿开?
终究张力性格中不安分的因素太多,而米纪火的老成持重让他深感痛苦,认为跟在米纪火身边让他英雄无用武之地。
“我认为夏书记对季家没有恶意,对你,更没有兴趣……”张力努力让他的声音平稳一些,不至于因为情绪的波动而变调,hetushu•com“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你也别再插手了。”
张力真想一走了之,但……他最终还没有迈开脚步,留宿在了花无缺。尽管他也知道,或许他义无反顾地转身离去才能让季如兰高看他一眼。
失误,不该有的低级失误!
回到办公室,看到房间中一下空荡了许多,夏想的心情也一下宽广了,原来秋海棠是张力的手笔!
一想到严重的后果,张力平常的自信和聪明都飞到了九霄云外,慌乱中,他跑到楼道中,拿出手机打给了林双蓬。
张力本来想坚持居中的立场,不偏向任何一方,但在季如兰一个电话的召唤之下,他只坚持了半分钟就妥协了——政治立场和原则败给了初恋!
张力在接到唐天云的通知时就心里闪过了强烈的念头,夏书记之所以大违常理请他也到现场,其用意是想让他看清形势,换言之,他认为,夏书记对他还抱有期望,希望他回归到正确的道路之上。
“要你管?”季如兰一如从前一样,极度不满地白了张力一眼,“再说你看问题的深度和广度还不如我,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到了省长办公室,门关着,里面隐隐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张力推门进去,侧耳一听,是夏想和米纪火在说话,他也没有多想,就故意弄出一点响声来提醒米纪火他已经就位了。
米纪火身为省长,再低调再弱势,也不可能周六周日接连两天都闲来无事。米http://m.hetushu.com省长没有闲下来,他身为省长秘书却闲了下来,就足以说明了问题!
其实平心而论,张力一开始是想和夏想走近,并且愿意为夏想在岭南的任上充当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先锋,早在内定他要成为夏想秘书的一刻起,他就认为要一心为夏想服务,也是他一直对夏想心存崇敬和好感的原因之一。
“进来。”米纪火淡淡地应了一声。
张力太低估夏想了。
张力恭敬地将茶送上,见夏想和米纪火都没有坐下,而是站着说话,二人站立的角度有点古怪,相距有点远,因为……二人的中间有一盆秋海棠。
他曾一度怀疑林康新或唐天云,却原来是张力——今天送秋海棠给米纪火,还真是送对了。
张力心中苦涩难言,在季如兰面前,他始终不能如一个男人一样昂首挺胸,而季如兰偏偏不喜欢弱势的男人,他就只能在季如兰面前永远低头了。
下午5时左右,夏想准备回家,本来就是周日,并无要事,还没出门,就有人前来敲门。
“管你什么事儿?”季如兰没好气地冷哼一声,又一侧身,再次躲过了张力的手,“别什么事情都往男女关系上想,你也太肤浅了!政治是政治,只是基于单纯的利益合作,你真让我失望。”
张力就急急来到了省委,不管有没有事情,先做出样子再说。
……
昔日湘省的意气风发的叶天南又回来了,夏想也毫不犹豫地握住了叶天南的手:“天南http://m.hetushu.com兄,我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季如兰说完之后,转身上楼,扔下一句冷冰冰的话:“下雨,路滑,楼下有空房间,你自便。”
谁知阴错阳差之下,他没能如愿成为夏想的秘书,最终却成了米纪火的秘书,多少让他大失所望。他不太喜欢米纪火过于沉闷的性格,也清楚米纪火的岭南一任,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会以低调的弱势省长示人。
作为一个政治人物,最不应该的就是被情感左右判断!张力明知季如兰有利用他的心思在内,他就是无法对季如兰硬起心肠,尽管季如兰曾经伤他如刀。
张力也清楚,他在木风事件之中所起的居中协调的作用,夏书记已经心知肚明了。想起在京城和夏书记交往的种种,再对比他现在在省委的立场,他也可以理解夏书记对他复杂而不满的心理。
“夏书记,晚上一起坐坐?别说没有时间,我可是专程从梅花紧赶慢赶回来……”第一句话,叶天南就流露出亲切的姿态,十足是老友重逢的喜悦。
季如兰不说话,不说话就表示了默认。
今晚,佳人如梦,春雨如酒,酒不醉人人自醉,张力脑中全被季如兰的一颦一笑充满,哪里还容得下思索更深层次的政治问题?而且在季如兰面前,他的视角总是过于狭窄,或许正是他一直无法在季如兰面前从容自如,才让季如兰看轻了他,最终没有投入他的怀抱。
“康孝同志肯定会有想法,我来做做他的工作。”米纪火并www.hetushu•com不想过多地介入专项行动,专项行动陈皓天是总指挥,夏想是总负责,他旁观助威就可以了。
张力一瞬间冷汗就流了出来,身为秘书没有眼色,还要领导提醒回避,就太失败了。他失魂落魄,都不知道怎么退出的房间,怎么关的门,只知道坐到座位上之后,心中翻江倒海,后背冷汗直流,后悔得要死,后怕得要命。
不料过了一会儿,房间内悄无声息了,米纪火还是没有叫他,张力坐立不安,就倒了两杯茶,敲开了省长办公室内间的门。
……
米纪火对秋海棠很满意,也很喜欢,就笑纳了夏想的一片好意。对于夏想拿康志开刀开展专项行动之举,米纪火并未评点,只是表示会和康孝做做工作。
“好了,不和你说了,你在省委以后帮不帮我都无所谓,我相信会找到更有实力的战略合作伙伴。”季如兰眨动着灵动的大眼睛,如果她现在说的是缠绵的情话,绝对是迷死不管偿命的妖精,只可惜,她口口声声不离政治,就让她的女人魅力大打折扣。
张力被季如兰一语惊醒,微一思索,就明白了其中的曲折,不由自嘲地一笑:“又被夏书记设计了,怎么这么笨?”
“也不算是被他算计了,他算计的不是你,是我。”季如兰一提起夏想就来气,气呼呼的样子很有女人味,让张力又想起了曾经美好的初恋时光,他又有点走神了。
张力……叶天南,夏想在房间中走了十几圈,脑中的思路就越来越清晰了。
正好和图书此时季如兰和夏想之间的交手,让他敏锐地发现了切入点。其实他本意是想缓和季如兰和夏想之间的矛盾,不想二人闹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夏想是他最敬重的省委领导,季如兰是他最难忘的女人,于他而言,都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怎么就脱口说出了秋海棠?在夏想到任之后,他就没有去过夏想的办公室,怎么会知道夏想的办公室有一株秋海棠?而且还一眼就认出了是夏想办公室的那一株?
一大早,张力就离开了花无缺——从季如兰昨晚上楼到早上,他再也没见到季如兰,甚至连她的声音都没有,女人决绝的时候,比男人更狠心,他黯然神伤。
张力一下猜到了什么:“康孝?”
米纪火微一皱眉:“张力,你回避一下。”
“你怎么能和他合作?”张力有点急躁,上前一步,差点伸手抓住季如兰的胳膊,“康孝是出名的老色鬼!”
“好说,既然夏书记不忘旧情,我也有一个好消息送上!”
话一出口,张力自知失言,一时惊慌之下,平常的机灵全然不见,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刚上任,一刻没有停留就直奔梅花而去,在梅花到了季家家门而不得其门而入,又迅速折返,热情高涨地提出和他叙旧,叶天南的政治手腕,一如从前一般当断则断,毫不拖泥带水。
夏想会是在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人?再者以他的级别,还真犯不着夏想在米纪火面前点评几句。夏想和米纪火会面,一为送秋海棠给米纪火,二为汇报昨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