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11章 大网铺开

叶天南此时已经完全可以确定,不但确信无疑是吴公子算计了他,而且还是故意坑他,绝非一时心血来潮。
叶天南理也未理对方,又重新收回心思,他没有多想,却不知道,来人的出现,预示着夏想的大网已经铺开。
康志到底比吴公子多一点头脑,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把就揪住了王福的衣领:“王福,你怎么会来河天?”
难道是夏想?叶天南差点惊叫出声。
但不妥协,吴公子发疯起来,说不定真将他的艳照批量印制,然后贴满羊城的大街小巷,他从此一头栽倒,再爬起来的可能。
康志就只好出马了,他不想一脚就将叶天南踢到夏想的一边,还希望叶天南能为他所用,虽然他也知道手段很下作,叶天南肯定难以咽下心头恶气。
“有话直说。”对于康志和吴公子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叶天南渐渐失去了平常的镇静,微微急躁了,“别绕弯,提出你们的条件。我走过的桥,比你们走的路都多。”
“叶部长,先别急,先坐下喝茶,慢慢聊。”吴公子摆了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又一摆手,就有人送上了拼盘和茶水,三个男人在暧昧的灯光的房间之中,不伦不类地相对而立,气氛一时十分怪异。
叶天南心急如焚,表面上却依然故作镇静,对围着他几名大汉冷眼相对,却不说一句话,因为他知道,和对方没什么好说的,对方只是奉命行事,在正主儿没有出现之hetushu•com前,说什么都是徒然,说不定还会徒增烦恼和自讨没趣。
康志见吴公子说翻脸就翻脸,忙打圆场:“有话好好说,千里做官只为财,叶部长,我和吴公子没有恶意,您别误会,也别有成见,理解万岁。”
但夏想就是久候不至,迟迟没有现身!
听到一个无官无职的取保候审的平头百姓和他讲政治问题,叶天南几乎抑制不住内心的冷笑,现在他才无比强烈地意识到,相比之下,夏想虽然打得他丢盔卸甲,但他始终敬佩夏想的为人,而眼前的两个无耻流氓,也敢大言不惭地和他谈合作?都是什么垃圾货色!
他一生在无数女人身上纵横,直到今天才发现,原来女人才是真正的无底洞,而且还杀人不偿命。
康志一进门,也是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叶部长,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手下不懂事,让您受惊了。一会儿我再安排几个最有味道的小妹好好陪陪您,您看怎么样?”
康志和吴公子对视一眼,顿时大惊。
吴公子更恼了:“叶天南,既然你又臭又硬,我就明说了,你今后和夏想一刀两断,在省委事事听从康省长的安排,再和施启顺保持一致,然后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否则的话,哼哼,让你在岭南身败名裂。”
康志到底有一个常务副省长的叔叔,一瞬间明白过来王福就是一个导火索,夏想的网,已经从天而降!
叶天南终于和-图-书等不下去了,拿起了电话,正要再打一个电话出去,正主儿终于现身了。
叶天南肺都快气炸了,吴公子和康志联合算计他,还一个个在他面前装腔作势,妈的,当年他耍别人的时候,这两个浑蛋毛还没有长齐,现在倒好,还敢在他面前装大尾巴狼!
而且他当时是请求夏想拉他一把,言外之意就是,如果夏想助他从容脱身,他肯定会全面倒向,夏想是一个聪明人,不会放过眼前的大好机会,但问题是……为什么现在还没有现身?难道是……夏想也畏惧了吴公子,或是被绊住了。
王福五短身材,形象猥琐,年纪不大,却白发丛生,三角眼,鹰钩鼻,面相十分凶恶,但在康志面前,却是一脸怂样:“康,康总,我,我,听到消息,向民新已经下达了抓捕命令,正全力组织人手抓我。还放风说,如果我敢反抗,当场击毙……”
吴公子一挥手,几人转身就退得一干二净,他嘿嘿一笑:“叶部长,误会,纯属误会。手下就爱胡拍乱拍,没想到一不心就拍到了叶部长,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不过请叶部长放心,照片一定会保管得很好,不会流露出去。”
叶天南平常也是四平八稳的一个人,论智慧,他不比夏想低几分。论沉稳,他甚至比夏想还有官威,并且作派十足,尤其是他相貌堂堂,当前一站,也是威风八面——前提是,如果穿了衣服的话。
夏想怎么还不到和_图_书?难道真的放手不理了?叶天南愈加焦急起来,如果夏想真不出现,他到底要怎样收场?向吴公子妥协?没可能,也太丢人。
康志立刻头大了,他以为吴公子多少有点政治头脑,不想才拿住别人的短处,上来就赤裸裸地威胁,也太没有一点谈判技巧了。叶天南不是可以随便威胁的一般人,他是有着丰富的政治斗争经验并且久经考验的我党的高级干部,想摆布他,需要足够的技巧。
正要说什么,见吴公子身后又闪出一人,他更是一愣……康志。
吴公子见叶天南落在了他的手里,脾气还挺硬,就老大不快:“叶天南,你最好看清形势,别高估了自己。我现在是给你面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难道夏想会弃他于不顾?叶天南回忆刚才和夏想通话的细节,似乎夏想并没有回绝,也没有一口答应,但以他对夏想的了解,夏想应该不会见死不救。
王福是沙大包之死的幕后黑手,是他亲手送了沙大包上路,原以为向民新不可能查到王福身上,没想到向民新还真有点手段,才几天工夫就摸清了脉络,但问题是,既然知道是王福所为,怎么不一举抓获王福,还能让他从容跑到河天?
对方也有意思,围着他,既不说话也不动手,更不让他走——刚才被他骑在身下的女人已经穿上了衣服,一溜儿烟跑了,跑动时,超短的短裙还露出了肉色的底裤,但在叶天南眼中,已经没有了一和_图_书丝诱惑。
叶天南猜对了,此时在隔壁房间的韩路正沉浸在温柔乡中无法自拔,还不知道他的领导已经焦头烂额了。
“说别的都没有用,吴公子、康志,我就问一句话,今天的事情,你们想怎么解决?”叶天南冷冷地问道。
由于用力过猛,王福向后一退,身上掉下来一个东西,竟是一把手枪。
可见人靠衣装一说一点不假,平常在台上威风八面的官员,脱了衣服之后,其实也是一身赘肉满身肥膘。
只可惜,门打开后,却是一个他不认识的人!
叶天南从来没有如现在一样盼星星盼月亮地盼夏想出现,正当他几乎无路可走、不知道该怎么和吴公子、康志周旋时,终于有人在外面敲门。
叶天南心中没底,万一夏想不来救他,他难道真要向吴公子妥协?显然,吴公子是想借此事要胁他,让他为他所用。相比之下,他宁愿成为夏想的马前卒,而不会和疯狗一样的吴公子合作,夏想行事有章法,手腕高明,吴公子就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和他合作,辱没了他的身份贬低了他的智慧!
又等了多时,叶天南耐心渐失,心想夏想不出现也就罢了,怎么幕后人物也不出现?他直到现在还不知道究竟是谁算计了他!
但……偏偏就是得意而奸笑的吴公子!
叶天南虽然被吴公子抓住了把柄,依然气势不减:“哼,茶不必喝了,吴公子,今天的事情,你就划出一个章程出来,我听听是不是可和*图*书行。”
现在的叶天南,已经如热锅上的蚂蚁了,平常的四平八稳已经不见,一脸怒气,满眼焦急,望眼欲穿。
……当吴公子充满奸笑的脸庞出现在门口的一刹那,叶天南一瞬间屏住了呼吸,竟然是他!
只可惜,现在的叶天南虽然也穿了衣服,却只穿了短衣短裤,别说威风了,几乎就是猥琐了。
他上前一步,拿出了诚意:“叶部长,吴公子的话虽然不太好听,但却是一片诚意,其实说实话,我们之间还是有许多共同话题的,就是我叔叔康孝,也一直很欣赏叶部长的为人和能力。”
说实话,叶天南也设想过幕后的黑手是吴公子,不过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虽然和吴晓阳没有了联手的可能,但也没有深仇大恨,吴公子何必会坑他?再者在京城期间,他和吴公子还算有过接触,他没有得罪吴公子,吴公子怎么着也不至于黑他。
吴公子还没有转过弯来,康志忽然琢磨过了味道,不好,可能是一计,他一把推开王福:“王福,你赶紧离开河天,赶紧跑路,再晚了就来不及了……”
吴公子也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眼皮一抬,问了一句:“王福,你怎么来了?”
叶天南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吴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夏想从容不迫的布局,却是急坏了叶天南。
到底事件的背后有没有韩路的伏笔,叶天南不得而知,也懒得去猜测,他宁愿相信韩路没有骗他,因为没有必要,风险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