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12章 正中下怀

好一手瓮中捉鳖!叶天南此时才算领悟到了夏想绵绵密密并且无一遗漏的手段,他心中大定,坐到了床上,自顾自倒了一杯茶,细细地品味起来。
民意民声,夏想却没有听到,因为夏想并不在现场,他还在省委坐镇。
夏想动了动炮:“中国象棋最妙的地方不在于兵多将广就一定能胜利,而在于制约和平衡,在于设局。其实下象棋的过程,就是一个琢磨对手心理的过程。”
康志终于理顺了一点思路,又问王福:“你是不是和洪飞一样,别的路都堵死了,只有通往河天一条路畅通?”
“看什么看,就你那政治智慧,看也看不懂,撑死了也就是一打酱油的。”
康志一脚将王福踹倒在地:“你他妈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要害死人!”
陈皓天若有所思地举起了棋子,半天没有落下:“如果老将同意车亲自披挂上阵,你拿什么抵挡?”
今天难得陈皓天有空闲,身为政治局委员,平常时候即使下班也是没有一刻得闲,不过如果非要实话实说的话,也就是夏想能请动陈皓天陪他下棋,整个省委,包括米纪火在内,都不会向陈皓天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
吴公子一见涌进来的四五个人,终于变了脸色:“洪飞,你们闹什么?你们怎么出来了?”
吴晓阳的手机突然响了,要是别人,他不会接听,但一见是吴公子来电,就忙向领导告了个罪,到一边接听了电话。
今天被警察包围和_图_书得严严实实,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下班路过闲来无事的人民群众,就纷纷驻足旁观,议论纷纷。
陈皓天只顾思索夏想安排的计划之中的漏洞,却忽略了夏想刚才暗示的河天健康中心里面有关键人物一说……
康志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他和夏想打交道的时间毕竟还短,不了解夏想的手段不但层出不穷,还密不透风。既然张开了口袋,将人赶进了河天,岂能再留下漏洞之理?
“车是厉害,但有时候设计好了陷阱,一个小兵就可以吃掉一个车。”夏想呵呵一笑,“再者说了,对方也许不敢出车,因为老将在羊城。”
……
“妈的,你们一群混蛋,都上当了!”康志破口大骂,“夏想设计陷害我们,你们就是诱饵!滚,都赶紧从后门滚蛋,一刻也不能耽误,再晚一步,就死路一条了。”
此时康志和吴公子已经顾不上叶天南了,康志原以为夏想久未出现,是要放弃叶天南了,没想到夏想终究还是夏想,竟然来了一手迂回之策,不但要救叶天南,还要一举将砸车之事和沙大包之死做一个了断,真他妈的有一套!
“屁!你知道个屁,羊城警察厉害着呢,就是不爱吹牛。不象有些地方,打击一两股黑恶势力本来是分内事,非要闹在全国人民都知道。全国人民是都知道了,多花了几十亿宣传费用你知道不?钱从哪里出?肯定不是从当官的腰包里。羊毛什么时候能和_图_书出在狗身上!”
“夏书记仗着在部队上有人,所以不将羊城军区放在眼里。事情又正好发生在首长视察期间,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事情肯定会越闹越大。”吴晓阳添油加醋。
陈皓天点头,出了车,然后长驱直入:“但话又说回来,如果我出车,遇马杀马,遇炮杀炮,势不可挡,你怎么防范?”
二人明是下棋,其实心思却在别处。
外面传来了高音喇叭的声音:“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投降是你们的唯一出路!从现在起,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
吴晓阳微一思忖,实话实话:“报告首长,公子名下的一处产业,被地方警方包围了。”
康志话音刚落,就又有人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不好了,前门后门都被警察包围了!”
康志一咬牙:“公子,你打电话通知吴司令,只有他带兵过来才能解围了,今天被夏想装进了布袋,跑是跑不掉了。我马上打电话给叔叔,让他在省委里面也想想办法,不能让夏想太猖狂了。”
“放了你们?”吴公子也终于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好好的,向民新突然放人是什么用意,“那你们都跑河天干什么来了?”
“别吵了,看戏就行了。”
康志想通了其中的一些曲折,是因为他一手策划了沙大包之死事件,但叶天南一时还没有弄清来龙去脉,并不知道王福的出现,意味着夏想重大计划的第一步,已经成m•hetushu.com功地迈出。
首长微微皱眉:“事情大不大?”
王福咬牙说道:“和向民新拼了,狗日的,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
首长怒道:“晓阳,你派人去露个面,让夏想看到军方的态度。”
“河天健康中心是地方产业,归羊城管辖,再加上河天健康中心里面万一有关键人物,和平年代,大兵就敢在政治局委员的眼皮底下乱来?万一闹大了,军委领导来羊城军区视察的意义就大打折扣了。”夏想飞了相,挡住了陈皓天的杀招。
“公子,向民新放了我们……”洪飞满头大汗,也不知是心里紧张还是因为跑得过急。
又见一下涌进来四五个人,叶天南不由自主后退一步,心中对夏想的期盼更是前所未有的强烈……夏想,人民的好书记,你在哪里呀,你在哪里?
“君子不夺人之爱。”首长摆摆手。
夜色降临了,河天健康中心门口围满了不明真相的群众,都在指指点点,对无数便衣和正装警察将河天健康中心的正门和后门围了个水泄不通而大感好奇,生活之中总是缺少刺激,而且人人知道河天健康中心能在距离省公安厅不到300米的黄金路段一开几年而没人查,肯定后台硬得很。
……
叶天南惊讶不已,闹的是哪一出?正疑惑时,外面又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一下涌进来四五个人,倒着实吓了叶天南一跳。
“说大可大,说小可小,就是夏想想要达到什么www•hetushu•com样的政治目的了。”吴晓阳时刻不忘诋毁夏想的形象。
老将显然指的是军委领导,车……当然就是吴晓阳了。
康志见王福带了手枪,更是脸色大变:“王福,你是一头蠢驴!来河天……带枪干什么?”
和夏想一起下棋的不是别人,正是陈皓天。
吴公子现在也明白了过来,恶狠狠地说道:“妈的,夏想真有一套,不过他别想得逞,只在军队一到,警察就是草包了,他今天不但出不了气,救不了叶天南,还会栽一个跟头。对了,看紧了叶天南,想跑?没那么容易!”
吴晓阳尽力掩饰眼中的一丝得意:“是,就按首长的指示办。”
“羊城的警察也不软蛋了?也敢亮枪了?不容易,还能活着看到羊城警察立威的一天。”
王福点头:“没错,到处是便衣,都堵了。”
……
“首长喜欢,就拿去好了。”吴晓阳大方地说道。
首长察觉到了吴晓阳的异常,关切地问:“晓阳,出什么事了?”
不断地有消息汇总过来,唐天云忙得团团转,林康新也过来帮忙,二人不停地接电话,不停地发布命令、传递信息,相比之下,夏想倒是气定神闲地在下棋。
“我们想跑路,却跑不了,路都堵死了,只能来河天,请公子帮我们想想办法,赶紧离开羊城。”洪飞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几人,“几名兄弟的小命,都拜托公子了。”
如果让叶天南知道其实此时夏想已经布局完毕,正在有条不紊地http://m.hetushu•com收网,他估计会不慌不忙地坐回床上,然后津津有味地喝茶,只不过现在的他别说喝茶了,汗都顺着后背不停地流。
一听电话,吴晓阳的脸色顿时变了。
为首者是一个留着分头戴着眼镜的文明年轻人,怎么看怎么不象流氓黑社会,但洪飞又确实是道上混的——就是他带头砸了夏想的沃尔沃S60,吴公子之所以一见他就大为震惊的原因是因为洪飞等人被抓进了局里,怎么现在都出来了,而且还出现在了河天?
吴晓阳正在陪军委领导在南国之春漫步。
“又是夏想?”首长明显面露不悦之色,“这个夏想在湘省就和部队上闹过矛盾,到了岭南,怎么还这样?”
“夏想,你走的是一步险棋,万一对方看出你的漏洞在哪里,铤而走险,你不就输了?”陈皓天跳了一步马。
军委领导交口称赞吴晓阳的品味:“晓阳,南国之春不错,真是不错,好山好水好风光,我看你在羊城乐不思蜀了。”
首长哈哈一笑:“你舍得南国之春?”
刚才叶天南看到地上有枪,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他虽然高官在坐,还真没有面对黑洞洞的枪口的经历。现在见康志惊惶失措,王福穷凶极恶,他终于心里没底了,万一出现了不可预知的意外,擦枪走火的话……他不敢再多想了。
吴晓阳陪着笑:“我还是愿意进京跟随在首长身边,也好经常能听到首长的指示。”
……吴晓阳自以为得计,却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正中夏想下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