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18章 步步逼近的危机

还好,虽然吴晓阳调走了许冠华,却遗忘了木风——也许是真忘了,也许不是忘了,而是留了一个伏笔。
二是季老爷子在事后向军委发话了,将吴晓阳在羊城的腐败行径捅了上去。季家在军委的影响力极大,甚至不比老古差上几分。季家一直对吴晓阳在羊城军区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今突然态度大变,立场鲜明地支持对吴晓阳进行调查,就让军委支持调查吴晓阳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性逆转。
季如兰虽然不如肖佳一般天生媚骨,但她自有她与众不同的风韵,妩媚而不轻浮,挑逗而不轻佻,难得的是一个矛盾综合体。
老古的电话让许冠华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程度超出了他的预期,他和木风商议之后,决定近期让木风时刻在暗中保护夏想的安危,遇到紧急情况,必要时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证夏想的人身安全。
“你是关心我了?”季如兰对夏想的提醒丝毫不放在心上,反而嘻嘻一笑,“你也紧张我了,真好玩。”
听到夏想汽车发动的声音,季如兰才确信夏想还真是说走就走,她气得脱了鞋子,扬手扔向了门外:“我不是政治人物,我是一个女人。”
季如兰见夏想神情不对,也收回了旖旎心思:“还好了,除了小区的保安之外,还专门配备了两个保安两个保姆……怎么了,你很紧张……”
保护夏想的安危就成了眼下的当务之急。
事态正越来越滑向失控的边缘。
季如兰的胳膊细www.hetushu.com腻而光滑,夏想恍然不觉,季如兰却被夏想的大手紧紧抓住,一下心乱如麻,以为夏想要对她如何,竟然心如鹿撞,不知所以。
许冠华的想法是美好的,安排是周密的,但敌人也是狡猾的——吴晓阳一句话就又将他调往了蓝海,正是调虎离山之计。
季家,现在也是吴晓阳的眼中钉。
夏想车速不快,想甩开对方也不能,因为他的车是1.6T的发动机,不是3.0T的顶配款,而且市区内堵车严重,想快也快不起来。不过看对方的意图,似乎只是想知道他去哪里,而不是在市区对他下手。
穿了一身长裙的季如兰,娴静而优雅,头发轻挽,脚下轻迈,行走之间,如行云流水,又如风摆杨柳,无一处不美到极致。已经全然恢复了神气的她,面色红润,气色大好,笑意盈盈地说道:“夏书记大驾光临,小女子喜不自禁。”
夏想平常即使不对季如兰的妩媚有所表示,也会适当有所反应,今天却一把拉过季如兰的胳膊,快步带她进入别墅。
夏想却不解风情,毫不在意她的女人心思也就算了,还说走就走,视她今天的精心打扮如无物,女为悦己者容,她尽管不愿承认精心打扮是为了搏夏想一笑,但也期望夏想赞赏几句……季如兰就生气了:“你不陪我吃饭,我就不负责将话传达。”
说来也不怪木风,夏想今天和季如兰会面是临时起意,而木风今天也被人牵绊了,牵绊他http://m.hetushu.com的人正是施启顺。
一开始夏想并不认为吴晓阳会对季家出手,但今天的事件表明,对方跟踪他一路来到湖边别墅,而且对方尾随的过程中,毫不慌乱,显得颇为轻车熟路,就说明了一点,对方先期对季如兰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摸底!
夏想一下站了起来:“季如兰,你醒醒,吴晓阳就要动手了。”
……
“别胡闹了,一点儿也不好玩,很危险。”夏想微有怒气,季如兰太自以为是了,以为羊城乃至整个岭南真是季家铁打的地盘了?以为真没人敢拿怎样?她错了,吴晓阳在对他动手的同时,说不定也会同时对季家下手。
“康省长,节哀顺变……”本想安慰康孝几句,话一出口,吴晓阳忽然悲从中来,顿时老泪纵横,一脚踢飞了价值近十万元的茶几,“他妈的夏想,混蛋,我和他势不两立,一定要杀了他!”
正是因为想通了这一点,夏想才又出现在湖边别墅,出现在季如兰面前,他必须和季如兰说个清楚,也是他故意引对方前来的目的所在,想用事实说服季如兰,让她警醒,也借她之口提醒季老爷子留神吴晓阳的疯狂。
几乎可以说,夏想成功地利用健康中心的事件,让季家的巨手成为压垮吴晓阳的最后一根稻草!
“对我说也一样。”季如兰眼媚如酒,笑意如柳。
……
以后不管是私事还是公事,都要带警卫才行了,夏想悄悄拿出手机,调整了角度,对着后视镜拍hetushu.com了几张照片,勉强可以看清后车司机的真容,也好留存让人辨别。
吴公子从动物降低到植物之后,又从军委传出吴晓阳可能被解职的风声,许冠华欣喜之余,立刻想到万念俱灰之下的吴晓阳,有可能会最后舍命一搏,临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人,夏想,就是吴晓阳心目中的最佳人选!
老古亲自打来电话,再三叮嘱许冠华,让许冠华睁大眼睛,不能有任何闪失。以前解职一名中将,往来会风声极严,不可能提前透露。但此次却有人故意放出风声,居心不良,其用意不是提醒吴晓阳逃跑——身后军人,吴晓阳很难如地方官员一样叛逃——而是军委高层有人想借吴晓阳之手,除掉夏想!
对方倒有耐心,不慌不忙一路跟随,一直跟到湖边别墅的不远处,似乎还十分嚣张地对着湖边别墅拍了照,才调头离去。
上次木风在许冠华的安排下,暗中跟踪在宋刚身后,如果宋刚胆敢对夏想不利,木风不惜当场将他击毙。
吴晓阳可能会孤注一掷对夏想不利,不但陈皓天心中担忧,许冠华和木风也对夏想的安危时刻牵挂于心。
夏想刚停好车,季如兰就迎了出来。
正是季如兰的任性,险些酿成了大错!
季家有两件事情让吴晓阳恨之入骨。
季如兰今天精心打扮了一番,确实也是想真心感谢夏想。也是怪了,当时就夏想能为她带为心灵上的慰藉和安宁,所以事后她特别想见夏想一面,也是想再和夏想品茶赏花,共享www.hetushu.com一段美好时光。
夏想也不客气,随手接过衣服,放到一边:“别说衣服,请你帮我打通季老爷子的电话,我有话要对他说。”
“刚才路上一直有人跟来,他们一直跟到外面,应该看到了我和你见面,还拍了照……”夏想也不是想故意将对方引到湖边别墅,“你以后小心一点,要加强防范措施。”
更可惜的是,季如兰一气之下,还真没有将夏想的话转达到季老爷子的耳中。而季老爷子正好偶感风寒,卧病在床,对外界之事少了关注。
可惜,夏想没有听到她的话。
夏想已经意识到,他可能面临着从政以来——不,应该是有生以来——最严峻的考验。
梅花在羊城以东,祸水东流一说,相信以季老爷子的智慧能够立刻明辨是非。
夏想的声音够大,一下惊得季如兰后退了一步,她一脸愕然:“你……你有毛病呀,想吓人?吴晓阳动什么手,他都败得不能再败了。”
“去他的后备力量,别说他,就是整个国家在我眼中,都不如我儿子重要。早知道今天,我该和别人一样,自己在国内戴红帽,让儿子在国外逍遥多好!”吴晓阳顿足捶胸,痛不欲生,“康省长,你不用担心,不要让你出面,你只需要在需要的时候,将夏想的行踪告诉我就可以了……”
不但他意识到了这一点,老古也想到了。
夏想脚步不停,朝身后一摆手:“别意气用事,知道轻重缓急才是一个政治人物的基本素质,我先走了。”
“是不是我让和_图_书你感觉到危险了?”季如兰犹自沉迷在自己的女人魅力之中,并未清醒,又拿出一件衣服,“上次弄脏了你的衣服,我赔你一件新的。”
不管怎样,许冠华才离开羊城,夏想今天的出行,木风就没有跟在身后。
一是季老爷子出面阻挡吴晓阳进入河天健康中心,虽说都是各自为了自己儿女,但季如兰安然无恙,而吴公子成了植物人,吴晓阳必定会连带痛恨季老爷子的横插一手。如果没有季老爷子的阻挠,或许他可以早一步进入健康中心,吴公子也许就不会植物式生存了。
进了房间,夏想却放开了她,肃然说道:“如兰,你的别墅,安全措施好不好?”
康孝被吴晓阳的突然暴起吓了一跳:“吴司令,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夏想可是省委副书记,是后备力量……”
就在夏想离开湖边别墅的当下,南国之春,春色已败,一片灰暗。
但宋刚却只是在黑暗中观察了一会儿,就悄然消失了。木风又跟了一段,却跟丢了,他就知道,恐怕宋刚发现了他。
“请你转告季老爷子一句话……”夏想懒得再和眼前这个过于迷恋自己女人魅力并且自以为是到烦人程度的女人废话,起身就走,“吴晓阳临死反扑,有可能祸水东流。”
许冠华离开之前,特意打了电话给夏想,再三请求夏想务必注意人身安全。
吴晓阳坐在沙发之上,悲容满面,苍老了不止十岁!他对面坐着依然萎靡不振的康孝,几天时间,康孝几乎变了一个人一样,整个人都失去了精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