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23章 家事国事

凌晨时分谁会没有礼貌地打来电话?夏想迷迷糊糊拿起手机,也没看来电,就“喂”了一声,听到话筒中传来曹殊黧喜不自禁的声音。
“第三件事情……”吴老爷子特意停顿一下,让夏想本来已经紧张的心情更加紧张,以为老爷子还会有更重大的事情宣布,不料老爷子只是微微一笑,“该让若菡回来了,我和才洋,都想她了。现在能说动她的人,只有你了。”
夏想当然也不会盲目乐观,毕竟吴晓阳在羊城经营多年,而且军人对上级命令的服从是死忠,吴晓阳对羊城军区的控制力度,估计要比他想象中还要大。所以,尽管他处处提防,并且小心应对,还是有可能出现不可预知的情况。
天一亮,夏想就接到了叶天南的电话,说是总理已经安排好了时间,请他立刻过去。夏想也不敢耽误,动身启程。
而总理之所以和他见面,恐怕还和岭南之事有关,或许说,和吴晓阳有关,和西南有关。
老爷子一脸严肃,夏想心中一惊,很规矩地坐了下来。
夜深了,夏想到楼上连若菡的房间睡下,明天要和总理见面,然后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可以返回羊城了。
夏想回到吴家的时候,已经半夜时分了。
“也将若菡母女一起接回来吧,家人都想她了,她一个人总在外面,也是让人牵挂。”夏想也很想曹殊黧和连若菡,只不过他现在身处危险之中,即使二女回来,也最好留在京城。
http://www•hetushu•com吴才洋难得也流露出温情的一面,点头说道:“若菡也是,一人去了美国,经常大半年也不打一个电话,让人牵挂呀。”
“我想你了,想回去了。”曹殊黧的声音忽然低落了下来,“有时想想,陪两个大小男人一起成长,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夏想倒不计较连夏的发展方向,只要他自己喜欢就好,从政或经商,或是做学问,都由他。
曹殊黧的兴奋之中,微有羡慕之意:“真羡慕连姐姐的自由自在,有时想想,人就是有一失便有一得,要是我和她换换位置,我也可以再生一个女儿或是儿子了,是不是?又或者,你对我会更偏心一些,是不是?”
吴老爷子摆摆手:“不用谢我,对事不对人。曹永国应该有一个副国级待遇,他不亏欠国家,国家欠他的。”
夏想也清楚一点,吴晓阳此次不会硬碰硬,也想精心布局一次,不但想让他掉进坑里,恐怕还有意趁机埋了康孝。康孝不相信康志和吴公子是自相残杀而死,吴晓阳肯定相信。
吴老爷子也是喜不自禁,精神大好,哈哈大笑。
“曹永国是我见过的省委书记中,最廉洁自律的一人,就是有一点,用人失察,识人不明,他被人抓住的把柄,是客观事实,不能否认!”老爷子的语气很严厉,“但如果因此就毁他一世的清名,也是小人所为,我不会答应。”
hetushu•com“嗯,我想也是,总在外面总归不好,再说,某人肯定也想得不行了。”曹殊黧故意逗夏想。
女儿的出世,也让夏想的京城之行在紧张之中,蓦然闪现出令人惊喜的亮点。不止是他,吴老爷子、吴才洋都高兴得一夜未睡。
总书记担心夏想能否平安过关,就在于此!
还好,夏想也不是没有一点底气,也并不没有实力,他也在步步为营为吴晓阳挖下一个巨大的坟墓,用来埋葬吴晓阳最后的痴心妄想。
怕是吴老爷子培养他成为政治人物的愿望就要落空了。
到了吴家,虽然半夜时分,但吴家依然灯火通明。
“连姐姐生了一个女儿,母女平安!”
本来已经入睡的吴家家宅,忽然就又灯光通明,吴老爷子和吴才洋都起来了,欢天喜地,尤其是吴才洋,乐得合不拢嘴,全然没有了一个人人敬仰的中组部部长的形象。
“夏想,你来了。”老爷子微一点头,伸手一指沙发,“坐,我有话对你说。”
夏想暗吃一惊,吴老爷子的话大有深意,难道说有可能发生什么重大的突发状况,甚至会出现严重的两极对峙,然后家族势力必须出面表态才能力挽狂澜?
恐怕还是一样,因为在他的心目之中,曹殊黧是左手,连若菡是右手,是一个男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两朵爱情之花。
总书记对他的担忧,也不是来自中央高层的打压——作为唯一一名通过中纪委严峻考验的www.hetushu•com省部级高官,夏想在经济问题上无懈可击——而是对他一路走来提拔的下级不大放心,担心有人会拿出对付曹永国的手段来如法炮制对付他,就有可能对他的前景造成不必要的阻力。
“第二件事情,在合适的时候,你可以代表吴、梅、邱、付四家,对外表明对总书记的支持。”
还要借吴晓阳来引蛇出洞,以便让更大的幕后黑手现身,从而让早有准备的老古一击必中。
但古秋实盛情难却,夏想只好接受他的安排。
夏想无语,女人一生就活在感情之中,爱情、亲情,看待任何事情都从感情的角度出发,真拿她们没有办法。不过也别说,如果曹殊黧和连若菡真的互换位置的话,他到底会更疼爱谁多一点?
不是他在岭南的专属警卫,而是古秋实特意在京城为他安排了几人,以便保护他的安全。实际上以夏想的想法,在京城应该不会有事,吴晓阳再有能力,也不可能将手伸到京城,更不会在京城地界就敢动手。
夏想很感动,感受了浓浓暖意和家的温暖:“谢谢老爷子,谢谢吴部长。”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他作为家族势力的核心人物出面表态,再好不过了,可退可进。
也不知和总理的见面,会谈及什么重大问题。夏想隐隐感觉,随着风向的大变,总理的立场也在悄然地发生了变化,甚至有可能是……巨大而惊人的变化。
“什么?”夏想一下没有清醒过来,谁生了一个女儿?www.hetushu.com片刻之后才一下被一阵喜悦淹没,连若菡又生了一个女儿,他又要当爸爸了!
“中组部也不会认可。”吴才洋也坚定地表态说道。
“确实想你们了。”夏想装傻,一句你们就都代替了。
奔波了一天,夏想还真是乏了,躺上就睡着了,才睡了不到一个小时,电话就急急地响了。
而以夏想对吴晓阳的了解,睚眦必报的吴晓阳表面上和康孝合作,暗中肯定对康孝恨之入骨,康志已死,吴晓阳如果不拿康孝出气,他就不是吴晓阳了。
一进门就发现不但吴才洋没睡,吴老爷子也没睡,显然都在等他。
“我有三件事情要对你说。”吴老爷子说道,“第一件事情,是曹永国的事情。”
唐天云在岭南驻京办也没有闲着,按照夏想的吩咐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布局,同时也向岭南省委进行了情况通报。夏想自然不会坐等吴晓阳的出手,他也在精心设局,卖力挖坑,准备一举将吴晓阳活埋。
就连和夏想的交流也不如以前多了,经常一个人埋头看书,学习倒是很用功,偏爱历史和古典文学,对政治和经济的兴趣很淡。
……
夏想心中大跳,他和吴家有十年的关系了,吴老爷子也好,吴才洋也好,尽管慢慢接受了他和连若菡在一起的事实,但对曹殊黧、曹永国,从来只字不提,今天却主动提及,可见曹永国的事情,确实惊动了不少人。
夏想心中温暖,曹殊黧和连若菡之间的关系,不是姐妹胜似姐妹,和_图_书再也没有第二人能如连若菡一样让她在心中毫无芥蒂地视为姐妹。
至于今天和总书记的会面,也算是达成了一致意见,许多话总书记当然不会明说,但夏想已经心里有数,古秋实提议他来京城暂避风头的提议,总书记提也未提,可见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总书记,并不认为他会惧怕吴晓阳。
吴家上下,沉浸在喜悦的海洋之中。
吴才洋年纪也大了,越来越注重权力之外的人间亲情,也幸好有连夏陪着他和老爷子,也算有了慰藉。不过连夏似乎不如夏东省心,越长大越沉默,似乎很有自己的内心世界,不怎么和人交流。
夏想下楼,不顾深更半夜很不礼貌,大声说道:“老爷子,吴部长,若菡生了一个女儿,母女平安!”
唐天云不便一直跟在身边,就去了岭南驻京办等候,夏想就自己开车。虽是自己开车,但身前身后的不远处,都有警卫保护。
夏想也相信,因为他在听取向民新的汇报时已经得知,吴公子和康志所中的子弹,并非警方枪械。
有了吴老爷子金口一诺,只要再做通季家的工作,岳父的副国级待遇就板上钉钉了,夏想重重地点了点头。
用人失察的失职,可大可小,全因提拔的下级所犯下的错误而定。如果夏想提拔的一人官至正厅,犯下了严重的经济问题,对夏想的前程带不来多大的影响。但如果是夏想的亲信通敌卖国,夏想必定会受到连累。
“好了,不和你说了,就报个喜讯,我赶紧去看若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