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27章 幕后较量

临死,宋刚都没有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只来得及骂了一句:“妈的,豆腐渣工程害死人!”如果有机会让他重生的话,他重新站回到楼顶上,肯定可以发现,他站立的地方不知被谁挖了一个坑。
宋刚一直是吴晓阳的一把利剑,夏想早就心里有数,上次他去季如兰的湖边别墅,身后有人跟踪,他偷拍了照片之后,让许冠华和木风辨认,他才知道宋刚是吴晓阳最得力的亲信之一。
康孝惊呆了。
许冠华也说:“如果只比武力值,我和木风恐怕还真不是焦良、孟赞的对手。”
现在好了,宋刚终于挂掉了,吴晓阳也眼见大势已去,胜利在望的喜悦让他一扫来到羊城以来的浊气。
省委副书记怎么会在省委书记的办公室?
微微遗憾的是,康孝吓破了胆,当起了鸵鸟。康孝的逃避就让宋刚之死有可能引发的急转直下的转折,多了不可预期的变数。
等康孝的背影义无反顾地离开之后,夏想才无奈摇了摇头,他试图挽留康孝的努力失败了!
不出意料,也将会是对他造成重大威胁的人物之一。或者说,宋刚有可能会亲自执行对他狙击的任务。
庄园的名字叫什么,夏想没记住,因为他的注意力全被木风的兴高采烈吸引了。
“查清楚了,焦良、孟赞出动了。他们是吴晓阳的王牌,在全军大比武中,焦良还获得过第二名的好成绩,当时我还和他比试过,没能赢他。hetushu•com”木风一提起焦良和孟赞,就由衷地露出了敬佩之色,虽然分属不同阵营,但他毫不掩饰对高手的佩服,“厉害,几乎是全才,擒拿、枪法,几乎样样精通。前段时间去南海执行秘密行动,现在被吴晓阳紧急调回身边,不是好事。”
被夏想一语点破,康孝老脸一红,踌躇了片刻,还是一咬牙:“希望省委认真考虑我的申请。”
“康副省长,辛苦了。”夏想一脸淡然笑意,伸手和康孝握手,“有事要向陈书记汇报?”
夏想胸有成竹地笑了:“康副省长太天真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他躲进了疗养院就以为万事无忧了?”
上路不久,夏想的警卫就发现了身后有人跟踪。对方跟踪的手法一般,也没有刻意隐藏行踪,似乎是有意让夏想一行发现一样。跟了一段时间,对方就拐弯了。
夏想是好心,是不想康孝在现在的敏感时期做出让人误解的举动,不想康孝情急之下,还真是糊涂了,他以为他现在跳到圈外,就会洗脱干净,就能让吴晓了不再怀疑他?
现在夏想出行,必带警卫。不带不行,首先陈皓天不答应,其次米纪火也再三交待,如果夏想不带警卫出行,他就向古秋实告夏想一状。夏想无奈,领导的关怀必须领情,他就一改以前随意的作风,而变得事事谨慎了许多。
许冠华对来电深信不疑,因为打来电话不是别人,正是http://m•hetushu.com夏书记在岭南的亲信李逸风。
康孝大错特错了,越是此时越需要保持冷静,并且继续按兵不动,才能让对手看不透。而他却急急请长期病假,会更让疑心极重的吴晓阳怀疑他在背后做了什么手脚,请假……不过是欲盖弥彰的伎俩罢了。
秘密指令发出之后,由许冠华策划、木风亲自执行。
就在夏想将照片传给许冠华和木风之后,在许冠华向老古做了请示汇报,就迅速达到了一致意见——先下手为强,务必抢在宋刚在夏想背后开冷枪之前,送他上路!
不用说,宋刚的目标是他。
木风很高兴,一见夏想就喜形于色,要不是许冠华在场,他说不定会拉着夏想说个没完。也可以理解,木风在羊城压抑太久了,被吴晓阳处处压制,又被宋刚一直狼一样盯着身后,他能舒心才怪。
许冠华当机立断,和木风通了一个电话,木风立刻悄然动身来到了蓝海,速度之快,还抢在了康孝和宋刚前面。
晚上,微风习习,暖意融融,夏想在许冠华和木风的陪同之下,来到一处庄园共进晚餐。
康孝迟疑片刻:“夏书记,我最近身体很不舒服,想向省委请一段时间病假,希望省委批准。”
木风反倒一笑:“现在又不是全比武力的年代了,再说有夏书记的神机妙算,还能让吴晓阳得手了不成?”
夏想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想等康孝回心转意,见康孝心意已hetushu.com决,不由暗暗叹息一声,不过还是多问了一句:“康副省长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宋刚之死,并不能打消吴晓阳的报复心理,夏想自然心知肚明。宋刚之死若是利用得当,可以成为一个力量对比的至关重要的转折点。
一天后,省委正式批准了康孝的申请,康孝在获得省委批准之后不到一个小时,就住进了位于羊城北郊的省委疗养院,摆出的架势似乎是真要安心养病一样,而且还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
“夏书记,下一步怎么办?”许冠华对康孝当起了缩头乌龟很是不满,“可惜了,康孝吓怕了,不敢出头了。”
“陈书记刚刚临时有事,下楼去了,临走时交待,说是如果康孝同志前来汇报工作,就由我先出面接待一下。”夏想越俎代庖,竟然直接大言不惭地在省委书记办公室代为行使省委书记的职权。
夏想笑而不语,微微点头,意思是他早就知道了。
不料还没有安排妥当,吴公子意外翘辫子了,形势突变之下,康孝意外到蓝海视察工作,就在康孝起身的同时,宋刚的身影也在羊城同时消失。
康孝视察第一天,宋刚假扮康孝的随从,登上了烂尾楼的楼顶,查看了地形。当天晚上,宋刚再次潜入大楼,进行精确计算,也不知道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不是说宋刚让他意外坠海,怎么在楼顶的所作所为象是要对他进行暗杀?
宋刚之死,不能说完全和夏想www.hetushu.com没有一点关系,也是关系不大,因为自始至终,从设计到出手,夏想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只不过人算终究不如天算,第二天,当宋刚认为差不多可以布局完毕之时,出现了意外——当他凌晨时分再次登上楼顶,准备最后一次部署,原本坚固的楼顶突然塌陷,可怜一世英勇的宋刚一脚踩空,从楼顶直直摔下,当场摔得粉身碎骨。
夏想没接康孝的话,而是倒了一杯茶水,亲自递到康孝手中:“康孝同志,你的辛苦陈书记看在眼中,记在心里,我也心里有数。但现在正是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能撂挑子。你的身体一向健康,我才看了你一周前的体检报告,各项指标很正常。身体应该没事,怕是心里有事了……”
“那你向省委提交一份书面申请。”夏想语气淡淡地说了一句,“等陈书记回来之后,我会转告他。”
说不定陈皓天就是摆出置身事外的态度,让夏想全权处理岭南即将刮起的大风。
只可惜,不管夏想是暗示还是开导,康孝全然不听,他就只能爱莫能助了。
“是呀,是有点事情……”康孝有点语无伦次,他从来都没有现在一样觉得眼前的夏想让人深不可测,并且心生恐惧之感,搪塞几句,也顾不上客气,忙问,“陈书记怎么不在?”
“我已经考虑好了。”康孝认定夏想是拿着鸡毛当令箭,故意卡他的脖子,无非是想借手中的权力将他强行留在省委,好让他成为靶子http://www.hetushu.com。他不管了,他说什么也要远远逃离是非之地不可,宋刚之死对他造成的触动太大,让他意识到在高级别的碰撞之中,他稍有不慎就会成为炮灰。
许冠华也笑了,木风在经历了几次事件之后,也成熟多了,不再动不动就用武力解决问题了,值得称赞。也别说,在解决宋刚威胁的问题之上,木风手法娴熟,不但不动声色地就将隐患解除,而且还埋下了分化康孝和吴晓阳的伏笔。
许冠华却没有初战告捷先庆功的放松,陪夏想、木风进入房间之后,关上门才悄声说道:“刚才路上有尾巴。”
康孝却没有震惊,只是不知所措,因为他是来向陈皓天请长期病假来了,陈皓天到底是真的不在,还是故意避而不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夏想却如拦路虎一样拦在前面,他是绕过去,还是直接向前冲……只一想就得出了结论,他还真绕不过去夏想。
许冠华还没有推测出其中的关系之处,就接到了一个关键的电话,电话中,对方告诉他康孝到蓝海视察工作是掩护,真正目的是替宋刚开路。而宋刚前往蓝海,是想制造一起意外事件,想让一人意外坠海身亡。
许冠华百思不得其解宋刚的举动,他当然不知道,宋刚确实是想让他意外坠海身亡,在楼顶的举动,只是故布迷阵,并且为康孝挖坑。
不对,省委副书记可以在省委书记的办公室向省委书记汇报工作,但问题是,省委书记不在,省委副书记却单独在,是什么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