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31章 敲定大势

“祸水东流……很形象,也很现实,而且很有实际意义,不是骇人听闻,我信了。”季长幸站了起来,迈步向外面走,季如兰伸手想去搀扶,却被他挥手推开,“你先准备一下午饭,今天我要和夏书记喝两杯。”
季长幸哈哈一笑:“好,说得好,我就喜欢将丑话摆到前头。我向你保证,如果如兰再胡闹,我就将她交由你处置。”
夏想不说话,也没解释他刚才对张力的呵斥,随他去,他现在对张力已经彻底失望,不再将张力当成什么关键人物,如果张力再继续跟在季如兰身后捣乱,对不起,他保证张力将会在不久的将来葬送政治生命。
季如兰在一旁低着头,似乎是很诚恳地接受了季长幸的教诲,但她眼中闪动的狡黠的光芒骗不了夏想的眼睛,夏想现在太了解季如兰了,甚至比季长幸还了解。
夏想对张力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
“不敢,我怎敢让季小姐配合我……”夏想的客气之中,有疏远和不满之意。
夏想也附和一笑:“还是算了,我可不敢拿季大小姐怎样。”
林双蓬一脸紧张地望向夏想:“夏书记,怎么样了?康副省长是否安好?”
“你让双蓬的传话,我收到了,也批评了如兰太任性,不知道轻重缓急,希望夏书记不要在意她所做的一些昏头昏脑的事情。”
季长幸走累了,坐到了一株合欢树下,说道:“夏书记,有一件事情我要和你当面和*图*书说个清楚,吴晓阳对季家有意见,我心里明白,他不但会记恨我挡在门外不让他进门,还会因为季家在军委为他最后的落马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而耿耿于怀,所以,吴晓阳如果临死反扑,你是首当其冲的第一个,季家就是第二个。”
夏想的话也不好听,等于是威胁季长幸,如果季家再不约束季如兰,就别怪他借力打力,让吴晓阳的矛头指向季家了。
话……确实难听了一点,但却是在大实话,夏想倒也可以接受,政治就是政治,不会讲情面请人情,而是无比现实的利益。
季长幸摇头说道:“就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算了,我也不问了,走,去吃饭,看今天如兰为了招待你,做了什么丰盛的饭菜。”
林双蓬并不清楚康孝失踪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只不过三天来一直提心吊胆,他当然焦急万分,毕竟他是康孝失踪的事件的第一负责人。
季长幸才发现张力不在了,有点奇怪:“明明说好张力要向你当面认错,怎么又走了?”
熟悉季如兰手法的他一口品下就得出了结论,此茶,正是季如兰亲手泡制。夏想早就听说过季如兰的脾气,只由被她认定为贵宾的人,她才会亲手泡茶,否则即使是省委领导亲临,她看不入眼,也不会亲自动手。
其实是不想让季如兰听到他和夏想的谈话。
“夏书记……”张力很恭敬地替夏想打开车门,“季老有http://www•hetushu.com请。”
夏想冲叶天南微一点头:“天南,你来说说……”
从门外到别墅大门,也就是几十米的距离,张力似乎有许多话要说,紧紧跟在夏想身后,一边走,一边小声说道:“夏书记,上次我和如兰去了南国之春,参加了吴公子的纪念会……”
夏想并不多看她一眼,恭敬地向季长幸问了好。
夏想从来没有当场甩过一名下级,平常即使对手下发火,也会保持一定的克制,今天却是第一次对张力大发雷霆。或许也是张力不停地左右摇摆终于让他对他完全失望,又或许是他一直对张力寄予厚望,却发现张力始终没有走到正确的道路之上。
可以说,张力如果因此而终止政治生命,全因季如兰胡闹之故。
季如兰一身长裙,长发散开,如波浪一般飘在身后,娴静如处子,尤其是她低眉顺眼的样子,任谁也无法将她和刁蛮任性联系起来,但实际上,一个人的外表最能让人产生误判,季如兰淑女形象的背后,不但凡事斤斤计较,还喜欢无理取闹。
“年轻人,还有一件事情我不太明白,可不可以请你给我上上课?”季长幸由衷地赞叹,“明明你已经被吴晓阳逼得手忙脚乱了,但突然之间,康孝就失踪了。康孝一失踪,就为你争取了三天的宝贵时间,我得承认,这一手就如神来之笔,告诉我,康孝到底去了哪里?”
季长幸摆摆手:“你对http://www•hetushu.com如兰有意见,我可以理解,我也很生她的气。你来之前,我已经狠狠地骂了她,她也意识到了错误,向我保证不再乱来,还有,我也批评了张力,让张力站稳立场,别跟着如兰胡闹,咦,张力怎么不在了……”
“如兰……太任性了,我的话她也不听了,夏书记,你不见怪她,她其实就爱胡闹。”季长幸也许是大病的一场的缘故,心气也不高了,和上次见面时的姿态截然不同,“在人性善恶的把握之上,她比你差了太远。如果她能配合你的行动,才是季家之福。”
季长幸说完话,目不转睛地看向了夏想。
直到走进房间,也没再见到张力跟进来,甚至一直等他离开湖边别墅的时候,也没有再见到张力的出现,或许张力真被他打击得无颜见人,又或许是张力怒了,不管怎样,夏想并未在意张力的去向,却不知道他今天的勃然一怒,对张力造成了怎样的心理冲击,又引发了怎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夏想并不放慢脚步,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并不答话。
不止唐天云在,林双蓬、叶天南、林康新等人都在,今晚是康孝失踪的最后期限了,如果康孝再不现身,明天一早,就会正式上报中央,那么形势就会大变,先前的努力将会全部付诸东流!
“请季老允许我先打一个埋伏。”夏想双手一伸,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动作,笑道,“出其才能不意。”
和-图-书想下车,漫不经心地看了张力一眼,心中对张力的好感瞬间消失殆尽,也不和他说上一句话,只微一点头,就当前一步迈出。
夏想就点头说道:“我就算为了保命,也要和吴晓阳周旋到底。我也不期望季家能助我一臂之力,但请季如兰不要总是节外生枝。希望季老明白一点,如果我抵挡不住吴晓阳的攻击,我有的是办法祸水东引……”
夏想向前搀扶起季长幸,一老一少来到院中。
告别季老,夏想直接回到了省委。办公室灯光大亮,唐天云已经等候多时了。
季长幸坐在客厅,旁边站立着季如兰,除此之外,再无外人。
季长幸一伸手:“夏书记,请坐。”又看了季如兰一样,“如兰,上茶。”
“请季老吩咐。”夏想的态度很端正。
叶天南说道:“康副省长正在前来省委的路上!”
夏想不便多说什么,季如兰何止胡闹,她简直就是乱来,就是敌我不分,不但如此,还带坏了张力。张力滑向了另一面,是夏想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院中,鲜花怒放,草木茂盛,好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季长幸神情有点憔悴,一副大病初愈的疲态,他淡然一笑:“请夏书记来,是有一件事情要商量。”
总之,夏想发作了,冲张力说完之后,也不理会张力的尴尬,转身走人,将他扔在当场。
“吩咐谈不上,感谢倒是应该。”季长幸以茶代酒,“先敬夏书记一杯。”
张力似乎急于摘清http://www.hetushu.com自己一样,又说:“其实我本来没有打算去,半路上遇到了如兰,她非要让我陪他一起去,我不好意思拒绝她,就只好去了。”
季如兰眉毛轻挑,有意无意看了夏想一眼,款款而去,不多时就上了清茶。夏想也不客气,端起就喝了一口。
夏想此来,可不是为了吃饭,而是为了敲定和季家是合作还是对抗的大计,不过既然和季老达成了共识,也不管季如兰是否听命了,先吃饱了再说。
“不敢,不敢。”夏想先干为敬。
这么说,季如兰虽然事事和他作对,在她心中,他还算得上贵宾?
……
“张秘书,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夏想猛然停下脚步,双眼直视张力,“如果想说明你在关键时刻立场坚定,你该去向米省长说明问题,而不是向我。如果是想表明你和季家的关系密切,就更不用在我面前炫耀什么,我也不在意你和谁关系密切,或者你又是什么立场!”
“说一句很不礼貌的话,季家希望你能取胜,因为你的胜利,会让吴晓阳没有机会对季家下手。最不济,也希望你能坚持到最后,哪怕你和吴晓阳两败俱伤,也比让吴晓阳大获全胜要好。至少,你是挡在季家前面的一座高山。”
也别说,季如兰虽然爱无理取闹,但她的手艺着实不错,今天的饭菜清淡可口,令人食欲大增,胃口大开,夏想还真是吃得不亦乐乎。他只顾吃得畅快,却不理会季如兰不时向他投来的幽怨和怨恨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