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33章 头号心腹大患

夏想还真没有留意张力的变化,就连季如兰的动向也没有在意,唐天云一提醒,他细心一想,也确实是张力自从在上次湖边别墅被他批评之后,一下变了许多。
“还好,你呢?”卫辛马上就回复了一句,夏想也知道,她的QQ上好友没有几个,而且以她的性子,不是一个喜欢聊天的人。
或许如此对比对别人不公平,但在夏想的心目之中,除了曹殊黧和连若菡之外,其他女子都有自己的归属之处,唯独卫辛没有。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话虽如此,卫辛轻松并且调侃的话,还是让夏想莫名伤感。
按照排名,康孝比叶天南高了许多,他请客,对叶天南来说是天大的面子。
如果说康孝的失踪和羊城的全城抓捕,让许多人感受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那么康孝的回归和全城抓捕的悄然收场,就如同一场不期而至的春雨,一下冲刷了羊城的闷热和潮湿。
康孝和叶天南一起吃饭,夏想并不知情,他晚上也有应酬,和向民新、唐天云一起,赴了许冠华和木风之约,是为最后时刻的来临,做到万全的准备。
第二天,康孝重新现身省委的消息就传开了。省委之中,议论纷纷,有人传言康孝去了驻某国大使馆,有人却说康孝其实是去京城告状去了,告谁的状?当然是夏想。
康孝甚至还得意地笑了一气,吴晓阳还想背后黑他?幸亏有叶天南的及时提醒,才让他知http://www.hetushu.com道事态的严重性,说什么也要感谢叶天南才行。想到此节,他就主动打了电话给叶天南:“天南,晚上一起坐坐?我作东!”
和许冠华、木风一碰面,夏想就察觉气氛不对,许冠华还好,虽有怒气,却能克制,木风却是一脸怒不可遏的表情。
康孝是不是知道他是幕后推手并不重要,是不是对他感恩戴德更不重要,重要的是,希望康孝的京城之行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
“就不要客气了,天南,今后,你我就是朋友了。”
……
人生匆匆,一路上相知相遇的人确实不少,但真正能陪你走完一生的又有几人?如果让夏想只能选择三个人和他共度一生,他毫不犹豫地会选择曹殊黧、连若菡和……卫辛。
一进家门,夏想就打开了窗户,放进了新鲜空气。家中只有一人,确实有点冷清,好在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独处。泡好茶,翻了几分钟报纸,正要打开电脑的时候,电话来了。
就连康孝也认为,事情到了结束的时候了,吴晓阳还能再掀起什么风浪?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了,现在的吴晓阳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几天时间,够他安排后事就不错了。
其实事后总结的话,就算叶天南不临门一脚推动康孝向前迈步,在康孝京城之行的所作所为被吴晓阳全部得知之后,康孝也已经被吴晓阳列入了头号心腹大患!
是金茉莉。
不相信和图书也懒得理会了,反正吴晓阳的事情就最后几天了,估计季如兰也好,张力也好,都不会再节外生枝了。
“最近生意怎么样?”夏想又问了一句。
放下电话,夏想又思索了一会儿事情,才打开了电脑。
夏想关闭了对话框,没有回话。或许不回话就是最好的回答,而且他也确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金银茉莉最好的归宿不管在哪里,反正不应该着落到他的身上。
会议结束后,在夜晚微醉的春风之中,感觉到初夏的热意,夏想直接回到了家中。
“刚才我和康孝谈了一谈,他对吴晓阳的事情……很有信心。”
也许是空间距离上的遥远让他和金银茉莉心理距离上也遥远了,又也许是他和金银茉莉就没有真正走近过,总之对于这一对姐妹花,夏想的感觉很复杂难言。
就先冷处理好了。
康孝也只是淡淡地回应了一句:“谢谢夏书记的关心。”
真相永远只掌握在少数中手中,众说纷纭的省委,不管传闻怎样离奇或失实,既无人出面纠正,也无人发言制止,反正谁爱说什么就说什么,省委主要领导却是各司其职,不置可否,省委也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是叶天南来电。
“没事,你就放心好了。我命长着呢,最少也要再陪你20年。20年后,等你老了,儿孙满堂的时候,我也老了,在还没有老态龙钟的时候突然谢幕,也是好事,是不是?”
金茉莉的留言很隽永:“夏想,hetushu.com我和妹妹来瑞士留学三年了,明年就毕业回国了。三年来,有无数人追求我和妹妹,其中不乏非常优秀者,甚至还有一些小国的王子。只可惜,我和妹妹都毫不动心。我不知道我们姐妹是不是在做特别傻的傻事,又或许只是一次无望的守候,只是想告诉你,或许你很少会想到我们,但我们几乎没有一天的话题不谈到你!”
“最近还好?”
再说就算季如兰和张力还有什么想法,也没有时间从容布局了。
如果只从气温上判定,羊城现在已经是初夏的气候。夜晚的温度也在十几度以上,白天更是会迅速攀升到将近三十度,大多数男人穿了半袖,而绝大多数女人,已经穿了裙子。
“是,先坐在一起再说,谁请不都一样?”
叶天南正准备和康孝接触一下,意欲在最后关头火上浇油,唯恐天下不乱是叶天南同志最大的优点,一听康孝主动上门,他自然求之不得:“哪里敢让康省长请客,我请。”
叶天南够刁钻,暗中讥讽康孝言过其实不可重用。
从先前的山雨欲来的紧张,到现在瞬间恢复了正常的平静,让不少人一下难以适应,难道说,事情就此收场了?
好久没和卫辛联系了,夏想就主动和卫辛说话。
整个会议期间,他几乎没有怎么发言,也没和康孝有直接的交流,直到结束时,他才和康孝握了握手,说了一句:“保重。”
夏想也欣慰了:“多注意身体,别太劳和*图*书累了自己。对了,你的身体没有问题吧?”卫辛身体的隐疾一直是他心中永远的痛,或许有一天卫辛会突然离他而去,他甚至不敢相信他是否能承受那一刻。
叶天南说得含糊,夏想却听得明白,所谓吴晓阳的事情自然是指吴晓阳倒台的事情。
“生意还不错,业务增长迅速,小凡很能干,现在她顶了半边天。”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卫辛的兴奋之意。
“不过……”叶天南继续说道,“我总觉得康孝和马谡有相象之处。”
不但张力变化了不少,似乎季如兰也真如季老爷子所说一样,一下安生了,就如一个刁蛮任性的丫头,眼睛一眨变成了温柔贤淑的淑女,仔细一想,还真让不敢相信。
谁请谁,吃的饭是一样,但意义却大不一样,康孝并不知道的是,他是第一次和叶天南坐在一起吃饭,也是最后一次。
留言的时间显示是几个小时以前,金茉莉的头像也黯淡了,显然不在线了。
而就在同时,有心人注意到了另一个异常情况,三天的全城大盘查,在康孝回来之后,就悄无声息地结束了。似乎康孝的回归是一个什么信号一样,又或者是,康孝的失踪和全城搜查之间有什么内在的联系?
一开机,就发现古玉、卫辛和严小时都在。不过她们虽然都在线,都没一人主动和他说话,倒是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给他留言了。
“夏书记,事情恐怕不好了,吴晓阳要背水一战了。”木风很是不满地看了许冠华www.hetushu.com一眼,“来之前,明明有一个好机会可以一举得手,许将军偏偏不让,结果错失良机。现在我们只能被动应战了,而且说句不好听的话,估计不好抵挡了……”
路上,唐天云想起了什么,惊问了一句:“最近张力低调了许多,而且一下班就会匆匆离开,不象以前一样用心工作了……他哪里不对了?”
金银茉莉都加了夏想的QQ,什么时候加的,夏想都没有印象了,反正记忆中似乎加上之后,就一直没有怎么说过话,总感觉好象无话可说一样。
随后,二人擦肩而过,俨然是互不相干的路人。
夏想浑不在意康孝的态度,他只是不想让康孝成为吴晓阳用来对付他的助力,假如非要有一点高尚心思的话,他也不愿意看到康孝被吴晓阳玩弄于股掌之间,然后最后又被卸磨杀驴。
事情,就再一次偏离了夏想预定的轨道。
……
也有人说,康孝其实是和吴晓阳密谋去了……如是等等,谣言四起,莫衷一是。
夏想的原意其实是说康孝不管如何也是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值得肯定。但叶天南却理解错误,认为夏想暗示康孝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可以过河拆桥了……
夏想笑了:“背后议论他人是非,是不好的。话又说回来,康副省长并不是我们的盟友。”又一停顿,说到了吴晓阳,“至少康副省长的京城之行,为我们争取到了宝贵的缓冲时间,也让形势缩短到了一周时间之内。一周时间很快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