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34章 危险的逼近

其实在许冠华和木风并不知道的幕后,吴晓阳的布局,比表面上的更深。
结果就引发了全城戒备,一连三天窝在军区之内,让孟赞和焦良好不憋屈。
本来许冠华和木风一直在暗中反监控焦赞和孟良的一举一动,自认将二人的行踪完全掌握。只要二人始终在视线之内,就一切无虞。
应该说,夏想的设想滴水不漏,照顾到了方方面面,尤其是针对孟赞和焦良的围堵,战术十分有效,绝对可以对二人形成强有力的反制,让二人不管是从暗杀的角度下手,还是从制造车祸、意外等方面出手,都将在许冠华、木风的严密防范之下,在向民新的严防死守之下,很难得手。
只不过张力的摇摆和季如兰的任性,还是为夏想带来了不小的困扰,并且引发了令人想象不到的转折。
不料人算不如天算,意外被巡警发现,还召来了大批警察。孟赞一见形势大变,知道再劫持人质要胁夏想露面的计划不可行了,就及时调整了策略,最后凭借一身本领,从容脱逃。
但突然之间,焦赞和孟良就平白消失了,就如刚刚眨了一下眼睛之后,二人就不见了,诡异而惊人,也让许冠华和木风意识到一个问题,焦赞和孟良,一直知道他们在背后的监视。之所以能在他们眼皮底下消失,就证明二人反追踪的本领尚在他们之上。
夏想一行结束会面的时候,叶天南和康孝也用完了晚饭,二人一前一www•hetushu•com后出了酒店,因为同回省委住宅,就坐在了同一辆车上。
但事情并没有完全朝吴晓阳预期的方向发展。
夏想一行数人,在水边的凉亭,重新部署了下一步计划。在得知吴晓阳的一系列异动之后,夏想再次调整了策略,针对吴晓阳的举动,精心商议了应对之策。
聚会地点是许冠华精心挑选,也是他信任的朋友的场所,许冠华才敢请夏想大驾光临,毕竟不仅仅有夏想,有唐天云,还有向民新。
“孟赞、焦良失踪了。”许冠华语气沉重地说出了吴晓阳的第一步异常举动,孟赞和焦良作为吴晓阳最后的王牌,他们的失踪和康孝的失踪意义大不相同。康孝失踪是逃避,他们失踪就意味着危险的逼近。
孟赞的如意盘算打得十分精明,他细心研究过夏想的经历,知道夏想在郎市和秦唐,不但有独挡一面的勇气,还有一马当先的豪气,他就想借抢劫珠宝案为由,劫持几个人质,效仿当年在郎市的一幕,准备喊话让夏想出来。
……
如果再加上康孝的话,就等于赚了一个。
如果仅仅是焦赞和孟良的失踪,还不足以让许冠华和木风如临大敌,因为仅凭焦赞和孟良二人,想要刺杀夏想或是制造什么事件,难度颇高,不提夏想现在身边警卫众多,就是最近夏想并无外出计划,天天在省委上班,焦赞和孟良还敢光天化日之下跑进省委行凶www.hetushu.com不成?
在孟赞和焦良悄然隐匿了身形之后,吴晓阳以为很快就会传来好消息——也确实很快就有消息传来,却是坏消息。
怎么办?就此放手让夏想逃过一劫?不行!吴晓阳现在就算拿他的命来换夏想一命,也心甘情愿。他已经一无所有了,反正年纪也大了,夏想还年轻,和他以命换命,够本了。
接到孟赞和焦良的报告之后,吴晓阳怒极之下,反而更加冷静了,夏想果然狡猾无比,以前还不认为他难斗,现在终于明白过来,夏想还真是难缠得很,简直就是一头冷静无比的狼和狡猾多端的狐狸的综合体。
其实也不能算是夏想的失误,毕竟夏想没有义务保护康孝的安危,也没有责任保证季如兰的安全。
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一路还算顺利,等汽车到了省委住宅,叶天南和康孝下车之后,忽然发现了不对……
吴晓阳对所有人都失望了,他要报复所有人,在他临死之前,他不但要拉夏想垫背为儿子报仇,还要让康孝也身败名裂,再让季家也付出惨痛的代价,总之,凡是得罪过他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在接到吴晓阳下达的最后命令之后,孟赞和焦良就如猛虎出山,飞跃出了羊城军区,准备大展身手,要让夏想好好尝尝苦果。
在派出孟赞和焦良的同时,吴晓阳调动了警卫团,在羊城军区范围之内借机四处出动,旨在搜集许冠华和木m•hetushu.com风的证据,不管是栽赃陷害还是事实清楚,反正先黑了许冠华和木风再说。
孟赞和焦良在全城戒严期间,老老实实地呆在了羊城军区,一步未出军区大门,怕让警察盘查,毕竟他们有案底在身,虽是军人,也要低调为好。
也是,作为手握干部升迁大权的省委副书记,又兼任了省纪委书记,再加上和省委书记陈皓天关系密切到了一定程度,夏想现在绝对是岭南省委炙手可热的人物。
水边,有一座凉亭。凉亭的位置很开阔,可以一眼看到辽阔的水面和周围的风景,也可以说,在方圆近百米的范围之内如果有人想潜伏在此,伏击在场的几人,可行性极低。
相信在人命关天的紧要关头,夏想还会如以前一样以大无畏的精神挺身而出。然后就乘乱解决了夏想,一切就大功告成,多容易,多简单。
主要是现在吴晓阳还在位,还大权在握,正面加紧在羊城军区的布局,背后又有焦赞和孟良的神出鬼没,两处出手,虚虚实实,让许冠华和木风就焦急万分。
正是此举,让孟赞和焦良再次迈出羊城军区的大门之后,蓦然发现,举步维艰。
吴晓阳确实暴怒了。
结果却发现,一头撞到了墙上!
微风习习,吹动一池春水。
孟赞和焦良头大了,他们不是飞檐走壁的江洋大盗,需要借助据点来完成任务,现在据点没了,不可能随便就找一个宾馆住下,然后从事一些不太光明http://www.hetushu.com的事业,很容易被人发现。
吴公子生前在羊城有许多产业,河天健康中心只是其中之一。河天健康中心虽然被查封了,吴公子虽然也死了,但他名下的许多产业还遍布羊城的大街小巷,是绝佳的联络地点和碰头区。孟赞和焦良以为,他们凭借吴公子名下产业遍布羊城每一片区域的优势,可以从容地布局,计算路线,以及监视和观察,等等。
结果三天的全城戒备过后,等他们再回到吴公子的产业时,却发现已经物是人非,产业不是被查封,就是易手,或是被便衣监控,总之,无一处可以有落脚之地!
警卫团是吴晓阳的直属部队,就是说,只听从吴晓阳一人的指挥,相当是他的贴身警卫班。毫不夸张地说,吴晓阳如果下令攻击省委,士兵也会毫不犹豫地服从。
但怎样才能打破眼下的僵局,夏想等于是设置了一个堡垒,他很难从外围攻破,除非从内部打开缺口……吴晓阳思忖再三,终于想到了办法,有了,张力和季如兰就是最好的诱饵。
就是说,想要从容布局,必须要先从寻找落脚点开始,至少需要三天时间。三天,煮熟的鸭子都飞了。时间,对吴晓阳来说,已经紧张到了争分夺秒的地步。
但吴晓阳紧急调动了他的警卫团,命令警卫团在羊城军区销毁部分文件也就算了,还检查一些机密设施,等于是吴晓阳一人越过了政委,想在羊城军区开展一场清洗行动。
……
此时孟赞http://m.hetushu•com和焦良才意识到夏想的强大,三天的全城戒备,打着侦破珠宝抢劫案的名义,不但在第三天头上保证了康孝的安全回归,还在三天之内,将吴公子的产业扫荡一空,让吴公子苦心经营近十年的产业全部付诸流水!
凡是他的敌人,他都会一律打倒。谁想让他死,他要想让谁死!
夏想、康孝、许冠华、木风,甚至包括季如兰,都统统要付出代价。吴晓阳发疯了,在接到军委的电话的一刻起,他就决定铤而走险,不顾一切也要报复所有人。哪怕是明天就被押解进京,今天晚上他就要拔枪去找夏想拼命。
但以上都不是许冠华和木风一心保护夏想安全的出发点,许冠华关心夏想,当夏想是至交,甚至是亲人。而木风甚至甘愿替夏想冲锋,哪怕是替夏想挡子弹也在所不惜,是因为他敬佩夏想,是夏想的人格魅力让他叹服。
说来抢劫珠宝案件是孟赞的主意。
向民新是羊城市公安局长,手中执掌人民民主专政的强大力量,关键时候可以出动铁拳保护夏想的安危,也可以粉碎敌人的阴谋。在刚刚过去的几件事情之上可以得出结论,向民新坚定地向夏想靠拢了。
怎么都是一些烂人!
正是因为以上两件事情的同时发生,就让许冠华和木风心中大急,知道吴晓阳在最后时刻并没有就此收手,反而要变本加厉地疯狂了。
康孝的临门一脚,反手将他出卖,等于是在季家在他的身上压上了最后一根稻草之后,康孝又落井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