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35章 一步之差

夏想见对方从容脱逃,也没有指责警卫,反而宽慰了警卫几句。如果让夏想知道之前发生在康孝身上的一幕,他就会立刻联想到一前一后的伏击事件,在背后肯定是一场大戏上演的前兆。
扭头一看,只见一个行人低头匆匆路过,四周依然人来人往,并无异常,后背的感觉又消失了,他就以为只是醉酒之后的幻觉,也就没有在意。
人生际遇就是如此神奇,一步之差,天差地别。
康孝正迷迷糊糊地向前走,只觉得后背忽然一麻,就如同被蚊子叮了一口,有点痒,又有点痛,不由轻哼了一声:“怎么了?”
叶天南呵呵一笑:“各有各的好,不能一概而论……”心中却是冷冷一笑,没出息的人才会死守着故土不离,官场中人,哪个不想到京城当官?除非不想迈入政治局,除非不想担任国家领导人!
夏想比叶天南回来得要晚一些,等他回到省委住宅时,叶天南和康孝已经回去半个多小时了。在住宅小区门口刚刚发生的一切,夏想毫不知情。
当然,以叶天南同志的好心好意,他肯定不是基于为康孝解气帮康孝出谋划策的出发点,而是想让康孝激起吴晓阳的怒火,让吴晓阳暴怒之下失控,然后将全部怒火都发泄到康孝身上,夏想就可以安然度过危机了。
果然……在先前有人暗算了康孝之后的草丛之中,竟然还藏有一人!
此时叶天南和康孝已经转过身去m.hetushu.com,浑然没有发觉背后有人一跃而出。黑影转眼间就已经来到了近前,手持一件东西,迅速贴近康孝和叶天南二人,一伸手,就拍了康孝一下。
夏想的警卫级别,因为陈皓天特意照顾的原因,再加上又有许冠华增派的人手,比康孝和叶天南两人的保安级别都高,因此,夏想的愣神的举动,立刻让警卫意识到了不对,几人一对手势,立刻向草丛之中飞扑而去!
夏想一愣,米纪火此问,完全就是明知故问。当年米纪火接替省委为总书记安排的秘书之后,从此跟随在总书记身后二十余年,如今已经是名满天下的省部级高官。而当年被他替换下来的总书记的原秘书,此时早已不知流落到了何方,谁人还知道他是何许人也。
叶天南笑容可掬,一边陪康孝走路,一边引领康孝向门口走:“走,康省长,先进去再说,站在外面说话,门大……”
“张力最近心思不在工作上,经常走神,工作上的遗漏和疏忽我也忍了,但他的工作再三出错,甚至还耽误了一个重要的会面,实在是让人接受不了。”米纪火性格温和,换了别人,估计早就斥责张力了,他无奈一摇头,“我再和陈书记打个招呼,就这么定了。”
难道张力又做出了什么让米纪火无法容忍的事情,终于让米纪火动了换掉之心,夏想听了,却一点也不替张力惋惜。和-图-书许多时候,恶果都是自己种出来的,只能自己咽下。
只不过草丛之中的黑影果然厉害,在夏想向他的方位投来第一眼的时候,他就动了,虽然他不清楚夏想怎么就发现了他,但他知道,再晚一步就可能没命了。他多年练就的一身本领在关键时候救了他一命——迅速后退,然后转身就跑,决不拖泥带水。
二人下车后,并没有立刻一步迈进住宅小区,离门口尚有十几米的距离,也不急着回去,夜色正好,气温适宜,康孝就拿出烟,递给叶天南一支。
叶天南没有察觉,康孝更是毫无防备——烟酒最能麻木人的神经,烟酒无度的人,不但味觉不再灵敏,对周围事物的感知也会降低许多,更不用提酒色无度的人,就是被人尾随一路也不会察觉——本来正常情况下,汽车应该直接开进住宅小区以内,一路护送,但康孝和叶天南的住宅楼相距很远,司机又要急着回家,康孝就让司机放下他和叶天南,也想步行一段路,一来散散酒意,二来再说说话,加深一下感情。
其实以他的本事,寻常警卫人员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自认可以从容脱逃,却没想到,夏想的警卫之中,有一个高手中的高手。
叶天南吓得不轻,尽管他也算经历过风浪,但他毕竟不比夏想,亲身体会到近在咫尺的危险,一瞬间就感觉汗毛倒竖,后背冷汗森森,顿时屏住了呼吸!
一句话,张和图书力的政治生命就此戛然而止!
正是老古特别指派的警卫。
正寻思时,米纪火敲门进来了。
米纪火却不客套,等唐天云关门出去之后,说了一句让夏想吃惊的话:“夏想,你说说你的真实想法,如果我提出让省委更换一名秘书的话,会对张力今后的政治前途,有多大的负面影响?”
虽然没有看得十分清楚,他却清楚地知道有人朝康孝的后背拍了一下——他并不知道有一人潜伏在路边的草丛之中,只知道有一人在康孝的背后做了手脚。
不过当他在住宅小区门口下车之后,车刚开走,就忽然意识到了哪里不对。
……
只差了一步,警卫很是丧气。
夏想的感觉比叶天南、康孝灵敏多了,对危险的气息的感知,也是十分敏感。刚一站定,他的目光就落到了不远处的草丛之中。
……出什么事情了?
“工作第一,一切以不耽误米省长的工作开展为前提。如果不能胜任省长秘书工作,或许别的岗位更有利于个人的进步。”夏想的话虽然委婉,却是坚定地支持米纪火的态度。
米纪火刚走,夏想就听到外面楼道中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紧接着,院中又传来了救护车的声音,楼上楼下,人来人往,乱成一团。
黑影一个翻滚,摔落到了墙外,幸好他的同伙正好开车赶到,将他扶上汽车,然后迅速离去。等夏想的警卫翻墙过来之后,黑影已经逃之夭夭了。
黑影三步和-图-书并成两步,转眼间就逃出十几米开外,前面是一处围墙,他一个箭步冲上,一跃而起,正要翻身落到墙外就可以确定全身而退时,忽然感觉腿上一麻,一只军中特制的弩箭正中左腿!
点上烟,深吸了一口,康孝还说笑了一句:“怎么样,天南,羊城的夜晚比京城的夜晚更美。京城春天沙尘暴、夏天热得要命、秋天太干燥、冬天冻死人,不是宜居城市,买车摇号,开车限行,真是麻烦死个人。除非躲不开,否则我是不愿意去京城待上半天……”
回到家中,叶天南才发现后背全湿了,他想想就觉得后怕,不用想,恐怕是吴晓阳的手下暗下的黑手。要不要告诉夏想?叶天南犹豫片刻,还是收回了心思,算了,先看看康孝到底有没有事情再说,或许只是一个毛贼也说不定。
……
叶天南的用意很明显,就是让康孝再主动挑起战端,拿出痛打落水狗的精神,不将吴晓阳打击得没有还手之力誓不罢休。
“我支持米省长的决定,不管是什么人因为什么事情,只要影响到了正常的工作,就是失职。”
第二天上午,一切如常,省委各项工作平稳有序,并无任何意外发生。夏想还想,或许吴晓阳经过昨晚的事件之后,知道所有的手法已经用老,现在应该黔驴技穷了,真的收手了?
既然米纪火明知替换了张力之后,张力从此就会被打入冷宫,再无出头之时,却故意前来问夏想,其实是http://www.hetushu•com变相征求他的意见来了。
虽然厌恶康孝的小里小气的地域观念,但对于今天会面取得的成果还是深感满意,康孝在他的暗示和鼓动下,决定乘胜追击,再下一局,要亲手为吴晓阳的落幕敲响警钟。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康孝一上班,将会向省委提交一份关于治理整顿羊城军区调配地方物资资源的建议,剑锋所指之处,正是即将一败涂地的吴晓阳。
叶天南却是察觉了刚才的一幕!
米纪火难得来夏想的办公室,夏想急忙起身相迎。
张力也是夏想从政以来,第一个被他看重,又一点点滑落的唯一一人,他也只能无奈地接受了现实。
似乎就是为了等叶天南的这句话一样,“康省长”一出口,就听到旁边草丛中有轻微的响声,然后人影一闪,一个黑影从里面飞跃而出!
省委住宅的绿化很好,不但院中花团锦簇,门前的街道也掩映在无数花草树木之中,景色优美。但在夜晚,在优美之外,在灯光照不到的角落,在茂密的花丛之中,就隐藏了危险的气息。
叶天南和康孝身为副省级高官,平常出动都有警卫保护,今天也不例外。但因为到了省委住宅,警卫又分散在远处,一时疏忽之下,就让黑影得手了。也是黑影的手法太快,时机又把握得十分巧妙,正好借着昏黄的灯光,悄无声息地出现,又无声无息地从容离开,自始至终,警卫没有察觉,康孝一无所知,只有叶天南知道康孝被人算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