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37章 一时云动

但夏想不明白,眼下他和季家之间已经没有了利益冲突,季如兰为何还纠缠他不放?
“呵呵,你好象越挫越勇。”古秋实的语气透露出三分轻松,“有人不但想让曹永国让位下台,还继续揪住你身兼两职的事情不放,再重提免去你的省纪委书记职务,结果你猜怎么着……”
“忙得连电话都顾不上了?”古秋实上来就开了一句玩笑,“我知道你现在肯定焦头烂额了,其实我也比你好不到哪里去。有件事情要和你说一说……”
事情一件接一件,夏想就是铁人也不免疲于应付。
大江南北,气温相差几十度,但人心却相差无几,无非利益,无非得失,季如兰虽然刁钻,虽然蛮不讲理,但她的出发点却是为了季家。
“如果我说我手中有吴晓阳针对你、康孝、许冠华和木风几人的计划,你会不会有时间过来?”季如兰抛出了诱饵,“再如果我说我可以在曹永国进入政协的事情上美言几句,你会不会又多了一点时间?”
夏想也是心中一惊,木风突然失去联系,如果不是木风自作主张想要拿下孟赞,就是木风中计了,被孟赞引入了陷阱。
各方一时云动,似乎铺天盖地而来,要将夏想淹没,但夏想毕竟不再是当年的青衫少年,他已然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谁还以为四方风起云涌就可以将他打垮,对不起,打错算盘了。
夏想心中笃定了,告别了陈皓天,回到办公室,见唐天云hetushu•com正在一脸紧张地接听电话,而他房间的另一部电话,还在铃声大作。
又一想,不管从哪个角度出发,季如兰都没有理由和吴晓阳联手,夏想就决定去一趟湖边别墅,和季如兰好好地开诚布公地谈一谈,谈现在的岭南的局势,谈未来的岭南的形势,如是等等,他要让季如兰明白一个道理,岭南终究还是岭南人的岭南,但岭南也是全国的岭南,不管在岭南开展什么行动,目的只有一个——为了岭南的明天更美好!
夏想表示赞同:“我向陈书记请示一下。”
微一沉吟,陈皓天果断地做出了决定:“如有必要,出动特警。转院……由林康新具体负责。”
古秋实怎能不明白夏想的心思,微叹一声:“保重。”
夏想还真猜不对,中央领导之间的事情,也是和风细雨之中隐含无限杀机,他才是副省好不好,离副国正国还差了很远,就说:“我猜不到。”
刚吩咐下去,就又接到叶天南的电话,已经联系好了京城的医院,现在正准备送康孝上飞机……夏想放心了,离开了羊城,吴晓阳的触角伸不到,康孝的命至少能保住。
“这样……”陈皓天想了一想,“季长幸确实很溺爱季如兰,她的话在季长幸面前,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
眼见到了中午下班时间,夏想正要和康天云一起去食堂吃饭,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米纪火和刘金南说话的声音:“金http://m.hetushu•com南,日常工作安排很不得力,我希望省委三天内指派一名新的秘书到位。”
“现在确实没时间。”夏想对张力转身就转告季如兰的做法更加鄙夷。
“只跟踪,先不要动手,小心有陷阱。”
“我哪里敢吩咐夏大书记。”季如兰声音依然柔媚如酒,让人一闻就醉,“张力说,你好象对我成见很深,不愿意再来花无缺作客?”
夏想蓦然察觉哪里不对,在张力刚刚向他透露了季如兰邀请他前往湖边别墅,孟赞就意外现身,会不会是一系列计划中的一环,再向前推想到康孝事件,他就更加断定其中有诈了。
敲定了大方向之后,夏想转身要走,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就多问了一句:“陈书记最近和季老有没有联系?”
“就不劳烦古书记了,涉及到了军方,事情就复杂了。”夏想也知道古秋实对他确实是真关心,他回绝古秋实的好意,也是出于保护古秋实的想法,古秋实现在的身份太过敏感,不便插手任何地方事务。
按说夏想以下级的身份,不应该直接问上级的私人问题,但夏想就是夏想,即使在陈皓天面前也是面子天大,陈皓天也不多想夏想的问题,随口答道:“联系不多,都忙。”
“等等!”
才放下许冠华的电话,叶天南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夏书记,木风一路跟踪孟赞,突然就失去了联系。”许冠华的声音很焦急,“如果只http://www•hetushu.com是孟赞一个人还好说,如果孟赞和焦良同时出手,木风不是对手。”
“我看看下午是不是能安排出时间,你等我电话。”夏想没有把话说死,留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尾巴。
“结果吴部长发火了,当场拍了桌子,说是谁再对中组部的工作指手画脚,谁就来当中组部部长!许多人当场就震惊了,呵呵,我很佩服才洋的冲天一怒,很解气。”古秋实又为夏想打气,“估计才洋的举动,能为你争取三个月的缓冲期,不过我听说你现在正面临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是不是需要我出面干涉一下?”
事情还真是剑拔弩张了,木风居然抗命不从了?夏想无语,虽说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但眼下的形势确实风声大作,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木风不服从命令自然有他的道理,木风和许冠华是吴晓阳在军中的敌人之中,排在首位的心腹大患。
康孝也会有对口的省政府副秘书长服务。
陈皓天就对电话里面说了一句什么,当即挂断了电话:“先说你的事情。”
陈皓天的意思就等于支持夏想去和季如兰见面。
许冠华的电话刚刚打完,夏想就又接到了季如兰的电话。
不想季如兰闻风而动,她也得知了此事,就让夏想颇感头疼。他本希望季如兰能绕过此事,不胡乱插手,现在看来是不行了,她已经介入了。
“好,我随时恭候佳音。”季如兰轻笑一声,挂断了电话。
季如兰是一个女人,一m.hetushu.com个聪明的女人,尽管她政治智慧不高,也喜欢任性而为,但也必须承认,她在对人性的把握上,也有一套——以上两件事情,件件切中了夏想的软肋。
夏想吃惊不小,米纪火非要现在换了张力不可?
急急来到陈皓天的办公室,夏想见陈皓天正在打电话,也顾不上许多,直接就说:“陈书记,事情比较紧急。”
“第一,木风跟踪孟赞,突然就失去了联系。第二,医院建议康孝转院到京城治疗。”
又是许冠华。
“季小姐有何吩咐?”本来不想接季如兰的电话,不过左右一想,夏想还是接听了,既然张力的话可以姑且听之,那么季如兰的话,也可以姑且听之。
“夏书记,康孝的情况不大好,医生建议转院到京城治疗。”叶天南说道,“我认为事不宜迟,应该尽快安排康孝转院。”
更遑论军中事务了。
夏想背手来到窗前,见窗外绿意盎然,心想此时的京城还是一片灰色,更不用提更遥远的黑辽省了,想必还是冰天雪地的严寒。
如果只从季家的立场考虑,她的手法虽然不上台面,但只要最后获得了成功,就是好手法。
真是忙得脚不离地了,夏想冲唐天云示意一下,自己直接接听了电话。
林康新是夏想对口的省委副秘书长,交由林康新全权负责,是陈皓天基于对夏想的信任,夏想点头:“再由政府方面也派一名副秘书长随同。”
才笑了一笑,电话就又猛然响了。
竟然是古秋实的电话和*图*书
望着窗外次第开放的各种鲜花,一时想通了许多环节,虽然在吴晓阳的步步紧逼之下,大感吃力,但夏想还是欣慰地笑了。
“季如兰约我到湖边别墅,说是她可以为我岳父进入政协的大事美言几句。”夏想没有必要隐瞒陈皓天,说起来在曹永国争取副国级待遇的问题上,也需要陈皓天的鼎力支持。
尤其是后一件事情,在曹永国进入政协的事情之上,非季家点头不可。夏想本来上次和季长幸见面,就想有意提上一提,但当时一来气氛不够,二来时机不合适,就一直拖到了今天。
“天云,答复季如兰,我下午准时到花无缺。”夏想下定了决心,要单刀赴会了。
不管黑狗白狗,能看门的狗就是好狗。
“你立刻动用古老的后备力量,全力搜寻木风下落。”夏想临乱不慌,“我也让地方警力暗中出动,双管齐下。还有,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如果木风中了埋伏,你的背后也肯定有人在挖坑。”
夏想的提醒,也及时点醒了许冠华,他微一思忖就说:“康孝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可以确定不是孟赞就是焦良干的。现在军区人心惶惶,都知道吴晓阳即将倒台,但他还没有倒台一天,就一天大权在握。整个军区的形势很紧张,吴晓阳命令木风外出,木风强硬抗命不从。”
夏想的抗打击能力已经超等了,什么好或不好的消息都无法刺激他粗大的神经,他就气粗地说道:“请古书记吩咐,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