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39章 大敌当前

“也许是我最后一次邀请夏书记大驾光临花无缺了,夏书记何必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远的冷漠?”季如兰脸色微有不喜,“我也不是非要拿一些事情要胁你,只是……说不出来为什么,就想见见你……”
木风哈哈一笑,抬头一看,前面的孟赞却停下了车,似乎是有意要等他一等,要和他决一死战一样。
木风一跃而起,迅速回到车里,发动汽车就一顿狂追。好,就实实在在来一场硬碰硬的决战!
突然,身后又传来了汽车的轰鸣声,木风从后视镜中发现,身后一左一右两辆汽车分别包抄过来,气势汹汹,大有不将他截留就誓不罢休之势。
但木风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轰然一声巨响之后,他被后车猛然撞上,巨大的撞击力让他的汽车险些失控,连续打晃几下,只差一点也冲进了水沟之中。
木风决定不管如何也要截留孟赞,并且不惜一切代价将其击杀,以防他再对夏想下手。一切可能发生的严重后果,他一人承担。
此时木风后面有车紧紧跟随,想刹车,后车肯定要直接撞上来。想躲,又没地方躲,只能眼睁睁被对方的车狠狠地撞在车的左前方。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
木风的车也是一辆越野,3.0的排量,而前车是一辆2.0T的路虎,排量虽然小,但胜在有涡轮增压,低转速扭矩大,瞬间提速快,而且有着十分宽广的扭矩输出曲线,有着自然吸气发动机所不能相比和-图-书的瞬间暴发力。
幸亏是四轮驱动,如果只是前轮驱动,肯定会前轮打滑。木风的驾驶技术也很过关,经常弹射起步,因此他认定今天吃定了孟赞。
在听说孟赞现身之后——孟赞和焦良虽然不能借助吴公子的产业在羊城落脚并布局,但出了军区之后依然如泥牛入海,让人发现不了行踪——木风立刻驱车前去拦截,现在已经到了紧要关头,有上次康孝遇袭事件在先,孟赞和焦良一日不落网,夏想的安全一日就得不到保障。
就在张力前往吴晓阳的南国之春的时候,木风正面临一场生与死的考验!
幸好庄园所在的地点比较偏僻,此时公路上别说有车了,连一个人影也没有,正是月黑云高杀人放火的最佳地点,而且又是将黑未黑,人的视觉暂时有一定的盲区,借着天色的掩护,正是毁尸灭迹的最佳时机。
夏想却脸色忽然一变——不是为季如兰的吐露心声,而是他听到院中似乎传来了什么异动,不由心中大跳,难道吴晓阳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敢在花无缺动手,而且……连季如兰也不放过?
米纪火对秘书人选提出了三条意见,第一,最好是大学讲师,中文专业。第二,最好是已婚,年龄不超过30岁。第三,最好不是岭南人。
其实在第二枪打中轮胎的时候,汽车爆胎,就已经失控了,猛然原地调动,打了几个转之后,最后腾空跃起,在完成最后一次起跳之后,也www•hetushu.com栽进了路边的水沟之中。
话虽如此,陈皓天和米纪火都清楚,张力的政治生涯基本上就会止步于副处级了。
张力一咬牙:“好,我马上过去。”
难道孟赞发现了他?木风情知孟赞身手一流,若是平常他必定不是对手,但现在孟赞受伤,正是趁他病要他命的好时机,岂能错过?
电话的另一端,吴晓阳露出了欣慰并且阴森的笑容。
对于吴晓阳的盛情邀请,要是平常,张力也许会一口回绝,他现在虽然因为种种原因被夏想不喜被米纪火抛开,却是因为他太追随季如兰的脚步,而不是吴晓阳。从本心来讲,他对吴晓阳还是有一定的排斥心理。
就在夏想和季如兰会面的同时,陈皓天和米纪火也碰了个头,对于米纪火坚决要换掉张力一事再次交换了意见,最后达成了一致,由省委出面再帮米纪火物色一个秘书。
好,原来早有准备,木风心中一凛,来就来,谁怕谁。
陈皓天一一答应,并且对张力的下一步给出了原则性意见:“安排张力担任秘书处副处长。”
而失去了政治前途的张力,此时正喝得酩酊大醉,在和领桌吵了一架之后,摇摇晃晃地正准备回家,意外接到了吴晓阳的电话。
木风大喜,尽管他刚刚收到许冠华的指示,说是不让他动手,只让他跟踪,但他现在什么都不管了,只要解决了孟赞,为夏书记除掉一个隐患,不管怎么处分他,他都心甘情愿http://www•hetushu•com
木风悄然潜伏了一会儿,打算等夜幕降临的时候再动手。不料等天色刚黑,他却蓦然发现,孟赞不见了。
木风急了,一加油门,汽车迅速降低两个档位,猛然向前一冲,又和后车拉开了一些距离。后车以为木风想跑,就同时加速,发动机虽然咆哮但依然悦耳的声音传来,就让木风清楚,对方至少也是六缸3.0以上排量的大功率汽车。
木风自认他潜伏的地点极其隐蔽,孟赞不应该发现他的行踪才对……正不解时,一阵汽车的轰鸣声传来,一辆越野车猛然冲出了庄园,向北疾驶。
身后两辆汽车估计也是大排量,逼近的速度极快,木风扫了一眼速度表,现在已经接近了时速100多公里,要知道,现在汽车正行驶在没有等级的公路上,路况一般,100多公里的速度已经十分危险了,但后车的速度绝对超过了130公里,不出半分钟,就离他只有十几米远了。
可惜,木风初战告捷,士气正盛,不会再给对方任何机会了。他拔出手枪,从容不迫地朝后车连射三枪——第一枪打中大灯,汽车瞎眼了。第二枪打中轮胎,汽车爆胎了。第三枪等于是补射,打中了发动机……
对方暴怒了,继续别木风的车头,而且看样子甚至摆出了同归于尽的架势,哪怕自己的车也落河,也要将木风的车挤进水沟。
米纪火表示同意:“希望他能走好下一步。”
……
木风就知道,今天不是和_图_书鱼死就是网破了,绝对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向北是要回市区,木风一下惊醒,孟赞急着要回市区,肯定是为了和焦良汇合。他和焦良汇合能有什么事情?必定是为了狙击夏想,难道是焦良已经布好了局,需要孟赞帮手?真是如此的话,说什么也不能让孟赞回去。
而孟赞的车乘机加速,和他之间的距离逐渐拉大。
念头刚起,左后的车就突然暴起,一下超了车,然后猛然向右一打方向盘,意图别住木风的汽车,将木风挤进水沟。
季如兰的声音微微低了下去。
更让木风喜出望外的是,孟赞还受了伤,走路一歪一歪,看样子伤势还不太轻,而且好象还是孤身一人。这么说,他一人就可以解决孟赞了?
此时虽然天色微黑,木风依然可以一眼看清坐在前车驾驶位的正是孟赞。他一脚地板油,发动机蓦然轰鸣一声,六缸大排量的优势此时也凸显出来,强烈的推背感将木风狠狠地压在椅背之上,汽车车头似乎微微上扬一下,然后瞬间迸发出强大的动力。
“张力,我听说你的事情,对你深表同情。”说是同情,吴晓阳的声音却没有一丝同情的味道,反而有幸灾乐祸之意,“我也快要回京城了,也许明天,也许后天,朋友一场,过来见个面吧。”
木风也下了车,凝望远处黑洞洞的汽车窗户,也许里面随时会打出冷枪,也许孟赞会光明正大地和他大战一场,也许……
木风见状,嘴角闪过一丝胜利的微笑,机会来和*图*书了,就是现在——他突然一脚急刹车踩上,刺耳的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响起,迅速和前车拉开了距离,前车没料到木风在现在的情形之下还敢急刹车,一下失去支撑力,收势不住,一头就栽进了水沟之中。
一阵火花闪过,木风的车晃了几晃,竟然没有失去控制,依然顽强地飞速前进。
前车发现了木风的后车,本来木风离前车还有100多米的距离,前车突然就爆发发力,转眼又多拉开了十几米。
公路两侧是水沟,水有多深不知道,但应该不会浅,车翻进去,如果不能及时脱身的话,肯定没命。木风一瞬间就猜到了后车的意图,是要送他进河!
两辆汽车几乎并排而行,公路本来不宽,两辆汽车齐头并进,整条公路就被封死了。对方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想堵死木风,不让木风有路可退。
但今天醉酒之下,再加上夏想和米纪火的对话字字诛心,让他最后一丝希望破灭,索性就和吴晓阳见上一面,夏想和米纪火能奈他何?
十几秒后,距离逐渐拉近,木风甚至可以从前车的后视镜中看清孟赞脸上的狞笑。他也冷冷一笑,先别得意得太早了,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
后车也损失惨重,但却依然拼命地追赶上来,发疯一样朝木风的汽车再次撞来——和上次想用巧力挤死木风不一样,现在对方失控了,想以死相拼。
下定决心之后,木风按照指示一路飞驶来到羊城南郊,果然,在一处隐蔽的庄园之中,发现了孟赞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