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42章 最后时刻

但第三道防线的三人,也全部遇难。
无知者不是无畏,而是自我沉醉,并不知道世界不是平面,而是立体的存在。在无数寥寥数语的新闻事件的背后,其实是一场场战火纷飞的较量。
下车之后,叶天南眼睁睁看着康孝被人抬了进去,而他呆立当场,竟无一人过问。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一人缓步来到叶天南面前,一脸遗憾地说道:“叶部长,经过我们的抢救,康孝同志还是医治无效,不幸去世……我们尽力了,请节哀顺变!”
……
木风反倒笑了,许冠华骂得越恨,就证明对他越关心,他一直对许冠华有莫名的抵触心理,今天被他劈头盖脸地一骂,终于心开意结,一下和许冠华拉近了许多:“谢谢首长关心,我死不了。在没有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之前,我不会死!”
康孝依然昏迷不醒,叶天南代表省委省政府一路护送,包了专机从羊城直飞到了京城。
就证明了一点,对方早就察觉到了他们的出现——刚才假装没有发现,是示敌以弱,是故布迷阵。
“请速回电话!”
而且焦良一直自视过高,认为他就是国内顶尖高手,放眼国内,没有几人是他的对手。以他为首,自己一方一共七人,还拿不下对方区区的三个人?甚至他还认为,只凭他一人,就完全可以对付对方两个人,剩下的六人对付一个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才一个回合,就接连折损三人,焦良震怒了。本来他作为一名职业军和图书人,有一定的职业素养,不想滥杀无辜,刚刚在外面突破前两道防线时,只要能打晕就不会杀死,现在遭遇到了强烈的反抗,对方一言不发就痛下杀手,他就毫不犹豫朝同行者做出了格杀无论的手势!
叶天南心中闪过一个不祥的预感,忙问司机:“现在是去哪里?”
夏想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也不熟悉每一个人的性格和爱好,但他们为了保护夏想,为了履行自己应尽的职责,血战到底,绝不后退,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忠诚之歌!
也正是因为三人的英勇和顽强,为夏想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等焦良率领最后的二人冲进别墅的时候,一眼看到的不是惊惶失措的夏想,而是站立客厅之中,负手而立、面带微笑的夏想。
黑暗中,七个人分成四组,分别包抄,渐渐逼近。眼见就逼近到了硬弩有效杀伤半径之内,焦良忽然震惊得差点叫出声来——刚刚似乎毫无察觉的三名警卫,忽然身影一晃,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叶天南后背出汗了。
叶天南猜对了一半,因为今天的事情不仅仅是吴晓阳的安排,也有吴晓阳背后高层的授意。
……
最后的战况大大出乎他的意外,对方仅仅三人,在失去失机的情况下,浴血奋战,在黑暗中,沉默而准确地出手,无一人退缩,无一人痛呼,面对两倍于自己的强敌,交出了一份令人骇然的答卷——击毙焦良一方四人,击伤一人。
m.hetushu•com来焦良认定就算不能轻易地就突破第三道防线,但也不会太费力气,不想一动手才知道对方的厉害,在敌暗我明的情况之下,还能做到从容不迫地反击,就连焦良也佩服对方的沉着冷静。
其实对方也不至于如此不济,被焦良一个照面就击毙,而是对方刚刚出手击毙焦良的一名手下,又被另一个缠上,躲闪不及之下,才被焦良偷袭得手。
“顺利解决孟赞!”木风说得轻松,其实此时肩膀上的伤口正痛得钻心,向外不停地冒血,“顺带水煮了几个小虾米。”
联系好的京城医院是总政医院,作为在京城蛰居一年之久的叶天南来说,京城的道路他也基本熟悉了,小路不认识,大路还认得清。
“少贫嘴,快说怎么样了。”
叶天南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难道是……吴晓阳的安排?
剩下的三人之中,还有一人受了重伤,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没想到,真没想到,对方手下功夫如此了得!
“你受伤没有?”许冠华关切地说道,“如果没受伤,赶紧滚回来,我现在需要你配合演一场戏。”
“我正要去花无缺助夏书记一臂之力……”
“对不起首长,现在不能停车。”司机的回答就和机械声音一样,毫无表情,虽然恭敬,却冷漠十足。
结果却大大出乎焦良的意外!
“不要可是了!”许冠华大吼一声,“吴晓阳才是罪魁祸首,只有他有事,夏书记的危机才能全面解除。www.hetushu•com你过去就算再收拾了焦良,吴晓阳说不定还有后手,现在南方五省军区,吴晓阳最大,靠硬拼,我们拼不过他!”
不过事事没有绝对,今天,焦良就见识了人生之中从未见识过的震憾的场面!
“什么?”叶天南忽然感到了惊恐,“停车,我要下车。”
但巨大的损失还是让焦良大为肉疼,自己一方一共七人,第三关过后,只剩下三人了。
如果让焦良知道刚才在院中不小心弄出极其轻微的一声声响之后,夏想就已经有了警觉,他更会震惊莫名!因为在他认为,地方官员个个都是耳聋眼花的酒色之徒,哪有一个耳聪目明?
焦良才一震惊,就听到身边传来两声闷哼,随后就是人体“扑通”倒地的声音,不用想就知道,自己一方两人已经倒毙。
果然厉害,焦良暗赞一声,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立刻悍然出手,一举就击中一名贴近他身体右侧的警卫。
叶天南一瞬间血往上涌,脑中猛然闪过一个念头,昔日有常委因插手军中事务而身亡,今有康孝因和军方矛盾而病死,历史,总是惊人的巧合!
焦良原以为第三道防线的几名特级警卫,依然在黑暗之中一动不动,显然是没有察觉他们接连突破两道防线的行动,就不免有点轻敌。前两道防线,自己一方仅轻伤一人,倒不是夏想警卫的战斗力不行,而是事发突然,猝不及防。
车行近一个小时后,终于来到了目的地,也是一家医院,也是www•hetushu.com军方医院,但不是总政医院,是一家军方的内部医院,叶天南从未来过也从未听说的医院。
正准备要和吴晓阳见上一面、做最后一次长谈的许冠华接到木风电话的一刻,顿时如释重负,长舒了一口气,骂道:“你怎么不去死?还知道打来电话!木风,我要和你断交。”
“可是……”木风现在只关心夏想一人的安危。
“先不要去花无缺,你过去也来不及了。花无缺有卢义和宋立,再加上夏书记的临危不乱的镇静,相信能解决难题。”许冠华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镇静,而且心中一个周密的计划已经形成,“你立刻回军区,我们来一手釜底抽薪……”
大概闭目养神了半晌,忽然感觉哪里不对,他睁开眼睛一看,不由吃了一惊——汽车确实是向市区行进,但方位却不是总政医院!
在夏想即将和焦良一决最后的胜负之时,已经大获全胜的木风正驾驶孟赞的汽车,一路疾驶在前往湖边别墅的路上。车行中途之时,一打开手机,木风就接到了许冠华发来的讯息。
焦良不愧为军中第一高手——尽管是自封——手法娴熟而歹毒,盛怒之下,出手毫不留情,一拳就击在对方的后颈,再两手一错,对方就脖颈断裂而死!
永远值得夏想敬重!
但就在焦良得手之际,自己一方又有一人倒下。
木风笑了一笑,随即打通了许冠华的电话。
司机很恭敬地回答:“对不起,首长,我接到的命令是跟着前车,至于去哪里,确实http://m.hetushu•com不清楚。”
尽管突破第三道防线的时候,焦良损兵折将,但凭借出其不意的优势,经过一番血战,还是制服几个让焦良大为头疼的第三道防线的警卫。
一落地,就有早就联系好的医护人员接上康孝,紧急送往了医院。
一路前行,叶天南微微闭目养神,太劳累了,太紧张了,从羊城到机场,再到登机,他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现在终于有了休息片刻的时间,才感觉浑身和散架了一样。
要知道,焦良带领的精兵几乎是国内最顶尖的特种兵,而且还是专门执行暗杀任务的特种兵,在国内应该是超级的存在,一般省部级高官的警卫,根本不是对手。关键还有一点,自己一方一直躲在暗处,对方虽然是副国级的警卫,在失去先机的情形之下,应该被自己一方一击就破才对。
木风一下打了个激灵,一脚踩死了刹车:“好,我马上回军区。”
一个似乎再平常不过的夜晚,在羊城正在上演着一场轰轰烈烈的战争,虽然不见硝烟,也离平民百姓十分遥远,对于大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来说,事情永远不会摆到明面之上,就和永远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但实际上,在每天平常的日子之中,不知道要上演多少刀光剑影。
现在,面对第三道防线,焦良决定采取远攻的战术,全部用军中特制的硬弩直接射杀,以免近身搏斗之下,让夏想有所察觉并且从容撤退。杀死再多的警卫也是无用,他今天的目标是杀死夏想和季如兰。
当场被对方解决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