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46章 形势逆转

季长幸老泪纵横,被林双蓬搀扶到一边,伤心、悲痛、追悔莫及,几乎无法言语。
硝烟过后,当夏书记抱着季如兰上了救护车,唐天云从卢义和宋立手中接过证据——现场发生的一切,在夏想的精心布局之下,已经全部记录在案——感受到手中沉甸甸的分量,唐天云心中是说不出来的沉重。
“军委领导到了。”
太多人都生活在真相的大门之外,甚至打酱油也打的是劣质酱油。
啊……唐天云惊呼一声,一把推开医生,直向病房冲了过去。
不料随后又传来消息说,吴晓阳身中七刀而没死,唐天云吃惊之余,更是握紧了手中的证据。
季长幸也惊呆了:“那,他的伤势到底有多严重?还有,季如兰……怎么样了?”
吴晓阳之流不除,南海难平,疆土难收。
而就在季老爷子沧桑一哭的同时,不时有人神色紧张脚步匆匆进进出出,向林双蓬低声汇报什么。林双蓬收到一条信息,就向季老爷子汇报一下。
羊城军区、羊城市委、岭南省委,都紧急召开了会议讨论当前的局势。紧张的气势,弥漫在省委、市委和羊城军区每一个人的心头。
“老爷子,我必须回省委参加会议了,古书记要传达中央的指示精神。估计会确定康孝死亡的正式说法,还有对近期事件的定性。”
唐天云就将当时的情况简短一说,略过了许多不能对外透露的细节,只大概一说当时事发时的情和_图_书景。不过……在向季老爷子描述的过程之中,他忽然想起了一个极其重要的细节——因为事发后的慌乱,他竟然忘了——在焦良闯进来之前,夏书记将身上的避弹衣脱下,让季如兰穿在了身上!
国之蛀虫吴晓阳能位居高位,而且许多人对他不满却又奈何不了他,是国家的悲哀还是人民的不幸?一个身居十几亿豪宅的将军,多少年来许多人视而不见,又是怎样让人无奈的事实?
季长幸的自责虽然发自肺腑,听来却另有含义。唐天云陪着季长幸唏嘘,心中却亮如明镜,对季如兰明是任性胡闹,而季家以娇纵为由放任不管,其实还是季家在此事上存了私心杂念。而季如兰和吴晓阳之间或明或暗的来往,季老爷子也是心知肚明,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而当时季如兰猛然转身将夏想扑倒的一瞬间,虽然历历在目,但之后就硝烟四起,根本没有看清季如兰是不是真的挡在了夏想身上。
女人一恋爱,智商等于零,对季如兰同样适用。
夏想脸色灰白,紧闭双眼,发起了高烧,脸色绯红,身上烫得吓人。卢义和宋立急得团团转,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们都束手无策了。
刚站起,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了,医生一脸严肃地从里面出来,问道:“谁是伤者的家属?”
整个医院的外面已经挤满了人,有警察,有军人,有便衣,还有季家不少人,季如兰出http://m•hetushu.com事,震动四方,而季家势力之大,一时之间从梅花前往羊城的高速公路之上,平空增加了不少车流量。
不管林双蓬说什么,季长幸只是目光茫然,既不点头也不摇头,似乎对一切已经不再关心。但林双蓬还是一五一十并且事无巨细地汇报,充分表明了他对季老爷子的尊重。
直到林双蓬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季长幸才突然清醒了一样,一把抓住了唐天云的手:“天云,你在现场,说说当时的具体情况。”
一个饱经世事沧桑的老人的悲情一哭,感染力极强,唐天云鼻子一酸,眼泪也忍不住掉了下来:“老爷子,您节哀顺变。”
希望夏书记的用心,能真正为国家为民除一大害。
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愚蠢的幸福。
“古秋实到了。”
季老爷子极度伤心之下,在强烈的自责之中,说出了上述一番话,就让唐天云对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恍然大悟。或许季如兰也是无辜的,她一开始针对夏想的种种刁难,并非是她一人应该承担的过错。但其后,她对夏想的感情,又是她不能左右的情感,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其实季如兰是一个不幸的女子。
但有一句话说,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对于大部分油盐酱醋的市民来说,生活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是赚点钱吃点肉喝点酒,然后老婆孩子热坑头,然后打打麻将吹吹牛,然http://www.hetushu.com后拉灯睡觉,感觉日子如流水,却天下太平,就算地震,也震不到自己的头上。
“消息得到了确切证实……吴晓阳没死,军委方面正准备包机送吴晓阳进京治疗。张力现在仍被关押,许冠华和军委据理力争,务求将张力留在羊城军区。否则张力如果被带进京城,绝对没命。”
天亮的时候,吴晓阳遇刺的消息就传开了,先是羊城市委大院,传得沸沸扬扬,然后是岭南省委,也传得风声大作。传归传,但具体真相如何,却众说纷纭,没有一个权威的说法。
爆炸时,焦良离夏想和季如兰虽然不是很远,但中间隔了一张巨大的实木餐桌。爆炸过后,实木餐桌虽然破裂,但并没有完全粉碎,就是说,实木餐桌承受了大部分的冲击波……
过了如此之久,季老爷子才想起过问当时的具体情况,可见也确实是慌乱之下,失去了往日的镇静自若。
卢义和宋立寸步不离夏想左右。
之所以假装视而不见,不过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惯用手法。夏想胜,则约束季如兰,以季如兰胡闹为由搪塞过去,再和夏想握手言和。吴晓阳胜,则季如兰大功告成,那么季家也不必向夏想解释什么,季如兰的成功就是季家顺理成章的成功。
天刚亮,季长幸赶到了,陪同季长幸一起出现的,还有林双蓬。
唐天云忙前忙后,帮夏想处理好了一应事宜,他也差点累得虚脱。昨晚发生重大冲突之时,和_图_书他躲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虽未露面,却是亲眼目睹了当时发生的一切。当夏书记抱着季如兰热泪长流的时候,他一向沉稳的心境再也把持不住,流下了男儿泪。
“我……”季老爷子忙站了起来,“我是她的父亲。”
只可惜,估计一世英明的季老爷子也没有料到,季如兰在河天健康中心事件之后,对夏想产生了深深的爱恋。如果说以前她和吴晓阳的接触是掩饰在任性和胡闹之下的利益驱使,而在健康中心事件之后,季家和吴晓阳已经没有了合作的可能,季如兰还借和吴晓阳合作的名义来要胁夏想,就是真正的任性胡闹了,是一个陷入爱恋之中的女人不可理喻的行为。
季长幸脸色平静得吓人,在林双蓬的搀扶之下,来到唐天云面前,问道:“天云,夏书记怎么样子?”
难道说?唐天云一下跳了起来。
一句话让唐天云对老爷子肃然起敬,不问季如兰先问夏想,大家风范一览无余。
但当唐天云听到张力刺杀了吴晓阳之后,震惊得不知所以,直到安置好夏想的一切,他还没有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依然不敢相信是事实。
夏想没有参加省委的会议,他一路陪同季如兰到了医院之后,因为疲惫加伤心过度而昏迷了。
林双蓬也是红了眼睛。
季长幸明显一滞,忽然之间就老泪纵横,哆嗦着说道:“伤心过度……如兰,你泉下有知,会不会后悔以前的任性?”
“夏书记身体没受什么伤,只http://m.hetushu.com是伤心过度,昏过去了。”唐天云很巧妙地回答,伤心过度,也是为季如兰伤心。
“节哀顺变?”老爷子一连重复了三遍,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悲怆地质问苍天,最终又化成一声长长的叹息,“如兰,真的没有希望了?都怪我没有及时制止如兰的胡闹,早先该听人一劝,都说女孩子心性太高了,往往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都怪我太偏爱你了,要是早一步收手,也不会有今天……”
唐天云哽咽地答道:“如兰进了手术室,已经快两个小时了,现在医生还没有结果出来……”
“你是夏书记的父亲?”医生有点难以置信地上下打量季老爷子几眼,没再多问,又说,“夏书记的情况不太好,刚才以为他是疲劳过度才昏迷过去,刚才一检查才发现,夏书记内脏受到了严重的震伤,刚才醒来之后,吐血了……”
一个周旋于政治利益和个人情感之间,不得不面对又难以面对的女子,幸好,她的性子刚烈,敢爱敢恨……
幸好还有唐天云。
无情未必真豪杰,夏想长歌一哭,让他的形象在唐天云心目之中,顿时丰满了许多。
但无知,并不代表在风和日丽之下,就不会发生刀光剑影和流血事件。不提远在南海的争端,不说远在黄海的较量,也不必说在缅甸的国内特种兵和敌对势力之间特种兵的血战,单是国内上至高层下至省部级领导,曾经遭遇过多少死亡威胁,都不是普通饮食百姓所能想象的凶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