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50章 正面第二局

“季老陪夏想进京,也是为了保护夏想的周全。有季老在,军委也不敢拿夏想如何。”古秋实并非要向陈皓天刻意隐瞒夏想的计划,而是在夏想的计划之中,陈皓天也是关键的一环,“夏想确实是想亲自进京直面军委领导,将事情说个清楚,也好洗刷对他的指责。”
“什么?”陈皓天和古秋实顿时震惊。
也正是因此,才开起了夏想和季如兰的玩笑。
“我和你一起去。”古秋实也是一字一句地说道。
曾经经历过清洗事件的中层以上军官都得出了结论,恐怕木风和许冠华在劫难逃了,军委会借吴晓阳被刺事件大动干戈,正好一举荡平羊城军区的所有对立势力,说不定还会大开杀戒。
季长幸在向谷昌表态之后,谷昌一走,他也没有停留,只和陈皓天打了一个招呼,也转身走了,似乎他来省委一趟,就是为了和谷昌打个照面说句话一样,就让陈皓天无比郁闷,实在不明白季长幸此举有何深意。
此来羊城之前,古秋实忧心忡忡。来到羊城之后,局势一片杂乱,他焦头烂额。但在见到夏想之后,见夏想不但安然无恙,还成竹在胸,在和夏想深谈之后,他心中焦虑渐去,现在是一片月白风清。
更让人感到莫名紧张的是,有传闻说,吴晓阳在羊城军区的亲信,共计十余名大校、少将以上的军官,正要借吴晓阳被刺事件,有意酝酿一次大规模的事件,想将事情闹大,向中央施压,要求严和_图_书惩幕后凶手夏想……
好,真好,对方真是用心歹毒,步步紧逼,真拿着鸡毛当灵箭,真想坐实夏想是元凶的诬陷?还真没见过诬陷别人也能无耻到如此地步!
古秋实却似乎毫不气恼一样:“皓天兄,我理解你的心情,其实以你的政治智慧,原本这件事情也不至于让你窝火,你是关心则乱。”
古秋实一脸为难:“你知道我喜欢吃辣,不喜欢粤菜……”
陈皓天不解:“怎么说?”
结果知情人士被呛得无话可说,只好将真相咽了回去。有时候谎言比真话更动人,更容易让人相信。没办法,世事就是如此无奈。
陈皓天拍案而起:“马上去医院!”又回头吩咐夏生楠,“通知警备区,立刻调动200名武警出动!”
经过一天的喧嚣,羊城的夜色徐徐降临了。
应该说,陈皓天出面和军方正面对抗,就已经冒了极大的政治风险,古秋实身为岭南局外之人,尽管是政治局委员的身份,他如果介入到军方的大规模异动之中,也有可能承担极为严重的政治后果。
以幕后高人的逻辑,吴晓阳被刺是天大的冤案,夏想被炸是自作自受,是活该!
当然,也有不乏知情人士一脸神秘地透露部分真相,却遭遇到别人的嗤之以鼻,认为他不过是故弄玄虚,什么爆炸,什么刺杀,现在是和平年代好不好,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中国人民大和谐万岁,不要胡说八道行不行?http://m•hetushu.com
不得不说,在背后策划整个事件的高人,确实心狠手辣,招招要致夏想于死地!夏想此时非要进京,不是默认了对方指责,不是不打自招,不是自投罗网?
刚刚放下的一颗心顿时又提了起来,陈皓天的好心情顿时消失殆尽:“又怎么了?”
只要让对方在方方面面坐实了对夏想的指责,伪造够了证据,向上提交时,同时军队默契地配合出现一些异动,夏想不死也要脱层皮。
原定明天一早,等吴晓阳伤势稳定之后,军委会包机运送吴晓阳进京,到时古秋实、夏想、季长幸以及木风、许冠华等人会一同进京,那么今天的各项杂乱之事,应该就告一个段落了?
古秋实接了下一句:“赔了女儿又欠人情……”
夏想去京城等于是羊入虎穴,尽管京城有总书记、有四大家族,还有古秋实,但军方一向自成一体,夏想如果被带进军委——哪怕是态度恭敬地以恭请夏想的名义也不行,不但会毁了夏想的名声,说不定还真能用什么手段诬陷夏想成功,坐实了夏想主使张力刺杀吴晓阳的事实,那么到时就算总书记出面也没有办法保下夏想。
“羊城军区出动十余名大校、少将等军官,带人杀向了医院,扬言要向夏想讨还公道。刚才市局出面拦截,被当场撞伤几名警察……”林双蓬气喘吁吁,好歹也是羊城市委书记,现在却也是风度全无,可见事态严重。
但……事态的www.hetushu.com发展已经刻不容缓了,对方将阴谋诡计施展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他再坐视不理,万一夏想真在军官的冲击之下有什么闪失,他将永远无法面对自己的内心。
陈皓天感觉一下放下了一个大大的重担,起身说道:“走,秋实,我带你去品尝一下正宗的粤菜。”
陈皓天明白了什么:“夏想太意气用事了,他是为许冠华和木风出面。但这么一来,说不定会被对方抓住他和军方来往过密这一点不放大做文章,也能让夏想留下政治污点。”
古秋实开了一句玩笑:“现在季老可是比你更关心夏想……”
“我也去。”关键时刻,米纪火也挺身而出,听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赶来,“如果需要组成人墙才能保证夏想的安全,算我一个!”
男儿有所为有所不为,古秋实一咬牙,拼了。
古秋实一路上和季长幸谈了许多,在上季长幸的汽车之前,他和夏想也谈了许多,如果说夏想是整个计划的策划者,他就是居中协调的身份,而季长幸,则是夏想的保护伞和伏笔。
陈皓天第一次出离了愤怒。
陈皓天被古秋实不慌不忙的语气气笑了:“我是关心则乱,你难道不关心夏想?还有,季老是怎么和夏想沟通的,为什么他要替夏想作主,还要陪夏想一起进京,他是什么意思吗?也不当面说个清楚。”
有些事情不需要让市民知道,不需要让百姓谈论,市民和百姓就不会知道真相。就算听到那么一http://www.hetushu.com点点的空穴来风,既不真实又很遥远。
有关花无缺的爆炸案,以及吴晓阳遇刺案,并没有成为羊城市民街头巷议的话题,也没有上升到茶余饭后人人谈论的热门程度。
“夏想肯定还有应对之策。”古秋实意味深长地笑了,“我也陪他一同进京,京城有古老,再加上一个季老,两位老爷子同时出现在军委,也是一件前所未有的盛事。”
只知道,军委来人之后,木风被严加管制,不但停职,而且还有可能上军事法庭,就连许冠华也被暂停了一切职务,等于是被架空,最后结果如何还不得而知,但据推测,恐怕木风和许冠华都没有好下场。
“不行,说什么也要尝尝。”陈皓天盛情相邀,“要有尝试的勇气。”
陈皓天主要也是被谷昌气得不轻,再加上确实关心则乱,脑子有点乱,没有细想其中的耐人寻味之处,古秋实一点,他多少理顺了一点思路,笑了:“都被气糊涂了,夏想也是,有什么想法不和我交流,非要让季老转达,他不知道我比季老更关心他?”
“季如兰现在昏迷不醒,医生说,只有对她最重要的人才有可能唤醒她。从她当时挺身而出舍身相救夏想的举动分析,现在夏想是她最重要的人……”古秋实意味深长地一笑。
陈皓天一听,先是一愣,随即也是会意地笑了:“季老妙计降夏想……”
关键还有一点也让人心惊胆战,木风和许冠华的亲信,全部被控制起来,不但卸下了武器,和图书还被严令不得外出,并且不许和外界有任何通讯联合,似乎是一场大清洗的前兆。
别说真相不被普通百姓所知了,就是羊城军区的大部分官兵,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好,不押韵,秋实,你偷懒了。好歹也是北大中文系的高材生,要好好对仗一句才行。”陈皓天也是心情大好,难得和古秋实一起调侃起了夏想和季如兰,要是让外人知道堂堂的两名政治局委员拿夏想的儿女私事说笑,估计也会惊掉大牙。
不想古秋实一语成谶,话音刚落,林双蓬就急急进来汇报:“陈书记,古书记,有突发情况。”
似乎在动荡和不安之中,花无缺的爆炸案被人有意无意掩盖了过去。本来一起夏想被暗杀、木风被追杀的恶性事件,在某些人物厚颜无耻地幕后推动之下,翻云覆雨,却成了夏想主使张力杀害吴晓阳,鼓动木风狙击孟赞,最终导致焦良一怒之下以死相拼,要向夏想报仇雪恨……
古秋实无奈:“好吧,要是有人消停下来,给我们吃饭的机会的话,我就咬牙尝试一下粤菜的风味。”
“请陈书记批准,也算我一个!”消息在省委传开之后,省委领导全部被激怒了,几乎所有的省委常委都聚集在了陈皓天的办公室之外……
“秋实,我和你一起进京。”陈皓天愤愤不平地说道,“有人泼我脏水,踩着我的肩膀上位,我也就忍了,毕竟历史会证明一切。但现在有人颠倒黑白,想一棒子打死夏想,太无耻太没有底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