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51章 幕后第三局

夏想听到了,季如兰当然没有想到,她还在昏迷之中。
“谁想进去这个房间,除非从我的身上迈过去!”季长幸须发皆张,显然已经怒极。
她的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毅然决然让夏想怦然心跳,她坚毅的表情让夏想黯然神伤——季如兰练过瑜珈,她虽然没有夏想力气大,但却比夏想的身体柔软多了,她紧紧缠住夏想的身体,使了一个巧劲,夏想脚下一滑,就被她结实地摔倒在地。
服侍夏想的是一名圆脸大眼一笑就有两个酒窝的小护士,此时吓得浑身发抖,捂着脸躲到一边。夏想冲她一伸手:“小冰,不怕,扶我起来。”
真快,已经逼近了病房门口,军人就是军人,保家卫国的本事有没有不知道,聚众闹事的本领却是不小,警察不敢管,武警惹不起,好一个人民子弟兵。
几次较量下来,夏想渐渐明白了一些什么,季如兰胡搅蛮缠的背后,其实也是季家的默认,就是说,如果季如兰唱的是白脸,那么等事情不可收拾时,季家再出面,就会唱红脸。换言之,季如兰其实还是季家投石问路的石头。
“找你的麻烦,就是找我的麻烦,就是找季家的麻烦,我想看看,十几个大校、少将,就敢在季家面前胡闹?”
一个美貌的女人,以刁蛮和任性来玩弄政治权术,除非是色迷心窍的男人才会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比如张力——以夏想的见识,糖衣炮弹很难起到作用。
结果焦良一露面,季如和图书兰就露出了小女人的一面,吓得瑟瑟发抖,钻进了夏想的怀中,不敢动弹半分。夏想就以为她真害怕了,不料在卢义动手射杀焦良的一刻,季如兰的身子突然不抖了,她却和他贴得更近了,温香暖玉,暗香袭人,无限旖旎,并且……她悄然贴近了他的耳朵,嘻嘻一笑,小声说道:“你又上当了,我故意不走假装害怕,然后你才会抱紧我。”
“你也不傻,为什么没听过这样一句话——一个女孩一直刁难一个男孩,是因为她喜欢他。一个女人一直刁难一个男人,是因为她爱上了他。”
“夏想,你出来!”
到底季如兰是什么时候对他情愫暗生,夏想也说不清了。几次有意无意的挑逗,季如兰的大胆泼辣之下,紧张和激动的表情难逃夏想敏锐的目光,就让夏想明白,其实季如兰是一个没有经历过爱情的女子。
夏想的预言是正确的,他留下也确实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但季如兰却因为对他的倾情倾诉,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其实从一开始季如兰对他的刁难时起,夏想就已经推测出季如兰明是任性而为,其实背后暗藏玄机。掩藏在刁蛮之下的政治手法,既老辣又留有余地,而且还可进可退,他就知道,如果真是季如兰一人的精心设计,那么她还真是一个不世的女性政治家。
夏想冷冷一笑,冲唐天云使了个眼色,唐天云会意,立刻悄无声息地从侧门出去,然后暗中行事去了。
和*图*书但不管是哪一种,不管她是不是心甘情愿冲锋在前——成,则是功臣,败,则是一个胡闹的女人——从本质上讲,她都是牺牲品。
但夏想分明看到她脸上洋溢出只有初恋少女才会迸发的光彩。
就听外面传来了几声拳拳到肉的声音,卢义和宋立已经动手了!
然后,就在卢义和宋立不断与焦良等人交手的间隙,季如兰也不知是受了刺激还是在面临绝境之时,更能激发她的激情,让她释放平常不敢尝试的事情,她絮絮叨叨说了好几句话。
“我真的、真的、真的喜欢上了你。本来不该喜欢你,但我就是忍不住。”
希望她能早日醒来,一切安好,夏想收回思绪,微微叹息一声。其实季如兰还是太傻了,当时她不向他说那么多说,不那么任性,她就不会受伤。只是她的任性终究是她的个性,也是她最与众不同之处……
……或许最美好的感觉只能存在于一瞬之间,夏想此时躺卧在病床之上,得知季如兰生命并无大碍,但却依然昏迷不醒,他只能回忆当时发生的一切,却不敢想季如兰是否能再醒来。
当时的情景,夏想依然历历在目,不能忘怀。
护士小冰慢慢地挪了过来:“夏,夏书记,外面的人很凶,还是不要出去了。”
现在夏想才有时间细心回想当时瞬间发生的一幕,再次想起,依然心神激荡。
外面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响,夏想还没有开口,唐天云就推门进来,急切地说道和_图_书:“夏书记,羊城军区出动了十几名高级军官,带领几十名士兵,冲进了医院,大喊大嚷要讨还公道。”
炸弹爆炸的一瞬间,夏想和季如兰四目相对,凝视季如兰眼神之中亮如晨星的光亮,就如最美的花朵刹那开放,却……只开一瞬!
“严惩杀人凶手!”
他曾经救过古玉、救过付先先,也救过许多人,但是第一次被一个刁蛮任性却爱他如命的女子所救。当她毫不犹豫用生命的代价来证明她的生命之爱,夏想所有的矜持所有的坚持都片刻之间土崩瓦解。无情未必真豪杰,季如兰的生命之爱,值得他倾情一哭,值得他永远铭记她的情深义重。
夏想以为,季如兰对他就算稍有好感,也仅限于是可望而可不得的渴求。就如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就渴望征服一样,季如兰也想让他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只可惜,夏想并不喜欢石榴花。
从曹殊黧和连若菡之后,除了卫辛之外,夏想对古玉,对严小时,对付先先再用情,再深爱,也再无初恋的美好感觉。但在季如兰用尽生命之中全部的力气将他推倒,要替他挡下炸弹之时,当她深情的话语脱口而出时,一瞬间,夏想的心扉全部洞开,被季如兰情到深处无怨尤的话语和义无反顾的目光一下击中,心中激荡而起的竟是浓浓的初恋情怀。
“夏想,你今天不给一个说法,你就别想清静。别躺在床上装死,我们来替吴司令讨还公道!”
而她,却正正地压和*图*书在了他的身上。
季长幸语气凛然,脚步决然,虽然满头花白头发,个子也不高大,但昂首挺胸的气势,一生久经风浪的沉稳,依然令人不敢轻视半分。
也正是因为季如兰吐气若兰的倾诉和紧紧环抱的柔情,让夏想一时分神,被季如兰的柔情迷失,并且一时心乱,才在最后时刻没有躲开焦良的致命一击。
但夏想对季如兰又确实刻意远离,不仅仅因为他不想再背负情债,还有他也确实不喜季如兰的行事方式,不管她是受人指使,还是自作聪明,他都不喜欢一个过于热衷政治的女人。
要说夏想对季如兰没有一丝好感,也是假话。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在面对几乎无所不会且貌美体健的女子之时,都难免不会心动几分。季如兰如空谷幽兰一般的性情,以及她宜喜宜嗔的性格、娇如柳媚如酒的声音,是个男人都会心向往之。
随后……一切都归于了平静。
夏想和季如兰入住的是省第一人民医院。
不过因为她貌美如花又多才多艺,就不是普通的石头,而是玉石罢了。
夏想一瞬间被点燃了怒火,好,有些人对他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迫不及待到连他明天进京都等不及了,非要现在就结果了他?
形势紧急,夏想也来不及非要劝走季如兰,只顾得上刚替她穿上避弹衣,焦良等人就冲了进来。
“要出去,不能当缩头乌龟,对不对?男人做事情要有担待。”
季如兰带给了他太多的震憾和感动。
在焦良和*图*书扑过来的一刻,夏想本想推开季如兰,替她挡下,紧要关头,男人保护女人是天职。但季如兰死死抱住他不放,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决绝!
其实早在院中异常的声音传来之时,夏想就想让季如兰从后门逃走,季如兰却偏偏不肯,说什么也要留下,还说既然他布置好了一切,她就陪他看一场好戏。当时说得十分镇静和自信,夏想就以为她真的不怕。
夏想留下等候焦良,是因为他清楚,只有以智力取,才能让焦良亲口承认吴晓阳的罪行,否则不管是木风和孟赞的对决,还是焦良对他的偷袭,都能被吴晓阳以私人恩怨而掩盖过去,事后想要从军中调查清楚真相,难如登天。
夏想甚至清楚地看到冲击波将实木桌子的一角炸飞,直直撞击在季如兰的后背之上。季如兰眼中的光亮瞬间黯淡下去,犹如一朵流星闪过,刹那光华不再。当神采从她脸上转眼消失不见,一口鲜血喷出,夏想感觉眼前一片血红。
多少次季如兰有意的挑逗和无意的风情,夏想不为所动,但在面临生死大敌时,她却敢冒生死危险,只为和他倾情一抱,她是傻还是可爱?
夏想被逗笑了:“你扶我出去,他们不会动你,他们是找我的麻烦。”
省第一人民医院一直是省委的定点医院,医疗设施一流,医院的环境也十分优美、安静,再加上夏想和季如兰都住在特护病房之中,所以一直等外面的喧嚣闹大时,夏想才听到几分。
“可是,我不是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