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52章 矛盾,持续升级

“全部拿下!”陈皓天从来没有如今天一样威风,一挥手,冲后面的武警下了命令,“如有反抗,不惜一切代价。”
事情,终于上升到了全方位的正面对撞!
士兵态度蛮横,所有人等一律不得靠近医院,否则后果自负。就连陈皓天的开道警车也被拦下了。
陈皓天一挥手:“你让所有士兵都马上撤走!”
或许是他挥手的姿势太专业,很象拔枪的姿势,他话未说完,就听到有人急促地喊了一声:“陈书记遇袭,动手。”
“啪!”
袁万明大惊失色,陈皓天疯了?抓了几十名少将、大校和中校,他再是政治局委员,也无法向中央交差。而且羊城军区独立于省委之后,陈皓天只是岭南军区党委第一书记,并没有在羊城军区兼任职务,难道他不要政治前途了?
少校的身躯直直倒在地上,“扑通”一声,震惊了当场所有的士兵。
陈皓天用响亮的声音回答了袁万明的疑问:“都先交由武警看管,我和夏想一起进京,亲自向中央说明问题!”
立刻就有一人站了出来,是个大校:“我。”
眼见就要闯进夏想的病房,卢义和宋立岂能任由对方胡来?他们清楚,只要闯进了夏书记的病房,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不可想象的后果,二话不说就动了手。
其嚣张和狂妄,哪里是人民子弟兵的本色,简直就是一群兵痞。
陈皓天一行赶到的时候,医院的大门已经被士兵占领。几十名士兵一hetushu.com字排开,荷枪实弹,死死把持医院的大门,不许出更不许进,俨然是对医院进行了军事管制。
“算我一个。”
少校惊呆了,才注意到车队的后面跟着几辆卡车,从卡车上跳下上百名全副武装的武警!
还想将他一军?陈皓天暗中冷笑,脚步稳健,大步来到近前:“谁想讨个说法?站出来。”
对方虽然人多势众,既有军官又有士兵,但刚刚经历生死之战的卢义和宋立丝毫不会怯战。
“抓。”陈皓天毫不犹豫下达了命令。
声势浩大,气势惊人。虽然从人数上比不过羊城军区一帮少将和大校们,但在级别上远高于军区的一帮军官。
……
季长幸终于忍无可忍,扬手打了袁万明一个耳光:“你算什么东西,在我面前没大没小。就是吴晓阳见了我,也不敢放肆。”
“我刚才说过了,想进房间,有本事就从我的身上迈过去。否则,就请回。”季长幸虽然怒火中烧,但还是保持了相当的克制,作为世家传人,他比眼前的兵痞的涵养好多了。
事后,或许只会处置几名为首者,其余追随人员有可能会既往不咎。
陈皓天怒了,本来遇到此类情况,以他的身份根本就不用下车,今天他要正面发威一次,当即推门下车,大步来到士兵面前。
对方粗暴而野蛮地推开阻拦的医护人员,又将几名省委工作人员推倒在地,所到之处,如鬼子进村,负责保护夏hetushu.com想安危的几句警卫,刚一阻拦,对方就拳脚相向,仗着人多势众,三拳两脚就将警卫放倒。
马上就有武警上前,二话不说就将两只出头鸟绑了个结实。
少校的大脑只反应了半拍,刚冒出陈书记是谁的念头,就顿时失去了思索能力——远处一声枪响过后,一颗子弹准确无比地击中了他的额头。
为首是一名少将,名叫袁万明,是吴晓阳的嫡系,其余随从有少将三五名,大校七八名,另有中校十余名,再加上中校以下的将官士官,人数超过了五十人。
但事实却是,夏想非但不是刺杀吴晓阳的幕后黑手,相反,吴晓阳却是试图谋杀夏想的幕后真凶,颠倒黑白不算,还想在颠倒黑白的名义之下行使非法正义,就是天下第一的无耻。
“谁给你们的权力让你们军队在地方上胡作非为?”
不得不说,此招十分狠毒,对方此举的意图就是想在医院之中打了夏想的闷棍,不管死活,打了再说。
“笑话。”陈皓天冷笑一声,“我什么时候要向军委负责了?我只需要向党中央负责就行了。还有谁想讨个说法,我会主持公道到底。”
等同于下了格杀无论的命令。
陈皓天脸色森然而冷漠:“好,既然如此,都抓了!”
惊呆过后,少校自恃自己一方在理,又认定对方不敢奈何他,就冲后面一挥手:“全体都有,加强防备……”
开玩笑,堂堂的政治局委员的警卫力量相当m.hetushu.com的恐怖,狙击手随时待命。更何况,今天随同陈皓天出行的人群之中,不仅还有一名政治局委员,更有七八名省委高官。
装模作样敬了一个军礼之后,袁万明不以为然地说道:“季老,今天的事情是军区一帮兄弟要和夏想算一笔账,和您老无关,请您老高抬贵脚,不要趟浑水。”
……
双拳难敌四手,卢义和宋立就有点招架不住了。眼见就要被对方突破防线之时,季老现身了。
“你想怎么个不客气法?”伴随着陈皓天威严并隐含怒气的声音传来,以陈皓天为首,紧随其后的是古秋实,以及岭南省委的一众常委,包括省长米纪火,副省长申家厚,省委组织部长池永丽,省委宣传部长司英,省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牟源海,省委秘书长刘金南,羊城市委书记林双蓬,除了叶天南仍在京城滞留未归,迟平凡和施启顺不常在省委办公之外,凡是在省委办公的省委领导,全数到齐。
对方虽然人多,但远远不是卢义和宋立的对手。不过胜在人多,卢义和宋立打倒了七八个,对方源源不断地涌上来,大为誓不罢休之势。
少将袁万明眼见即将大功告成,可以一举将夏想拿下之时,却平空杀出了季长幸,他不由又气又恼,暗叫一声晦气,甚至还在心中骂了一句老不死。
一枪暴头!
“有本事将我们全抓了。”
“我!”袁万明把心一横,他不相信陈皓天会连他堂堂的少将也敢www.hetushu.com抓了,真如此的话,陈皓天就得进京向中央说个清楚了。
“好。”陈皓天叫好一声,却一挥手,“抓了。”
在门口守卫的大部分是士兵,为首者不过少校军衔,也合该他倒霉,他偏偏不认识陈皓天,更没想到堂堂的政治局委员陈皓天会亲自出面,只以为陈皓天是一个秘书,就十分气粗地说道:“你又是谁?没看到现在医院被军方接管了?赶紧让开,小心误伤。”
在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被一涌而上的武警包围得密不通风。
浩浩荡荡出现在医院的军人一共有近50人之多。
跟随袁万明的一帮官兵不干了,甚至有人想拔枪。袁万明见势头不对,忙出声制止:“谁也不许轻举妄动,今天的事情,中央和军委会还我们一个公正!”
袁万明冷不防被打了一个耳光,恼羞成怒:“季长幸,你别倚老卖老,我敬你一把年纪了,可不真怕你。告诉你,你再不让开,别怪我不客气了。”
袁万明急了,向前一步:“陈书记……”才走一步,就有两人向前挡在陈皓天面前,看架势,如果袁万明敢再前半步,说不定就血流当场了。
“你说撤就撤,你算老几?”少校被人鼓动之下,真以为夏想是幕后凶手,正憋了一口气,所以话就冲了一点。
是以陈皓天在岭南多年,从未正面和军方有过接触,更没有过对抗,今天再也隐忍不住,挺身而出,要与对方当面对峙。
士兵聚众闹事,虽然从不报和图书道,但也不少见。军人组织性纪律性严密,对上级领导的忠诚度远超外界想象。如果说吴晓阳真是被夏想幕后主使张力刺杀,那么吴晓阳的手下自发组织起来,冲进医院暴打夏想一顿,甚至将夏想当场打成重伤,也只是军队之中的偶发事件而已。
袁万明的气势为之一滞,一见陈皓天和古秋实双双露面,知道今天之事落不了好了,但要立马认输也太丢人了,就兀自嘴硬地说道:“陈书记,军区的官兵都为吴司令不值,想找夏书记讨个说法,请陈书记主持公道。”
又有一人也站了出来,是个中校,昂首挺胸,十分气势:“还有我。”
袁万明恨恨地说道:“陈书记,您让武警抓官兵,看您怎么向军委交差?”
他很清楚,只要有人拔枪就会被当场击毙,而且死了白死。开玩笑,当着两名政治局委员的面拔枪,不是找死又是什么?别说他,就是吴晓阳也不敢。
另有几十人的士兵在医院门外站岗,明是站岗,其实是把守大门,防止人员随意出入,等于是想将夏想直接堵死在医院之中。
武警只听命陈皓天,才不管袁万明是少将还中将,直接就将他拿下了。
季老出现之前,卢义和宋立已经和对方交了几手。
“季老,我敬您老是前辈,但手下的兄弟们气愤难平,要是闹腾起来,我怕约束不了他们……”袁万明阴阳怪气地威胁说道。
袁万明悲壮地一喊,激发了在场官兵同仇敌忾的决心,纷纷说道:“算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