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53章 埋下更大伏笔

也是,虽然袁万明一行是货真价实的军人,但韬光养晦太久了以至于许多军人都没有见过流血的场面,更没有想到岭南省委真敢直接开枪,而且还是一枪击毙一名中校!
快要召开两会了,还是不要有太大的变故才好,谷昌坐在飞机之上,百无聊赖地翻看了几份报纸,见又开始大举宣扬雷锋和好人好事,他摇摇头,岭南事情现在被部分国外媒体热炒,国内当然不会见诸报端,所以就有必要采取转移视线的方式来将民众的注意力吸引到别的上面。
古秋实含蓄一笑,看了夏想一眼:“你看夏想睡得那么香甜,东风如果不是已经借到,他能睡得安稳?”
夏想沉沉睡去,一旁,季长幸坐在他的身边,目光之中满是慈爱之意,寸步不离地守护夏想,视夏想如子侄一般疼爱。
此人是一名中校,分管后勤,走私、贪污,数额十分巨大,几次被上头调查,都被吴晓阳压了下来,他视吴晓阳比亲爹还亲。
如果夏想的房门被他一脚踹开,虽然一扇门不值几个钱,但此事意义重大,等于是说以陈皓天、古秋实为首的两名政治局委员,再加数名岭南省委领导,依然没能阻止羊城军区破门而入的举动!
陈皓天和古秋实不约而同看了季长幸一眼,相视一笑,陈皓天说道:“怎么样,京城之行,是不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枪刚一入手,就有一道红光指到了额头之上,一个冷森的声音命令说道:“立刻放下www.hetushu.com武器,数到三声之后,如果还不放下武器,视为对中央领导武力威胁!”
夏想已经沉沉睡去,他虽然被季如兰抵挡了大部分冲击波,但因为他没有穿避弹衣的缘故,受伤不比季如兰轻。好在他毕竟是男人,身强力壮,只需要休养即可。当然,他的伤势轻重目前对外界来说还处于严格的保密状态,最终伤势或重或轻,还得视具体情形因政治形势而定。
一瞬间,陈皓天的形象无比高大起来,身上迸发而出的正是国内仅有的25名政治局委员的强大威势。作为国内政治顶尖存在的陈皓天,岂能畏惧袁万明一样随处可见的少将?
……
其实以谷昌所想,原本不愿意发动昨天的事变,但幕后高人不知从哪里得知了内幕消息,据说在一次内部会议上,一直对岭南事件没有正面表态的总书记,突然之间当场摔了文件,怒气冲冲拂袖而去……幕后高人就由此推知,总书记必定要以此事为契机,极有可能拿羊城军区开刀。再联想到夏想非常配合地要来京城接受调查,就证明了一点,夏想肯定已经事先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如果让他知道刚才在外面,已经有一名军官被一枪暴头,他也就不敢充大头蒜了,有时候表现过头,很容易用力过猛,然后赔上了身家性命——几乎就在他举枪的同时,枪响了。
谷昌虽然不想在羊城再闹出事端,但上面有命他不敢不从,只好策划http://m•hetushu.com了官兵骚乱事件。虽然事先也设想到了陈皓天有可能出面阻拦,却没想到,陈皓天强硬如斯!
少校已经被狂乱和所谓的正义冲昏了头,眼中已经没有是非和高下,猛然一撞,生生将老迈的季老撞开——季老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一下撞倒在地——少校一击得手,又猛然一脚朝房门踹去。
眼见一脚就要踢实,门……忽然自己开了。自己开了不要紧,正好将少校的飞起一脚的姿势化解。常走楼梯偶而体会过一脚踩空的人都知道,力气没有用到实处,是很难受的一件事情——少校本来用足了十分的力气,却一下踢空,有多难受外人自然无法体会,但从他身子一歪一下摔倒在地,然后痛得满头大汗,抱腿打滚的狼狈姿态就可以得出结论,估计短时间内站不起来了。
猛然间,外面的天空电闪雷鸣,刚刚还是晴空万里,怎么转眼就万里乌云了?谷昌心中猛然闪过一个不祥的预感,想起了岭南事件之中牵涉到了三个人,一个夏想,一个米纪火,一个是陈皓天,三人,都是总书记的爱将,总书记的雷霆一怒,最终会通过什么方式发出又会落到谁的身上?
军人不比地方官员,地方官员在左右逢源中生存,人人都有长袖善舞的本领,既要会察言观色,更要会隐忍。
现在事情已经完全闹大了,虽然事态严格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但政治意义重大。究竟事件要怎样收场,现在他一hetushu•com点头绪也没有。
换言之,门是小事,延伸意义是大事。
“东风到时万一刮不起来怎么办?”陈皓天问。
“一命换一命,我要和夏想一命换一命!”
古秋实微笑点头。
中校的胸口正中一枪!或许是狙击枪的威力过大,竟然一下将他的身体击得向后飞出半米,然后如一堆破烂一样,扑通倒地!
陈皓天岂会被袁万明的威胁吓倒,说道:“没有我的命令,谁再敢动上一动,一律视为威胁中央领导人身安全和试图挟持省委领导,以叛国罪论处!”
本来的安排是夏想、陈皓天、古秋实、季长幸几人和吴晓阳一行同机,但陈皓天坚决不同意,直接由省委方面包机,他、夏想、古秋实和季长幸同乘一机,和吴晓阳一行分开,并且明白无误地告诉谷昌,省委对夏想乘坐军方包机,不放心。
而整个岭南省委还包庇夏想,甚至陈皓天还仗着人多势众非要将袁将军也要拿下,还要将在场的所有军官全部关押,真当羊城军区的官兵是孬种?真当十几名大校、中校是吃干饭的?
一个巨大的闪电划亮了半片天空,一下吓得谷昌打了一个激灵。
……
吴晓阳曾经是他们的首长,就是心中永远的首长,夏想胆大包天,敢幕后主使凶手杀害首长,不一枪毙了他难解心头之恨。现在夏想不但没事,还得意扬扬。
谷昌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谁让陈皓天是政治局委员?谁让古秋实也是政治局委员?更何况自和_图_书始至终作为关键人物之一的米纪火一直没有表态。不表态比表态更可怕,谁不知道米纪火和总书记之间二十多年相知相伴的莫逆关系?
“反抗到底!”
在武警一涌而上要将在场的军官全部拿下时,军官之中有人终于忍无可忍地动手了——是一名少校,因为年轻所以血气方刚——他才被吴晓阳提拔为少校不久,视吴晓阳为恩人一般,见离夏想的病房近在咫尺却不能迈进一步,又被陈皓天的强势逼迫得怒从心头起……
枪响过完,是死一般的寂静!
就是说,夏想进京,恐怕不会让自己一方如愿,就不如先下手为强,先灭了夏想。
另一架飞机上,陈皓天、古秋实相对而坐,正在说些什么。
袁万明巨大的震惊之后,是冲天的愤怒:“陈书记,羊城军区上千名军官几万名战士,一定要向岭南省委讨还公道!”
十几名军官异口同声,摆出一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阵势,有人盛怒之下,甚至拔出了手枪……
对中央领导武力威胁的下场就是一枪毙命!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以忠诚为第一。宁肯牺牲性命,不肯丢掉荣誉——尽管是颠倒黑白之下的所谓荣誉——少校趁人不注意,悄然来到夏想病房的门口,此时季长幸也微有失神,没有注意到少校的逼近。
“血战到底!”
……两架事关岭南事件最终定性和无数人性命的飞机正以时速一千公里的极速飞往京城的时候,京城之中,更是暗流汹涌。
更恼火的是,昨m.hetushu.com天精心策划的一出,不但没有灭了夏想,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搭进去两名军官的性命不说,更让陈皓天关押了近20名中校以上军官,酿成了自从前任国家核心领导人下令一夜击毙十几名将军之后的最重大的军中事件。
陈皓天的强硬让谷昌大为恼火。
包括袁万明在内,都惊呆了。
但在少校一脚踢空,痛得满头大汗的突变之下,夏想终于现身,而且还是一脸淡然微笑,似乎一切云淡风轻,无关轻重,羊城军区军官们的怒火就失控了。
又一挥手:“全部拿下,谁敢反抗,当场击毙!”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头可断,血可流,士气气节不能丢!羊城军区,不能让岭南省委和武警欺负到头上……”
第二天一早,两架包机同时从羊城机场起飞,直飞京城。
等季长幸发现少校逼近之时,已经晚了,他怒喝一声:“你敢!”
门一开,夏想在护士的搀扶下,现身了。
此时一见夏想就如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尽管他也知道其实哪里是夏想谋害吴晓阳,根本就是吴晓阳设计夏想,但吴晓阳重伤未死,据说伤好之后还能官复原职,此时正是表现的大好时机,只要表现得好,不愁以后不升官发财——他就举起手枪瞄准了夏想……
本来在陈皓天下达了全部拿下的命令之后,在袁万明要求军官保持冷静和理智的要求之下,羊城军区的一干军官也做好了束手就擒的准备,他们坚信,军委真会还他们一个公道,历史也将铭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