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57章 再进一步

“小滑头,不说实话,不老实,欠打。”吴老爷子笑骂了一句,“如果你没有十足的把握,你会同意来京城?我有一百个理由相信,你不想进京,别说谷昌出面,就是王任久出面,也请不动你。你的理由多得是,而且还是让人想不到的刁钻。”
此话一到,总书记大为心定,当即召开了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员会会议,就岭南一系列事件进行第一次正面讨论。
京城。吴家。
……
委员长微一迟疑,没有举手:“地方官员扣押军官,对军心冲击很大,在军中反响十分强烈,我保留意见。”
“您老就别高抬我了,我都差点连小命都丢了。”夏想真不是不想说个清楚,而是有些事情在计划之中,或许会有意外,或许会有偏差,还是不让几位老爷子操心为好,他就又说,“都饿了,还不让吃饭?”
后来吴老爷子下了拒客令,非请勿来,不速之客一律不再开门,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总算消停了许多。
吴老爷子年纪越大,越喜欢安静,近年来,吴家很少有客人上门。自从吴才洋回京之后,虽然吴才洋不和吴老爷子住在一起,但吴家还是愈加宾客盈门,让吴老爷子不厌其烦。
会上,先重点讨论了陈皓天扣押近20余名羊城军区军官一事,至于夏想和吴晓阳之间的冲突,以及吴晓阳被刺事件,只简单一提,并未深入讨论,留待军委的调查结果正式出台之后,先由军委出台初步意m•hetushu.com见,再交由常委会讨论决定。
三位老爷子冲冠一怒,威力非同小可。今天齐聚吴家,一为到机场为夏想助威,二为当面向夏想问个清楚,以商议应对之策。
今天的盛况,是几年来吴家少有的一次盛会。
梅老爷子却没有心思吃东西,只吃了一口菜就放下了筷子,又好奇地问道:“夏想,季长幸也陪你来京,听说和老古见面,是不是要联手搅动军委了?”
只因夏想的到来。
郑家自家主在97年去世之后,并无后人再问鼎党政高位,但郑家在军中的影响力依然巨大,不但巨大,而且根深蒂固。
“季老和古老之间的事情,我还真不太清楚。”夏想认真地想了一想,“季老没明说,我也不好过问军方的事务。不过,季老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而且我还听他说,他不但要和古老见面,还要和郑家有话要谈。”
如果说机场之上是为第一局小胜,那么在总书记主持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务会议对陈皓天的肯定,是为第一局大胜,为军委最终针对吴晓阳事件的调查取证和定性,带来了不小的正面压力。
一共九人的会议,气氛却十分凝重,虽然吴晓阳被刺事件还没有定性,但在针对吴晓阳被刺事件而引起的岭南省委和羊城军区的对峙事件的定性之上,会影响到国内的政治大局。
总书记的认同,等于是为陈皓天投下了第一张赞成票,是对陈和_图_书皓天下令击毙两名军官事件的力挺。
总理举手说道:“岭南省委在事件中的立场,客观、公正,对整个事件的处理,及时、正确,皓天同志的所作所为,维护了岭南省委的权威,值得肯定。”
经过激烈的讨论,最后在总书记的总结性发言之后,常委会进入了表决阶段。
随后,几巨头纷纷发言表态,最终以六比三的结果,对陈皓天的举动给予了肯定,对羊城军区军官的闹事逼宫,定性为聚众作乱。
只因吴才洋的身份特殊,位高权重,各怀心思的登门拜访者才络绎不绝。
也会最终影响到吴晓阳事件的定性,因此,第一局的开局,十分重要。
不错,郑老几乎和季老同时来到老古的宅院。三位在军中都有或明或暗的巨大影响力的老人家,若是以前想要坐到一起也不容易,但今天,因为夏想事件的推动,因为季长幸的进京,终于促成一次前所未有的三方会谈。
不过联想到总书记也因此动了肝火,梅老爷子的怒气也可以理解了。
奇怪的是,吴老爷子非但没有生气,似乎还云淡风轻,最让人不可理解的是邱老爷子,一向阴冷的邱老爷子,今天却是少见的春风满面。
吴家的客厅,除了吴、梅、邱三位老爷子之外,还有吴才洋和付伯举,付伯举作为付家的代表,也出席了今天代表家族利益的盛会。今天的会议,将会决定家族势力在夏想事件上的正式立场。
总理当场反和*图*书驳说道:“夏想干涉军方事务?这话也就内部说说行了,传了出去,会让人怀疑我们的制度是不是出现了问题。夏想一个省委副书记,有什么权力干涉军方事务?不说虚的,他能给军方的少将、中将什么好处才能让他们听他的话?如果说夏想干涉军方事务,那么几十名军官带领上百名士兵围堵了地方医院,要向一名省委副书记兴师问罪,我倒想问问,谁给了军官向地方官员问罪的权力?”
总书记第一个举起了手:“陈皓天同志维护了党中央的权威,扣押军官事件处理得有理有据,立场鲜明,我个人对陈皓天同志的做法,表示认同。”
吴家高朋满座,热闹异常。
“夏想,四处起风,你在京城的东风,除了我们几个老家伙之外,还打了什么埋伏?”吴老爷子手拍沙发扶手,气定神闲地笑道。
本来几位老爷子中,梅老爷子脾气最温和,行事最沉稳,今天他却最是气不过,比邱老爷子还火大。想来也是梅老爷子在温和之中也有逆鳞,吴晓阳对夏想的不计后果的出手,终于激怒了极少再动肝火的梅老爷子。
夏想的进京,让吴、梅、邱三位老爷子再次聚会在一起,共聚吴家,共商大计。不为别的,只因有些人欺人太甚,颠倒黑白,处心积虑想除掉夏想而后快,简直就是不将家族势力放在眼中。
“什么福分?真是说笑了。”相比之下,梅老爷子依然气愤不平,兀自怒道,“过m.hetushu•com分,太过分了。有人摆明了是欺负我们几个老头子快要死了,不,分明就是当我们已经死了。上次在付家门口的闹腾还不够,还要怎样才称心?”
……
三位老爷子还没有从付老爷子去世的消极影响之后恢复精神,就被人将夏想欺负得如此之狠,老爷子们愤怒了!
总理的话,相当于为军官医院闹事事件定性。
邱老爷子蓦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木风和张力怎么办?”
故意略过吴晓阳被刺事件,也是总书记有意的伏笔。但会上偏偏会人借题发挥,非要提出先讨论吴晓阳被刺事件,并将事件上升到了夏想试图干涉军方事务的高度,有意将夏想一掌拍死。
夏想的精神状态大好,又恢复了以往的镇静自若以及淡然的自信,在几位老爷子面前,他也流露出了晚辈应有的恭敬姿态。
京城的东风,浩荡之间,逐渐加大了力度。
总理越说越激动,因为是内部会议,不上新闻,头发就露出了本来的花白本色,微微颤动的花白头发显示出总理真性情的一面:“我不是替夏想辩护,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诸位也清楚,夏想和我之间也曾经有过矛盾,我今天的发言,对事不对人。我只想表明一个态度,羊城军区的部分军官无视党纪国法,聚众闹事,威胁省委领导和中央领导的人身安全,必须严惩!”
夏想微微一笑:“不怎么办,当炸弹!”
不等夏想回答,邱老爷子也笑说:“大难不死,m.hetushu.com必有后福,夏想,你的福分真是不小。”
夏想委托明得谋转告总书记的一句话是:“季老此来京城,身负重大使命,会请郑家配合。”
夏想一脸坦然地说道:“在京城我可借不到什么东风,只能仰仗几位老爷子抬爱了。”
再加上吴、梅、邱三个老爷子的三方会谈的话,两处三方会谈,一处围绕夏想的命运,一处围绕许冠华的命运,六位老爷子,两名年轻人,一场异乎寻常的岭南事变,终将在京城、在各方推手地不懈地推动之下,将会演变成怎样的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戏。
“吃饭,吃饭,就知道吃。”吴老爷子率先拿起了筷子,“天大地大,填饱肚子事大。”
第二场东风,即将刮起。
郑家和季家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建国初期,然后一直延续到改革开放之初上升到顶峰,其后几十年风雨同舟,直到今天,依然携手共进。
二比一。
和省委常委会的表决不同的是,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表决,不存在一票否决权,也没有总书记先不表明态度而等别人表态完毕再明确态度的做法,而是直接举手表决!
梅老爷子一听此话,终于不再愁眉不展,而是笑逐颜开了:“以季家在军中的影响力,如果和古老联手,再有郑家的相助,呵呵,岭南事件,肯定是一起可圈可点可以好好琢磨的一件好事。”
老古的宅院之中,春光明媚,笑声充盈,许冠华坐在下首,态度恭谨地仰望坐在上首的古老、季老和郑老。